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心化蝶

關於部落格
冰心劍指江湖,雲裳獨為君舞
有生之年,何幸遇見。若能碰上對的人,已是一種福分。

生死蠱一擲,我願舍命換你平安,也算我能為你做的,最後一件事。
千絲百足鳳凰湮,與君同眠。
  • 467002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HP-小老公和小老婆


【內容介紹】
那天,我在門口撿了一個少年,看起來很無害,所以,後來他成了我的親親老公,再然後,我死了......
再次輪迴,我是一個紅髮的韋斯萊,可是...為什麼,那個被哥哥們稱為惡毒的黑蝙蝠男人越看越眼熟?
——「你回來了,我和兒子一直在等你。」 
—— NANI???!!! 
這是一個有家帶口的教授大人的奇特愛情故事。
——「老婆,你終於比我小了。」 
 
內容標籤:HP 重生 破鏡重圓 歡喜冤家
搜索關鍵字:主角:艾娣.普威特.韋斯萊(楊華) 配角:西弗勒斯.斯內普,哈利.波特等 其它:西弗勒斯.斯內普,哈利.波特,魔法,巫師
 
 
HP同人——小老公和小老婆》
 
 
 第一節 奇怪的少年
 
    這是什麼?
 
    看著自家院門口趴著的東東,大中午兩三點的,要不是曬昏了眼花,應該是個人吧。
 
    終於活過了高考,決定好好放縱一下,於是把手裡這個月剩下的錢一下子花了一大半難得奢侈了一頓的楊華,站在應該沒錯是自己家門口的地方,好好的認真的思考了一下下。
 
    報警?如果是個死人的話自己一個孤兒無親無故萬一被懷疑成兇手可咋辦?
 
    拖到別的地方去?可萬一人本來沒事,卻因為自己把他扔到別處去反而變成有事可就是罪過了。
 
    ......
 
    算了,救人一命是積陰德。想到這裡,她把手裡打包回來的剩菜掛到門口防盜門的把上,然後蹲下身,小心翼翼地把地上的人給翻了過來。
 
    哈,還好,不是死人。
 
    哇哦,還是個外國人哪,年紀不大,看身高,跟自己差不多,聽說外國人少年時期長得高,所以,應該要比自己小點吧。可是,真是瘦,臉色蒼白還帶點菜色,摸摸脖子和額頭,冰涼涼的,是中暑了麼?(孩子,如果中暑應該是潮熱才對。。。。。。)
 
    也是,這七月的大熱天,這孩子身上怎麼穿這麼多啊,還黑色的袍子!他當自己是哈利波特麼?不中暑才怪。(喂喂都說了不是中暑啦~
 
    這,要打120?還是110?
 
    沉默兩秒,算了,還是先弄進屋吧。先觀察一下,如果只是中暑,常年一個人生活的自己就能應付(其實是沒錢和怕麻煩吧)。
 
    打開院門開始拖人,一邊慶幸,還好這裡是爸媽留給她的房子,獨門獨院,附近少有人家,現在又正是午後人們睡午覺的時間,不然,這個樣子讓人瞧見,不被懷疑成殺人拖屍才怪!
 
    不過話說回來,這個外國男孩到底是怎麼出現在她家門口的呢?
 
    哦,對了酒精放在哪兒了?記得電視上說過,中暑用酒精擦身子就能降溫的,酒精酒精你在哪裡
 
    ***************
 
    西弗勒斯.斯內普醒來的時候感到十分的困惑,怎麼,他不是應該在家裡的嗎?可是,頭頂上方那雪白的天花板是怎麼回事?他的印象中,自己家的房頂分明應該是黑糊糊的帶著陳舊蜘紋樣的痕跡才對。
 
    迷惑了幾秒鐘的時間,屬於斯萊特林的警惕性終於恢復,他忽的坐起身,頭上滑下一塊濕手巾,好像本來是放在他額頭上的?哦該死,頭好昏,是中了昏昏倒地還是石化咒?還有,誰來告訴他,他的上衣為什麼不見了!身上還滿是令人痛恨的酒精味道!
 
    手第一時間往腰間摸去,還好,感謝梅林,他的魔杖還在!抽出魔杖,屋裡有些昏暗,窗簾就在他身邊,想了想,他小心地揭起了一角,刺眼的陽光馬上讓他瞇上了眼睛。
 
    適應了光線後,小心地看了看外面,一個看似整齊光潔的小院子,沒發現人影。
 
    放下窗簾,屋裡立刻恢復了昏暗,用魔杖放了一個「螢光閃爍」,杖頭立即發出了亮光,很好,雖然身體仍有些虛軟,但魔力卻並未有所降低,真是值得慶幸的事。
 
    在床邊沒有看到自己原本的衣袍,他只得依舊光著上身,順手把原本蓋在身上的被單披在身上,環顧四周,然後皺起眉,這種擺設,再聯想到剛剛看到的外面的院子,不太像巫師家庭應有的......麻瓜麼?
 
    沒有感覺有危險,蓋該死的波特們所賜,他對周圍的環境是否有危險頗有心得。
 
    所以現在,他第一件事要做的,是要好好想想到底為什麼會在這裡的原因了吧。
 
    記得...原本他應該是在整理母親的遺物的。
 
    本來,應該是在一年前母親剛去世時就整理的,但自己,卻不知怎的,雖然不想承認,但確實是有些為了逃避,直到整整一年後,四年級的暑假都過去了將近一半時,才鼓起勇氣打開關閉了一年的母親房間。
 
    後來...後來又怎麼了?頭越發有些昏沉,他有些痛苦的捏捏眉心,熄滅了魔杖,繼續回想。
 
    母親的東西其實並不多,那個酒鬼父親,把她從出嫁時帶來的東西差不多都變賣光了,就為了買醉!哼!也就只有母親這麼傻,居然嫁給這樣的男人!還好感謝梅林,兩個月前,在自己還在學校上課的時候,校長鄧不利多把他找去,告訴他,那個酒鬼終於醉死在了大街上!
 
    把落下的油膩頭髮抓回腦後,斯內普厭惡地想道,是的,應該感謝梅林的慈悲,讓這個男人早死早超生了,沒法再在折磨死了母親後繼續折磨自己,可是,該死的,誰來告訴他,為什麼當時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他心裡居然還會有那麼一丁點悲傷?!
 
    尤其是在打開房門,看到母親床頭放得完好的那個盒子的時候,真不敢相信,那個男人居然會這麼放過了這個盒子,沒把它打開拿裡面的東西買酒?要知道,母親把它放得那麼顯眼,而且從小時候起他就感覺得到,這個盒子並沒有任何魔法保護,那個血緣上是他父親的麻瓜男人也能看到並拿到這個東西,可是,在自己的記憶裡,他竟然沒有一次把它拿走換酒甚至連打開都沒有過!不管是母親死前還是死後。
 
    實是搞不懂,這又說明了什麼?說明了父親還有一丁點在乎母親嗎?
 
    ......真是笑話!
 
    算了,再怎麼說,兩個人都已不在了,他從今年起,已經是個無父無母的孤兒了,還想這些幹什麼。
 
    打開盒子,裡面的東西很少,只有三件。
 
    一本筆記,一個魔杖,一把鑰匙。
 
    筆記是母親留下的,斯普林家是世代魔藥世家,這在他小時候就知道了,翻了一下,裡面記載的都是母親的心得。
 
    魔杖很顯明也是母親的,上面整體上透著寂寞與孤獨,魔杖是巫師的半身,也許,在母親嫁給父親的第一天起,它就被拋棄了吧。
 
    剩下的一把鑰匙......啊!他想起來了,就是在他好奇的拿起那把外表看起來很古樸的鑰匙的時候,他的記憶才會突然斷掉的。
 
    難道,那是把門鑰匙?盧修斯學長以前曾帶他用過門鑰匙,昏迷前他分明感覺到了類似的移動。
 
    好吧,這下問題又回來了,這裡究竟是哪裡?
 
    望向房門,斯萊特林式的慎重考慮過後,他站了起來,一手緊握魔杖,一邊小心地走了過去。
 
    然後,突兀地,他又停了下來,身子僵了僵,轉向剛剛路過的書桌,上面,一個三角形樣式的應該是麻瓜界的日曆樣的東西,上面顯示著:2003610星期二
 
    哦梅林的襪子,現在明明應該是1975725,開什麼玩笑!
 
    十五歲的少年巫師一瞬間蒼白的臉更加蒼白起來。
 
    PS2003年的高考日期百度上查到的是679日,如果不對請無視吧~文裡的日期我定在了考完後的第二天,所以是10日。)
 
 第二節 溝通問題
 
    楊華此時正開開心心地準備自己的晚飯大餐,絲毫不知道那個被她拖進家弄到自個兒屋裡的外國少年已經醒來。
 
    「哈哈,味道不錯,表揚一下。」 十八歲的少女嘗了嘗熱好的菜,臉上全是滿足愜意的表情,外面飯店做的東東就是好吃,不枉中午打包回來的辛苦啊。
 
    正陶醉間,只聽客廳裡一聲輕響,探頭一看,不由笑了,原來是那個外國孩子已經醒了,還自己走到客廳裡了,於是笑道:「你醒了,等下啊,我正在做飯。」
 
    收回腦袋,突然省起自己剛才說得是中文,啊呀,也不知那孩子能不能聽懂啊,吐吐舌頭,一會兒說話一定要注意才行,不過自己這水平......
 
    很快飯好,手快腳快地把飯菜和著碗筷分幾趟拿了出去,放到客廳中央的桌子上。見那少年仍自呆呆地站在那裡沒動,果然是剛才自己說中文沒聽懂麼,於是趕緊用英語結結巴巴地道:「對不起,那個...請坐,吃東西了。」
 
    短短一句話說得自個兒臉紅不已,沒辦法,英語她一向老學不好,每次考試都是這門課拉分的說,這下合該丟人。
 
    然後就見那少年毫無反應,站在原處,只拿黑沉沉的眼睛看著她。
 
    汗!——他好像聽不懂我說什麼,這可怎麼辦?by楊華同學
 
    ——麻瓜?口音古怪,看長相應該不是英國人,她是說吃東西?看起來好像沒有惡意,但現在情況不明,而且那個日期......還是小心點好。by斯內普同學
 
    客廳一時靜場。
 
    怎麼辦?楊華張張嘴,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於是手習慣地撓向頭頂,一向不修邊幅的她從小就是一頭短髮,名曰好梳好洗,其實就是懶散人一個。今年又正值高考夏暑之際,更是將一頭黑髮剪得差點成了板寸,因此這會兒經手一撓,立即東高西翹,看在對面的黑髮黑眼男孩眼裡,心底深處湧起一股厭惡,但隨即想起面前畢竟不是那個討厭之人,所以又強自壓了下來。
 
    「那個,啊,對了,衣服!」忽然瞄到外國友人上身還光著呢,楊華總算記起了件正經事。
 
    於是很抱歉的沖斯內普同學笑笑,轉身去了裡間,出來時一隻手裡拿了件黑袍和白色的襯衣,正是斯內普之前穿在身上的,而另只手卻拿了件大大的T恤衫,卻是楊華去世的父親買回來後從未穿過的。然後走到直直站著的少年身前,兩手齊上,意思實在是再明顯不過了:您挑一下
 
    ,是穿哪個?
 
    其實說真的,這個動作在斯內普眼裡可實在不怎麼禮貌,為什麼呢?
 
    簡單,這衣服兩邊一比,黑袍和襯衣一看就是舊的就不說了,上面還滿是灰啊汗啊什麼的,尤其是那襯衣,本來應該是白色的,但穿的時間長了,都快成黃的了。
 
    這讓斯內普神色猛地一緊,更加陰沉地看向面前之人,卻發現少女大眼睛眨啊眨的,分明沒有一點惡意。
 
    哼,最好不要讓我知道有什麼陰謀,不然,未成年巫師在緊急關頭還是可以在校外用魔法的!斯內普猛地伸手,動作生硬地拿過了自己的衣服,也不轉身就那樣直接套到了身上,哪管眼前是個跟自己差不多年紀的異性,再說了,情況不明時,斯萊特林都應以自身安全為第一,面
 
    子算什麼。
 
    至於另一件明顯是麻瓜才穿的衣服,某小蛇同學直接忽略掉,只是心裡暗暗想道:這裡不只一人,至少還應該有一個以上的男性才對。
 
    楊華很開心,外國友人明白了自己的意思呢,其實,她本來是想把人髒衣服順手給洗了的,但後來想想,萬一人衣服裡面有什麼重要東西怎麼辦?自己又不好意思去掏,所以拿到衛生間後還是沒動手,只是拿濕毛巾盡量地把外面袍子上沾的土擦了擦。
 
    至於衣服舊不舊,她心裡可什麼想法都沒有,父母去世三年,她自己過得節儉,不上學在家時大半時間穿的都是媽媽留下的衣服呢。
 
    把手裡的T恤順手放在一旁的沙發上,拉開椅子笑瞇瞇地道:「坐啊,餓不餓,飯剛熱好呢,請請!」心情好,英語竟也說得順溜多了。
 
    小蛇聽了,眼睛閃了閃,沒有反對地坐了下來。
 
    於是楊華更開心了,嘿,看以後還有誰說自己英語不好,瞧人家正宗的外國人全都聽得懂呢。
 
    卻不知道人小蛇同學根本只有看懂了她的動作啦。
 
    一場飯就此在某少女沾沾自喜和某少年默默無語中過渡掉了,另值得一提的是,斯內普同學的餐具不是筷子,而是一把來自康師傅方便面盒面裡的塑料叉子,為此,男孩皺眉,女孩得意——瞧我想得多周到。
 
    飯後。
 
    女孩(抱著本中英詞典+連比帶劃):「你好,我叫楊華,你...來中國...旅行?要不要...聯繫你的...家人?還記得...怎麼昏倒...在我家門口的嗎?」
 
    男孩(沉默+用力消化+仔細分析信息+斟酌怎麼說才能讓對面的人聽懂):「......西弗勒斯.斯內普,英國人,沒有家人,你好。」邊盯著女孩抱著的厚書,麻瓜的工具書功能還不錯嘛。
 
    女孩(汗!有聽卻半懂不懂):「呃,英國人啊,那個,西...西...那個,誒...西馮是,你好。」
 
    男孩:「......
 
    PS:汗!咱這是小說,所以關於中英文的口音會聽成什麼這些大家就不要計較了。)
 
 第三節 電腦
 
    啊,好,她是麻瓜,是麻瓜!所以早該不報什麼希望不是嘛。
 
    西弗勒斯.斯內普先生如此地安慰著自己,「西馮」?該慶幸不是「西弗」嗎?他實在是很想告訴這女人「請叫我斯內普」,但...還是算了,溝通太困難了,就這樣,反正他想自己一定不會在這裡呆太久的。
 
    不過現在他也明白了,自己會出現在這裡應該是個意外,起碼面前這個看起來比自己大不了幾歲的女人應該沒什麼機心才對,他還是早點弄清楚急需的問題。
 
    正準備開口,突見對面的少女忽然拍了下巴掌,大叫一聲,斯內普一驚,險些就把魔杖抽了出來,幸好及時想起,這裡可是麻瓜界,所以最後手堪堪按在了腰間,顯示出了不愧斯萊特林的冷靜。
 
    但對面少女卻在此時看來跟格蘭芬多的蠢獅子沒什麼兩樣了,「對了,我有電腦啊,怎麼這麼笨哪。」楊華同學直接跳了起來,然後上前拉著越加警惕的少年就走,直奔自己的房間。
 
    反正解釋你又聽不懂,直接行動就好了,楊少女同學這樣想著,根本就沒管拉上少年手時人家那僵硬。
 
    當然,背對著人的她,也絲毫沒看到被外人肌膚直接接觸到的斯內普,臉上湧起的濃厚厭惡,更沒看到,小蛇另一隻纖瘦蒼白的手,已探進袍內的腰際,牢牢抓著一根危險性超高的小木杖。
 
    她怎麼這麼鈍呢,楊華欣喜地想,她英語不通,可電腦通啊,那上面可以翻譯的說。
 
    還好她終於想起來了,這個男孩是哈利.波特的同好,那身黑袍跟她寶貝電腦上面的主頁,親愛的德拉科.馬爾福小貴族的巫師袍多像啊!
 
    一路風風火火地奔進屋,楊華才放開小蛇的手,走到書桌前坐下,開機,打開了電腦。
 
    這下可好了,交流一定不成問題,到時候弄清楚了這孩子的來歷,再把他好好的送回家,哈,七層寶塔(浮屠)就這麼簡單蓋好了。
 
    欣喜間,卻忽聽身後傳來一句快速的疾語,然後——眼前突然就黑天了......
 
    「昏昏倒地!」
 
    「咚」少女的腦門清脆地敲上了桌子,一睡不起,沒有了她身體的阻擋,電腦旁邊的鏡子裡,清晰地映出了一張鐵青色的臉。
 
    麻瓜們已經知道巫師的世界了嗎?不然怎麼解釋,小巫師的照片都流傳了出來,身上居然穿的還是霍格沃茨魔法學校的校服,還有,胸口上印的那是什麼,斯萊特林學院標誌!
 
    由於看到的東西太過震驚,西弗勒斯同學被刺激地腦子突然一片空白,結果一不小心,反射般地,直接從背後就給了少女一個昏睡咒。
 
    梅林,這是哪個年級的學生,竟然這麼大意!回去後一定要把他找出來,報告給院長,開除他!實在是太丟蛇院的臉面了!
 
    在學校生活整整四年,早已把斯萊特林當成了家的小蛇惡狠狠地盯著被充當電腦背影的無辜照片。
 
    直到良久良久,屬於蛇類天性的冷靜佔勝了血脈裡少有的衝動熱血,斯內普同學這才猛地想起,事情好像有點不妙,他好像似乎也許做了一個很格蘭芬多的錯事——一時衝動下,他把目前唯一能給他情報的人給魔咒了!
 
    嗯,也許,「一忘皆空」是個不錯的選擇,在他把她弄醒之後。
 
    我是太陽升起的地平線
 
    肩膀好疼的說,從床上爬起來的楊華皺著小臉扭動下脖子,然後扒扒亂髮,帶著清晨的迷糊。
 
    好睏,昨晚自己到底是幾點睡的啊,眼睛都有些睜不開的說,但從小養成的習慣還是讓她在早上五點準時醒來,生物鐘早已根深蒂固,記得有一次她玩電腦玩到凌晨四點,結果睡倒後居然還是五點起來了,楊家傳女不傳子的「紅息功」果然不同凡響。
 
    搖搖晃晃地走出房間,往衛生間邁步,途中路過自己的房間(某女因為電腦被佔用不得不改睡到客房,也就是斯內普醒之前用過的房間),呀類?那個「西馮」怎麼還在玩,話說現如今電費很貴的說。
 
    不過算了,真是出乎她意料,真沒想到,在這個二十一世紀的新新時代,居然還有人不知道電腦為何物,而這人,還是從英國那種信息物流發達的國家出來的!
 
    但是,難得有個比自個兒這種電腦小白還小白的存在,大大刺激了她的教師欲,於是幾乎整整一個晚上,在舒服的空調屋裡,小風吹著,小茶喝著,中外交流的過程中都令兩人興奮無比。
 
    不過嘛,不知為什麼,也許是睡得太少時間的緣故,楊華總覺得自己的腦子有點迷迷糊糊的,比如說,她到底是怎麼答應那少年讓他留下的呢?本來這種類似電視劇裡走丟人似的情況,最好是去找警察叔叔幫忙才對的啊。
 
    不會,難怪同學們都說她迷糊,境界都高到教個電腦都能忘東忘西的地步了嗎?
 
    切,一定是太累了。
 
    胡思亂想著,身體已經自覺自動地洗漱完畢,人也精神了起來。
 
    對著鏡子照了照,還是那個人比花嬌(自認為),精氣神十足(公認為)的楊家丫頭!果然,是自己想太多了。
 
    於是對著鏡子呲呲牙,做個鬼臉,心情無比美好。
 
    回房換好運動服運動鞋,隨手拿起枕邊的短棍,走向小院中央,邊走邊按著機括,短棍立刻變成正好超過已身一頭的長度。
 
    深吸氣!
 
    「呼哈!」一聲大喝,耳旁的短髮突然乍起,斜斜如翅膀般向後上方羽立。
 
    須臾靜動間,院內頓時棍影叢叢!
 
    不遠處窗內,黑髮少年深沉地盯著這一切,表情微妙,手邊放著一晚上放了好幾個魔咒的魔杖,絲毫看不出半點一夜未睡的疲累。
 
    他面前的電腦顯示的,是一個純英文的網頁,上面不管是文字還是圖像,都在顯示著主題——《哈利.波特》!
 
    ——原來,二十年後的我,是這個樣子的,天天為難著另一個波特,被稱為「救世主」的可憐男孩。
 
    ——原來,莉莉最後還是嫁給波特了,而且會死,還死得這麼慘。
 
    ——原來,我的人生只是別人創作出來的,我們的世界,我們的一切甚至我們的存在,都只是一個笑話......
 
    是的,天大的笑話,甚至連結局都還要等待那個叫喬安妮·凱瑟琳·羅琳的女人寫出來......
 
    非正文分割線
 
    系列書出版日期:
 
    《哈利波特與魔法石》(1997
 
    《哈利·波特與密室》(1998
 
    《哈利·波特與阿茲卡班的囚徒》(1999
 
    《哈利·波特與火焰杯》(2000)
 
    《哈利·波特與鳳凰社》(2003)
 
    《哈利·波特與「混血王子」》(2005)
 
    《哈利·波特與死亡聖器》(2007)
 
    電影系列:
 
    1、哈利·波特與魔法石——2001114英國首映
 
    2、哈利·波特與密室——2002113英國首映
 
    3、哈利·波特與阿茲卡班的囚徒——2004531英國首映
 
    4、哈利·波特與火焰杯——2005116英國倫敦首映
 
    5、哈利·波特與鳳凰社——2007628日本東京首映
 
    6、哈利·波特與「混血王子」——2009715全球同步上映
 
    7、哈利·波特與死亡聖器——20101119(上集),2011715(下集)
 
 第四節 彷徨
 
    一夜間,西弗勒斯.斯內普的世界崩塌了。
 
    十五年短短的人生,他有過絕望,有過痛苦,更承受過跟同齡人比起來多了不知多少倍的孤獨跟寂寞,但卻也從來沒有過現在這樣心裡的感覺——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只剩下徹骨的冰冷。
 
    靈魂輕飄飄的。
 
    從小,母親因為父親的棄愛,為了保住心底的最後一點尊嚴,所以對兒子非常的嚴厲,以致培養出了他異常堅強的性格。也因此,在學校的時候,不管是排斥麻種及混血的斯萊特林也好,以波特四人組為首的格蘭芬多也罷,各種各樣的打擊都沒能將他打垮過。
 
    但是現在......天下之大,可他竟本該不存在......書裡的虛構人物?
 
    可是,在這個現在估且被算是「真實」的世界裡,他也有血有肉有影子,桌上的鏡中也能清清楚楚地看到面容全身,這些...也都是輕飄飄的紙片和文字所組成?
 
    他該相信哪種真假。
 
    唯一讓他有點安心的,那個叫電腦的東西裡面,顯示出來的人物照片,除了服裝,沒有一個人是他認識的,對了,那個叫華.楊的女孩說那些都是演員,是假的,他該慶幸麼?如果這些人也跟他的世界裡一一對照,變得一模一樣了,他還要不要活下去!
 
    聽說那個早先害他使了「昏昏倒地」出來的,佔據了整個電腦首頁的,華.楊無比喜歡的巫師裝小演員,名字叫做「德拉科.馬爾福」!
 
    真該讓盧修斯過來看下,他兒子將來就長這樣子,自己的教子啊。還有他斯內普自己,多經典的蝙蝠形象,有一樣說對了,真正的他,喜歡的確實是黑色。
 
    想到這裡,真不知該冷笑還是大笑,這是安慰獎?還當真補給他一點點的樂趣。
 
    耳邊的嬌吒和棍聲提不起興趣,相比神奇的動作本身,此刻他在意的只是那個院中叫做華.楊的女孩本身的存在,她是幻覺抑或他是幻覺?
 
    不覺中,他無意識地收緊五指,直到,一聲輕脆的斷裂聲傳來,驚醒,急忙鬆開手指,卻看到魔杖——斷了......
 
    靜。
 
    然後發現心情竟意想不到的平靜。
 
    傷心?不。
 
    驚怒?也不。
 
    奧利凡德當時賣給他這根魔杖時的話言尤在耳,卻興不起一點想法。
 
    「哦,斯內普先生,您的這根是常春籐的外表,蛇神經的內芯構成的,您揮起來真是有力極了,這實在是太好了。」
 
    ......
 
    有什麼好的,世界都崩潰了,還在乎一根小木杖?魔杖、巫師...當真存在?昨晚他查過許多遍了,就連對角巷和魔法學校,電腦上給出的答案也是根本沒有,杜撰而已。愣愣地扭頭,窗外,院中,早已安靜,舞棍的少女不知何時已不在了。
 
    也許,就連那個躍雀的身影,也是幻覺。
 
    「嘿!「
 
    轉頭,青春飛揚的女孩笑盈盈地佇立眼前,真實得觸手可及。
 
    「這是你的?」纖細的手遞過來一個眼熟的東西,母親遺留下的那把鑰匙......下意識地接過,溫溫的,上面還殘留著女孩的汗水。
 
    「那個,我在...院門口...撿到的。」依舊是蹩腳的英語,卻奇跡地讓冷面少年的神經微微放鬆了一下。
 
    「謝謝。」
 
    「呃,不,不謝,那個,我去買早飯。」反射地用了中文回話,少女突然臉色有些古怪地轉身,然後一溜煙地衝了出去。
 
    留下有聽沒有懂的斯內普同學張張嘴繼續沉默。
 
    天哪,沒想到一個人表情放鬆不放鬆反差會這麼大!居然讓從不知害羞為何物的楊華同學生平第一次品味了何為「熱了臉蛋」一說。
 
    早攤點就在離家不遠的地方,買個飯不出五分鐘的路程。
 
    可是,就這麼短短的幾分鐘,西馮同學就此沒了影,突然得如同來時一樣。
 
    懷著負責到底的楊同學在自家的幾個屋裡細細地搜不到人,又跑到外面,以自家為中心就近找了一圈,可還是沒找到。
 
    也許,他是想家了,所以回去了,楊同學最終做出了這個自我安慰的結論。
 
    唉,可惜,這麼好喝的胡辣湯,別地兒都吃不到的,這孩子忒沒口福了。
 
    我是兩個空間分割線
 
    回來了?看著眼前熟悉的一切,斯內普突然激動萬分。
 
    破屋,舊床,放在床上的盒子,已拿出來的母親的筆記本,魔杖,以及拿在手上的古樸鑰匙。
 
    下意識地看了看時間,1975725...下午!
 
    原來,剛才自己是進入了一個幻境,大概是那把鑰匙上面的魔法防制,如果沒弄錯,它就是一個開啟的機關。
 
    太好了。
 
    眼前的一切,是他的家,是依然屬於他存在的世界,那個在幻境裡多出來的一天一夜...忘了!
 
    只是場幻覺而已。
 
    如果真有那樣一個世界,梅林的鬍子,冷汗瞬間流滿全身,真是太可怕了。在那裡,除了某個只會說蹩腳英語的女人外,其他都是噩夢!
 
    甚至在那個地方,他還一小心把自己的魔杖給弄斷了,這幻境太真實了,斷裂時的場景就跟真的一模一樣,想到這裡,他下意識地想拿起魔杖安慰一下受到驚嚇的神經。
 
    忽然驚呆,梅林,飛速舉到眼前,魔杖......真的,斷了!連接處只餘幾絲樹皮。
 
    ......那些,不是幻覺!
 
    怔了怔,堅強的神經令他重新拿起那把鑰匙,仔細看,依稀,上面還殘留著些水跡,狹小寂靜的屋裡,被魔藥教授時時稱讚的敏感鼻子,清晰地聞到了上面的酸氣,是汗水,其間夾雜著一縷淡淡的微不幾聞香氣,很熟悉,這種天然的青春氣息,幻境裡,他就是跟這個氣息的主人整整相處了十幾個小時!
 
    彷徨,這是斯內普現在唯一的感覺,不管心裡再怎麼成熟,終歸,這時候的他還是個十五歲的孩子。
 
    找人商量,和誰?
 
    忽然察覺自己還拿著那把鑰匙,啊的大叫一聲扔了出去,鑰匙在空中劃了個大大的弧,在微髒的牆上彈了一下,最後無辜地掉在了地上。
 
    不!
 
    少年驚怒下,發出一聲嘶啞的大吼。
 
    都是這該死的東西!
 
 第五節 證明
 
    剩下的暑假,西弗勒斯.斯內普再也沒有進過母親的房門。
 
    那天最後,他只拿走了那本魔藥筆記,母親的魔杖依然被他留在了盒子裡,繼續失去主人後的孤獨。而那把「詭異」的鑰匙,孤零零地留在了髒污的地面上,再沒去碰第二下。
 
    ——他承認,他是在害怕。
 
    然後在開學前,去對角巷買學習用具時,帶回了一根新的魔杖。
 
    內芯還是蛇的神經,杖身卻從常春籐改成了葡萄籐的。
 
    依然來自店主奧利凡德的喃呢:「哦,真是不可思議,尋常的巫師不管換多少根魔杖,但最終的屬性必然相同,但您斯內普先生卻有些例外。要知道,雖然內芯一樣,但杖身不同顯未出來的作用也是相當巨大的。您一定得瞭解,製作這些的材料都是具有魔性的,比如您以前用的常春籐,代表的是忠誠,堅定不移;而現在的葡萄籐,卻是代表著歡樂愉快,憤怒和新生......
 
    對此斯內普一臉冷然,沒有半分表示。
 
    五年級開始了,表面上一切都顯得很平靜,上課,餐廳,圖書館,寢室,外加時不時的被些許人挑釁,跟前四年沒什麼不同。但如果這時有個瞭解斯內普同學的人在的話,就一定會發現,今年的他悄悄的改變了許多。
 
    他本來就是個勤奮的學生,但此時變得更忙碌了,上課更認真,作業更仔細,一下課,必定一頭鑽進圖書館經常直到晚餐結束也不出來。結果很快,整個人就變得憔悴起來,眼袋青黑,一頭黑髮更加油膩不已。
 
    沒辦法,少年只能選擇累到極點,才能不讓自己胡思亂想。畢竟不管怎樣,十五歲和三十多歲相差了整整一多半,小小少年遠還不是未來那個堅強到極點的教授大人,習慣性地把所有事默默的埋在心裡,卻沒想到自個兒還根本未成長到能什麼都承受得住。
 
    直到有一天。
 
    「快看啊,才一個暑假,鼻涕精更油膩了。」開學才幾天,偏僻走廊上,格蘭芬多名產——某四人幫小頭目波特先生囂張地堵住了階級敵人,身後跟著其餘三人眾。
 
    被堵住的斯內普停下腳步,因疲累佈滿血絲的眼裡凌厲一閃,但轉而又沉寂了下來,然後整個人沉默。
 
    「看什麼看,要打就打啊!」不明白為什麼死對頭突然改了作戰風格,被看得有些惱怒的詹姆.波特忍不住抽出了魔杖。
 
    但斯萊特林接下來的舉動更奇怪了,不但沒有立即抽出魔杖,反而眼睛從面前男孩身上移開,又看向其他三個人來。
 
    而且看得那叫個仔細,叫個認真,竟是一個人頭一個人頭的看過去,順序——西裡斯.布萊克,萊姆斯.盧平,彼得.佩德魯。
 
    也許是氣氛太過詭異,平時稍一挑撥就開打的死對頭這一舉動,忽然讓以衝動著稱的格蘭芬多們一時不知該如何反應,不由面面相覷,暗想難道才一個暑假不見,討厭的鼻涕精傻了麼。
 
    想也不可能,一定有陰謀,幾人想得一致,忍不住就要動手,但就在此時,黑髮斯萊特林突然開口了,而且一開口就嚇死人:「尖頭叉子,大腳板,月亮臉和蟲尾巴?」
 
    聞言,四人頓時臉色大變,尤其是「月亮臉」的盧平,整個身體都搖搖欲墜了:「你,你你......
 
    斯內普見到他們這種反應,臉色卻也好不到哪兒去,只有更綠。
 
    ——詹姆,西裡斯和彼得發現了萊姆斯是個狼人。他們沒有離棄他,而是學成了阿尼馬吉,這樣他們就可以在月圓之夜萊姆斯變身之時陪伴他了。在第五年他們終於學成,詹姆變成了一隻牡鹿,所以他得到了個綽號「尖頭叉子」,而其他的人則叫......PS:原著上的話,時間改了一下,本來他們應該是在二年級發現,六年級練成的,不過這裡是同人嘛,大家也不必那麼認真哈~
 
    「原來,竟是真的。」斯內普嘴裡喃喃,聲音低得只有自己才能聽見,臉色蒼白轉身逕自離去。
 
    留下劫道四人組呆然而立。
 
    「這是怎麼回事,」詹姆.波特疑惑地道:「練成阿尼馬格斯這事兒只有我們四人知道,是誰洩了密!」
 
    西裡斯.布萊克也皺起了眉,四人中現在就屬他還比較清醒,想了想說道:「尖頭叉子,你先別急,有一點是肯定的,洩密的人絕對不會在我們四人當中,只有一個可能,平時我們說話有些不注意,一不小心稱呼了被別人聽去也是有的,所以還不能肯定鼻涕精知道了我們的秘密。」
 
    聽他這麼一說,向來吝嗇浪費腦細胞的亂髮男孩立刻恢復了笑容,點頭道:「這倒是,平時我們是沒太注意過,大腳板你果然是最聰明的。萊姆斯,你別急,你也聽到大腳板說的了,再說,就算那條臭哄哄的毒蛇知道你的身份又怎樣,他想告密就去告,別忘了咱們還有鄧不利多教授給撐腰呢!」
 
    斯內普的心情激盪不已,這一次的證明,讓他有那麼一瞬間把眼前四個人「阿瓦達」的衝動,如果沒有這幾人,沒有這幾人,莉莉以後就一定不會...!!!急匆匆一路急走,心裡只有一個念頭——一定要告訴莉莉,絕對、絕對不能讓她嫁給那個混蛋白癡波特然後死掉!
 
    值得讚揚的是,優秀的斯萊特林混亂中仍能保持住一絲冷靜:還是有選擇性的說明比較好,畢竟人生是被寫在書裡存在的,這種事太過驚駭,連他都無法接受,更何況是莉莉。
 
    所以......
 
    然而事實證明,格蘭芬多雖然很富有想像力和容易相信人,但這麼眩之又眩的事情還是讓紅髮女孩無法接受。
 
    「西弗,你說你作了個關於未來的夢,結果是如果我將來嫁給了波特,就一定會被人殺死,然後我還有一個兒子叫哈利.波特,是個救世主,並且因為我的死去還被佩妮姐姐收養並虐待,日子過得很悲慘?哈哈哈~太好笑了,西弗怎麼這個學期你要選占卜課嗎?」
 
    「可這一切都會是真的!莉莉,請相信我!」斯內普真的快急瘋了。
 
    呃,好像很認真的樣子,看著男孩漲紅的臉和焦急的表情,女孩漸漸停住了笑,表情也跟著正經起來。
 
    「好,我可以相信你,西弗。」男孩表情一鬆,但緊接著又變得無奈了,因為女孩接下來的話是這樣的:「可是,西弗,你知道嗎?就算你說的都是事實,我卻相信一句話:『未來都是未定的,就算是預言,如果不去理會,預言也會改變。』所以,別皺著眉了,開心點,再說,」莉莉原地轉了個圈子,美麗的臉上巧笑盈盈,「那個詹姆.波特驕傲自大,誰會喜歡他。」
 
    斯內普心下黯然,可是如果未來沒有改變,你馬上就會喜歡他。
 
    想到這裡,十五歲的少年心下突然大恨,那個叫什麼羅琳的,幹嘛不早點把書寫完,好讓他知道現在這個學生時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他有預感,今後所有的事都應該跟這幾年有關,但就是無法知道!
 
    只怪當時沒想到時間會那麼少,那個叫電腦的東西裡面又是該死的以中文為主,害他那麼拚命搜集,才得到一點點情報。
 
    三十多歲油膩(重聲)、惡毒(重聲)、陰沉(重聲)、冷酷(重聲)、偏激(重聲)、陰鬱(重聲)老蝙蝠(重聲)!鬼才知道自己怎麼會變成那個樣子!(2003年書只出版到《哈利.波特和鳳凰社》,這一代的故事全都在第七部裡。)
 
    印象裡......是了,還有一個!
 
    有那麼一段文字因為跟他息息相關,所以有點記憶:就在今年,O.W.L.s的考試之後好像發生了點什麼事,但是,當時他看到這段文字的時候,正巧是手裡拿回了那把該死的鑰匙的時候,看到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