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心化蝶

關於部落格
冰心劍指江湖,雲裳獨為君舞
有生之年,何幸遇見。若能碰上對的人,已是一種福分。

生死蠱一擲,我願舍命換你平安,也算我能為你做的,最後一件事。
千絲百足鳳凰湮,與君同眠。
  • 467002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HP-水晶蘭開過的世界

 1、再見 ...
 
 
  蕭陌站在懸崖上,勾出一抹微笑。
  作為一個正常的年輕人,雖然他也只有二十八歲的年齡,但是在組織中一直以繼承人培養的蕭陌,完全沒有嘗試過逃離這個賦予了他生命的牢籠。
  他看到了很多與自己同病相憐的孩子被送到莊園裡面進行訓練,然後在訓練中精神崩潰,或是在逃跑後被抓住後的慘象。
  蕭陌從來不逃避,只是安靜地完成教官的任務,一步步向上爬,只有爬到一定的高度,才可以得到自由。
  蕭陌的忍耐不是沒有結果的,在他十七歲的時候,正式被介紹給了那位大人,他的身後,是一千多人的屍體和鮮血,不算那些自然淘汰的。
  他溫柔而謙遜地笑,在那位大人面前裝成一個完美的繼承人機器。
  他無情無心,以滿足那位大人的考察。
  他知道以他的力量逃不過那位大人的羽翼,卻還是嚮往著自由。
  他卻從沒有想到過自己可以得到那位大人的垂青,還以為他是一時興起,不過,當那位大人真的要在死之前也拉上他的時候,他平靜地說
  「我想擁有一年的時間來看看這個世界。」用上他這條命來賭,反正自己也只剩下這條命了。
  那位大人深深地看著他,為他落上了詛咒。
  蕭陌貪婪地消耗著這一年的時間,沒有了任務,可以擁有自己的情感,都讓蕭陌欣喜若狂。
  像一個新生的孩子一樣,蕭陌觸碰著這個世界美好的一面。
  二十八年的人生裡,二十七年是作為工具而存在,真正活著的一年時間裡,讓蕭陌感激著。
  他知道有多少人連這一年的時間都沒有,從生到死都是工具。
  最後看了一眼這個世界,黑色的詛咒紋路蔓延上蕭陌的心口。
  再見了。
  
  蕭陌以為自己死了,一睜開眼睛,卻看到了一個身形高挑的人影立在自己的身前。
  「你要繼續走下去嗎?」人影說話了,飄渺不定。
  「到哪裡去?」
  「你可以有離開這裡的機會。」人影沒有解答蕭陌的顧慮。
  「冥在哪裡?」蕭陌說出了自己最想問的問題。
  「你可以選擇重新開始的生活,也可以選擇消失在黑暗中。」
  「冥呢?」
  「他選擇了消失,但是,你有著重新開始的權利,他已經消失了。」人影終於正面回答了他的問題。
  「那麼,我也選擇消失,我答應了他。」蕭陌肯定的回答。
  人影久久沒有動作,蕭陌也不著急地等著。
  「冥說,如果你做出了這個決定,那麼他會放手的。」人影的話不知為什麼聽起來有一絲疲憊。「他對你說再見了。」
  蕭陌再次沉入黑暗。
  
  寂靜的黑暗裡
  「冥,你滿意
 1、再見 ...
 
 
  了嗎?」
  「嗯,蕭陌他值得我這樣做。」
  「可是那個平行空間裡的震動……」
  「沒有關係,我來負責就好。」
 
 
 
 
2
 
2、重新開始 ...
 
 
  蕭陌發現自己躺在一間空屋子裡,什麼都沒有,突然一個有著大大眼睛和尖尖耳朵的生物湊到他的面前。
  尖利的聲音讓蕭陌懷疑自己的耳朵無法承擔這種分貝的噪音
  「蕭陌少爺醒來了。」
  然後就是牛奶端到自己的嘴邊。
  一愣,蕭陌抬起自己的手,白白嫩嫩地手臂,大概是一歲孩子的手。
  忽然想起那個人影的話。
  冥對我,說再見了。
  自己重新開始的世界居然是哈利波特的世界。
  還記得自己當年在冥的房間裡看到這本書時冥就問自己相不相信有平行世界的存在。
  應該存在吧,畢竟自己有異能這種力量就是存在的。
  冥笑著說這本書其實很有趣,尤其是裡面的人。所以蕭陌將七本書裡重要人物都作了分析比較,交給了冥,反正自己也沒事可幹。冥看了後笑了好久。
  可是,那不過是個小說,這是一個真實的世界。
  在一個真實的世界裡重新開始。
  不過重新開始也是有代價的,蕭陌不斷地學習各種知識,魔法的原理,煉金術,黑魔法,變形術,魔藥,魔法史,草藥學,魔咒學,武技,最後是語言。
  蕭陌有一種自己又回到了訓練營的錯覺,高強度的學習內容,如果不是因為自己夠強,早就去見梅林了。
  為了活著,只能逼出自己全部的潛力。
  訓練營中如此,現在也是如此。
  六年裡從沒有出過這間房子,所有的事情都不用自己擔心,所有的時間都用來訓練。
  六歲的時候那個指導自己的家養小精靈在一陣煙霧中消失了。
  蕭陌又看到了那位大人,冥,就站在自己面前。
  「這是我送給你的禮物,你可以自由地看著這個世界,這個家養小精靈的消失說明你學的知識在我看來已經足夠,那麼你也可以在這個世界生活下去。」
  「再見了,蕭陌。謝謝你這些年的陪伴,這是你應得的報酬。」
  
  果然冥大人一直都如此瞭解自己,想要在這個世界立足,先給予了自己在這個世界立足的力量。
  不過,什麼都沒有的狀況下,最需要的還是錢。
  蕭陌接手了倫敦的地下勢力。
  當然,自己是在背後驅使的,而自己在外面只有一個很虛無縹緲的代號,水晶蘭(Cheilotheca humilis),死亡之花。
  自己現在的生活就是建立在死亡之上的。
  殺戮,只是一種工具。
  倫敦的地下皇帝,是蘭德爾·沃特,身形修長,一臉和煦的笑容讓他不像是心狠手辣之徒。
  但是蕭陌在看到他面不改色地殺了自己的兄長然後把反對自己的兄弟全部送入地獄之後深知這就是自己要找的人。
  
 2、重新開始 ...
 
 
  冷血,無情,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而且從整治到鞏固自己的勢力都很迅速,幹練,說明這個人的腦子非常好。
  蕭陌出現在蘭德爾的家裡時,他正在休息。
  「蘭德爾,我需要你管理整個倫敦。」
  蘭德爾看著眼前這個六歲的小孩子,不能明白他是怎麼進入到這個防備森嚴的豪宅。
  「你是誰?」蘭德爾很快露出了自己紳士的微笑。
  蕭陌早就將自己的面容擋在了冰冷的面具後面,和他小小的身體形成一種詭異的感覺。
  「水晶蘭。」蕭陌將一個戒指放在了床頭櫃上,戒指上刻著一朵盛開的水晶蘭。
  「如果我殺了你所有的對手,那麼你要用多長時間來將整個倫敦控制在手裡?」蕭陌不想浪費時間,無法跟他溝通的人是不可能入他的眼的。
  蘭德爾的眼神一變,刀鋒一般在蕭陌的身上劃過。
  「五個月,完全掌握。」
  蕭陌點點頭「給你三個月,一個月後你可以給我另外一份名單尋求幫助。」
  說完消失在蘭德爾面前。
  
  第二天,所有倫敦大勢力的領頭人除了蘭德爾都發生意外死亡。
  一個月後,所有不跟隨蘭德爾的人一半神秘消失,一半神秘死亡。
  三個月後,蘭德爾成為了倫敦的地下皇帝。
  長長的手指上帶了一枚水晶蘭戒指。
  
  「我不干涉你的管理,只要你達到我的要求就好。」蕭陌五個月後出現在蘭德爾面前,扔給了他一張紙。
 
 
 
 
3
 
3、初探 ...
 
 
  順利地擁有了自己的莊園,看著蘭德爾將整個組織運作的很好時,蕭陌準備去魔法界看看。畢竟,那才是他的世界。
  在不知道確切位置的時候,蕭陌還是很自覺地用了常規方式進入對角巷,當他穿過破釜酒吧的時候發誓下一次絕對要幻影移形過來。這是什麼程度的酒吧?髒亂差到連停留的慾望都沒有。跟著某個要進入對角巷的巫師一起來到這個繁盛的魔法街時,蕭陌第一個目的地就是古靈閣。
  「把這九張卡裡的錢全部換了,再給我開個金庫。」蕭陌來到台前將錢包裡的卡拿出來,推到妖精的面前。
  很快,妖精請他進入了貴賓室,在舒適的環境中等待了幾分鐘之後,蕭陌拿著一個施了空間魔法的錢袋走出了古靈閣。
  先是看了看麗痕書店裡的學習魔法的基礎書籍,確保自己已經掌握了這些知識後,蕭陌覺得應該先瞭解在六年裡那個小精靈把自己訓練到了什麼程度。
  從低年級的書拿到高年級的,蕭陌皺了皺細長的眉,都已經交過了,那麼,自己應該可以選擇喜歡的魔法進行研究,比如說黑魔法跟煉金術。
  而這種魔法書,不是在這裡可以買得到的。更直白地說,蕭陌不喜歡這裡的氣氛,明亮而快樂的笑臉和空氣中流動的溫暖,都讓蕭陌不適應。
  迅速在風雅成衣店裡換上了一件由最好的布料做成的長袍,蕭陌開始向翻倒巷出發。雖然帶著兜帽,但是一個不滿七歲孩子的身影在翻倒巷中還是相當的顯眼,就像一個代宰的羔羊。
  蕭陌再一次呼吸了一下這裡的空氣,貪婪,慾望,鮮血,殺戮,很好,果然這裡才比較適合自己。輕輕揮了揮手,將兩具屍體扔到看不見的地方,完全不管地上的血跡,蕭陌繼續不緊不慢的走著。
  應該是這裡了,「博金商店。」唯一在哈利波特系列的書裡提到過的店面。
  推開門走進去,蕭陌將兜帽放下,其實壓得太低很阻礙視線。
  老博金看了眼不緊不慢整理自己的客人,還是個孩子,不過有能力進來的都是不能夠以貌取人的。
  比如眼前這個精緻的東方娃娃,白皙的皮膚,黑髮垂腰,黑眸燦若星辰,卻閃動著冷冷的光。
  「不好意思,鑒於我是第一次來翻倒巷,所以我想知道有什麼地方可以買到違禁書籍?」蕭陌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長髮,不慌不忙地走到這個唯利是圖的商人面前。
  老博金狡詐地笑著剛準備開口,一個錢袋就落在櫃檯上。
  「一百個金加隆,回答我的問題。」
  老博金笑開了「這位客人,您出門後往左邊走的第五個門進去之後就是翻倒巷的著名書店了。」
  「你這裡是賣什麼的?」
  「主要是一些很
 3、初探 ...
 
 
  有趣的小東西,您有興趣嗎?」老博金搓著手點頭哈腰地問。
  蕭陌剛想回答,店門又被推開了。
  一抹金色照亮了這個昏暗的店面,高貴優雅的鉑金貴族踏著他悠閒的步伐到達了櫃檯前。
  「馬爾福先生,歡迎您的到來。」老博金的眼睛都快要瞇到一起了,一天來了兩個大主顧啊。
  「你好,博金先生,上次我……」鉑金貴族敷衍地回了老博金的招呼,剛準備說話時才發現站在身邊的蕭陌。
  看見鉑金貴族不動聲色的打量,蕭陌暗歎,不愧是馬爾福,神色間沒有一絲異常,彷彿一個孩子在翻倒巷是很平常的事情。
  「那麼,我先去老闆你說的地方買點書,錢袋裡是一萬加隆,等我買完書回來想看看你的那些有趣的,小玩意。」蕭陌似笑非笑地在有趣和小玩意兩個詞上加了重音,轉身離開了。
  他相信自己的這番舉動已經引起了鉑金貴族的興趣,或許說,自己本身已經引起了鉑金貴族的興趣。
  照著老博金的話蕭陌走進了書店,很好,歪歪扭扭的書架上擺著的書並不多,但是卻足夠了。
  貴在精嘛。
  蕭陌放出自己的精神力,一本本探查書本中所蘊藏的黑暗力量。
  挑選出七本力量最濃厚的但是還在自己可控制的書籍後,蕭陌這才仔細地看著書名
  《美麗花園》講各種大型邪惡的生物。
  《神奇的畫筆》講得是煉金術。
  《瑪麗生病了》是論述各種強力魔藥。
  以上三本的出版年份都差不多,難道這就是當年取名字的風向?蕭陌搖著頭看到剩下四本,名字倒還算是正常,都是關於黑魔法的,但是卻很不安分。
  一本書裡滲透出濃厚的黑霧,另外一本書根本就是直接攻擊。
  蕭陌迅速放出精神力刺探入黑霧中,另一隻手從手腕中拉出一把小刀狠狠地將書本洞穿了。
  很好,這下乖了吧?
  我殺了那麼多人豈會栽在這兩本書的頭上?
  蕭陌看著手裡的兩本書散發出濃濃的殺氣。
  將手裡的書放到櫃檯的時候,老闆只是瞄了瞄他,就開口道「一共一千五百三十二加隆。不打折。」
  蕭陌很配合地掏出一千五百五十個加隆扔到了櫃檯上,哦,能夠幫你數錢的錢袋是魔法的一個好處。
  將手裡的七本書放入專門用來裝書的空間袋裡,蕭陌出了門心想著是不是鉑金貴族還在那個店裡面的時候,感覺到了背後的襲擊。
  於是,本意是想等著再看一眼蕭陌小朋友的盧修斯目睹了一個意圖襲擊的巫師被蕭陌削掉了腦袋的情景。
  然後蕭陌一臉平靜的推門進入。
  不過巫師好像都不是很適應這種見血的戰鬥,蕭陌思考著自己的行為,下
 3、初探 ...
 
 
  次應該直接用索命咒是不是好一些?
  「老闆,你不是要給我推薦一些東西嗎?」蕭陌忽略老博金在看到他殺人時眼中一閃而過的精光,淡漠地問。
  「是的,是的,」老博金立馬恢復了商人的本色,一臉諂媚的笑著「哦,馬爾福先生在聽說了你的需求後就想問你要不要他剛剛送來的東西。」
  蕭陌轉頭看著立在一旁的優雅貴族,在完美的假笑之後,盧修斯微抬下巴,「盧修斯·馬爾福,很高興見到你。」
  「蕭陌,你說的東西呢?」蕭陌不想浪費時間,既然這個貴族有自己可以結交的價值,那麼就不必做過多的掩飾。
  盧修斯很好的掩飾了眼睛裡的情緒,依舊微笑著示意老博金將東西拿出來。
  果然,黑魔法的氣息很濃,是一個用布包裹的長方形盒子,老博金帶著龍皮手套將東西放在了櫃檯上。
  然後沒了下文。
  「怎麼不打開?」蕭陌看著老博金問道。
  「這個嘛,小人能力不夠,打不開。」
  正好,蕭陌看著那個盒子,測試一下這些年那個家養小精靈給自己交的知識夠不夠用。
  黑魔法和白魔法本質不同,所以釋放出來的力量也不同,這很容易理解,不過黑魔法是由暗精靈的語言轉化而來,暗精靈又是精靈中最黑暗的一族,他們種族稀少,所以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會輕易放棄活下去的希望,即使是要殺戮。漸漸的暗精靈就成了血腥的代名詞。
  精靈族的語言,上古語言,現在傳下來的也不過只有幾個人會,也只是會而已,完全不能掌控他們並且運用。
  語言,是一種力量,掌握不好會引起反噬。
  很不巧,蕭陌對現代魔法程度並不瞭解,一直在使用無杖魔法到三歲,然後一直被教育運用無杖無聲魔法並且學習各種知識的他,決定先用無杖無聲咒試一下,不行的話再用精靈語。
  蕭陌完全沒想到自己這麼做的後果。
  一道道咒語射向盒子,全部都是有極強的破喚性的,打開?
  打碎它不就開了嗎?!
  盧修斯在一旁沒有掩飾住自己的震驚,因為只用了三個咒語大概兩秒鐘地時間那個盒子就被蕭陌擊成碎片,而蕭陌用的竟然是無杖無聲咒。
  眼前的人不是個孩子,而是哪個不知名的強大巫師喝了減齡劑吧?
  蕭陌無言地看著被自己擊碎的盒子,這麼不經打?
  盒子裡是一塊墨色的長方形,冷冷的泛著光澤,但是黑魔法的氣息卻消失了。
  有意思,蕭陌挑起嘴角,剛剛那個是掩護吧,這個才是真正的盒子,連黑魔法氣息和波動都杜絕的防護。
  拿回去好好研究一下。
  「我要了,感覺很不錯。」蕭陌轉身望向盧修斯「你要多
 3、初探 ...
 
 
  少錢?」
  盧修斯此時也是恢復了一派悠閒,勾起一抹假笑「你認為值得多少錢呢?」
  蕭陌也不含糊,直接扔給了他一個錢袋「十萬金加隆,如果真的有價值的話我會再加錢的。」
  老博金看著拋到盧修斯手中的錢袋眼中閃著金光,十萬金加隆啊,這個小少爺絕對不知道錢是多麼值錢的!
  盧修斯也沒有想到眼前的孩子能一出手就拿出這麼多得錢,那留在櫃檯上的一萬加隆就已經讓盧修斯絕對一個孩子給這麼多零花錢是太多了,不過看著手裡沉甸甸的錢袋。
  眼前這個孩子對金錢沒有概念嗎?
  伸手把那個冰冷的物品放在空間袋裡,蕭陌忽然說道「對了,馬爾福先生,我可以問一下哪裡有賣一些特殊的植物和動物的地方嗎?我家的莊園需要一些防護措施。」
  盧修斯揚起眉毛,配上標準的假笑「既然蕭陌先生這麼說了,由我帶你去如何?」
  「榮幸之極。」蕭陌笑著回答,又接著轉頭「老闆,那一萬加隆就放在你這裡做定金,有什麼好東西幫我留著。」
  沒有理會身後老博金諂媚的送別聲,蕭陌跟著盧修斯走出店門。
  「蕭陌先生怎麼一個人來了,你的父母呢?」
  「我不知道,反正我是一個人長大的。」蕭陌漫不經心地回答。
  盧修斯沒有再說話,這麼說來,現在的蕭陌是孤兒?那麼這麼強的力量又是從哪裡來的?更別說這麼闊綽的出手。東方的貴族?盧修斯打算回去查一下蕭陌的資料。
  「就是這裡了,」盧修斯很自然地打開了門讓蕭陌先走進去。
  一時間蕭陌就想退出去了,雖然可以看見東西都被關著,但是還是很不舒服,太吵了,這些動物就不能安靜一點?
  「馬爾福先生,您能親臨真的是無比榮幸。」匆忙間有人迎上來。
  「我要看分類在XXXX以上的生物。」蕭陌適時地插入話語,引得來人詫異地望向他。
  「哦,孩子,你不能小看……」
  蕭陌一抬手,在他面前聒噪的人飛出了商店,重重落在地上。
  「吵死了。」
  盧修斯看著飛出去的人手忙腳亂的從地上爬起來,迅速回到了店裡然後恭敬地領著他們向地下室走去,不由露出一點微笑,這個孩子意外地和這個地方很合拍。
  盧修斯看著周圍的生物,又看了看蕭陌,有點懷疑他知不知道這個級別的生物的攻擊性。
  蕭陌的嘴角泛出一抹冷笑「沒有蛇怪,沒有客邁拉獸,沒有囊毒豹,剩下的東西是他們幫我守家還是我幫他們找吃的?」蕭陌指著幾個珍惜的生物冷冷問道。
  商家擦著冷汗看著盧修斯請求幫助,馬爾福先生,請您說說現在的形式吧,這位小少爺要
 3、初探 ...
 
 
  的東西是能隨便找到的嗎?
  「蕭陌先生,這些生物不是能夠輕鬆抓捕,也沒有多少人可能要,店家這裡沒有也是應該的。」盧修斯笑著解釋道,心中卻有些驚奇蕭陌的話,是自大,還是真的實力強至如此?
  那麼只能加強莊園本身的防禦了,蕭陌想到,只是撇了眼還在恭候的商家。
  「算了,我們走吧。」
  盧修斯點點頭,「蕭陌先生還有哪裡想去看看的?」
  「叫我蕭陌就可以了。」蕭陌走到外面的街道上「馬爾福先生應該很忙才是,不回去嗎?」
  「那麼蕭陌叫我盧修斯就好,有時間的話,能不能請你到馬爾福莊園一見?」
  蕭陌在陽光下看著盧修斯的眸子,很漂亮的銀灰色。
  「我快要七歲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我們四年後會有機會再見的。」蕭陌忽然行了一個很正式的貴族禮,在盧修斯面前幻影移形了。
  盧修斯站在街上,露出意味深長的微笑,是說十一歲再見嗎?如果你現在真的只有七歲的話,那麼,我期待著。
  
 
 
 
 
4
 
4、暗精靈 ...
 
 
  回到莊園裡,蕭陌敲著下巴回想這次出門。
  很明顯自己犯了一個錯誤,想要熟悉這個世界的話,還需要更多的實踐和力量。
  自己貿貿然地闖進去,是無法深入魔法界的。最好的方法當然是在十一歲之後的上學中真正融入這個魔法的世界。那麼,剩下的時間就是努力提升自己的閱歷,奠定自己的基礎。
  
  蕭陌在歐洲走了一圈之後,順便又送了三個雕著水晶蘭的戒指出去。
  法國兩個,意大利一個。
  雖然不能進入魔法界,但是在麻瓜界的勢力也不能疏忽,而且要很好地決定自己這兩年要做什麼。蕭陌在旅途中不斷熟悉著兩種力量,順便制定自己的計劃。
  異能,蕭陌的異能在上一輩子一直被認為是風,那從空氣中四散開來的風刃尖利如刀卻看不見,完美的殺人工具。但其實不是,他的異能所能掌控的是氣體,空氣就是他的工具,而風,只不過是他掩人耳目的手法。
  風也是氣體不是?
  所以他才能從那麼多人中爬出來,從地獄中爬出來看到這個世界。
  而這一輩子,魔法他掌握了大部分,而那七本書被他看完了之後也只是豐富了魔咒的知識,至於原理,家養小精靈已經給他解釋清楚了。只是他沒有想到在魔法界現在的水平來說,當年的自己的表現完全不應該是一個七歲的孩子,不過在翻倒巷中,應該有人認為自己是某個巫師喝了減齡劑。
  對於黑魔法的興趣讓蕭陌覺得自己現在的魔力是足夠的,古老的黑魔法也只有暗精靈那裡會學到正統的,現在問題是到哪裡去找暗精靈,精靈語是學會了,但是沒有系統的教學,光是會精靈語有什麼用,現在的著作又有幾本上面有精靈語的咒語?
  暗精靈絕對不會滅絕,蕭陌肯定,跟原來的自己一樣,只要有機會,就要活下去,即使要殺了周圍的人。
  保存實力,直至可以看到世界的那一天。
  蕭陌一刻不停地尋找著暗精靈的住處,雖然已經過了兩年的時間,他的魔法水平已經達到了一定的水平,但是不夠,蕭陌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能夠站在這個世界的力量,能夠自由的看著這個世界的力量,不受任何人的控制。
  好不容易有了完全屬於自己的生命,對於自由,蕭陌不會放棄。
  
  好累,蕭陌在森林深處徹底地安營紮寨地同時在心底暗歎道。
  這是傳說中幾百年前暗精靈最後出現的場所,德國西南巴符州山區的深處,通俗來說就是德國黑森林。
  架好帳篷,施放了一系列檢測咒和警戒咒和黑魔法咒語之後,蕭陌熄滅了火光,窩進帳篷開始睡眠。帳篷裡端坐著一直客邁拉獸,是蕭陌輾轉中馴服的,總算是
 4、暗精靈 ...
 
 
  圓了他的一個寵物夢。
  
  剛剛陷入輕度睡眠的蕭陌忽然感覺檢測咒被觸動了,睜開眼睛走到帳篷外。
  他還有自信一般的巫師是無法發現他的,只要不被發現就不管。但是,這種情況絕對不包括一隻懷了孕的暗精靈躺倒在他檢測咒的範圍內。
  懷了孕的,暗精靈?
  蕭陌小心謹慎地走進這只看起來狀態不好的暗精靈。
  「你怎麼了?」蕭陌用的是精靈語。
  暗精靈猛地睜開眼睛,「人類?」
  「是的。」
  「你想怎麼樣?」暗精靈警惕地盯著眼前的人類直接問出了他最想知道的問題。
  「你現在需要什麼?」蕭陌盯著暗精靈的肚子,很大,若是按人類的尺寸來說應該快要生了。
  「為什麼這麼問?」
  「在提出交易之前想知道自己能不能付得起代價。」蕭陌回答。
  「我需要鮮血和力量,你有能力弄來足夠多得活物嗎?最好是有魔力的。」暗精靈果斷地說「把我弄到你的帳篷裡。」
  蕭陌覺得自己還是適合直來直往的交談。交易畢竟有一部分達成了。把暗精靈安置在床上,並且吩咐好了小安守門。
  暗精靈只是在蕭陌叫那頭客邁拉獸小安的時候看了蕭陌一眼,稍微有了放心點的表情。
  蕭陌開始了狩獵,本來是要不動聲色的找暗精靈,但現在的狀況是需要更多的活物,所以蕭陌很自然地在離帳篷一段距離之後開始大肆破壞,並且放了火。
  混亂中,才好下手。
  把一堆活物摔在地上,雖然大多數都是動物,還有一些低級魔法生物,但是應該可以緩上一段時間。
  按著暗精靈的指示在地上畫出一個魔法陣之後,將一堆活物固定住放在魔法陣的外圍,暗精靈放在了中心。
  一堆生物就這樣流乾了血和生命,蕭陌只能哀歎自己有的忙了。
  暗精靈在懷孕時需要很大的力量,一般都是由伴侶提供,但是這會使暗精靈變得虛弱,所以暗精靈開始傷害其他生物用來補充胎兒所需的能量,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暗精靈被驅逐,被認為是邪惡的。
  蕭陌並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對,為了種族的延續,暗精靈的做法無可厚非。
  「好了點嗎?」蕭陌問道。
  「好多了。」暗精靈已經可以自己走出魔法陣了,剛剛還是被抱進去的。
  「你每天都需要這麼多的量嗎?」
  「要看你的品質保證了。」暗精靈露出了一個微笑「我叫艾蓮娜。」
  「蕭陌。」
  蕭陌開始了照顧孕婦的日子,典型的吃了睡睡了吃,還要消耗掉那麼多得能量。艾蓮娜看見蕭陌也只是點頭打個招呼然後繼續窩在床上,而蕭陌整天在外面追蹤著各式各樣的魔法生物,
 4、暗精靈 ...
 
 
  下手一次比一次狠,並且在追蹤魔法生物上的本事日進千里。
  第三個星期的時候,艾蓮娜開始要蕭陌盡量不要讓獵物傷得太重,要保存著。
  「快要生了嗎?」蕭陌看著臥在床上的暗精靈問。
  「嗯,暗精靈在出生的時候自身也要吸收很大的能量,要不然即使是生下來也會死去。所以麻煩你了。」
  「我會盡量做到的,你好好休息。」蕭陌點點頭表示明白。
  「蕭陌,其實這個孩子吸收的能力很多,要是他出生後能量不夠,我會把自己的能量傳給他,如果真的發生這樣的狀況,」艾蓮娜苦笑著停頓了一下「你還是把你的要求說一下,我看看能不能幫上什麼忙。」
  蕭陌看著眼前因為懷孕而稍顯疲憊的暗精靈,開口說「我想學習暗精靈的知識來提高自己的能力,在黑魔法和煉金術這一塊暗精靈都很擅長。」
  艾蓮娜認真地看著蕭陌,後者明顯沒有說謊。
  「如果我還活著……」艾蓮娜緩緩道,但是沒有下文。
  「只要有機會就可以,我先出去了。」
  畢竟只是一隻暗精靈,無法擔保這個將精靈的知識流入外界的風險。
  心裡泛著苦水的蕭陌在保證了第十五隻到手的獵物不會立即死亡的狀態後將它帶了回去,這是除了每天的供應量之外為孩子所準備的能量。
  剛趕到帳篷的時候,就感覺到了艾蓮娜的召喚。匆匆忙忙佈置的同時,蕭陌有些擔心這些獵物到底夠不夠。
  艾蓮娜在魔法陣中聲嘶力竭,他不是故意要看的,不過要保證十五隻活著的高級魔法生物乖乖地站在魔法陣中還是需要有人在一旁照看。
  果然不夠,孩子生出來後發出小小的哭泣聲,可是顯而易見地很虛弱,艾蓮娜抱著懷裡的孩子,努力將自己的力量傳給這個小生命。生產已經耗費了艾蓮娜大部分的力氣,而懷胎的同時她的魔力也被孩子吸收了不少。
  十五隻的高級魔獸只撐到了孩子出生,而她要把自己的力量給她的孩子,在不知道這種力量夠不夠的情況下。
  這就是母親嗎?
  蕭陌看著越來越虛弱的艾蓮娜和她堅定的眼神,苦笑一聲。
  蕭陌,你自己真是犯賤!!
  站在魔法陣上的那一刻,蕭陌迅速感知到週身如同火燒的疼痛,還有什麼在吞噬著自己的肉體和骨頭,皮肉一點點拉離身體,張著嘴卻發不出聲音,眼睛不能夠看到任何東西,思想也已經停止。蕭陌半跪在地上,支撐自己不要失去神智,卻還是沒有退出魔法陣。
  這個孩子要是真的活著的話,好歹要認我做父親。
  這是蕭陌昏迷之後的最後一個念頭。
 
 
 
 
5
 
5、回憶與新生 ...
 
 
  睡夢中,總有一個聲音在輕輕地說「小寶貝,媽媽愛你。要活下去。」
  那個因為生下自己而死去的母親,明知道自己的體質不適合生孩子卻還是在推入手術室的時候要求保住孩子的女子,是在蕭陌從地獄中爬出來之後所調查的第一個人,也是最後一個自己親手動人調查的人。
  
  「你感覺怎麼樣?」
  蕭陌茫然地睜開眼睛「艾蓮娜?孩子?」
  嗓子沙啞著只能模糊地發出一些氣音,自己都不知道在說什麼。
  微涼的水貫入喉嚨,蕭陌舒服的呻吟一聲。
  「你剛剛說什麼?」
  「孩子……」無意識地問出自己最關心的問題,眼睛還是沒有辦法睜開。
  「艾蓮娜和她的孩子都好著,你現在需要休息。」
  鬆了口氣,蕭陌任由自己沉睡過去。
  
  等蕭陌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
  動了動身體,發現並沒有什麼不適之後蕭陌下了床,很古典的建築方式,而且都是用木製的傢俱,散發出樹木的清香。
  打開門,蕭陌為眼前的景象震驚了。
  瑩瑩的燈光從黑暗中透出來,在霧濛濛的黑夜中不刺眼,像是溫暖的小光球在跳動,周圍都是參天古木,而在參天古木上是依照著古木的走勢而建造的房屋,樓梯。渾然天成的住所,緊緊切合著大自然的脈動。
  很漂亮的家園,蕭陌心中讚歎道。
  「你好,身體還好嗎?」一個輕柔的聲音從蕭陌身後傳來。
  蕭陌僵了僵,完全沒有想到有人會離自己這麼近都不會發現。
  「已經沒有大礙了。」蕭陌轉身禮貌地回答,看見了一個男性的暗精靈站在自己面前,帶著淺金色邊的面具。
  「艾蓮娜說了你們之間的交易,你的胃口是不是太大了?」
  「那麼,閣下的建議是?」蕭陌做出洗耳恭聽的姿勢,自己並不瞭解的事情他一般不會插手,尤其是在比自己強的人面前。
  「你為什麼想要暗精靈的知識?」
  「我想要變強。」
  「在人類巫師中你已經算是強的了吧?那個客邁拉獸,絕對不會輕易認主的。」
  「這個我不是很清楚,但是肯定不是最強的。」
  「為什麼要變強?」
  「因為我想自由地活著。」蕭陌脫口而出。
  暗精靈銀白的髮絲在金色的映襯下格外耀眼。
  「那麼,現在困住你的是什麼?」
  蕭陌詞窮,沒有了冥,困住自己的,是什麼?
  「既然沒有東西困住你,你不就是自由的嗎?」
  「問問你自己,你在找的到底是什麼?」
  蕭陌低著頭,呆在原地,任憑薄霧掩去了暗精靈的身影。
  有點冷,蕭陌就這樣站在屋外,一眼望去,茫茫然之
 5、回憶與新生 ...
 
 
  間就剩自己一個人。
  我在找的到底是什麼?
  
  直到清晨的陽光驅散了林中的薄霧,蕭陌依舊那樣站著,不動。
  「你就這麼站了一整夜?」艾蓮娜的聲音。
  「你的身體恢復了?」蕭陌看著來到身邊的艾蓮娜,似乎感覺很不錯,孕婦的身體恢復的有這麼快?
  艾蓮娜看了蕭陌一眼,「你已經昏迷了一個月。」
  自己的身體有這麼弱?看來還是要加強鍛煉。
  「冥是誰?」
  蕭陌的心跳慢了一拍「你怎麼知道這個名字的?」
  艾蓮娜注視著他的眼睛「你在昏迷中說過的唯一一個名字,冥大人。」
  蕭陌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只好沉默。
  「是對你一個很重要的人吧?」
  我前世有二十七年的時間就是為他而活的,重要的人?應該說是生活的唯一就是他吧。
  「對,是很重要的人。」蕭陌緩緩說,有什麼東西湧動著,快要翻滾而出。
  艾蓮娜握住蕭陌的手,微涼,卻堅定。
  「我的孩子,我在這裡,你有什麼想說的嗎?」
  蕭陌搖搖頭,眼睛卻突然疲勞酸澀,水滴落下。
  「下雨了?」蕭陌抬頭望天,陽光灑下一個個斑駁的圓點,細細碎碎地映這蕭陌黑色眸子裡的流下的淚水。
  「我哭了?」蕭陌後知後覺地抬手沾起臉頰上的一滴淚珠,詫異著,眼淚卻止不住地從眼眶流出。
  「乖,我就在這裡,」艾蓮娜伸手抱住眼前的孩子,撫摸著他的長髮「有人欺負你了?」
  恍恍惚惚中,蕭陌壓抑著自己,卻在聽到艾蓮娜的話後崩潰
  「告訴媽媽,誰欺負你了?」
  衝動要破土而出,但是蕭陌不想控制,他已經控制得太久了。
  一起生活到大的夥伴,為了活下去而相互殘殺,照顧自己的姐姐向自己進行攻擊,滿目都是慾望,對生的慾望,滿目都是鮮血,死亡的血。
  想要自由,大人卻把自己鎖在身邊,一次次地任務,一次次雙手沾滿鮮血的回來,大人一次次地表揚,表揚自己的成功。到最後,表揚變成愛語,一遍遍說著自己不懂的感情,一遍遍要求自己回應。不反抗,不推拒,卻不理解。
  不理解一句我愛你為什麼說那麼多遍也不夠。
  不理解突然閒下來的時間裡的兩兩相對大人的笑容。
  不理解看到自己在場時大人的好脾氣。
  不理解大人到最後有點哀傷的表情。
  你說的我都已經做到了,為什麼還露出這樣的表情?蕭陌心裡想著,卻任由大人為自己刻上詛咒。
  一年的時間裡,蕭陌看著戀人口中的愛,看著家庭中的親情,看著朋友之間的友誼,卻依舊不知道自己愛不愛大人。
  生命中只有您一
 5、回憶與新生 ...
 
 
  個人,是愛還是不愛?您沒有給我過選擇。
  您只給我了這一種感情,我也只能接受這一種感情。
  是愛情嗎?您說是,那就是。
  反正消失後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可是沒有想到會重新活過來,但是為什麼?為什麼要活過來?
  拚命地學習,拚命地給自己找事情做,告訴自己不夠強,告訴自己這個世界上要自由就要力量,心卻越來越缺失。
  無所謂,什麼都無所謂了,我想要的……
  是什麼?
  
  艾蓮娜看著懷中的男孩,不由得歎口氣。
  「魔藥起作用了?」
  「嗯,他果然是一個成年人。」
  「外加一個情感白癡。」
  「那種環境下他沒有崩潰就很好了。你在想什麼?」
  「或許我們可以幫幫他,畢竟這裡的時間很無聊。」
  「嗯,在他站到魔法陣的那一刻我都吃驚了呢。」
  
  自己好像說了什麼事情,晃動著有些暈沉的腦袋,蕭陌瞬間僵硬,他怎麼會把什麼都說出來了?!
  該死的,絕對有問題!!
  怒氣沖沖地出了門,剛剛好看到艾蓮娜和那個帶著金色面具的夜精靈相伴而來。
  「艾蓮娜,怎麼回事?」
  艾蓮娜驚奇地看著蕭陌,一臉無辜,「陌陌,你怎麼了?」
  陌陌?蕭陌覺得自己一口氣堵在嗓子眼上哽得他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艾蓮娜立即上前抱住了蕭陌「我的陌陌啊,真是辛苦你了,這麼多年一個人很累吧,好歹你也救了我的孩子,我就做你的媽媽吧。」
  蕭陌手握成拳,提醒自己要冷靜,雖然自己因為第一次有人這樣說話而有點開心,但是你怎麼就成了我的媽媽?
  「我知道我不能代替你母親的位置,但是,在我眼裡,你也不過是一個自己呆了太久的孩子而已。」艾蓮娜忽然鄭重的語氣使得蕭陌沉靜下來「你把自己的情感壓抑起來,是會崩潰的。人類是有感情的生物,你不是無情無心,如果不放開你自己,你永遠都不會找到自己要找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蕭陌放鬆了身體,汲取著近在咫尺的體溫「方法我有些受不了。」
  「那種魔藥只是引子而已,你自己的情感早就已經達到極限,加上冥對你的放棄,你自己想要釋放出來。」
  「為什麼?」為什麼要幫助我?明明兩不相欠了,我幫你,你已經救了我。
  「你為什麼要幫助我?站在魔法陣上的那一刻,你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自己不會死嗎?」艾蓮娜輕聲說,帶著一點點笑意「我現在做的比你的作法來說安全的多了。」
  艾蓮娜沒有說出蕭陌昏迷前望向自己,口裡喃喃地低語「媽媽。」嘴角卻是解脫的微笑。
  她忽然覺得,
 5、回憶與新生 ...
 
 
  這個孩子也不過是在找個理由離開這個世界而已。
  
  暗精靈的冷酷無情是因為他們要自保,而對自己人,絕對是百分之百的熱情。
  熱情到蕭陌無法承受這麼外露的感情,艾蓮娜纏著自己看著小的暗精靈一點點長大,而那個帶著金色面具的暗精靈,名叫艾格,是艾蓮娜的哥哥。
  蕭陌憑著自己堅韌的性格和下手冷絕的氣勢和本身從血腥中爬出來的實力,開始慢慢得到其他暗精靈的認同。嚴酷的訓練讓蕭陌幾乎無法承受,當然訓練完成後艾蓮娜的熱情也是他無法承受的一部分,這也讓蕭陌知道了暗精靈為了種族的延續所作出的犧牲。
  沒有強大的力量,就無法守護暗精靈的聚集地,沒有強大的力量,就無法生育後代,沒有強大的力量,就無法繼續傳承。應該說托此之福,暗精靈所傳下來的知識還是一個完整的體系。
  得到力量的過程是無法讓人磨滅記憶的地獄訓練。蕭陌每次覺得今天就會死去可是明天看到的是更慘烈的試煉,從忍耐到習慣,從習慣到麻木,蕭陌最大的願望就是在自己回到艾蓮娜身邊的時候眼睛還是睜開的。
  暗精靈的體質本來就很強,再加上他們本身對魔法的領悟力和精準的控制力,都讓融合了異能和魔力的蕭陌拼勁全力才能跟得上。
  異能和魔力的融合是因為蕭陌來到這個世界上第一次捨己救人的行為引起的,幾乎耗空的身體裡,異能和魔力融合著才慢慢修復被強行剝奪力量所造成的傷害。而蕭陌也重新開始適應身體裡的力量,這到讓蕭陌攻擊起來更加迅速和狠戾,造成的傷口不只是物理上的,而附加了黑魔法的力量。本來蕭陌的魔力是不適合修習暗精靈的魔法,即古魔法,但是融合後的力量基本上接近了精靈魔力所達到的要求,夠靈敏,夠活躍,足夠與古魔法達到一定的切合度。
  這就是為什麼古魔法漸漸消失,只有精靈和幾個古老的種族才有保留,夠不上古魔法的切合度而施展的結果只有被魔法力量反噬,畢竟精靈語本身就是帶著魔力的語言,更別說用精靈語吟誦出的咒語了。
  蕭陌的古魔法進行的也是相當艱難,一遍遍的練習,然後一遍遍魔法反噬。在練習一個月以後,蕭陌已經能一臉淡然地承受力量不強的魔法反噬了,只要不太過分就好。而艾格則是很滿意蕭陌的進度「果然多加練習就會有成效的不是嗎?」只要你能承受住,蕭陌在心裡補充一句。
  兩年多之後,蕭陌算著自己應該快到十一歲,在告別了艾蓮娜艾格和其餘的暗精靈之後從黑森林往外走。
  還有機會再來到這裡嗎?
  對於生性謹慎的暗精靈來說,應該早就加強警戒了,下一次,
 5、回憶與新生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