冰心化蝶

關於部落格
冰心劍指江湖,雲裳獨為君舞
有生之年,何幸遇見。若能碰上對的人,已是一種福分。

生死蠱一擲,我願舍命換你平安,也算我能為你做的,最後一件事。
千絲百足鳳凰湮,與君同眠。
  • 467002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HP-女王


HP之女王》 作者:金石(完結+番外)
 
 
【文案】
 
同人BG
 
當她再次睜眼,她發現自己重生了,即沒遇到神也沒遇到閻王,什麼附加能力也沒有,唯一的依靠是前世的記憶。
 
她給自己規劃了一條成功之路,並努力前進,但,到她九歲時,她才發現,自己進入的HP的世界,而因為她本身有魔力的原故,她為自己規劃的人生之路全然被打亂了。只好重新開始定位自己並安慰自己——就當是分文理科時搞錯了,反正我不是還記得HP的情節嘛,總算有個作弊器在。
 
可當情況再次被打亂,她發現了不知是哪只蝴蝶亂作用,把所有情節全部打亂了之後,她又應該怎麼辦呢?
 
 
PS:本文慢熱,言情成分出現較遲,更多象奇幻。
 
搜索關鍵字:主角:費瑞靈·伊萬斯 配角:HP中人 其它:HP父時代眾人
 
==============================================================================================
 
【正文】
 
 
 
我是巫師
 
  19659月,惠金小區。
  伊萬斯家從伊萬斯先生和太太剛結婚時起就搬到這兒了,現在伊萬斯夫婦有了四個孩子。不過,伊萬斯家的孩子,怎麼說呢,都有點與眾不同。
  秋天的下午,天氣還不是很冷,陽光是金黃色,斜斜地照在馬路砑子上,也照在莉莉紅色的頭髮上。
  五歲的莉莉站在馬路邊上等二姐放學。紅色頭髮和碧綠色眼眸的小美人兒招來了不少路人的目光。
  她還有一年才能入小學,二姐佩妮比她大一歲,今年剛入學。
  一直和二姐關係很親密的她,忽然之間見不到二姐了——以前二姐每天都陪著她的,讓她小小的心靈裡有點難受。所以她每天下午都出門去等佩妮放學回家,而大姐這個時候通常在學習,處於學習狀態的大姐是不能受到打擾的,雖然可以和弟弟玩,念故事給他聽並觀察他的反應雖然很有趣,但弟弟實在太小了,所以,還是二姐回來後才能帶來更多好玩的故事和遊戲。
  就在她等二姐回家的時候,她看到了令她痛恨的一幕,一個大男人,居然在追打一個和她差不多年紀的小男孩。
  對弱者動手是不可饒恕的,這是兩位姐姐從來就嚴厲強調的。莉莉憤怒地衝了過去,在她的憤怒中,那個大男人像是被什麼力量捲得飛上半空,然後狠狠地摔在地上。
  「上帝啊!」放學回家的佩妮看見這一幕不可置信地摀住了嘴巴,鎮定下來之後,她發現了那個被追打的小男生是她們學校的同學,雖然和她不是一個班的,「斯內普?你受傷了?需不需要報警?」
  「不,」西弗勒斯?斯內普的眼神比痛苦更多了一層迷惘,「他是我父親。」
  這種狀況實在不是佩妮能處理的,於是涉事者莉莉留在這兒看護小男孩,佩妮跑回家去叫大姐費瑞靈,在兩個妹妹心目中,大姐是無所不能的。
  費瑞靈今年九歲,銀灰色的頭髮,琥珀色的眼睛,五官精緻而端正,也是個出色的小美人。相比起姐妹來,夾在中間的佩妮雖然也有著美麗的紅頭髮和琥珀色眼眸,五官也精緻端正,卻因為臉上長滿了雀斑,在容貌上就差了好大一截。
  費瑞靈跟著佩妮跑到出事地點時,她們看到了一個穿著長袍打扮古怪的女人,如果光看她的長相,不失為一個非常漂亮的女性,她正在誇獎西弗勒斯和莉莉,「將來你們都會成為非常強大的巫師的。」
  巫師?費瑞靈幾乎懷疑自己的耳朵出了問題,那不是中世紀才有的名詞?可現在已經是1965年了。
  「怎麼回事?事情牽涉到我的妹妹,我希望能得到一個合理的解釋。」因為情況危急,才九歲的她的身上猛然透出一股讓人不得不聽從的威勢。
  「哦嗚,」那個女巫點了點頭,「又一個強大的存在,雖然你的魔力沒有你妹妹強,未來的小女巫,你好。對於未來必將成為魔法界一員的你來說,的確能得到我們的解釋。正式認識一下,我是費妮?梅格爾,魔法部麻瓜事物司職員。」
  「慢,你說,我也??是女巫?」費瑞靈有點吃驚。
  「是啊,難道你身上從來沒發生過奇怪的事嗎?」費妮也很驚異,「不應該呀,就你這個年紀來說,你的魔力雖然不太強,可難道你從未失控過?不過無論如何,你會在十一歲生日時收到霍格沃茨魔法學校的入學通知,到時候你就會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費瑞靈明白了,小時候那次莉莉差點掉下床時,她用想的就把她浮了起來,原本以為是超能力,後來用來運行全身並能被收入丹田里的能量,原來是魔力,「好吧,讓我們回到現實,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斯內普先生會追著他的兒子打?」
  「這是有些麻瓜對於擁有不同於常人能力的巫師的態度,」費妮遺憾地搖頭,「女巫同麻瓜結婚通常不太可能有好的結果,特別是當他們的孩子繼承了魔力之後。」
  費瑞靈轉向西弗勒斯,「你父親是幾時知道你的能力的?」
  「一年以前。」西弗勒斯無法抗拒這個女孩的提問,因為她是那麼理智而親切,她甚至還是個巫師,「我魔力失控了,母親不得不承認她是女巫,父親就像變了一個人似的,他甚至不讓母親出門。」
  費瑞靈想了想,點頭,「那麼,費妮小姐,能不能麻煩你把這個男人,」她一指地上躺著的大塊頭,「的記憶抹去一年?我希望他以為他這一年來一直失去意識幾乎死亡,他的妻子不離不棄地照顧著他,而他到今天剛剛醒來。」
  費妮吃驚地望著這個才九歲的女孩,「可是,這是違反麻瓜保護法的。」
  「只有麻瓜保護法而沒有未成年巫師保護法,看來魔法界的法律還沒有麻瓜界完整,我以為魔法界是比麻瓜們更先進的。」費瑞靈譏諷地挑起一邊嘴角,「我並沒有讓你傷害他,我只想讓你還給他們一家,包括斯內普先生,斯內普夫人和小斯內普的幸福生活。」
  「可是你能保證,這麼做之後,他們一家就能幸福了嗎?」費妮指出了她的漏洞。
  「經歷過死亡的人,想法都會改變的,不過,還是問一下斯內普夫人吧。」費瑞靈轉向小男孩,「能不能把你母親帶來?事關你們一家的幸福,所以還是要問一下你母親才行。」
  西弗勒斯傻傻的點頭,向家裡跑去。
  過了一會兒,他帶著一個少婦跑了過來,「這是我母親。」
  費瑞靈開口,「你好,斯內普夫人,現在,有一個讓你們家得回幸福的機會,請問你怎麼想?」
  斯內普夫人看到躺在地上的男人時的憂心忡忡表情開始變得疑慮,「西弗跟我說了一切,但是,真的可以嗎?只要修改記憶就能讓他改變態度嗎?」
  「你要賭一賭,從心理學上來講,經歷過死亡的人,不是變得特別寬容,就是絕決地拋棄掉過去的一切痛苦煩惱,你可以為了自己不願離開他而忍受他的虐待,但你沒有權利讓孩子受同樣的罪,他並沒有必要承受這些,這是他母親為愛情所必要付出的代價。而不是他必須付出的。難道你的愛情是必須要以傷害你兒子為代價而得到的嗎?」費瑞靈的話說得非常之不客氣,因為她現在的情緒非常不好。
  斯內普夫人被她的話打擊到了,虛弱地點頭,「好吧,那麼,費妮,請你幫助我們吧。」
  費妮望了斯內普夫人一會兒,開始動手修改地上男人的記憶。
  費瑞靈轉向斯內普夫人,「那麼,對於其他和你丈夫這一年裡有接觸的人,你可以處理他們的記憶吧?」
  斯內普夫人表情變得堅決,點了點頭。
  「現在,讓小斯內普先生到我家整理一下,等你把斯內普先生的事情處理好之後,你可以來我家接你兒子回家,到時候,我希望能和你談一談,關於請你為我作學前教育的事,當然是魔法方面的。」費瑞靈再向費妮點點頭,示意佩妮和莉莉帶上小斯內普一齊回家。
  等她離開後,兩個成年女巫才發現,這件事,從頭到尾都一直在費瑞靈的主導之下。
  在回家的路上,一直沉默的莉莉突然爆出的感歎說出了所有孩子的心聲,「太厲害了,費瑞靈,剛才你簡直像個女王。」
  費瑞靈抓緊機會教育他們,「如果你們能上完我新佈置給你們的課程,你們也會擁有這樣的能力。掌控事件的發展並不難,尤其身在其中的人數並不多的情況下,目前佩妮正在實習的課程就是如何掌控盡量多的人,讓他們為同一個目標努力。」
  「費瑞靈,我也想上這個課程。」莉莉張大的眼睛。
  費瑞靈微笑著搖頭,「莉莉,我曾經和你們說過,人需要認清自己的個性,才能得到更好地發展,你的控制欲實在太弱了,又沒有野心。你最大的喜好是為更多的未知事物尋找真相,所以,你不如佩妮合適這個課程,佩妮將來也許能成為內閣首相呢,而你,更適合成為學者。當然,你喜歡上這個課程也是可以的,等你目前的課程上完,就能繼續上這個課程了,我只負責教佩妮,而她將會引導你和勞克裡。不過,莉莉,你不能上小學了,你身體裡有魔力,以後,我會請斯內普夫人來家裡當我們的家庭教師,我討厭不能掌控自己的學習進度,無論是魔法界的還是普通世界的,所以,如果你要同時上這兩個課程的話,會很辛苦的,你怕不怕?」
  「不怕,費瑞靈,我喜歡學習,因為學習非常好玩。」莉莉的這個印象是因為之前佩妮給她的課程都是寓教於樂的。
  「不一定呢,斯內普夫人的課程未必會很好玩,可能會有需要反覆練習的很枯燥的訓練,不過,莉莉一定能行的。」費瑞靈打開房門,微笑地轉向一直沉默著的西弗勒斯,「來,斯內普先生,你需要先去洗個澡,然後上藥,我們只有普通的藥,應該也能起效吧?」
  佩妮已經翻出了藥箱遞過去,「斯內普先生,我們是同學,所以你完全可以當成是同學之間的互相幫助。」她的語氣很輕描淡寫,傳達出「這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的態度。
  費瑞靈看著佩妮的表現,贊同地對她頷首,轉頭對莉莉說,「莉莉寶貝,你去dad的衣櫃裡找件能借給斯內普先生穿的衣服吧?他可是你救回來的呢,美麗的女騎士閣下。」
  莉莉格格笑著跑進了主臥室。
  
 
 
 
 
關於穿越
 
  費瑞靈走進嬰兒房,小弟弟勞克裡舉起雙臂向著大姐要抱,費瑞靈抱住他,把臉埋進了他泛著奶香的小小身子裡,努力把情緒平復下來。
  好一陣子之後,她放下他,對著他臉上的疑惑表情,把一個搖鈴玩具塞進他手裡,轉向書房走去。
  進了書房,她垮下臉,非常苦惱地歎氣。
  一直小心地觀察著她表情的佩妮跟了進來, 「費瑞靈,你不高興?」
  「我討厭打亂我的計劃表,你知道我的理想,花六年在牛津大學讀出雙學位,畢業後,先從金融行業取得第一桶金,然後組建屬於自己的研究室,再把某些研究成果商業化。」費瑞靈毫不諱言,「我早就把我的人生計劃得很好了,甚至也在為這個目標一步一步的前進。這下全完了。」
  「現在也可以啊,不一定非要去當巫師的吧?你也可以選擇不去那所魔法學校吧?」佩妮聽得出費瑞靈是真的非常煩惱和惋惜。
  「如果我們家只有我一個是巫師的話,我當然不會改變自己的計劃,可是莉莉也是,我必須在她之前先進入魔法界,瞭解一些魔法界的常識和社會現狀,為莉莉探好路打好基礎。」費瑞靈苦笑,「佩妮,『姐姐』並不是個?簡簡單單?的稱謂,它還附帶了很重的責任呢。」
  「姐姐!」佩妮吃驚地正式用這個稱呼叫費瑞靈,第一次明白了什麼是責任,原本還有些對於費瑞靈和莉莉都有而自己沒有魔力的不悅和嫉妒,現在都化成了擔憂,「會有什麼危險嗎?」
  「如果不能學會控制好這種能力,肯定會對身邊的人帶來危險,你看莉莉,今天太過憤怒,不就造成了危險?而且如果對魔法界一無所知,也是危險的,」費瑞靈眉頭緊鎖,「如果魔法界還有戰爭,那對於我們這些出生於普通人家族的巫師來說就太危險了,你想想,如果敵人用你們來威脅我和莉莉做什麼可怕的事——對於巫師來說,這太容易了。」
  「不會有這樣的事吧?畢竟第二次大戰已結束很久了。」佩妮被費瑞靈提出的可能驚呆了。
  「唔,所以,這就是我希望斯內普夫人來當家庭教師的原因之一,目前作為普通人家出生的巫師,我們唯一可能得到巫師世界消息的就只有通過斯內普夫人了。希望情況不會有我想像的這麼壞。」費瑞靈努力振作了一下,「再說,就是有戰爭,也可以選擇完全不參與。另一個保險的方式,佩妮,你必須努力了,不管是在教育勞克裡方面,還是你自己的人生計劃方面,你有非常適合當領導者的個性,如果你能成為普通世界裡出名的大人物,那麼即使巫師界有些什麼危險,他們也不敢對普通世界的知名人士做出什麼事來的,畢竟我們都生活在同一塊地域,這兩個世界肯定是會互相影響的。如果連勞克裡也能成為某方面的領導者的話,那麼,同一家裡有兩個知名人士,那就是雙保險了,知名人士都能請保鏢,也許你們將來會厲害到讓我找出替你們請巫師保鏢的理由。」
  佩妮憂慮地望著姐姐掩不住的煩惱,「費瑞靈,你還好吧?」
  「我真高興佩妮你不用改變你的人生規劃,好吧,我承認我的心情很亂,能讓我單獨呆一會兒嗎?」費瑞靈蒙住臉,「勞克裡,還有莉莉和你的同學斯內普,你能處理好吧?我需要一點時間來調整我的情緒,等dad mum回來,記得叫我。我還得和她說一下,關於我和莉莉都是巫師的事,還有請斯內普夫人來當家庭教師的事。」
  佩妮順從地退出書房,替費瑞靈把門關好。
  費瑞靈在門關上的第一時間趴在書桌上抱頭呻吟,老天,你不用這樣玩吧?
  是的,她,費瑞靈,伊萬斯家的天才長女,是個穿越者。
  不過,她屬於穿越者中比較倒霉的那一類,即沒遇到神也沒遇到引導者,她所有的,不過是前生的記憶,她的前生,出生於教育世家,父母是幼兒早教理論的發明者,她也非常熟悉這套理論——如果你從五歲開始就用這套理論教育弟弟,並成功地讓弟弟成長為最耀眼的政治明星的話,即使後來再沒有刻意研究過這方面的東西,也至死忘不了。
  她死的時候,三十二歲,她的公司正日進斗金,差不多五百名職員靠她吃飯,可以說是站在成功的巔峰。
  在她死前一剎那,本能反應是,幸好父母幾年前因飛機失事而去逝,不會害他們傷心。之後,她覺得她的人生非常豐富多彩而充實,可以說沒有什麼遺憾,唯一掛念,只有她的弟弟了。
  不過,既然死了,又重生過來,她當然不會浪費她的天賦。三歲能看書,五歲就把小學課程全部自學完畢竟。
  六歲起重操舊業,開始非常職業病地開始對妹妹的幼兒早教課程。
  在她「想要個弟弟」的執念下,父母又生了三個孩子,佩妮比她小二歲,莉莉比她小三歲,最後終於有了個弟弟,比她小六歲。
  直到弟弟出生,費瑞靈才真正開始從心底融入了這個家,開始愛她的家人,包括她的父母。
  不得不說,有一對聰慧開明幽默爽朗的父母,再加上她這個天才長姐,伊萬斯家的氛圍非常和睦而幸福!
  可是,今天卻出現了這樣的意外狀況!
  原本她在發現有超能力時,還以為這是自己穿越帶來的異能,非常小心地只在鎖了門的房間裡才使用,生怕被家人發現了不好解釋。
  沒想到她會是個巫師!
  是個巫師並不會讓心理上已是成年人的費瑞靈如此煩惱,她煩惱的是,從莉莉?伊萬斯和西弗勒斯?斯內普這兩個名字來看,的確是哈利波特的那個魔法世界——是的,她終於想起來為什麼總覺得自己的姓氏很耳熟了。
  「莉莉和西弗勒斯難道真的逃不過炮灰的命運嗎?」費瑞靈頭痛極了,「只能想法子把莉莉教育成拉文克勞了——拉文克勞的人,在戰爭期間基本都是中立者。」
  她考慮著要怎麼修改莉莉的教案,讓她向學者的方向發展,無論是在魔法界還是普通世界,學者都是最安全的,哪怕畢業後要在魔法界找工作,她也為莉莉想好了一個非常有前途的工作——聖芒戈的醫生。
  她捧著腦袋,努力回想前世那套只知道大概情節的娛樂小說的背景資料,在想破頭之前,終於找到了一點點線索,「二戰結束時,就是第一代黑魔王和第一代白領主的決鬥年。」
  二戰結束那年,白領主和第一任的黑魔王也就是他的情人對決並勝出,同年第二代黑魔王也是就Voldermort畢業,三十年內發展了很多的食死徒,開始和白領主的爭鬥,到莉莉生下兒子後戰鬥發生到□,而莉莉會死在V大的手中。
  而她即將要進入的魔法界,很可能就是這麼一個籠罩著V大的白色恐怖的世界,不過,也許不是,誰知道呢,畢竟一切都還是要靠自己去分辨而非偏聽偏信才行呢,要知道目前她的消息來源只是一本類童話的不負責任的娛樂小說而已。
  聳聳肩,樂觀的精神又回來了,不怕不怕,以她的學習能力,再差的環境也只是挑戰——只要她有足夠的時間。
  思路轉回現實,之前莉莉把大男人飛出去的那下子,應該算是飄浮咒呢還是飛來咒呢?看來魔法,不一定非要魔杖才能施放,可以考慮一下怎麼訓練開發莉莉這方面的能力,之前看小說時,她就覺得魔杖是巫師們強大不起來的最根本原因,如果魔杖被奪走的話,一個巫師甚至對付不了一個訓練有素的普通人,限制太大了,而且魔杖又是那麼容易被折斷的,真是奇怪。
  這麼重要的東西,如果在上一世的中國人觀念裡,非把它做成牢不可破,甚至還會想法子把它變成身體的一部分,可魔法界這些守舊者,什麼都不考慮的嗎?
  思維恢復了清明,費瑞靈用冷水沖了一下臉,走到了客廳。
  莉莉正在招待斯內普先生,而佩妮則在嬰兒房,替勞克裡打理嬰兒事宜。
 
 
 
 
魔法教育
 
  見到費瑞靈出來,小斯內普先站了起來,「我想,謝謝你,嗯,你幫助了我和母親,非常大的幫助。」他停了下來,臉色發紅,顯然也知道自己詞不達意。
  「唔,我明白你的意思,也收到了你真誠的感激之情,所以,你不會反對以後每天上午到我家來,和莉莉一起做魔法方面的訓練吧,當然所有相關費用由我們家支付?」費瑞靈的笑容和藹。
  「當然不。」小斯內普臉色發紅地點頭。
  「莉莉?」費瑞靈轉向妹妹,表情透露出來的不贊成讓莉莉緊張起來,「你的年紀還小,今天在外面的情緒失控我不怪你,可是你必須在每天晚上接受我和佩妮的訓練,關於控制情緒方面的,如果你到了十歲依然不能很好的控制自己情緒,我會很失望的。」
  「好的,費瑞,」莉莉有點沮喪地垂下頭,「我記得你說過,佩妮六歲就能控制好自己的情緒了,我會努力的。」
  「不過,莉莉,你還能不能記起今天把斯內普先生飛起來時身體的感覺?」費瑞靈拿出一塊積木,「來,試試讓它飛起來,你有魔法,你能做到。」
  莉莉歪頭羞澀地對姐姐笑笑,眼睛緊盯著積木,不到二秒,積木飛了起來。
  「很好,這就是你學會的第一個魔法了。」費瑞靈點頭,「應該是飄浮魔法。那麼,再試試能不能讓它裂開?」
  莉莉努力地盯著積木,額角開始沁出汗滴,好一會兒,「啪」地一聲,積木裂成了兩半。
  「非常好,了不起。」費瑞靈拍手為莉莉鼓掌。
  莉莉擦掉額頭的汗,向著大姐開心的笑,顯然,費瑞靈的稱讚對她來說是非常好的提神劑。
  西弗勒斯?斯內普吃驚地望著她們,已經說不出話來了。
  「來,斯內普先生,你也有魔力,你也來試試。」費瑞靈看了下莉莉明顯支持不住的精神,把目標轉向了西弗勒斯。
  看了看鼓勵地望著自己的莉莉,西弗勒斯凝神望向半塊積木,「啪」一響,積木再次裂開。
  「很好,那麼,以後每天下午的時間,小斯內普先生,你是否願意和莉莉一起玩呢?畢竟這段時間裡我和佩妮有自己的學習進度要趕,沒什麼時間來照看莉莉,你是否願意幫我照顧她呢?作為交換,你每天可以借一本魔法方面的書回去看,只要第二天和你母親來的時候一齊把它帶回來就可以。」費瑞靈一臉請求幫助的樣子。
  「當然,這真是太好了。」西弗勒斯非常高興,「可是莉莉願不願意呢?」
  費瑞靈對莉莉眨了一下眼睛,「只是午睡後的兩個小時,莉莉肯定會喜歡和你玩的。」
  莉莉的眼睛猛地睜大了,隨後又努力地把興奮之情掩飾起來,「當然,那麼,西弗勒斯,歡迎你到我家來玩。」
  她的掩飾不並算成功,西弗勒斯露出懷疑的表情,正要說什麼,佩妮抱著勞克裡出了嬰兒房,「費瑞,勞克裡醒了,也餵過了奶,你可以抱他一會兒嗎?我要把作業寫了,而且今天的學習進度,我還有幾個地方不太明白。」
  「好吧,你可以去書房寫作業,如果還有不明白的,告訴我,我會給你推薦幾本參考資料。至於莉莉,今天上午學的東西一點問題也沒有嗎?等佩妮完成了她的學習進度,就會出題目考你了,你確定你全部學會了嗎?」費瑞靈望向莉莉。
  莉莉尖叫一聲,「我還有一小部分沒有弄懂,西弗勒斯,不介意讓費瑞靈陪你一會兒吧。」飛快地衝進了書房,
  「請不要介意,莉莉還是太小了,在禮貌方面不能做到很好,不過明天你就會發現,她變得有禮貌多了。」費瑞靈幽默地眨眨眼,「如果不介意,斯內普,你願不願意替我閱讀一些小故事給勞克裡聽?我抱著他,不太方便翻書。」
  「好的,費瑞靈,嗯,如果不介意的話,你可以叫我西弗勒斯。」男孩的臉依舊是通紅的。
  「好的,西弗勒斯,你替我抱他一會兒,我去把書拿出來。」費瑞靈把勞克裡放到西弗勒斯懷裡,看著男孩彆扭得渾身都僵掉了。
  她笑笑,來到嬰兒房,把自己編撰的小故事集拿了出來。
  放到茶几上後,把勞克裡抱回來,看見勞克裡的眼神一直停留在西弗勒斯臉上,費瑞靈笑了,「西弗勒斯,勞克裡很喜歡你,他應該也會喜歡你的聲音。來,試試念這些故事。」
  很明顯西弗勒斯想知道莉莉剛才那個表情代表什麼,但費瑞靈不會讓他有機會問出口,其實會有這麼忽然一問,全是因為莉莉在費瑞靈和佩妮商量勞克裡的教育方案時抱怨了一句沒有人可以讓她去指導教育,畢竟在學前教育中的遊戲也分施予者和受與者,而一直作為受與者讓莉莉覺得不公平。
  今天正好遇到了這麼一個據說未來會EQ零分的傢伙,就順手抓來當莉莉的受與者吧。
  畢竟如果自己是巫師,那麼從十一歲起就要去學校寄宿,勞克裡的教育就得全部托付給佩妮和莉莉了,先讓莉莉實習一下,還是有好處的。
  伊萬斯太太回家時看到的就是小斯內普先生正在努力替勞克裡閱讀故事的情景。
  費瑞靈正在做晚飯,而佩妮和莉莉則剛從書房出來,她們剛完成她們的學習任務。
  斯內普被佩妮介紹給了母親,而理所當然地被邀請留下來晚餐。
  費瑞靈用非常正式的語氣向父母要求一次會談。
  「寶貝,有什麼問題嗎?」伊萬斯先生對這個天才長女非常瞭解,知道她用了這種語氣的話,肯定是有大事發生了。
  「今天莉莉在馬路上把個大男人飛了起來……」費瑞靈大概說了一下情況,「所以,我和莉莉都有魔力,是巫師,到十一歲時,會收到魔法學校的入學信。」
  「有這種事?」伊萬斯夫婦都有點難以置信,「還真的有巫師這種事?」
  費瑞靈眨了一下眼,把書桌上的幾本書漂浮了起來,「我一直就能做到這類事,我以為是超能力,為了不成為研究所裡的小白鼠,一直都不敢告訴你們。」
  「好吧,」伊萬斯夫婦互相望了一眼,「除了這之外,還有什麼事嗎?」
  「外面的斯內普也是巫師,他是從他媽媽那兒得到的遺傳,」費瑞靈眨了眨眼,「dad,你知道,我討厭不能掌控自己的學習進度,所以,我想請斯內普夫人當我的家教,學習魔法方面的知識,至少我要知道那個魔法學校會有多少課程,又有哪些是可以在入校前先掌握的,我離入學只有三年了。還有,我必須幫莉莉做魔力控制方面的輔導,因為她的年紀比我小得多,她不用和我一起學魔法方面的知識,我會訓練她,到她九歲時,我應該能整理出整套魔法方面的學前教材了,到時候再讓她按照教材學習就好了。」
  「那麼,既然你都想好了,我們當然沒意見,」伊萬斯太太笑得很自豪,「我早就知道,你是最了不起的女兒。」
  「mum,你把我說得太好了。」費瑞靈有點臉紅,「那麼,晚上斯內普夫人來的時候,你和她談一談吧?我打算以後上午學習魔法課程,下午學習數理化,也許等我從魔法學校畢業後,再去試試申請劍橋或牛津的學位。」
  「當然,如果能這樣就最好了。」伊萬斯先生知道女兒並沒有放棄牛津夢,也非常滿意。
  晚上,斯內普夫人來接西弗勒斯時,父母很誠懇地向她請求了魔法的學前輔導。並答應在斯內普夫人下午工作時,西弗勒斯可以留在伊萬斯家看書並陪莉莉玩。
  斯內普夫人的臉色好了許多,看來費瑞靈的心理學理論得到了證實,以後西弗勒斯的日子會好過點了吧?不過,去掉一個父親,換來一個莉莉的話,他的日子也只是從生理折磨改為精神折磨,反正這對他將來是有好處的,莉莉成為幼教老師的實習還是很重要的,一切為了勞克裡。費瑞靈非常不負責任地拍拍手,就像把手上的灰拍掉一樣輕易地拍掉了那一點點堪比灰塵的愧疚感。
  
 
 
 
 
兒童教育
 
  第二天一早,斯內普夫人帶著伊萬斯夫婦和費瑞靈一齊去了巫師的商業街對角巷。
  如果說原來伊萬斯夫婦還有些懷疑的話,在見到了這個神奇的世界後,最後一絲疑慮也被打消了。
  購買書籍時,在費瑞靈的堅持下,她們買齊了1-7年級的所有教材和一些在斯內普夫人看來會用得到的課外讀物,並且和麗痕書店的店主還算熟悉的斯內普夫人還強調了,如果她有什麼地方不懂的,可以隨時來書店裡查閱書籍,只要不把書弄舊。
  好吧,費瑞靈知道這是因為斯內普夫人為了感謝她們願意讓西弗勒斯一齊用這些書籍學習而做出的回報。
  可她不知道,費瑞靈已從每天下午兩小時西弗勒斯陪莉莉玩的時候把那份回報拿回來了,不過這樣的話,費瑞靈聳聳肩,那就關注一下西弗勒斯的情商訓練吧,算是感謝斯內普夫人的好意。
  之後的每天上午,費瑞靈開始接受斯內普夫人的訓練,而莉莉和西弗勒斯,則由費瑞靈來教他們。
  甚至費瑞靈還請求斯內普夫人,不要把魔杖這一概念和所謂的魔法理論告訴莉莉和西弗勒斯,她的理由是,「沒有魔杖也能做到的,才叫魔法,太過信賴魔杖的話,在失去魔杖之後就連普通人都不如了。所以,在他們還不知道有這些理論的時候,訓練他們依靠本能來釋放魔法,才是最好的方式。」
  在斯內普夫人成為費瑞靈家教後的第二天下午,佩妮一回家,就被費瑞靈叫進了房間。
  「費瑞靈,什麼事?」佩妮有點不解,「你今天沒有學習任務嗎?」
  「已經完成了,不過那個不重要。」費瑞靈秀出一支裝著紫色藥水的亮晶晶的小瓶子,「重要的是這個,佩妮,這是我向斯內普夫人訂購的,專門用來去雀斑的魔藥,給你的。」
  「這個真能去掉雀斑嗎?」佩妮把小瓶子握在手裡,非常激動。
  「快試試,斯內普夫人可是魔法界有名的藥劑師啊。」費瑞靈看著佩妮激動的神態,有些內疚——家裡四個孩子裡,只有佩妮,因為雀斑的緣故,在相貌方面不太有自信。
  佩妮喝下了魔藥,臉上一陣酸麻。
  費瑞靈點點頭,遞過一面鏡子,「我就說嘛,去掉了雀斑後,佩妮也是個小美人呢。」
  佩妮忐忑地接過鏡子,在姐姐鼓勵的目光下,對準了自己的臉,然後,吃驚地張大了嘴巴,「這真的是我嗎?」幾乎要落下淚來。
  「好吧,今天允許你回房激動,明天控制好你的情緒,還記得我是怎麼說的嗎?」費瑞靈的眼神嚴厲起來。
  「相貌只是錦上添花的包裝部分,重要的是腦子裡裝的智慧。」佩妮都快形成條件反射了。
  這句話原來是費瑞靈為了打消佩妮對外表的不自信而灌輸給她的,不過,現在又成了她相貌出色後控制她驕傲之心的戒條。
  「回房去把這句話抄五遍。」費瑞靈示意佩妮把魔藥瓶留下,「記得控制自己的學習進度,別因為無聊的原因懈怠了。」
  不過這種去雀斑的藥對普通人也有用的話,是不是斯內普先生可以開始事業的第二春了?
  果然,費瑞靈的一個建議,讓斯內普夫婦開始大忙特忙起來。
  第一批客戶就是因為佩妮的改變而非常感興趣的同學和他們的家人。
  不過,對於費瑞靈來說,這和她一點關係也沒有,她現在正致力於分析研究魔法是如何發生作用的:一般巫師使用魔法分兩個步驟,一,通過魔杖把體內的魔力釋放出來,在空中形成一個魔法能量團,而且能量團的形狀則和魔杖揮動的方式有關;二,通過咒語的音頻,影響這個能量團,讓它或者振動、或者爆裂、或者旋轉、或者按一定的規律運動,進而影響周圍原本存在於空氣中的能量粒子,甚至於周圍的空間頻率或時間頻率……多種多樣的方式,就連過目不忘的她也不能記住全部,於是她明白,咒語的另一個作用就是幫助巫師記住它能放出什麼效果的魔法。
  那麼,她望著廚房水槽裡那堆待洗的菜,努力地想著——洗乾淨吧!
  水槽裡的水流飛快地轉動起來,一棵棵菜自動地在被水造成的漩渦捲進去又跳出來,等它們跳出來時,已經乾乾淨淨了。
  喏,她就說嘛,本能才是最重要的。
  「費瑞靈,費瑞靈,」莉莉和西弗勒斯糾纏著衝了進來,「他說我做的不對。」
  「魔力不應該是那樣流動的,」西弗勒斯雖然漲紅了臉,還是堅持著自己的主張,「應該像我那樣才對。」
  「怎麼了?」費瑞靈再看一眼菜刀,讓它聽話地自動把魚肉切片,回過頭來解決他們的急論。
  「就是那個把東西燒起來的魔法,」莉莉搶著說話,「我做的時候,和西弗勒斯做的不一樣。」
  「哦,這是正常的。」費瑞靈笑了,她早就預料到會有這種爭論,「因為你們兩個人魔力大小不一樣,精神力大小也不一樣,放出來的魔法,肯定不一樣嘛。」
  「但是,」西弗勒斯提出疑義,「我從媽媽的書裡看到,應該每個人放出來的魔法都一樣啊。」
  「那些書是給大人看的,等到你們成年了之後,魔力和精神力就會成熟而穩定了,到那個時候才能按照書上說的法子來用魔法,你知道為什麼十一歲前不能有魔杖嗎?」費瑞靈繼續忽悠他們,「小孩子嘛,魔力大小不同,精神力大小也不同,所以在十一歲前,大家施放魔法時都不一樣,如果這時候就用魔杖幫助的話,到你長大了,就不太可能使用非常強大的魔法了。」
  「也就是說,小孩子時候,一定要努力訓練,用想的來施放魔法?長大才能有足夠強大的魔力和精神力?」莉莉立刻明白了。
  「是啊,記不記得我給你們說過的人類潛能發展期?」費瑞靈繼續把他們的思路往那個方向引導。
  「我明白了,現在我們在生長發育未完成的時期,所有的能力都是能靠鍛煉來增長的。可你當時說的是體力,記憶力,難道連魔力也可以?」西弗勒斯睜大了眼睛,「可那這個階段不是應該直到十八歲嗎?」
  「當然了,我說的是一切的潛能,難道魔力不也是潛能的一種嗎?至於到十八歲,你們記不記得我說過的生理課程?」費瑞靈繼續歪掰。
  「對啊,十一二歲開始第二性徵發育,潛能增長就受到限制了。」莉莉馬上點頭,西弗勒斯也信服地望著她。
  費瑞靈看了一眼廚房裡的菜,最後作結論,「現在你們不用去研究魔法施放得對不對,我說過,對你們的要求是,看能不能精準地做到自己想要的效果。莉莉!」
  「在!」莉莉迅速立正。
  「把這些雞蛋殼剝掉,用魔法。西弗勒斯,你來把這些豬肉剁成肉糜,也是用魔法,隨你怎麼弄,不過,如果誰弄壞了今天的食材,那他的那份晚餐就是用壞掉的那份食材做哦!」費瑞靈毫不手軟地壓搾童工。
  看到他們兩個額頭見汗,努力集中精神用想的來得到想要的效果,費瑞靈點頭,這樣才對嘛。
  
 
 
 
 
魔法社會
 
  不過,她記得之前的奇幻小說裡,寫到魔法師時,都是和「冥想」聯在一起的,不如讓他們試試?反正有兩個試驗品在,不試白不試。
  把兩個累得臉色發白的孩子叫到房間裡,「莉莉,西弗勒斯,很累吧?我要教你們一套在施放魔法累了之後,能夠快速恢復的辦法。」
  「真的嗎?」兩個孩子眼睛睜得大大的,真是可愛死了。
  「是的,這是我找了很多資料才得到的方法哦。」看到這麼可愛的小孩子,費瑞靈就忍不住要忽悠。
  她把前世所知佛教那套禪定的靜功,假「冥想」的名頭,教會了兩人。繼續忽悠非常信任她的莉莉和西弗勒斯,讓兩人保證,每天晚上一定會冥想。
  兩個孩子年紀小,本就赤子心性,雜念非常少。在冥想了一個月後,兩個孩子都明顯發現自己的魔法施放得更精準了,施放的次數也增加了,總結一句,就是,厲害了許多,對於冥想也就更加注重了,甚至從斯內普夫人那兒知道,西弗勒斯現在,晚飯後就開始冥想了,甚至為了冥想的效果,晚飯都不肯多吃。
  莉莉知道這件事後,主動開始在上午施放魔法,把自己弄到累之後開始冥想,被西弗勒斯知道後,也開始在上午施放魔法後冥想,形成了良性的競爭循環。
  至於費瑞靈自己,在魔法本質方面開始了自己的研究。
  為了不洩漏她最大的秘密,她把有關前世的一切都藏了起來,自然也無法告訴別人,在她開始感應到丹田里的能量後,就經常讓這些能量通過她前世所知的奇經八脈流轉在身體的每一處,甚至還打通了任督二脈間的天地橋,希望能讓身體變得更強健。
  而這顯然是非常有效的,雖然這麼做讓她體內的能量總數老也多不起來,可她的身體卻越來越輕盈而充滿活力,早晨的一公里長跑再也成不了她的負擔,並總能在五分鐘內完成,而不至於累到影響她做家務。而她體內的魔法總量不多,又讓她的意念魔法控制得更加順手和精準。
  魔法世界的知識和普通世界的一樣,從來都不會給費瑞靈造成什麼麻煩對她來說,這些再容易不過了。
  更重要的是,通過斯內普夫人打探巫師界的現狀。
  預言家報是個非常好的渠道。
  她一直擔心的白色恐怖,看來很沒有必要,因為從斯內普夫人那兒得到的報紙上,她能看到V殿是個很了不起的巫師,雖然有很多人喜歡他、支持他,可他的態度還是非常謙和,魔法部幾次邀請他去任職,他還是很謙虛地說,既然他尊敬的鄧布利多教授還不願去魔法部任職,那麼他完全不覺得自己有超越他的地方,再者,他的學識還不夠淵博,他對煉金術的研究也佔用了他太多的課餘時間,再加上他對霍格沃茨的熱愛,他寧願繼續擔任霍格沃茨的煉金學教授,繼續和那些朝氣蓬勃而聰明優秀的孩子們在一齊。
  哦嗚,看來V殿在魔法界的真實面貌應該是個很成功的政治家。
  奇怪的是,「艾琳姑姑,為什麼小巫師人數會這麼多?」費瑞靈看著預言家報上霍格莫德某家新店開張的廣告,指著報紙上人頭擠擠,而且還都是小巫師的照片問。
  在她前世的那套娛樂小說中,不是說魔法界人口減退的問題非常嚴重嗎?
  「哦,那是有原因的。」坐在伊萬斯家的晚餐桌上的艾琳悠閒地喝著咖啡,自從嘗試過費瑞靈做的東方美食後,斯內普家基本在伊萬斯家搭伙了——另一部分原因是,斯內普夫婦事業發達開始忙得頭昏腦脹,沒空做晚餐。
  「原本,純血貴族家中,為了避免繼承人之爭造成內耗,都只生一個孩子,也因為純血巫師們的生育能力本身就不強,所以基本是孩子生得很少。」艾琳微笑,似乎想起了什麼,「那是三十年前的事了,在帕金森家的婚宴上……」
  當V殿發表了演說:為巫師界的未來著想,優秀巫師有義務生育更多優秀的小巫師。如果兩個優秀的巫師只生了一個孩子,那麼長此以往,優秀巫師的數量會以每一代減少一半的情況衰落下去,而這對魔法世界來說是非常嚴峻的一種削弱,那簡直是一種犯罪。
  當天晚上,魔法部馬上開始針對優秀巫師生育數量進行商討,後來甚至還出台了五十歲以下巫師不得使用任何避孕手段的法令。而這導致了從十五年前起,霍格沃茨學校的新生們,一年比一年多,而從二十年前起,學生人數以翻倍的方式開始增長,巫師世界的人口終於開始正向增長而非之前的負增長了。
  「可是,這樣,貴族家裡繼承人之爭不是還是沒有得到解決嗎?」費瑞靈有了另一個疑問。
  「為了避免這種情況,Voldermort學長推動了另一個法案,無論是什麼出身,只要他夠優秀,又為魔法界做出了足夠的貢獻,就能得到爵位和封地——要知道那些因為血脈斷絕而被暫存在魔法部的無主莊園和封地已經多到快變成困擾了。而貴族家族中,如果足夠優秀,哪怕你不是繼承人,也可以自己掙出爵位來,那就是家族的分支了,這十多年來,貴族人數飛快的增加著,優秀的巫師越來越多,巫師貴族也越來越多,這都是Voldermort學長的英明決策!」艾琳顯然非常崇拜他。
  費瑞靈望著雙頰紅暈頓生的艾琳,唯一的念頭是,還好今天斯內普先生有商務會談。
  奇怪了,為什麼V殿和書裡寫得差那麼多?書裡他是個恐怖大魔王,而現實中他是個人人愛戴的政治領袖,她一向知道歷史是野史和正史有很大區別,可也不應該區別大到南轅北轍吧?還是發生了什麼事改變了V殿?
  第二天她就把這些疑問丟到腦後去了,在試用了魔法界的文具後,最緊要的問題是,為什麼魔法世界這麼守舊,羽毛筆寫沒幾個字就要醮一下墨水,手腕累到不行;羊皮卷味道實在讓人受不了,也許因為只有羊皮卷才能更好地留存含有魔力的文字,但是那個味道,如果要忍受七年甚至更多,她就覺得受不了。
  「艾琳姑姑,能不能想想辦法,至少把魔法界的鋼筆做出來吧,這樣至少不用蘸墨汁到手腕發酸;還有羊皮紙,實在太難聞了,能不能造出沒有異味的紙張?要知道,我,莉莉和西弗勒斯,要使用這些文具七年甚至更久,就不能把它們弄得方便些,更好用些?」費瑞靈對弟妹一貫的啟迪方式,只提出問題,讓他們自己找答案,對於艾琳,這個方式顯然也非常有效。
  「鋼筆的話,」艾琳想了想,「倒是不難,只要把墨水瓶縮小到裝在筆尖下面就行了,這個很容易,奇怪,怎麼沒人想到呢?不過紙張,我還要研究一下,也許可以找拉勞一起,學生時候她就喜歡搗鼓新奇的東西。」
  艾琳在研究了普通鋼筆後,在筆尖和筆管裡銘刻了一些魔法符文,來防止墨水在筆管中發生魔法反應而無法留到紙上再產生魔力——原本那些符文是刻在墨水瓶子裡的,並在費瑞靈的提醒下,去魔法部註冊了專業,並找到了合作者來生產這種明顯更好用的魔法鋼筆。
  繼「雀斑靈」之後,斯內普家的經濟條件再次上了一個台階,艾琳非常感謝費瑞靈,她甚至不願意再收伊萬斯家的費用,而是免費教育費瑞靈。
  魔法紙張就困難多了,即使艾琳姑姑找到了不少在研發和煉金方面有興趣的朋友們一齊研究,也不是一時半會兒能得出結果的。
  
 
 
 
 
年齡歧視
 
  在魔法鋼筆的整個商務過程中,費瑞靈聽到了前世書裡看到過的「馬爾福」這個在哈里波特裡非常重要的配角的姓氏,而在今世的現實裡,「馬爾福」是魔法界首屈一指的大家族,大並不是指人數,他們家世代單傳,人數實在不能算多。
  艾琳姑姑充滿敬意地說:「作為Voldermort教授的摯友,馬爾福家是魔法界最富有也最仁慈的家族,在三十年前甚至開設了一個巫師育幼園來收養那些沒有監護人的巫師孤兒,以防控制不好魔力的巫師小孩子在普通人的孤兒院裡被當成魔鬼——就像Voldermort教授年幼時那樣;也避免巫師人家的小孩子因為寂寞而去找普通孩子玩時受到傷害——就像鄧布利多的妹妹那樣。
  「Voldermort教授為此感到非常激動!我記得他是這麼說的,『我沒有足夠的人力來做這件事,雖然我也因童年在麻瓜界受到的錯待而非常同情與我一樣處境的孤兒,但沒有想到,我的好友阿布拉克薩斯?馬爾福先生會如此仁慈而慷慨,我願意負擔這個育幼園所需開支的一半,也希望這個育幼園出來的孩子們能繼承他們恩人的仁慈品德並懂得將之回報給那些需要的人。』」
  當艾琳姑姑幾乎是夢幻般的口吻背誦V殿的這段名言時,費瑞靈非常瞭解地翻了個白眼,現在的V殿有個非常完美的政治形象!
  好吧好吧,魔法世界目前安定團結是好事,她不用擔心東擔心西的了——莉莉的「帝王學」課程也可以繼續了——無論哪所研究所裡,也有項目負責人一說啊。
  至於她自己,只要專注於她的目標,努力地成為能庇護所有家人的大財主和大慈善家就好了,而且現在魔法界有那個新貴族政策,她覺得憑她的能力,肯定是能從那個政策裡受益而成為新貴族的。
  雖然她和莉莉都是女性,伊萬斯這個姓未必能流傳下去,可是還是需要努力試試的,不是嗎?也許將來會有某個受她幫助的巫師孤兒願意繼承這個姓氏的榮耀呢?
  當然,目前她所要做的就是為這個姓氏添上榮耀而非抹黑。
  「至少需要一家研究所,才好安排各種魔法實驗來推究魔法本源的理論。而弄明白這個理論,保證能得到一個最低的爵位。」但這顯然不是她現在能做到的事,「魔法界有年齡歧視!」
  好吧,就目前而言,她能做的,不過是學會更多的魔法,試著自己釀造魔藥,順便說一句,她覺得魔藥和中藥非常相似,而在博瀏群書後甚至找出了某些藥物本質方面的規律,也讓她對草藥學和魔藥學越來越感興趣,顯而易見的,她也有這方面的天賦,甚至得到了艾琳姑姑的稱讚,要知道艾琳姑姑的魔藥天分可是家傳的,她的父親是魔法世界近年來唯一被大多數人承認的魔藥首席啊。
  魔法世界的其他科目中,她異常感興趣的還有,「煉金術在目前的魔法界並不算非常熱門嗎?」
  「哦,Voldermort教授目前在霍格沃茨就是教煉金的,」艾琳姑姑給她一個曖昧的眼神,「我能瞭解你對煉金的興趣所在。」
  「哦不,」費瑞靈受不了地翻白眼,「我根本沒見過Voldermort,不會為了他而對煉金感興趣!」
  艾琳笑看這個總是一派冷靜的小人精似的女孩終於露出了符合她年齡的表情,「放心,我不會說出去的。」
  天呀,費瑞靈幾乎想要扯著頭髮尖叫了,她會對煉金感興趣是為了前世修真小說裡提到的空間手鐲或空間戒指好不好?
  可惡的艾琳居然就這麼認定了似的,對她點了點頭就離開了,就算巫師能夠幻影移形,也不要這樣用啊!!
  「啊啊啊!」費瑞靈終於忍不住地尖叫了!因為無論是煉金試驗還是魔法研究,非得要等到十一歲,她的怨氣濃度又升了一級,忿忿不已,「魔法界有年齡歧視!」
  算了,還是繼續去教育或者說是欺侮莉莉和勞克裡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