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心化蝶

關於部落格
冰心劍指江湖,雲裳獨為君舞
有生之年,何幸遇見。若能碰上對的人,已是一種福分。

生死蠱一擲,我願舍命換你平安,也算我能為你做的,最後一件事。
千絲百足鳳凰湮,與君同眠。
  • 467002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HP-包子的原著之旅(重塑未來翻外)



======================================================================
 
書名:包子的原著之旅
作者:Emeraldelf
文案:
     《重塑未來》的長篇番外

重塑正文請戳:《重塑未來》

作者甜文推薦:《The Sweet Change(原名:小精靈放假後)》

時間設定為重塑完結之後的第六年。一個偶然讓食死徒回到了原著,魔法部傲羅司長金斯萊交給身為傲羅辦公室主任的哈利一面可以穿越時空的鏡子,被哈利放置在馬爾福莊園的空房間裡,沒想到卻被捉迷藏的包子們撞見,四個小包子先後回到了原著,為了抓捕在逃食死徒並且要把兒子們帶回來,哈利德拉科和小太陽跟著包子們的腳步回了原著,並展開了一系列的故事……

CP設置:

重塑裡原有人物CP不變

原著人物CP為:德拉科-哈利,盧修斯-斯內普(互攻,包子L爹生)-萊安,萊姆斯-雷古勒斯-西裡斯

重塑人物用英文名字,原著人物是中文名字!

原創非穿越人物警告!3P警告!
 
 
☆、突然出現的四個包子
 
  早餐時分的Hogwarts大廳一如既往的喧鬧,Dumbledore笑瞇瞇的品嚐著小精靈們的最新發明——提子奶糕冰激凌,據說還是從麻瓜那邊得到的改進配方,老頭子吃的鬍子上都是。斯內普教授陰板著臉嘬著黑咖啡,那漆黑的臉色就像剛剛有誰炸了他的魔藥儲藏室一樣。麥格教授面無表情的吃著盤子裡的黃油吐司,極力不去看自己左邊的那個粉紅色礙眼生物。
  
  一切的一切似乎和昨天沒有任何的不同,但是很快就要全然不同了。
  
  哈利利用桌面的阻擋掩飾著左手背上的傷口,只用右手拿叉子戳著那些香腸和煎蛋。他一點不想讓別人看到他的手背,也不要獲得更多廉價的同情和憤怒的尖叫,Merlin知道他獲得的關注已經夠多的了。更何況現在,愚蠢的魔法部已經把眼線直接放在了他的眼皮子底下,全天候的就等著自己犯錯,完全不理會神秘人已經回歸的事實。
  
  更別提馬爾福那個混蛋總是給自己找麻煩,他在Hogwarts這四年多以來惹上的禁閉起碼有一半都拜那個傢伙所賜,哈利剛剛又看到馬爾福衝他作出那種挑釁的表情了。真不知道那個混蛋是不是日子過得太無聊了,難道一個Voldemort還不夠馬爾福家忙的麼。
  
  哦,是的,哈利惡狠狠的想,大概老馬爾福這會兒正忙著伺候舊主子,沒工夫顧及他兒子的教育問題了,Merlin保佑Voldemort不要太喜歡鑽心剜骨,誰都知道神秘人最喜歡用鑽心咒折磨人趣樂了,或許人們痛苦的嘶吼和尖叫在他耳朵裡就像交響樂一樣美妙,Voldemort果然就是變態中的變態。
  
  正暗自吐槽的哈利突然被一陣耀眼的白光閃花了眼睛,與他一樣的還有全大廳的人。當白光散去之後,大廳中央的空地上出現了兩個小男孩,正新奇的仰著頭看著一切。
  
  那是兩個年紀不大的男孩,應該還不到上學的年齡,年紀稍大的那個有一頭淡金色的長髮,看起來和馬爾福家的祖傳顏色挺像,眼睛是少見的紫羅蘭色,長得很漂亮,另一個稍小的男孩黑髮黑眼,有個鷹鉤鼻,看上去有點像……魔藥教授!
  
  天哪這可太恐怖了!顯然意識到這點的人不止哈利一個,週遭頓時響起了一陣竊竊私語,羅恩驚訝的扔到了手裡了麵包,還差點把一手的油抹在赫敏的裙子上,被小姑娘的大部頭一陣好砸。
  
  「父親~~~」脆生生的聲音響起,頓時大廳裡像被關掉了聲音。黑髮的小男孩看到了教授席上的某個黑衣身影,興奮的跑了上去,「父親~~父親~~你都不許NoahHogwarts,這次Noah總算看到父親當教授時的樣子了。」小男孩興奮的小臉都紅了,黑黑的眼睛亮晶晶的,看著活潑可愛極了,和石雕一樣的魔藥教授可謂是天壤之別。
  
  教授席的上的斯內普臉部僵硬的厲害,刀子一樣的眼睛死死的盯著這個不怕死的敢叫他父親的小東西,雖然那小孩看著和自己小時候確實很是相像,但是不,斯內普確定自己沒有孩子,以後也永遠不可能有,Merlin知道這個小東西是從哪裡的石頭縫裡蹦出來的。
  
  小Noah在斯內普的目光中敗下陣來,他不明白一直把自己捧在手心裡的父親怎麼突然之間理都不理自己,目光還如此的凶狠,剛剛六歲的小傢伙眼睛裡已經開始充盈著淚水了。Noah在斯內普的目光之下越縮越小,最後直接躲到了那個金髮男孩的身後,緊緊的拽著對方的小袍子。
  
  小動物們都默不作聲的看著,心中祈禱大蝙蝠可千萬不要懲罰這個小傢伙,就算看在他們倆長得還算想像的份上。雖然誰也沒那個膽量敢把這話說出去,槍打出頭鳥,斯內普不能扣這兩個小傢伙的分,可是能扣自己的,他們才不傻乎乎的去冒頭呢。
  
  Harry挑了挑眉,不言不語的繼續吃自己的早飯,他對老蝙蝠的花邊新聞沒興趣,也壓根不好奇那兩個小東西是從哪裡蹦出來的。而且,這一切和他有什麼關係麼?要著急也是老蝙蝠和癩蛤蟆的事情吧。
  
  「哥哥…」Noah委委屈屈的拉拉金髮少年的袖口,小臉上哭得滿是豆花,「父親是不是不要我們了?」長髮的男孩掏出手絹給弟弟擦小花臉,顯然這兩個男孩是兄弟倆,可奇怪的是居然一點都不像。
  
  「Noah乖,不是父親不要我們了,而是那個人本來就不是父親。」「不是父親?」Noah抽抽噎噎的抬起臉又偷偷往教授席看了一眼,馬上又縮了回來,「可是那就是父親啊,唔~不對,父親看著沒這麼老,眼神也不會嚴肅空洞的像雕像,唔~好像確實不是父親…」小傢伙知道父親沒有不要他們,頓時又高興了,「可是哥哥,那個人是誰呢?他和父親長得幾乎一模一樣。」「我想,我們大概到了一個奇妙的地方。」長髮男孩無奈的說。
  
  Noah的聲音軟軟糯糯的,雖然長得很像恐怖的魔藥教授,但是那張巴掌大的小臉上卻表情豐富,黑亮的大眼睛看起來漂亮極了,鼻子雖然形狀和斯內普的相似,卻並沒有那麼大,配在那張小臉上正合適。好多女孩子已經開始私下讚歎Noah的可愛了。
  
  Dumbledore一直較有興致的聽著兄弟倆的互動,聽到現在似乎終於聽出點門道來了。他笑瞇瞇的把兩個男孩帶上教授席,讓他們坐在自己對面,還給他們拿了不少的甜點,小Noah看到好吃的頓時眼睛開始放光,不過他可不敢隨便吃東西,詢問的看著自家哥哥,「吃吧。」長髮的男孩輕輕說。Noah揚起一張歡快的小臉,開始吃離自己最近的巧克力冰激凌。
  
  「你不吃點什麼麼我的孩子?」Dumbledore見長髮的男孩只是很細心的替弟弟擦拭嘴角,自己卻沒有吃,不禁好奇的問。「Dumbledore爺爺,我想您應該有事情想要問我才是。」長髮的男孩輕聲的回答。
  
  「你認得我,對麼?」Dumbledore笑瞇瞇的問。「是的,我認得您,認得教授席上大部分的教授們,哦,除了這位女士,」男孩向粉紅癩蛤蟆的方向微微低頭,「我想我應該還是先做自我介紹,之前失禮了。」男孩站起身微微行了一個貴族禮,標準的讓一干小蛇們汗顏。
  
  「我叫Clarence·Phoenix-Prince,這位是我的弟弟,Noah·Phoenix-Prince,冒昧到此,打擾諸位的早餐了,我們感到很抱歉。」Clarence雖然年紀不大,但是話語間散發著一種沉穩,讓人感覺正在和一個同歲的人交流一樣(當然是和小動物們同歲,不是和老蜜蜂)。不過年紀如此之小的小娃娃作出這種動作來,總顯得有些好笑,讓Clarence看著更顯得可愛了不少。
  
  「Phoenix-Prince?」Dumbledore若有所思的說,「真是好奇妙的姓氏啊,如果我記得沒錯,這兩個家族已經沒有繼承人了才對,Phoenix家族在十三年前遭受了食死徒毀滅性的打擊,不僅Phoenix夫婦死亡,連他們不到兩歲的兒子也沒能倖免。而Prince家族自從Eileen被家族除名之後,這個魔藥世家就沒有繼承人了。這兩個家族的關係一直很好。孩子們,能告訴我老人家,你們的父母是誰麼?」
  
  「我們沒有母親,只有父親和爸爸。」所謂一石激起千層浪,Clarence此話一出全場一陣驚呼,魔法界很久都沒有出現過同性夫夫所孕育的孩子了,沒想到這兩個小傢伙居然是同性生子。「我的爸爸叫Sunlight·Phoenix,至於父親,Dumbledore爺爺您不是早就知道了麼。」
  
  「哦,呵呵,真是聰明的孩子,你們的父親是Severus是麼?唔,準確的說你們的父親並不是這個Severus·Snape,我說的沒錯吧。」Dumbledore開心的笑著,藍眼睛亮晶晶的。
  
  「我想您說的沒錯,」Clarence微微露出一個微笑,「這是個不屬於我們的世界,就像爸爸說的,另一個時空。」接著轉向一直僵硬著的斯內普,「對不起斯內普先生,剛才Noah冒犯了,請您不要介意,父親一直很疼愛他的…總之是我們失禮了。」
  
  斯內普僵硬著身體僵硬著點點頭,僵硬的端起咖啡杯一飲而盡。Merlin全是洞的破牛仔褲,他一定是今早醒來的方式不對。
  
  Noah聽了哥哥的話也聽話的放下手裡的小勺子,站到地上向斯內普行了一個禮,「剛剛冒犯了,對不起。」Noah乖巧的說,說完還給了斯內普一個嘗試的微笑,見男人沒反應,訕訕的坐了回去把臉藏在了哥哥的身體後面,死活不肯再往斯內普的方向看一眼了。
  
  「哦,Severus,不要拉長著臉,多可愛的孩子啊,你會喜歡他們的,畢竟他們是你另一個時空的兒子,不是麼,來來,過來打個招呼。」Dumbledore一臉媒婆像的和稀泥,對於斯內普放射的冷氣和死光毫無反應,年紀大了就是這點好,皮糙肉厚的不怕蛇王死光了。
  
  「Dumbledore爺爺,您剛剛說,」Noah拉了拉校長的款袖子,小聲的說,「您說Phoenix家族的人在十三年前就死絕了是麼?」「哦,我是這麼說的。」「那…那爸爸哪裡去了?」Noah的眼睛裡又開始積攢淚花了。「呃,這個……」Dumbledore卡殼了,他可從來沒有和這麼點的小傢伙打過交道,怎麼哄孩子他也不清楚,眼看著小傢伙又開始哽咽起來,Dumbledore急的直抓自己的鬍子。
  
  似乎是Merlin有意替Dumbledore解圍,大廳裡又突然出現一陣白光,連ClarenceNoah也被閃的閉上了眼睛。Dumbledore眼疾手快的給自己的眼睛填了一個昏暗咒,勉強能看清楚東西,白光裡又出現了兩個小身影。
  
  「哇哦~太刺激了!」一個藍眼睛黑頭髮的小豆丁讚歎著說,「那面鏡子是個任意門~而爸爸居然都不告訴我們,太不夠意思了,咦?!我好像看見父親了,他怎麼看著那麼小?Scorpius,你看,那是不是父親?」小豆丁指著斯萊特林的長桌,大家順著手指看過去,看到了一個臉色發白的鉑金王子,而那個說話的小豆丁卻踮著腳繼續張望,「奇了,怎麼沒見爸爸,父親和爸爸不是竹馬竹馬麼,應該就坐在父親身邊才對。」
  
  「Octans,我想爸爸在那邊,」另一個鉑金色頭髮綠眼睛的小豆丁指著格蘭芬多長桌說,「那個黑頭髮的,是爸爸沒錯吧,他怎麼跑去格蘭芬多了呢,父親說爸爸他可是斯萊特林的學院首席呢。」
  
  「啊,看來我們的小客人還不少呢。」Dumbledore笑瞇瞇的感歎,「兩位小先生,過來吃點糖果怎麼樣,我這裡有好喝的蜂蜜茶。」
  
  那個叫Octans的小男孩也笑瞇瞇的沖Dumbledore揮了揮手,「Dumbledore爺爺,你還在吃甜食麼?Gellert爺爺居然沒把它們全部沒收?上次Gellert爺爺悄悄告訴我,他早就想這麼做了,而且UncleSeverus說再也不給你熬製蛀牙魔藥了,他要看著那些牙全部掉光光。呀,NoahClarence哥哥,你們也發現魔鏡的秘密啦。」小男孩拖著兄弟歡快的跑上教授席,和小夥伴坐在一塊。
  
  Gellert這個詞一出口,鄧布利多頓時石化了,半響才慢慢的扯開一個難看的笑臉,「兩位小先生,能不能告訴我老人家一下,Gellert爺爺是誰啊?」「唔?Dumbledore爺爺你得老年癡呆了麼?居然連Gellert爺爺都不記得了?小心被他知道了打屁屁,就算Dumbledore爺爺你不想給Gellert爺爺生包子,但是也不用裝作不認識他啊。」
  
  光當!鄧布利多牌石像從椅子上掉了下來順道被驚天之雷劈成了一粒粒的飄散在了天地之間。
  
  「那個,時間不早了,孩子們還是趕緊去上課吧~」剛剛把自己一粒一粒粘回去的鄧布利多一開口就是攆人,再說下去恐怕他這點私密事就傳出英國了。小動物們依依不捨的離開長桌,向著各自的教室走去。「哦,波特先生和馬爾福先生,留一下。」這兩個小豆丁一看就是哈利和德拉科的翻版,雖然眼睛的顏色不同,不過這可能是隨媽媽,鄧布利多樂觀的想。
  
  「西弗勒斯不介意的話去校長室坐坐?我記得你一會兒沒課。」鄧布利多恢復了老不正經的樣子,「我剛剛得到了點新鮮的茶葉呢,你一定會喜歡的。」斯內普瞥了眼那兩個據說是另一個時空的自己的兒子,緩緩地點了點頭。
  
  「哈利,我想教授不會給你扣分的,剛剛的事大家都看到了,別擔心。」赫敏不怎麼自在的對哈利說,她剛剛也看到了那個長得和哈利很像的男孩,而且聰明的小女巫還發現,那兩個小男孩應該是兄弟倆,而另一個顯然是馬爾福的翻版,梅林呢,可千萬別是她想的那樣。
  
  「就是的,哈利,甭擔心,不會有事的。」羅恩把最後一口炸雞肉吞下肚子後才說,神經有點大條的紅毛獅子只顧著看好戲了,根本沒注意那兩個小男孩關係的問題。
  
  哈利認命的點點頭,別過了好友向教授席走去,對於那兩個小男孩,哈利感覺很親切,莫名其妙的毫無道理的親切,或許是因為和他長得相似的原因吧。
  
  另一張長桌的馬爾福正在擺脫身邊的蒼蠅,潘西不遺餘力的質問他到底和波特是什麼關係,把他鬧的火大。該死的他怎麼知道那幾個小東西是從哪來的,雖然有一個看上去像是自己的兒子,但是不!他的兒子怎麼會長得和波特一模一樣,這不是梅林瘋了,就是他自己瘋了!好不容易把獅子狗一樣的女人打發走,德拉科這才背上書包走了過去,今天早上真是糟糕透了,他想,希望老蜜蜂不會讓情況更糟。     
作者有話要說:ScorpiusOctansHarryDraco的雙胞胎兒子
NoahClarenceSnapeSunny的兩個包子
 
 
 
 
☆、隔著時空的視頻電話
 
  Phoenix莊園的琴房——
  
  最近Sunny迷上了鋼琴,攛掇著Snape去敦倫最有名的一家琴行買了一架音色很好的鋼琴回來,從此整個莊園就找不到安靜的時候了,除了吃飯睡覺干小壞事逗包子的時間外,Sunny都把自己關在琴房裡,琢磨那些黑白相間的奇妙琴鍵,按照琴譜去試著彈奏一些簡單的樂曲,這讓魔藥大師有種鋼琴在和自己爭寵的詭異感覺。
  
  大概是學鋼琴學的有點晚了,Sunny怎麼也找不到左右手分工的感覺,不是只顧著左手的伴奏把右手的主旋律給忘了,就是只顧著主旋律忘記了伴奏。儘管Sunny能自由的同時用兩隻手發射無杖魔咒,但這左右協作可是給他出了個難題。到後來Sunny大大方方的拋棄了左手,只練習右手的主旋律,誰也沒規定彈鋼琴必須兩隻手不是麼!
  
  一首曲子在指尖的律動下走向結尾,當最後一個音符響起,Sunny突然感覺心臟一陣束縛般的緊縮,心臟拚命的跳動著想要擺脫這種難過的感覺,而結果卻是讓青年更加的痛苦。「唔…怎麼…」Sunny用手按住心臟的部位,俯身趴在鋼琴上,等待這陣不適過去。
  
  他曾經也有過這種類似的感覺,那是Clarence小的時候,小傢伙調皮從搖籃裡翻了出來,差點硬生生的摔在地板上。那次Sunny的心裡也一陣子難受,但是遠遠沒有這次的嚴重。難道孩子們出事了?Sunny不敢往那個方向上想,ClarenceNoah都在Malfoy莊園,沒有哪個黑巫師和黑暗生物能突破Malfoy莊園的防護,兒子們應該不會出事才對,可是…這種感覺該怎麼解釋?
  
  幾分鐘之後,難受的感覺消失了,就像從來不曾存在,Sunny用手按住心臟的部位,那裡依然有力的跳動著,沒有任何的不正常。Sunny困惑的搖搖頭,起身離開了琴房,他或許應該去Malfoy莊園看看,不知道Sev是不是也感覺到了。
  
  還沒等男孩真的動身,Snape就從壁爐裡冒了出來。「Sunny,兒子們怎麼了?」這是男人出現後的第一句話。「Sev,你也感覺到了是麼?」Sunny緊張的拽住他丈夫的衣襟,「那種心臟緊縮的感覺。」Snape默默的點了點頭,把愛人擁進懷裡安慰著,「所以我一下課就跑回來了,他們怎麼樣?」
  
  「我不知道,」Sunny愧疚的說,「今早剛剛把他們送去Malfoy莊園,我正想去那裡看看,可我想不到他們在Malfoy莊園裡能遇到什麼危險,Noah雖然小,但是Clar不是那種不知輕重的孩子,他不會讓弟弟去冒險的。」
  
  「去看看才知道。」Snape不會輕下斷言,要讓他相信兒子們沒事,就要讓他親眼看到。夫夫倆一把飛路粉撒進壁爐去了Malfoy,邁出壁爐就看到一身傲羅制服的Harry難受的趴在沙發上。SunnySnape詫異的對視了一眼,長髮的青年先一步跑到Harry身邊,黑髮的青年也像他剛剛那樣按住自己的心臟,閉著眼睛忍受著什麼。
  
  約一分鐘之後,Harry睜開了眼睛。「心臟被束縛住一樣緊縮著?」Sunny不等Harry開口就搶先說,Harry點點頭,「他們就在莊園裡,怎麼會出事呢,難道……」Harry似有所悟,拔腿就往樓上跑去。SnapeSunny也緊緊跟上。
  
  來到一間相當空曠的房間,裡邊只有一面巨大的鏡子,魔法界的鏡子一般都有一些奇妙的作用,一面鏡子很可能就能把世界鬧翻天。鏡子裡並沒有Harry幾人的倒影,而是顯現出了一間大家都很熟悉的屋子,雖然那裡他們已經有很久沒去過了。一些人正圍坐在那裡,一個個臉色都不是很好看。
  
  「是校長室。」Harry說,「呃,我好像看到以前的自己了,孩子們也在,沒有Gellert,我還穿著格蘭芬多的校服,這是……」「你的前世?」Sunny敏銳的問。「唔…嗯…」Harry嚥了口口水點點頭,「先坐下吧,我想我知道這是怎麼回事了。」
  
  「兩天前,Kingsley通知我,有兩名在逃的食死徒不知用什麼方法在神秘事物司闖入了時空隧道,他們去了另一個時空的我們的世界,如果他們將已經發生的事情告訴那個世界的Voldemort,則很可能會對那個世界造成毀滅性的影響,因為食死徒是從我們這裡跑出去的,所以我們傲羅司要負責把他們緝拿歸案,Kingsley不知道從哪弄來這樣一面鏡子,說是可以穿越時空,只要校準正確的坐標。他要求我要嚴格保密,要是這個鏡子的事情被心有不軌的人知道了,那就糟了。」
  
  「這間屋子一直是空置的,我們把鏡子放置在這裡,等準備好了就起程,沒想到今天卻被這幾個小傢伙找到了。我剛剛查看了一下他們所在世界的坐標,與我們的目的地是一樣的,我想我們的行程要提前了,恐怕不能等到一切準備就緒,我應該現在就進去把他們帶出來。」
  
  「等等,先別急著進去,」Sunny拉住了現在就想去那個時空把孩子們找回來的Harry,「我們應該先把那裡的情況搞明白,有備無患,那兩個食死徒已經去了一陣子了,不在乎這麼一會兒,而且孩子們在Hogwarts,也算是安全。」
  
  「怎麼搞明白?」Harry莫名其妙的問,「不去那裡怎麼搞明白狀況?」「或許…可以試試,」Sunny若有所思的說,一按自己耳朵上的一顆耳釘,一副閃爍著彩光的魔法屏幕出現在幾人眼前,「希望通訊器還可以用,不知道時空魔流和空間次元偏差會不會阻礙通訊。」
  
  「Wow,」Harry讚歎著,「視頻電話麼?什麼原理?」「魔力傳送空氣中的光和反射點,把聲波轉化成可識別的魔力元素,然後通過一定順序在對端重新組合形成圖像和聲音,不是什麼深奧的東西。」Sun淡淡的解釋著,似乎這確實不是什麼新奇的玩意一樣。
  
  「我可是第一次見,什麼時候能普及Sunny?這可比貓頭鷹快多了。」二十幾歲的傲羅司長好像還是個孩子,看見好玩的東西就變得走不動道。「你當Sunny是什麼!」Snape不悅的插嘴,「後勤裝備部麼?!」「嗯,是啊,」Harry從善如流的點頭,「Sunny總能弄出些好玩而有用的東西不是麼,別否認了,教授,你也對這個感興趣,雖然我不明白為什麼好像您也像第一次見到這個似的。」
  
  屏幕上出現了畫面,Sunny噓的一聲讓兩人停了下來,「閉嘴你們倆,妨礙信號接收了!」
  
  =====================================================
  
  「我才不會和你……你別做夢了馬爾福!」
  
  「別說的好像我強迫你似的,波特,你所體現的格蘭芬多愚蠢實在是令人耳目一新(AD:咳咳)!」
  
  「你少得了便宜還賣乖,你看Scorpius的眼神就像看自己的兒子!」
  
  「就跟你看Octans的時候不是一樣,承認吧聖人波特,你喜歡那兩個孩子!」
  
  「不許叫我聖人波特,混蛋馬爾福!還有,你敢說你不喜歡他們!」
  
  ………………
  
  Clarence正攬著弟弟的小胳臂津津有味的在看著那個小哈利Uncle和小德拉科Uncle因為ScorpiusOctans的出現而鬥嘴的戲碼。說實話,那些內容在只有九歲的小Clarence看來都實在是幼稚的夠嗆,真不知道這兩個人怎麼能吵得起來。
  
  ScorpiusOctans搬了個小板凳坐在地毯上聽得津津有味,平日裡爸爸吵架的戲碼可是太少見了,經常是爸爸還沒說幾句就被父親扛起來扔到臥室裡。按照父親的說法,他們有點小問題需要私下解決。至於怎麼解決,兩個小豆丁搖頭表示不知道,嗯嗯啊啊的什麼運動可不是他們這種天真可愛的小孩子該知道的。
  
  一陣悅耳的琴聲響起,似乎挺耳熟的。Clarence一愣之後才想起來這是爸爸前幾天剛給他戴上的據說是視頻通訊器的鈴聲。
  
  從脖子上的掏出一個鳳凰展翅的項墜,琴聲正是這個小東西發出來的,Clarence在鳳凰美麗的眼睛上按,一陣彩光射出,在虛空中組成了一個屏幕,一陣閃動之後,幾個人像出現在上面,小Noah一看就高興的跳了起來。
  
  「爸爸!」Noah鑽到Clarence的前面,佔據了視線最好的位置,「爸爸,我和哥哥在Hogwarts哦,可是這裡好奇怪的,有個和父親一模一樣的人居然也叫Snape,可是他都不理Noah,還好凶~~Noah委屈的嘟嘟嘴,他可一直都是爸爸們的乖寶寶,不過很快又呵呵笑著說,「還有教父和UncleDraco,可是他們看著好小,還會鬥嘴呢。」
  
  吵到一半中場休息的哈利和德拉科因為Noah的話而對視了一眼,不約而同哼了一聲,各自轉向另一邊,一副「老死不相問往來」的傲嬌樣。通訊器這邊的Harry看到這個場景彎起了嘴角,他當初和Draco一見面就鬥嘴,現在想想真是幼稚的可以。
  
  「Noah~Harry走上前面對自己的教子,Noah看上去想要飛撲過來給屏幕一個擁抱,不過體內的遺傳自Snape的斯萊特林因子還是阻止了這個明顯格蘭芬多的行為。「教父~Noah乖乖的叫道,給了他教父一個可愛的小笑臉。「爸爸~~~Octans彈簧一樣蹦過來,和Noah站在一起,Scorpius看到爸爸也高興起來,三個小傢伙排排站,倒是還挺好看的。
  
  「NoahClar,小蠍子,奧爾,你們安靜下來,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說。」Harry做了一個安靜的動作,四個小傢伙頓時變得乖巧極了,就差抱個維尼熊坐小板凳等著聽故事了。Harry把目光轉向背景的鄧布利多和臉色不好看的斯內普,「鄧布利多校長,斯內普教授,很抱歉打擾了。」
  
  鑒於之前鄧布利多已經對四個孩子的身世有了一定的瞭解,所以他見到成年的Harry似乎也不怎麼驚訝,笑瞇瞇的打了個招呼,熟門熟路的往嘴裡塞了塊薄荷糖,倒是斯內普皺著眉頭瞪了Harry半天,似乎屏幕裡的這個人是什麼沒安好心的人假扮的似的。
  
  「如您所見,這四個孩子並不屬於您這個時空,ScorpiusOctans是我和Draco的兒子(哈利的小臉一陣紅一陣白,默默的瞥了旁邊的金髮男孩一眼,德拉科蒼白的臉蕩漾起一抹得意之色,隨即又像看到了鼻涕蟲一樣綠了下去),Clarence和小NoahSunnySnape教授的兒子(斯內普盯著屏幕後方那兩個人,眼中一片空白),他們出現在您的時空完全是個意外,但是這並不是我的重點。」
  
  「在我的時空,有兩個逃脫了的食死徒不知道怎麼闖入了時空隧道,目的地就是您所在的時空,這四個孩子是誤打誤撞進入了我們準備用來穿越空間的時空轉輪鏡,也就是說,在不久的幾天之內,我們也會進入您所在的空間,帶回孩子們是其一,更重要的是,逮捕那兩名食死徒。」
  
  「啊~Harry,能不能透露一下,」Dumbledore打量著Harry的制服笑瞇瞇的問,「你在你的時間裡,從事的什麼職業?」「哼,不用想也知道,」緩過勁來的斯內普嘲諷的冷哼著,「如果他的魔藥成績能比坩堝殺手高上那麼一點點,傲羅司的那幫人一定敲鑼打鼓的歡迎他的。」
  
  「教授,不論在哪個空間,您都一樣的瞭解我,」Harry笑呵呵的毫不在意魔藥教授的嘲諷,「我上個月剛剛擔任傲羅辦公室主任。」說完還炫耀似的揚了揚脖子,主任可是比普通傲羅職位高多了,除了司長,其他人基本上都是他手下。斯內普暗中翻了翻眼睛,不予置評。
  
  這邊的哈利驚訝的長大了嘴巴,見到未來的自己這種事可不是誰都能碰到的。德拉科有些著迷的看著影像裡的Harry,而後挑剔的上下打量了哈利幾遍,搖搖頭。
  
  「Harry!孩子們出什麼事了?」另一個熟悉的聲音插了進來,帶著明顯的焦急,德拉科猛的抬起頭,看到了一張和自己幾乎一模一樣卻更加成熟而英俊的臉。哈利在短暫的失神之後學著剛剛德拉科的樣子上下打量了他幾遍,也搖搖頭。哼!想不到馬爾福這個小白臉長大後還真是挺帥的,呸呸呸,那才不是他。哈利暗自吐槽,在心裡鄙視了自己一把。
  
  「啊,看來這就是長大之後的Draco了對麼,果然很般配啊。」鄧布利多老神在在的說,一致的得到了在場其他三人的大白眼。「鄧不利多教授。」Draco恭敬而疏遠的打招呼,完全隱藏了因見到這副通訊器材而產生的驚訝,「Harry,這是怎麼回事?」Harry飛快的向Draco解釋了所有的問題,包括孩子們是怎麼誤闖進鏡子裡的。
  
  「以後禁止在家裡玩捉迷藏,」Draco對著屏幕裡的幾個小傢伙乾巴巴的說,「好吧,Harry原本你們計劃何時啟程?」「明天,」Harry回答,「這是最快的進度了。」「誰和你一起?」「本來應該是Sirius,但是你知道他…他又偷喝了魔藥,所以……」Harry翻了翻眼睛,所以怎樣不用說也明白了,無非是狗狗又懷了小狼狗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那正好,我和你一起去。」Draco用不容置疑的語氣說,Harry微微一愣,隨即點頭,「好啊。」
  
  「爸爸,你和父親也要來嗎?」Scorpius乖巧的問,不像Octans精力過剩的活躍,Scorpius一直顯得很安靜,但是存在感絕對不弱,Malfoy家獨特而強烈的氣場在小蠍子的身上體現的很完全。「我們來接你們這幾個小淘氣回家。」Draco寵愛的說,小蠍子知道父親沒有生氣,乖乖的笑了。
  
  「爸爸~」小Noah委屈而不安的叫道,「你不來麼?」Sunny走上前看著心愛的小兒子,笑得很溫和,「教父和UncleDraco去照顧你們不好麼?」「教父和Uncle來很好,可是…」Noah扁扁嘴,又扭頭看了眼角落裡的魔藥教授,把小手籠在嘴邊用誰都能聽到的聲音悄悄說,「可是這裡沒有爸爸。」
  
  Sunny微微一愣,隨即明白了兒子的意思,那個時空的自己,大概是在十幾年前就死在那個突襲的夜晚了吧。Sunny心中突然一陣不安,卻不知道是為什麼,似乎這一趟注定不會平靜。Snape走過來攬住愛人的肩膀,在他耳邊低聲說,「不會有事的,想去就去吧。」
  
  「那你呢?」Sunny明白自家男人的意思,但是他們三個都去了,留下Sev一個人他不放心。「我是個教授,要對付整個Hogwarts的小巨怪,不會無聊的。」「好…」Sunny靠在男人懷裡,把自己的重量全部交給身後安全的胸膛,「我們盡量很快回來。」
  
  「記住,你是我的。」Snape具有誘惑力的聲音混合著熱氣噴在Sunny的耳朵上,讓已經二十多的青年再次微微紅了臉頰。「你是在對誰宣佈主權麼Sev?我花了十三年才追上你,可沒興趣再體驗一遍,你真是瞎擔心。」「你不能否認那個人也是我,更純粹的我,我擔心不是沒道理的。」Snape一本正經的說,完全不理會通訊器那頭的某人已經石化的要碎掉了的事實。
  
  Sunny深吸一口氣把男人拉到一邊行使「主母」的權利,Harry見狀一個箭步上來將孩子們的視線擋住了,「好了,就是這樣,明天中午的時候我們會到達,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會降落在大廳裡,明天見吧孩子們,在那邊可不許淘氣,尤其是你奧爾,我可不想到達後聽到的第一句話就是告狀,嗯?」
  
  「Ok爸爸,我不會對鄧布利多爺爺惡作劇的,儘管他裝作失憶假裝不認識Gellert爺爺,」Octans假裝自己是乖寶寶,很乖巧的聽爸爸的話,「但是,好吧,奧爾會乖乖的不闖禍的。」說完給了自家爸爸一個可愛的笑臉。Harry無奈的搖著頭,而Draco早就因為兒子的耍寶行為而跑到一邊悶笑去了。
 
 
 
 
☆、追來的爸爸們
 
  第二天中午,四個小傢伙早早的就跑到了大廳裡,拖著小板凳(小精靈們友情提供)坐在離教師席不遠的地方,當小動物們來吃午飯的時候就看到四個小傢伙排排坐,就像在等著老師給他們分糖果——鄧布利多校長榮幸的接受了這項光榮的任務,為了怕小傢伙們等著急,特意拿出自己珍藏的蜂蜜公爵限量版精裝巧克力禮盒,一大四小五個淘氣開心的圍坐在一起吃甜食。
  
  「如果把這件事告訴黑魔王,您就可以代替波特成為救世主了,阿不思,黑魔王說不定會在狂笑中把自己嗆死。」斯內普站在旁邊(被小Noah用撒嬌給硬拖來的)毫不顧忌的諷刺著。「你也該嘗嘗,西弗勒斯,巧克力能讓人保持愉快,你就是太嚴肅了我的孩子,也就Noah小可愛敢頂著你的冷氣親近你,血緣魔法果然奇妙不是麼。」
  
  「請原諒我無意拿糖分絞殺我的腦細胞和理智,」斯內普冷淡的說,「還有我的…還有這幾個孩子,我看不出他們有什麼必要去補充如此數量巨大的糖分,如果你不想讓魔法界的救世主之子成為只知道吃糖豆兒的白癡的話,就請停止這種行為,你沒看到學生們都捂著眼睛呢嗎?!」
  
  「Uncle斯內普說的對,阿不思爺爺,」Octans居然十分贊同魔藥教授的話,「您的吃相太難看了,一點都不斯萊特林(老鄧寬麵條淚:奧爾小乖乖,我是格蘭芬多!),不過Uncle,爸爸說了,奧爾還是個小孩子呢,而小孩子是允許吃甜食的,這是我們年幼的權利!」
  
  「真像波特會說的話,」斯內普冷笑,「我打賭他願意付出他拱頂裡所有的金加隆為的就是讓他的兒子感覺自己是個王子,一看他就是那種寵溺孩子的傻爸爸!」
  
  「是呢,父親也這麼說。」Scorpius很「誠實」的點頭,「父親曾經和我們說,嗯,當然是背著爸爸,父親說,因為爸爸從小就沒有疼愛他的家人,所以他想用自己的一切寵愛我們,爸爸希望我們能隨時感覺自己是被愛著的,嗯,老實說,當時我和奧爾哭得稀里嘩啦的,被爸爸好一頓取笑,唔,這可真丟人,Malfoy才不能哭得像個小鬼頭!」
  
  剛剛走過的哈利正好聽到這段話,他不知道那個自己為什麼會愛上馬爾福還給他生了孩子,但是他確定如果是自己的話也一定會用生命去愛著自己的孩子,讓他們感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小孩……為了變向彌補自己沒有童年的童年。
  
  剛想上去打個招呼,就見熟悉的白光再次充滿了大廳,那些不知道這會發生的小動物們哇哇亂叫的摀住了眼睛,某只粉紅癩蛤蟆罵罵咧咧的鑽到了桌子底下。鄧布利多依然一個昏暗咒,給孩子們阻擋了這要人親命的亮光。
  
  「爸爸/父親~~」白光消失後,幾個小傢伙如歸巢的小燕兒一樣奔了過去,把自己扔在了那幾個人的懷裡。一個鉑金色頭髮灰藍色眼睛的英俊年輕人抱著Octans,而另一個身形相對嬌小的青年則抱起了ScorpiusNoah搶先哥哥一步霸佔了他爸爸懷裡的位置,金色長髮的俊美青年抱起小兒子後,又把大兒子也擁進懷抱。
  
  「德拉科成年以後變得更帥了~他一定看不上我了~~」——某一直暗戀鉑金王子的花癡赫奇帕奇。「波特長大後居然這麼俊秀,他把眼睛摘了還蠻好的嘛!」——某好男風的斯萊特林。「嘿,快看那個長髮的男人,他是誰?他長得真好看,看起來溫柔極了,真是可惜他都有兒子了!」「真不知道什麼樣的人才能夠嫁給這樣的男人,太令人嫉妒了。」「嫉妒什麼,喜歡的話搶過來好了!」——某群花癡格蘭芬多(與此同時某魔藥教授額頭青筋亂跳)。
  
  「啊~真是太溫馨了,很久沒有看到如此感人的場面了~」校長先生用衣袖擦了擦並不存在的淚水,亮藍色的眼睛裡卻充滿了欣慰,能在有生之年看到長大後的哈利,而且他還如此的幸福,老校長感覺為此做出任何努力都是值得的,就算只當是為了這幾個孩子的笑臉。
  
  斯內普在一邊無聲的看著溫柔的抱著兩個男孩的長髮青年,心裡某個地方動了一下。他自己也不得不承認,那個青年很迷人,那種充滿陽光味道的笑容對他有著致命的吸引力,雖然他知道那個笑容並不是給他的,就像六年級之後,莉莉的笑容也不再是給自己的一樣。他其實,一無所有。
  
  「您好鄧布利多教授,」抱著自家寶貝兒子的Harry笑瞇瞇的走過來,「真難得能看到沒有Gellert當跟班的您。」鄧布利多的鬍子抽搐了一下,「啊Harry,真高興有生之年能夠見到長大了的你,還沒恭喜你和Malfoy先生喜結良緣呢~我包了一份大禮,等你們安頓下來我就讓小精靈給送過去!」
  
  「太感謝您了,鄧布利多校長,我猜那份大禮是蜂蜜公爵的全套糖果超級禮盒,唔,Octans一直跟我念叨那個,他對糖果有著超乎尋常的熱情,若不是他長得太像我,很多人都會以為他是您和Gellert的孩子呢。」Harry毫不客氣的往老校長身上扔著炸彈,看老校長被震得一愣一愣的似乎是項永不過時的消遣,「哦,對了,Gellert認了Octans做乾孫子。」
  
  「呃,Octans很招人喜歡。」鄧布利多用他自以為語調正常的聲音乾巴巴的說,其實聽起來像是嗓子裡被塞了顆大檸檬,「還沒吃午餐呢吧,我讓小精靈去給你們準備。」為了打破尷尬,老校長把一行人讓到了教授席上,那裡在鄧布利多與斯內普之間添了幾把椅子,孩子們的椅子依然在桌子對面。
  
  今天這四個找到爸爸的小傢伙似乎不打算自己坐在椅子上了,一個個的都爬上了他們爸爸的膝蓋,Sunny為難的看著自己的兩個兒子,心中暗想或許應該把Sev也給叫來,就算是當椅子也是好的。這時NoahSunny的腿上滑了下來,把位置讓給了哥哥,而他自己則在眾目睽睽之下爬上了魔藥教授的膝頭,引起了一陣抽氣聲。
  
  Clarence毫不客氣的迅速佔領了爸爸的大腿,似乎一點也不意外自家寶貝弟弟的行為。斯內普頓時僵硬掉了,不自在的連手都不知道該往哪裡放才好。Noah在他腿上找了一個地方做好,眨巴著漂亮的黑眼鏡很無辜的看著這個時空的父親大人。
  
  「爸爸那裡沒地方了,」Noah無辜的敘述著一個事實,斯內普微微上下動了下脖子,「所以我想坐在您這裡,」斯內普的脖子詭異的扭動了一下,「先生不喜歡Noah麼?」見斯內普沒反應(人家魔藥教授是不知道該怎麼反應),Noah有點委屈的扁扁嘴,不情不願的慢慢滑下男人的大腿,那張小臉看上去難過的快要哭出來了。
  
  斯內普心裡某個地方抽痛了一下,本能先於理智的一把將小男孩拽了回去,「不,我沒有…不喜歡你,你可以…坐我腿上…」Noah聽聞給了男人一個燦爛的笑臉。完了,被晃著眼睛了,斯內普聽天由命的在心裡對自己說。
  
  「Noah他…是不是給你惹了不少麻煩,」Sunny歉意的對魔藥教授說,「他被我和Sev慣壞了,家裡就他最小,所以…抱歉。」青年的聲音很柔和,聽起來舒服的就像在品一杯絕妙的葡萄酒,那圓潤如絲的聲線令人沉醉,他很想一直聽下去。
  
  等等!這不對!「不必,沒事!」斯內普猛的感覺不對,有些狼狽的躲開Sunny的目光,轉向別處。他從不是個沒有自制力的人,相反的,他的自制力向來過人,而且從來不會僅僅因為一個聲音一句話就讓他沉迷的失去自我。這個男人有問題,非常有問題,斯內普心想,自己絕對應該離他遠遠的,不然結果一定不是自己希望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