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心化蝶

關於部落格
冰心劍指江湖,雲裳獨為君舞
有生之年,何幸遇見。若能碰上對的人,已是一種福分。

生死蠱一擲,我願舍命換你平安,也算我能為你做的,最後一件事。
千絲百足鳳凰湮,與君同眠。
  • 467002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HP-小女巫的HP之行


 
[HP]小女巫的HP之行
作者:紫若魚
 
小女巫露茜恩
  《女巫水晶店》出場人物介紹:
  於紫若:擁有巫族血脈的女巫,巫後克裡斯多(精靈族)的轉生。
  奧西裡斯:金眼狼王,於紫若的愛人,兩人一起經營著水晶店。
  瑪麗亞:水晶店老闆,巫師界的佼佼者,被稱為「白女巫」。將店中事務交付於紫若後,與愛人迪凱奧斯遊走各界之間,美其名曰——「度蜜月」。
  迪凱奧斯:吸血鬼公爵,愛戀瑪麗亞,與之相伴千年,終於抱得美人歸。
  格恩西:魔族之王,愛戀瑪麗亞,後因責任,回歸魔界,成為新魔王。
  安努畢斯:格恩西同父異母之兄長,報仇失敗後再無蹤跡。
  敖宸:前任東方龍族之王,卸任後與愛人敖嫣遊戲山玩水。
  敖嫣:北海龍女,敖宸之妻。
  敖坤:現在東方龍族之王。
  敖雪:南海龍女,敖坤之妻。
  凌莫白:精靈族,白髮,前世為東方修真者,居住於迷霧森林。
  阿姆拉斯:精靈族,紅髮,與凌莫白為雙生子,同時兩人也是情侶關係。
  納迦羅:迷失大陸之青龍國大祭祀,原身為四聖獸之青龍。
  玉虎,逸虎:迷失大陸之白虎雙星,原身為四聖獸之白虎。
  耀離:迷失大陸之朱雀國國師,原身為四聖獸之朱雀。
  玄夜:迷失大陸之玄武國國主,原身為四聖獸之玄武。
  其他出場人物:冥王,冥後,老魔王,聖巫王等於紫若從千年後的時空歸來,與奧西裡斯一起經營著女巫水晶店,新的故事就此展開……
  這裡有著各式各樣的水晶,這裡的夜晚總是進出著一些奇怪的「人」,這裡的老闆是一位自稱女巫的混血美女。
  某一天,水晶店的老闆將水晶店交給唯一的店員於紫若,然後與自己的愛人一起愉快的去度蜜月。自此,店中就剩下黑髮美女於紫若和她的親親愛人奧西裡斯,以及他們的愛情結晶,可愛的小女孩——
  「露茜恩!」
  於紫若拎著一隻可愛的長耳兔,怒氣沖沖的從樓上走下來。可憐的兔子,哀怨的耷拉著耳朵,原本雪白柔軟的長長絨毛,被剃的一根不剩,肥嘟嘟的「兔體」暴露在空氣中,顯得十分——「楚楚可憐」
  「哦,媽媽,有事嗎?」十歲的小女孩露茜恩聽到母親的叫聲,急忙把手中的「物品」偷偷放到身後,小心翼翼的走到於紫若身邊。
  「露茜恩!」於紫若黑色的眼眸微微瞇起,將可憐兮兮的無毛兔拎到露茜恩眼前晃了晃「你能告訴我,這是怎麼回事嗎?嗯?」
  聽到媽媽話語後的發音,露茜恩嚥了嚥口水。媽媽的語尾用「嗯」了啊,這就表示,這次媽媽真的是很生氣啊!哦,爸爸,你在哪裡啊!快點回來吧!
  露茜恩低頭看著自己的腳尖,一邊在心中暗暗祈禱父親的歸來,一邊小心翼翼偷瞄一眼母親手中的無毛免,小小聲的說「哦,媽媽,我是看著天氣這麼熱,小兔子毛這麼長,那麼它一定也非常的熱,所以,我幫它剪短一點,讓它能清涼一點嘛。」
  「剪『短』一點?!」於紫若看著手肥兔子,感覺自己的頭又開始痛了。這哪裡是短一點,明明是無毛兔啊!
  前兩天,自己這個寶貝女兒把一隻獨角獸的尾巴剃光了,美其名曰:做一個新造型。今天又把凌莫白送來的「月光兔」的兔毛剃光了,還說什麼清涼?!
  話說自己和奧西裡斯的性格明明都很成熟(某魚望天:哪裡成熟了,明明嫩就是迷糊啊!),怎麼生出來的女兒這性格如此的「活潑」啊?!
  正當於紫若想要再說些什麼的時候,突然發現露茜恩的左手一直放在身後,好像是藏著什麼東西。
  「露茜恩,你手裡拿的是什麼?」
  「哦,媽媽,什麼也沒有,我什麼也沒拿。」露茜恩急忙擺擺右手,身體微微的向後挪動。
  「露茜恩?!」於紫若一點也不相信女兒的話,不知道這小丫頭又在搞什麼「把手伸出來,給媽媽看看。」
  「真的沒什麼」露茜恩鼓著小臉,搖搖頭,在母親強大的氣勢之下,左手緊張的鬆了鬆。
  就在這一鬆之時,被露茜恩抓在手中的某「物」掙脫小女巫的魔掌,飛向安全地帶——於紫若的懷中。
  【嗚……救命啊……好可怕……媽媽……帶我回家吧!】正當某「物」眼看就眼撲入於紫若懷中時,一隻大手突然從一旁伸出,將撲過來的某「物」拍了出去。
  可憐的小傢伙,在重力擊打之下,頭暈腦漲的從空中劃出一條優美的弧線,然後重重的撲倒在地。
  「敖銘?!」
  趴在地上,一動不動的小傢伙居然是敖宸和敖嫣的兒子,小龍子——敖銘!
  敖銘是敖宸和敖嫣所生的雙生子之一,不過因為出生時過於幼小,需要吸收強大的能量,便被寄養在水晶店中。經過一段時間的調養,小敖銘雖然還是比同年的龍子要小一些,但身體已不再虛弱。
  「露茜恩!這是怎麼回事?!」於紫若急忙把倒地不起的小敖銘抱了起來,輕輕的查看他的身體。看到小敖銘只是有些暈,並沒有受傷,長出一口氣。
  「哦,媽媽,這不是我的錯。」露茜恩急忙跑到父親的身後,偷偷的探出頭,看著生氣的母親。
  剛剛伸手把小敖銘拍飛的,正是於紫若的愛人,奧西裡斯。對於某條小龍居然敢往自己愛人懷裡撲,他是非常不客氣的出手了。現在看到於紫若居然又把那隻小龍抱在懷中,心裡又開始冒酸氣,看向小敖銘的眼神更加的不善。
  「若若,這條小龍這麼重,還是交給我吧」
  說著,奧西裡斯伸手抓住小敖銘的頸部,將他從於紫若的懷中拎了出來。
  「奧西裡斯,你輕一點兒,別傷到敖銘。」於紫若看到愛人粗魯的動作,出聲提醒。
  「啊,放心,龍皮可是厚的很,沒事!」奧西裡斯拎著小龍笑瞇瞇的說著,如果忽略他惡狠狠的眼神,會更好一些。
  於紫若沒有理會愛人的「抽風式」吃醋行為,再次將注意力放到女兒的身上。
  「露茜恩,現在可以告訴媽媽,這是怎麼回事了吧!」
  「哦,媽媽」露茜恩在父親的掩護下,探出頭,小心翼翼的注意著母親的表情「我只是看著小龍長鬍鬚了,想給修修鬍子。」
  「……」
  修鬍子?!拜託!那是龍鬚好不好!那是可以隨便剪的嗎?!
  於紫若被女兒氣的說不出話,怪不得小敖銘的眼神這麼可憐,居然要剪龍鬚!
  「露茜恩!」
  眼看母親生氣了,露茜恩急忙躲到父親的身後「我是好心,真的!」
  「好了,好了。若若,別生氣了,露茜恩還小,她也是好心嘛」奧西裡斯急忙擋住於紫若,小孩子總是頑皮的嘛,活潑點兒還是好的(某魚:嫩那女兒只是活潑「點」嗎?!)
  「奧西裡斯!露茜恩已經十歲了,要好好管教一下才行!」於紫若不贊同的看著奧西裡斯,都是他這個慈父,沒事兒總是寵著女兒,才讓露茜恩養成了無法無天的性格。
  「哦,親愛的若若,露西恩『才』十歲,不要對她那麼嚴厲嘛。」奧西裡斯摟住正在生氣的愛人,慢慢的向店外走去「瑪麗亞還在等著我們呢,好了,別生氣了……」
  「都是你的錯!」
  「對對,都是我的錯!」
  「就知道寵女兒!」
  「是是,是我寵女兒……」
  好吧,這就是慈父與嚴母對於十歲的不同見解——「已經」和「才」。所以,我們可愛的小女巫露茜恩再次在父親的幫助下,逃離了母親的懲罰。
  
                  木盒中的手鐲
  於紫若和奧西裡斯一起走出店門,去見外出歸來的水晶店老闆瑪麗亞和她的吸血鬼伴侶迪凱奧斯。由於許久未見的老闆歸來,於紫若便把教育女兒的事情放到了一邊,只是叮囑女兒好好呆在店中,不要亂跑。
  當露茜恩父親母親已經走遠之後,立刻高興的跳了起來。她一把抓住小敖銘的龍尾,拉著他一起向樓上跑去。
  【哦,媽媽,快點帶我回家吧!這裡真是太可怕了!】可惜,正在和敖宸遊山玩水的敖嫣,沒有聽到自己兒子的呼喚。於是,我們的敖銘小盆友,哀怨的被小女巫拉到了樓上。
  露茜恩偷偷的溜進母親的臥室,輕輕的走到東面的牆面處,將暈乎乎的小敖銘放到地上,右手食指在牆上畫了一個複雜的咒紋。
  咒紋完成之後,閃爍出暗金色的光痕,隨著光痕的消失,原本白色的牆面出現了一個小巧精緻的鏤空浮雕木盒。
  露茜恩接出木盒,坐到地上,小心的撫摸著盒面上精美的紋路。
  「喂,小龍,你說這盒子裡面裝的是什麼呢?」露茜恩一邊欣賞著手中的木盒,一邊問身邊的小敖銘。
  【嗷,一定是好東西,不然紫若姨不會把它放到這麼隱蔽的地方】小敖銘甩甩龍尾,挪動著肉肉的身體,靠近露茜恩手中的木盒。他從木盒中感受到一種熟悉的氣息,就好像他出生時的那片龍池。據說,那龍池是遠古龍神留下的聖池,每一顆龍蛋都要放置在龍池中,通過龍池的神龍氣息,才可以誕生出小龍。他自己就是因為吸收的龍神氣息太少,才會在出生時身體那麼虛弱,才會被送到水晶店,才會……遇到這個小魔女!(露茜恩:喂,人家是小女巫,不是小魔女!某龍:有神馬區別嗎?!)
  露茜恩將木盒放到地上,和小敖銘一起頭頂著頭趴在地上,看著散發著神奇力量的木盒。
  「喂,小龍,我們打開看看吧。」露茜恩用手指敲敲木盒,聽著裡面傳來的聲音。
  【嗷,這樣不好吧,沒有經過同意就打開……】小敖銘將自己胖胖的龍臉貼在木盒上,貪婪的吸收著裡面的氣息。
  「嗯,這個嘛……」露茜恩想到母親生氣時的怒容,打了個冷顫。不過,這個木盒可是她好不容易才拿到的啊。之前只是偷偷的看母親拿出來過,裡面裝的什麼,從來就沒有看到過。
  「就打開看一下,然後就放回去,媽媽不會發現的。」露茜恩自我安慰道,再說,就算母親生氣了,還有父親大人在,不是嗎?!
  下定決心之後,露茜恩對著木盒的封印處施了一個解封咒。
  不得不說的是,露茜恩雖然是個調皮搗蛋的小女巫,但在巫術方面的天賦與她的母親於紫若相比一點兒也不差。再加上,由於靈魂和血脈的傳承,她的體內不只有狼王和巫族的血脈,還繼承了於紫若靈魂中的一部分精靈之力。
  所以說,這個木盒雖然被附上了封印,但對於露茜恩來說,一點兒也不難。
  木盒上的封印被解開,露茜恩和敖銘全神貫注的訂著正在慢慢打開的盒子。
  「哎?」木盒之中的物品並沒有像露茜恩想像中的那樣大發異彩,只是靜靜的躺在盒中的羅布上,古樸而有純淨。
  木盒中放置的,是一隻樣式簡單的手鐲,如果真的要說哪裡特殊,那就是手鐲上雕刻的四隻栩栩如生的聖獸。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
  露茜恩拿起手鐲,仔細觀察著上面的聖獸。小敖銘也飛身撲到露茜恩的身上,盯著手鐲上那條威武的青龍。
  正當一人一龍仔細研究著聖獸手鐲時,盤踞在手鐲上的四隻聖獸突然睜開了雙眼,青、銀、紅、黑四色光芒將露茜恩和小敖銘包圍,隨著光芒的慢慢淡去,露茜恩和小敖銘的身影也隨之慢慢的消失於空氣之中。
  露茜恩緊緊抱著懷中的小龍,閉著眼睛,在空間亂流中穿行。小女巫第一次感覺到了害怕,黑暗的空間,耳邊不斷傳來的呼嘯之聲。她在心中叫著爸爸媽媽,無法控制的身體不停的旋轉著……
  -------------------------------時空分割線--------------------------------------
  露茜恩感覺自己她像躺在一片美麗的花海之中,芬芳的花香之氣將她包圍,讓她沉醉在甜美的夢境之中。
  溫暖的氣息照射在她的身上,疲倦的小女巫抱著懷中的小金龍沉沉睡去。
  一個高大的身影出現在露茜恩身邊,他注視著女孩甜美的睡顏,最後彎下身,將女孩伏在背上,慢慢的向森林深入走去。
  「費倫澤!你身上背的是什麼?!」火爆的聲音從森林中傳來,一個黑頭髮、黑肌膚、身形健壯、樣子有些粗野的人首馬身的馬人走了過來。
  「貝恩,你怎麼來了?」馱著露茜恩的人轉過頭,同樣是一個人首馬身人的馬人。他有一頭淺亞麻色的頭髮和淡褐色的身軀,看來年輕一點,一雙像蒼白色的寶石般奇怪的眼睛看向走向自己的同伴。
  「費倫澤!你瘋了!竟然讓一個人騎在背上!你不羞恥嗎?你以為自己是一隻普通騾子嗎?」走近的黑髮馬人看清了費倫澤身上背著的居然是一個人,立刻怒吼了起來。
  「貝恩,不要著急,你仔細感受一下」費倫澤並沒有因為黑髮馬人的爆怒而生氣,只是示意他仔細看看自己背著的女孩。
  「這……」黑髮馬人仔細感受了一下露茜恩身上的氣息,露出驚訝的神情「居然擁有如此強大的血脈之力!」
  「是的,貝恩,你應該還記得我們最新占卜出的內容吧……」
  費倫澤繼續向森林深處走去,黑髮馬人收起暴躁的脾氣,靜靜的跟在他的身後……
  ----------------------------------小番外---------------------------------------
  於紫若和奧西裡斯回到水晶店,遍尋不到女兒的身影,最後在臥室中看到了空無一物的木盒。
  「哦!天哪!聖獸手鐲!」於紫若驚呼道「我的露茜恩,她被帶到哪個時空去了啊!」
  「若若,別擔心,我們的女兒不會被人欺負的。」奧西裡斯拍拍愛人的肩,他對自己的女兒可是很有信心的,巫術和格鬥術都可以說是異界中的佼佼者,所以他一點兒也不擔心女兒的安全,即使,她才十歲。
  「奧西裡斯,我擔心的是露茜恩所去時空裡的那些人!」於紫若回頭看向女控狼爸,無奈的說道。自己的女兒,自己清楚,就她那破壞力,所去時空中的生物,會遭受怎樣的衝擊啊!
  「……」洩氣的狼爸「……」鬱悶的女巫媽媽「……」牆角的無毛肥兔子「……」水晶店中逃過一劫的異界生物們
                  這裡是禁林啊
  清晨溫暖的陽光將露茜恩從睡夢中喚醒,她從柔軟的大床上坐起來,半瞇著眼睛呼吸著窗外清新的氣息。
  迷迷糊糊的小女巫,瞇著眼睛,抱著還在熟睡的小敖銘從床上走了下來。
  因為還未完全的清醒,露茜恩晃晃悠悠的走到門口,一頭撞入了正要進門的馬人身上。
  「哇!好痛」露茜恩柔嫩的額頭撞在馬上堅硬的胸膛之上,立刻形成了一片微紅。小女巫眼中含淚,委屈的看向撞痛自己的人。
  「咦?」當看清楚眼前之人時,露茜恩立刻將疼痛拋到了腦後。哇!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馬人?!真是太幸福了!居然能見到傳說中的馬人!
  原本想要發伙的黑髮馬人被露茜恩可憐兮兮的眼淚所嚇,口中的話語硬生生的哽了回去。不過,當看到小女巫用一種媲美X光的視線,對自己進行掃瞄時,怒火於次被燃起。
  「喂!看什麼看!」
  黑髮馬人粗暴的話語並沒有嚇跑露茜恩,一是對於傳說中的馬人,她是嚮往已久。二嘛,再粗暴的人還能比得上狼族的那些戰士?還差得遠呢!
  黑髮馬人見露茜恩沒有被自己嚇到,反而用她那雙漂亮的金色眼眸,一眨不眨的看著自己。這讓原本性格有些粗暴的馬人難得感到了一絲不好意思,還好他的膚色偏黑,看不出臉上泛起的紅潤。
  正當露茜恩想要對馬人進行再進一步的研究時,一個溫柔的聲音從門外響起。
  「你醒了,小女巫」費倫澤踏著輕快的步伐走了進來,向露茜恩微笑著打招呼。
  「哼」看到費倫澤的到來。黑髮馬人冷哼一聲,轉身走出了房間。雖然他極力掩蓋自己的不自在,但是稍顯凌亂的步伐還是引起了費倫澤的側目。
  奇怪?貝恩雖然有些粗魯,但卻很少如此慌慌張張,發生什麼事了嗎?
  不過費倫澤的並沒有繼續探討黑髮馬人的反常表現,而很走到露茜恩的面前,半蹲下身體,直視著小女巫。
  「你好,我的名字叫費倫澤。」
  「哦,你好,馬人先生,我是露茜恩。」露茜恩向馬人行了一個貴族禮,雖然小女巫平時調皮的很,但身為狼王之女,禮儀方面可是一點也不差,更何況,來往於水晶店中那些「人」,可不僅僅是一些貴族。
  「你好,可愛的小公主。」費倫澤同樣回了一個貴族禮節,他可以清楚的感覺到,小女巫在行禮的那一剎那所散發出來高貴氣質。
  「哇,你真的是馬人嗎?!」行過禮後,露茜恩又回恢了活潑可愛的樣子,蹦蹦跳跳的來到費倫澤身邊,讚歎的撫摸著馬人光澤的皮毛「好漂亮啊!」
  費倫澤並沒有因為小女巫的行為而生氣,只是微笑著任由她輕撫自己的皮毛。大概是因為露茜恩靈魂中的精靈之力,純淨的氣息讓他感覺非常的舒適,這也是黑髮馬人最後羞澀的混亂離去的原因。
  在費倫澤的幫助下,露茜恩終於瞭解到自己所在時空。
  「啊?這裡叫禁林啊!居然還有獨角獸啊!」露茜恩星星眼的看著費倫澤,對於禁林的生物越來越有興趣,要知道,自從她剪了小洛(某只可憐的獨角獸)的尾巴,她就再也沒法有見過獨角獸了!(小敖銘:可憐的森林生物,不過,可以分散下小女巫的注意,本王子還是粉感激了,龍神在上,本王子會默默的祝福嫩們的!)。
  遠在禁林深處的獨角獸們突然齊齊的打了個冷顫,純潔的獨角獸們還沒有意識到,某個來自異界的小女巫,將會給他們帶來怎樣的驚喜。
  「霍格沃茨是什麼?」當聽到費倫澤說起這裡的巫師學校時,露茜恩露出迷茫的神情。巫師也有學校嗎?她只聽說過黑暗公會,擁有巫族血脈的人,都會進入那裡,跟隨著老巫師們,從學徒開始,向更高的境界努力。
  「是的,每個小巫師在11歲的時候,都會接到霍格沃茨的來信,然後進入霍格沃茨開始學習。」費倫澤微笑著繼續解釋,他對霍格沃茨抱有善意,雖然因此他經常會受到同族的指責,但他還是很喜歡霍格沃茨,喜歡裡面的小巫師。
  「啊!那我11歲的時候,也會接到霍格沃茨的來信嗎?」露茜恩睜大眼睛,好奇的問道。
  「當然」費倫澤輕笑一聲,對於小女巫孩子氣的表現很是喜歡,小孩子真可愛啊。
  「哇!太好了!」露茜恩聞言,高興的將懷中的小龍拋向天空,可以去巫現學校啊!真是太好了!學校裡一定有好多小巫師陪自己玩遊戲!真是太好了!
  【哦!媽媽!太可怕了!】費倫澤微笑的看著開心的小女巫和小龍(小敖銘:口胡,本王子哪裡開心啦!求命啊!不要拋了!媽媽!),心情也根著愉悅了起來。
  最後,在費倫澤的幫助下,露茜恩成為了禁林的新住戶。對於擁有精靈之力的小女巫,馬人並排斥,即使是性格暴躁的黑髮馬人貝恩,也只是偶爾的哼兩句,沒有說別的。
  於是,露茜恩開始了她愉快的禁林生活。而禁林的原住戶們……請讓我們為他們默哀三分鐘。
  ----------------禁林住戶們的「幸福生活」--------------
  擁有純潔靈魂的獨角獸們,對於露茜恩靈魂中所散發現來的精靈這力非常喜歡,所以,毫無防備的任於小女巫的接近。
  當然,我們的小女巫只是活潑的一點,咳,可愛的一點,咳,調皮子一點(某狼爸語)。所以,獨角獸們在她的身上感受到的是單純的氣息,它們對此——很喜歡。
  所以,當美麗高中的獨角獸頂著一身奇特的造型時,才醒悟過來:純潔的靈魂,單純的氣息,精靈之力……並不能說明什麼……真的……
  眾獨角獸:把偶們美麗的毛髮還回來啊!
  露茜恩拎了拎手中沉甸甸的空間袋:收穫好大哦!好多獨角獸毛!啊,獨角獸們一定粉喜歡它們的新造型,要不怎麼叫的那麼興奮呢!(某魚:口胡!那是興奮的叫聲嗎?!)想到這兒,隨手將袋子扔進自己的空間中。
  說到露茜恩的空間,那還是白女巫瑪麗亞專門為她製作的,裡面放滿了瑪麗亞從各界尋來的寶物。因為自己的愛人是吸血鬼,沒有子嗣的白女巫把露茜恩當作自己的女兒來疼愛,將自己的本領傾囊而授,寶貝法器更是不要命的往空間裡扔。當然,還要加上迪凱奧斯,愛屋及烏的吸血公爵一出手,那也是大方的很啊。至於說狼爸奧西裡斯和管理水晶店的女巫媽媽於紫若,那也是家底富足。所以說,我們的小女巫——粉有錢。
  除了獨角獸,身處禁林的另一個大家族也受到小女巫的熱切關注,那就是八眼巨蛛。
  八眼巨蛛是一種體形巨大,生性凶殘的蜘蛛,它有八隻眼睛,會說人類的語言,全身覆蓋著濃密的黑毛;腿向身體兩側伸展的跨度可達十五英尺;情緒激動或生氣的時候,它的螯會發出清晰可聞的卡噠聲;它還會分泌毒液。八眼巨蛛是食肉動物,喜歡體形大的獵物。它在地面上編織圓頂蜘蛛網。
  而露茜恩之所以關注到八眼巨蛛,主要原因來自於敖宸跟她講的東方神話傳。當年,送小敖銘來水晶店的敖宸,給小女巫講過西遊記的故事。對於故事裡能夠化成人形的各種妖怪,露茜恩是嚮往已久。所以,當看到口吐人言的大蜘蛛,那種興奮可想而知。
  於是,禁林中的強大族群,兇猛的八眼巨蛛們——杯具了!
  為了能夠讓蜘蛛們盡快化形,露茜恩可是下足了本錢,各種魔藥都被灌入了蜘蛛的口中。
  可憐的蜘蛛們,為了躲避小女巫的「熱情」,在禁林裡是東躲西藏,以至於到後來,哈利的禁林之行,沒有再受到八眼巨蛛的攻擊,而禁林中的生物也安全了很多。
  這也算是——做了件好事?
  
                  霍格沃茨來信
  露茜恩的日記:
  哦,親愛的爸爸媽媽,我不是故意的!真的!我只是想看看被媽媽藏起來的是什麼寶貝,沒想到會出意外!
  哦,親愛的爸爸媽媽,穿越空間的感覺一點兒都不好,就好像是爸爸帶我去做的過山車。不!比過山車還可怕!
  哦,親愛的爸爸媽媽,我被手鐲帶到了一個奇怪的地方,一個比迷霧森林還漂亮的地方。在這裡,我見到了傳說中的馬人,真的好漂亮啊!不過,馬人叔叔都粉溫柔,除了一個黑皮膚的叔叔,不過他雖然看起來很粗魯,但是很容易害羞。我不是因為這個才捉弄他的,真的!所以我雖然很想幫他們整理下漂亮的皮毛,但是總是在看到他們的微笑時下不了手(某魚:向馬人們致敬!)
  這裡還好多好多的獨角獸,我幫它們做了好多新的造型,它們可高興了!見到我都感動的哭了!(某魚:嫩確定那是感動的?!)
  哦,對了,我還遇到了敖宸叔叔說的蜘蛛精,不過它們的體積太大,法力太弱,所以還沒有化成人形。所以,我很好心的做了好多的魔藥,幫它們化形。不過,我不知道哪一種更適合,所以每樣都讓它們試一下,感覺——效果不錯!(蜘蛛眾:偶們不是妖精,偶們只是普通的蜘蛛!真的!露茜恩:騙人!普通蜘蛛怎麼會講話,媽媽說,騙人是不對的!蜘蛛眾:媽媽!某巨型蜘蛛:剛剛被灌了魔藥,暈了。)
  PS:希望媽媽的氣已經消了,希望爸爸不要偷吃我的小肉乾!
  禁林中雞飛狗跳的日子終於在一年後,結束了。
  當露茜恩收到霍格沃茨時,整個禁林歡騰了!終於可以擺脫小女巫的魔掌了!
  其實,說起來,露茜恩雖然喜歡做一些惡作劇,但本質卻不壞,只是小孩子貪玩一點兒(咳咳)。對於禁林中受傷和生病的動物,總是非常耐心的照顧。所以說,對於禁林中的住戶來說,露茜恩是一個讓人頭痛有喜歡的小女巫。
  而此時的露茜恩,並沒有去探討禁林住戶們複雜的心情,她正拽著送信貓頭鷹的翅膀,仔細的觀察。
  「咦?會送信的貓頭鷹啊!」露茜恩好奇的戳戳貓頭鷹撲騰不停的翅膀,驚訝的感歎道。
  可憐的貓頭鷹,在小女巫的手中不停的掙扎,可如何也擺脫不了魔掌。
  趴在露茜恩身邊的小敖銘再次確定,這是個非常美好的世界!看,自己現在可以舒服的趴在一邊,而不是像那隻貓頭鷹一樣,被小女巫抓在手中。
  最後,在拔掉了幾根貓頭鷹的羽毛只後,露茜恩才依依不捨的放開手,仔細閱讀起手中的書信。
  禁林馬人部落起居室露茜恩..塞萬提斯小姐收霍格沃茨魔法學校校長:阿不思-鄧不利多。
  (國際魔法聯合會會長、巫師協會會長、梅林爵士團一級魔法師)
  親愛的塞萬提斯小姐我們很愉快地通知您,您已獲准在霍格沃茨魔法學校就讀。隨信附上所需書籍及裝備一覽表。
  學期定於九月一日開始。我們將於七月三十一日前靜候您的貓頭鷹帶來您的回信。
  副校長(女)
  米勒娃-麥格謹上霍格沃茨魔法師學校[校服]一年級的新生需要:1.三套素面工作袍(黑色)
  2.一頂日間戴的素面尖項帽(黑色)
  3.一雙防護手套(龍皮或同類材料製作)
  4.一件冬天的斗篷(黑色,銀扣)
  請注意:學生全部服裝均須綴有姓名標牌[書本]全部學生均需準備下列圖書:《標準咒語,初級》,米蘭達-戈沙克著《魔法史》,巴希達-巴沙特著《魔法理論》,阿德貝-沃夫林著《初學變形指導》,埃默瑞-斯威奇著《千種神奇草藥及蕈類》,菲利達-斯波爾著《魔法藥劑和藥水》,阿森尼-吉格著《怪獸及其產地》,紐特-斯卡曼著《黑暗力量:自衛指南》,昆丁-特林布著[其他裝備]一支魔法棒一隻大鍋(錫錙制,標準尺寸2號)
  一套玻璃或水晶小藥瓶一架望遠鏡一台黃銅天平學生可攜帶一隻貓頭鷹或一隻貓或一隻蟾蜍在此請特別注意:一年級新生不准自帶飛天掃帚。
  親愛的塞萬提斯小姐介於我們知道的您的特殊情況,您是否願意81日時,接受我校教師帶領你去完成你的學業用品的採購。
  你忠實的米勒娃-麥格(副校長(女))
  露茜恩..塞萬提斯,是露茜恩的全名。其中「露茜恩」是她誕生時跟隨而來的精靈之名,意思代表著女巫;「紫」是露茜恩的母親,於紫若名字中的一字,也是於紫若前世的姓氏(克裡絲多.紫);至於「塞萬提斯」,當然就是狼爸奧西裡多的姓氏了。
  露茜恩好奇的敲敲古老的羊皮紙,這種古老的書信用紙她只從迪凱奧斯叔叔的城堡中看到過。據說,那是幾百年前瑪麗亞姑姑寫給他的書信,被寶貝的放在一個精製的水晶盒中,自己想要研究一下,都不行。
  「好奇怪哦!」露茜恩歪著頭,看著羊皮紙上的文字「這裡的人居然用羊皮紙寫信哦!」
  「切,千篇一律!」黑髮馬人貝恩撇撇嘴。經過一年的相處,他對小女巫的態度變的溫和了不少,不過,這還是不能改變他對巫師的厭惡。
  「露茜恩,你要寫回信哦。」費倫澤笑了笑,對於貝恩的壞脾氣一點兒也不在意,而是提醒小女巫回信。
  「啊?要回信啊,怎麼寫呢?上面問我需不需要老師的帶領,要嗎?」露茜恩看向費倫澤,後者回已以微笑。
  「當然,我不能陪你去巫師界,你需要一位老師的指引。」
  「哦」露茜恩點點頭,表示明白。來水晶點的異界居民也是在晚上時才出現,不能讓普通人看到,不然會嚇到人的。(某魚:喂,概念不一樣啊!)
  「不過,霍格沃茨的老師都很不錯,就像鄧不利多校長,他就是一個非常慈愛的老人,而且他還是巫師界最強大的白巫師!」費倫澤害怕小女巫不習慣陌生人(某魚:嫩從哪裡看出來的啊!),又向她介紹道。
  「白巫師?」露茜恩對於這個稱號很感興趣,白巫師?就像瑪麗亞姑姑一樣嗎?於是,對於這個未見面的校長產生了粉大的興趣(某魚:老鄧童鞋,偶同情嫩!)
  在費倫澤的幫助下,露茜恩很快寫好了回信,並表示希望能有一老師來帶自己去採購學習用品。因為對鄧不利多校長的好奇,她還在回信上加了一個暗示咒,暗示希望派來的老師能是偉大的白巫師!於是,正在校長室偷吃甜點的鄧不利多校長,被我們的小女巫惦記上了。這算是好事呢?好事呢?還是好事呢?
  露茜恩有些遺憾的看著貓頭鷹帶著自己的回信,倉皇而逃。真可憐,她還想再多研究研究呢。
  「霍格沃茨裡有很多的貓頭鷹」
  費倫澤的話讓露茜恩的眼睛再次閃亮了起來,同時,也讓正要走出房門的黑髮馬人貝恩頓住了身形。
  看著笑得依然優雅溫柔的費倫澤,黑髮馬人在心中狂呼:其實嫩就是個腹黑吧!是吧!是吧!同時,他在收中暗自回憶,有沒有什麼地方得罪過費倫澤——腹黑神馬的最討厭了!
  貝恩童鞋,嫩傲嬌了啊!
  
                  白鬍子的巫師
  作者有話要說:捉蟲露茜恩的日記:
  哦,親愛的爸爸媽媽,今天我收到了霍格沃茨的來信,是一隻粉可愛粉可愛的貓頭鷹送來。貓頭鷹居然可以送信啊,可惜的時,我只拔了它幾要羽毛,沒來得急仔細研究。不過,費倫澤說,霍格沃茨裡有粉多的貓頭鷹,那麼也就是說,我還有很多的研究機會(霍格沃茨的貓頭鷹門集體打了個冷顫)。
  爸爸媽媽,你們知道嗎,費倫澤說霍格沃茨的校長被稱為「白巫師」呢,那是不是和瑪麗亞姑姑一樣呢?其實,我很早就想研究下,為什麼女巫有白的。不過,如果我找瑪麗亞姑姑,迪凱奧斯叔叔一定不高興,他一不高興,就不會送給我閃亮亮的漂亮水晶了。現在好了,沒有白女巫,有個白巫師也不錯,我一定會抓住一切機會,好好的研究一下的!(某位偷吃甜點的校長,成功的被點心噎到了)
  最後:希望媽媽不要生氣,爸爸不要偷吃我的小肉乾。
  偉大的白巫師——鄧不利多校長,穿著他最喜歡的一件星星巫師袍,在鬍子上打上了漂亮的蝴蝶節,精神抖擻的走出校長室。
  一路上,鄧不利多微笑的向老師和學生打著招呼,如果你仔觀察,會發現,今天鄧不裡多的心情非常的好,露出的笑容也更加的和藹。
  至於原因嘛,就要說昨天收他收到的一封學生回信了。
  信的內容其實很簡單,只是一個小女孩請求教授帶領的普通回信。但重要的是,回信地址!
  禁林人馬部落霍格沃茨的入學書信都是自動發出的,所以鄧不利多在簽發時並沒有太在意。而當他收到回信時,才驚覺學生住址的不尋常。
  禁林!人馬部落!要知道,禁林中的人馬是很少與人接觸的,而能夠和他們居住一起的小巫師,會是一個怎樣的存在?!
  當然,除了學生的特殊性,讓鄧不利多高興的還有,可以借此機會和人馬族做更多的接觸。擁有占星力量的人馬族,可是非常重要的存在啊!
  於是春風得意的鄧不利多,在眾人略顯詫異的眼神中,歡快的向禁林走去。
  -----------------我是來到禁林分割線----------------
  鄧不利多無視黑髮馬人的怒視,用慈愛的目光看著眼前的小女孩「哦,可愛孩子,很高興見到你,我是霍格沃茨的校長,鄧不利多。」
  「……」露茜恩看著眼前的白鬍子老爺爺,這就是費倫澤說的『白巫師』?一點都不漂亮的說,比起瑪麗亞姑姑差遠了!(某血族:喂,丫頭,這有可比性嗎?!本公爵的親親愛人怎麼能跟這個老傢伙放在一起比較!)
  小女巫的沉默落在鄧不利多眼中,理解為:一個羞澀的小女孩,看到陌生人不好意思了。
  「呵呵,露茜恩是吧,不用害怕,霍格沃茨是小巫師們的樂園,你一定會喜歡它的。」
  露茜恩眨眨眼睛,看著面前笑瞇瞇的鄧不利多「老爺爺,你確定你是巫師?為什麼我覺得你更像是聖誕老人呢?」
  說著,小女巫伸出白嫩嫩的小手,拉了拉鄧不利多的長鬍子「啊,不過聖誕老人的鬍子上沒有蝴蝶結!」
  「……」僵在當場的白巫師大人。
  「……」依然微笑的費倫特(腹黑啊,腹黑!)
  「哈哈哈!」捂著肚子狂笑不止的黑髮馬人。
  「……」表情無辜,閃著大眼睛的可愛小女巫。
  於是,白巫師鄧不利多與小女巫露茜恩的第一次見面,真是讓人回味無窮啊!
  「咳,咳」勉強調整好自己表情的鄧不利多,輕咳一聲,看著小女孩好奇的眼神,突然有一種自己老了的感覺。
  「嗯,老爺爺,你不舒服嗎?喝一瓶魔藥吧,這可是特效藥哦!」露茜恩將一小瓶透明色的魔藥遞到鄧不利多面前,眨眨自己的大眼睛,一臉希望的看著對方。
  看著露茜恩遞過來的魔藥和那雙充滿希望的大眼,鄧不利多不想讓小女巫失望,而且他從魔藥中也沒有感覺到邪惡的東西,於是,接過來,一口喝掉。
  「哈哈哈!」好不容易站起身的黑髮馬人,再笑倒在地。連一旁保持微笑的費倫澤,也忍不住別過臉,輕筆了起來。
  原本,喝完魔藥的鄧不裡多,白色的鬍鬚和頭髮突然變成了紅色,中間還夾雜著幾縷綠色,並且在頭頂上還長出一狗尾草!
  咳咳,這個,紅配綠,咳咳,還是粉有特色的!
  「啊!原來會變成綠色啊!」露茜恩看著鄧不利多的新造型滿意的點點頭,這個魔藥是她昨天專門為『白巫師』準備的,效果還不錯嘛。
  「咳咳,鄧不利多,露茜恩就是這麼頑皮。」費倫澤來到呆住的白巫師面前,微笑的為小女巫開脫。話說,鄧不利多的新造型,還真不錯,露茜恩還真有創意啊,要是將影像保留下來,一定會非常的受歡迎。(某馬人完全的黑化了)
  「……」鄧不利多努力的保持著微笑,盡量讓自己笑得和藹可親,至於那嘴角的抽搐,請大家不要大意的忽視吧~
  「……」終於再次從地上爬起來的黑髮馬人終於深刻的意識到,喜歡微笑,和藹親的的費倫澤,的確是個黑芝麻餡的包子!
  似乎感覺到了黑髮馬人的想法,費倫澤回以一個溫柔的笑容。在看到收到自己微笑而腳下一滑,差點再次跌倒的黑髮馬人,笑的更加的溫柔無比。
  貝恩小哥,被腹黑盯上的日子不僅僅是一個杯具,而是一個放滿杯具的茶几!
  鄧不利多不愧是大名頂頂的白巫師,很快就收拾好自己的情緒,依然和藹的開始向露茜恩介紹有關霍格沃茨的一些事情。
  「霍格沃茨是歐洲最著名的魔法學校之一」白鬍子老巫師驕傲的說。
  「歐洲是神馬?整個巫師王國嗎?」小女巫眨眨眼。
  「呃……歐洲是范指某一片地區,並不是所有的人都是巫師,能夠成為一個巫師,你是個幸運的孩子,要知道,霍格沃茨是小巫師們的樂園。」白鬍子老巫師繼續說道。
  「樂園嗎?那是不是有會有很多的小肉乾可以吃?!」想到自己最喜歡吃的小肉乾,小女巫的眼中閃爍著奪目的光彩。雖然在媽媽也經常給她做好吃的小肉乾,但是爸爸總是會偷吃掉很多。
  「呃……當然,還會有很多美味的甜點。」白鬍子老巫師想到自己最喜歡的甜食,幸福的將眼睛瞇成月牙狀。
  「啊,甜點神馬的最討厭了,會長蛀牙的!」小女巫想到自己因為吃甜點而疼痛的牙齒,用力點點頭,甜點神馬的最討厭了!
  「呃……少吃一點兒還是可以的。」白鬍子老巫師也想到了自己牙痛時的慘狀,整個臉皺在了一起——回去一定要讓西弗勒斯給自己多做幾瓶牙痛藥!
  「會胖的!」小女巫嫌棄的看看老巫師略顯肥胖的身體,再次用力點頭,甜食神馬的最討厭了!
  「呃……」會胖的!會胖的!會胖的!白鬍子老巫師被這三個字嚴重的打擊到了!
  
                  來到破釜酒吧
  作者有話要說:修文,守護神寫錯了
  PS:捉蟲大概是「會胖的」這三個字太過強大,白鬍子老巫師小女巫無辜的眼神中,終於完敗。小中的小人內牛滿面——小孩子神馬的的,最討厭了!(喂,校長,嫩的慈愛形象呢?!)
  再次穩定心神的鄧不利多,感覺自己好像經歷一場無聲的戰鬥,這種壓力比當年面對蓋勒特的還要大。尤其是對方還是一個表情無辜的小女孩。這讓一直很喜歡小孩的鄧不利多,第一次感覺到,小孩子的可愛,有時候會嚇死人的!
  「咳咳,我們繼續來說霍格沃茨。」想明白的鄧不利多急忙轉移話題,呃,或者說把話題轉回來「霍格沃茨共分四個學院,分別是格蘭芬多(Gryffindor),赫奇帕奇(Hufflepuff),拉文克勞(Ravenclaw),斯萊特林(Slytherin)。」
  「為什麼要分學院?」露茜恩眨眨眼睛,表達著自己的疑惑。
  「呃,根據不同性格將小巫師劃分到不同的學院,可以讓他們擁有更好更適合自己的學習環境。」鄧不利多耐心的講解,對於小女巫終於問到一個『正常的』的問題而感覺開心。
  「那老爺爺,你是哪個學院的?」露茜恩繼續發問,好奇的看著老巫師。
  「哦,我是格蘭芬多畢業的。」鄧不利多一邊回答小女巫的問題,一邊用魔杖變出格蘭芬多的標誌——威武的雄獅。
  「哇!好可愛的大貓啊!比碧落(水晶店中碧眼黑貓)威風多了!」露茜恩睜大眼睛盯著空中奔跑的金色巨獅,讚歎道。(碧落:口胡,本貓是優雅啊優雅!沒有可比性的說!)
  「……」雖然不知道小女巫所說的碧落是誰,但是『大貓』這個詞,鄧不利多還是聽的很清楚的。於是,偉大的白巫師,格蘭芬多學院畢業的責任霍格沃茨再次石化了。心中的小人不斷的咬著小手帕:口胡,這是獅子啊獅子!哪裡像貓了啊!!!
  」哈哈哈!」黑髮馬人感覺自己今天陪小女巫一起等待霍格沃茨的老師這個決定真是對急了,能夠看到偉大的鄧不利多遭受大打擊後的美好影像,真是太令人開心了。這是他有生以來,最開心的一天!
  費倫澤看著再一次笑倒在地的同伴,嘴角又上挑了幾分——也許,可以考慮露茜恩學期放假時邀請鄧不利多來馬人部落作客幾天?!他越想越覺得自己這個想法可行,嗯,記得要多準備幾個記憶水晶!(貝恩:為什麼覺得費倫澤越來越可怕了?某魚:已經完全的黑化了。)
  在露茜恩的要求下,鄧不利多無奈的讓自己變幻出來的獅子在空中做出各種各樣的動作,金色雄師動作優美的在空中跳躍,似乎對於有人能欣賞自己的特技表演而感到非常的——興奮?!
  最後,在費倫澤的干預下,小女巫才不情不願的跟著老巫師開始了今天的行程——對角巷之行。而終於擺脫小女巫「可愛」提問的老巫師,再一次次的挫敗後,將本來詢問小女巫的問題(來歷、父母)成功的拋到了腦後。於是,一老一少兩位巫師,揮別馬人,出發了。
  收到鄧不利多離開時感激的目光,費倫澤的笑的更加的燦爛,讓黑髮馬人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對角巷子的入口,在倫敦的破釜酒吧,一個只有巫師才能看到的——咳,破酒吧。
  是的,破酒吧。當露茜恩站在破釜酒吧的門前十,使勁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這裡——是酒吧?!騙人吧!明明是個收破爛的地方嘛!比矮人的小屋還髒亂!這裡真是巫師界嗎?!
  想到這兒,小女巫又再次打量了一眼自己的引導教育——白巫師鄧不利多。再次肯定的點點頭:這裡的巫師果然粉奇怪,不是打扮的像個聖誕老人,就是用一個髒兮兮的酒吧做入口,真是——太同口味了!(某鉑金貴族:口胡!那是特殊存在,不能代表整個巫師界啊!!!)
  偉大的鄧不利多校長並沒懂得「讀心術」,所在並沒有聽到小女巫心中的吶喊,只高興的拉著一臉彆扭的小女巫(露茜恩:真的是太髒了啊!媽媽!),走進了非常有「特色」巫師酒吧——破釜酒吧。
  破釜酒吧比露茜恩想的還要糟糕!這裡實在是太黑太髒了,讓身為王族的小女巫忍不住皺起了眉頭。要知道,自己媽媽的水晶可是非常的乾淨和華麗啊!雖然店面小,但裡面是精製而又舒適。每天早晚,媽媽都會把水晶店打掃的乾乾淨淨。再看看那幾個衣著古怪坐在屋角拿著小杯喝著雪利酒的老巫婆,其中一個還在抽一桿長煙袋;還有那個帶大禮帽的小男人正在跟一個頭髮幾乎掉光、長得像癟胡桃似地酒吧老闆聊天。天啊,為什麼同樣是巫師,相差會那麼多啊!
  要知道,露茜恩所在女巫水晶店可是白女巫一手打造出來的華麗場所,而來往於水晶店中的,全部都是異界強者、貴族、王族甚至於還有被稱之為「神」或「仙」東西方聖者。所以,小女巫第一次見到如此邋遢的地方和如此——不美形的巫師。
  兩個人剛一進門,唧唧喳喳的說話聲就突然停了下來。破釜酒吧的老闆湯姆一眼就看到了走進來的鄧不裡多,激動的走上前。
  「哎呀!」酒吧老闆驚呼道「鄧不利多校長——榮幸之至!」
  酒吧中其他的巫師,也急忙起身向鄧不利多行禮。
  「呵呵,好久不見湯姆,呵呵,大家好。」鄧不利多微笑的打著招呼,親和力十足的白巫師再次贏得了大家的歡呼。
  「哦,鄧不利我校長,這是您接來的學生?真是個可愛的小女孩。」湯姆看著站在鄧不利多身邊的小女巫,讚歎道。
  「您好,先生。」雖然湯姆的形象非常不符合露茜恩的審美觀,不過她還是禮貌的行了一個貴族禮——小女巫再頑皮也是一位貨真價實的小公主哦!
  「呃……」大概是被小女巫優雅的禮節所震撼,湯姆愣了愣,才僵硬的回了一禮。要知道,一般教授引領的都是一些『麻瓜』小巫師,而巫師界的貴族們是不會來這裡的。
  「……」鄧不利多看著小女巫突然綻放出來的高貴氣質,眼中閃過一絲疑惑,難道,是哪一個隱世貴族?怎麼沒有聽說過呢?
  灑吧中的巫師因為小女巫展現的優雅禮節和高貴氣質而再次陷入了沉寂,許久之後才開始竊竊私語。
  鄧不利多收起眼中的疑惑,再次掛上他慈愛的笑容,帶著小女巫來到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