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心化蝶

關於部落格
冰心劍指江湖,雲裳獨為君舞
有生之年,何幸遇見。若能碰上對的人,已是一種福分。

生死蠱一擲,我願舍命換你平安,也算我能為你做的,最後一件事。
千絲百足鳳凰湮,與君同眠。
  • 46638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HP-四巨頭在霍格華茲

 ------------------------------------------------------------------------------ 
 
 
☆、楔子
 
作者有話要說:嗚拉拉~~~偶又開坑了
望親們多多支持哇
                       
  「赫爾加,不要阻止我,薩拉扎你還有什麼好說的。」戈德裡克憤怒地衝著一臉冷漠的薩拉扎吼著,一手揮開上來勸阻的赫爾加。
  薩拉扎沒有說話,只是臉上的神色更加冷漠。
  「薩拉扎。」赫爾加痛苦地輕聲叫著薩拉扎的名字。
  一直沉默地坐在一旁椅子裡的羅伊娜站起身,聲音平靜地說:「你們不要鬧了。」
  「羅伊娜,不是我,」戈德裡克突然拿出魔杖指著薩拉扎,「是他。」
  看到戈德裡克的動作,一直鬆弛的身體瞬間緊繃起來,薩拉扎黑眸深處是翻滾著的漩渦,緊緊盯著戈德裡克。
  「不要,戈德裡克,薩拉扎,不要……」赫爾加濕潤的眼睛痛苦地看著眼前對峙的兩人,戰鬥一觸即發。兩人都是她的好朋友,不論誰受到傷害都是她不願見到的。
  「你們……」羅伊娜的話還沒說出口,同時身體已經在大腦作出反應前衝了上去。
  「不……」赫爾加溫柔卻充滿痛苦的聲音飄蕩在這間屋子裡。
  一道刺眼的白光閃現消失後,剛才的爭執彷彿不存在一樣,四張風格迥異的椅子安靜地擺放在房間中的一張圓桌旁,四張椅子身後分別有一扇門,一陣清風吹起白色的窗簾,圓桌上的一張背面朝上的羊皮紙被吹落在地,紙上只有一個畫著四種動物的標誌,標誌是一行漂亮的花體字——霍格沃茲。
  
  不同於那四扇門的另一扇門後探出一個鉑金色腦袋,那顆腦袋主人弱弱地問:「教授?在嗎?」
  
 
 
 
 
☆、第一章
 
  一陣短暫的白光閃現,率先清醒過來的羅伊娜向四周看了看,暗自點了點頭。很好,還是在剛才的房間,周圍也沒有危險氣息。然後羅伊娜坐到屬於自己的那張拉文克勞椅子上,托著下巴思考,剛才的白光究竟是什麼?剛剛每個人都發出了強大的咒語,更何況還有薩拉查的黑魔咒,竟然只是產生如此簡單的暈倒而已?
  陷入學術思考的羅伊娜絲毫沒有注意到她身邊躺著的人以及她自身的異常。
  第二個醒過來的是戈德裡克,戈德裡克想起剛才的爭執,『唰』地站起來,當他用魔杖指著昏倒在地的薩拉查後,呆愣住了。直到薩拉查醒過來,看到用魔杖指著自己的戈德裡克,薩拉查瞇著眼,語氣危險地說:「難道你還想再來麼?」
  聽到薩拉查的話,戈德裡克趕緊收回自己魔杖,轉而用手指顫抖地指著薩拉查,結結巴巴地說:「薩、薩拉查,你、你的身體……」
  聽到戈德裡克的話後,薩拉查低頭,原本蒼白青筋隱現的手變成了白嫩的小手,領口滑落在肩膀下。薩拉查瞇起眼,很顯然,這不是他原來的身體。
  「看看你自己。」觀察完自己的身體後,薩拉查好心地提醒還沒反應過來的戈德裡克。
  戈德裡克驚愕地看著自己的身體,他的腳正踩著衣服的下擺,如果剛才他行動的話絕對會摔倒的,剛才的注意力全在薩拉查身上,根本沒注意到相對於這個身體過大的衣袖,「怎麼會這樣?」
  薩拉查站起來為自己施一個縮小咒,對著正在沉思的羅伊娜說:「羅伊娜,你知道這是什麼情況?」
  「怎麼了?」顯然剛剛從沉思中抽身出來的羅伊娜問。
  「哦,羅伊娜,我們都變成了這副樣子。」戈德裡克跑到羅伊娜身邊。
  不知從什麼時候醒過來的赫爾加坐到羅伊娜身邊屬於赫奇帕奇的椅子上,順便幫羅伊娜施了一個縮小咒,溫柔地笑著說:「親愛的羅伊娜,難道你沒注意到?」
  聽到赫爾伽的話後,羅伊娜才注意到朋友們和她自己現在的樣子,只是再次陷入了沉思。
  薩拉查和戈德裡克分別坐到他們的椅子上,這時,赫爾加敲敲圓桌,『啪』地一聲,一隻蒼老的家養小精靈出現在房間中,小精靈看到四人後,碩大的眼睛裡溢滿了眼淚,像四人敬了一個禮後,激動地說:「主人,終於回來了,帕索真是太高興了,帕索的爺爺說只要帕索等就會等到主人們的。」
  「帕索?」看到小精靈那副蒼老的樣子後,再聽到小精靈的話後,赫爾加皺眉,「帕加呢?」
  「回主人,帕加是我的曾曾……曾祖父,」
  「給我們泡杯茶來,再拿點點心來。」赫爾加揮揮手。
  薩拉查雖然從來不記小精靈的名字,但這只為他們服務的小精靈實在太蒼老了。再結合剛才小精靈的話,薩拉查感覺這次的事不像他們現在看到的那麼簡單。
  『啪』的一下,茶和點心出現在圓桌上。
  羅伊娜拿起一杯茶,輕啜了一口,然後平靜的說道:「我們剛才產生每個人發出的魔咒所產生的強大衝擊使我們的身體——如我們所見——變小了。」
  「但是一直為我們服務的帕加——帕索的不知第幾代的祖父——變成了帕索,」戈德裡克拿起一塊餅乾放入口中,咀嚼了幾口後,瞇起眼繼續說,「但是,這個餅乾味道好極了。」
  「帕加」薩拉查對著空氣說。
  稍後,『啪』的一聲,帕索再次出現在他們面前,「我尊敬的主人們,有什麼吩咐?」
  薩拉查結合剛才聽到的話,使一向謹慎的他作出一個大膽的假設,「帕加,現在是什麼時候?」
  「回主人,現在是1992105日。」
  「你下去吧。」聽到這個回答的赫爾加說。
  『啪』
  再一次回歸安靜,薩拉查右手食指有規律地扣著椅子手把邊緣,過了一會,略微冷漠的聲音在這個房間響起:「如果那個小精靈說的是真的,那,我們到了千年以後的——霍格沃茲。」
  「我們不僅身體變小了,還穿越時空到了千年以後。」羅伊娜接著薩拉查的話說。
  沉默再一次在這個房間蔓延開來。沉默卻不壓抑。
  赫爾加一直安靜地喝著紅茶,戈德裡克吃著餅乾,羅伊娜仍然皺著眉思考,薩拉查平靜的臉上看不出他在想什麼。
  彷彿是受不來這種沉默般,戈德裡克放下手中咬了一半的小餅乾,「我先回房間看看。」然後,拉開他椅子後面的那扇紅金相間的門,走了進去。
  在戈德裡克走後,赫爾加溫柔的聲音響起:「我也回我房間看看。」
  「嗯,也好。」羅伊娜贊同地說。
  「……」薩拉查沒有答話,在赫爾加之前起身,走進了屬於他的那扇銀綠相間的門。
  「真不知道鬧什麼彆扭。」在薩拉查走後,羅伊娜輕聲說著。赫爾加無奈地笑笑。
  隨後,她們也消失在各自的門後。
  
  —————————————————————————————————————
  回到房間後的赫爾伽欣喜地發現房間中所有東西都沒有變化,依舊如昔,除了房間少了些生氣,只剩下幾個花盆孤零零地放在房間角落。
  沒有變化的房間讓她有了一種恍惚感,彷彿她依舊身處那個危險卻親切的時代,只是這座充滿生機的城堡一再提醒她,這已不是千年前那個危險卻親切的時代了,不再是那個冷清卻有她學生的那個時代了。
  忽然,赫爾伽抿了抿嘴,剛才的傷感瞬間消失在她揚起的嘴角。
  雖然應該與羅伊娜他們商量過,但是讓她先出去小小的看一下應該也是不要緊的吧。
  想到這,赫爾伽嘴角的笑容更是加深了一分,邁著輕鬆的步伐向門口走去。在經過穿衣鏡的時候,赫爾伽疑惑地歪了歪頭,向鏡子中的小人行了一個淑女見面禮後,好心情地走向門口。
  
  赫爾伽驚訝地站在門道邊望著霍格沃茲熱鬧的禮堂。很顯然,赫爾伽對現在霍格沃茲的熱鬧程度估計錯誤。
  在赫爾伽出現在門道前,霍格沃茲的確很熱鬧,禮堂中漂浮著無數的燭光,各種乳白色的幽靈在空中飄蕩著,遊走在學生周圍。學生們坐在四張長桌邊,或交頭接耳交流著,或表情愉快地享受著晚餐,禮堂中瀰漫著溫馨的氛圍。
  
  只是現在空氣中瀰漫著詭異的平靜,每個人都抬起頭望向門道邊的赫爾伽,而赫爾伽因為習慣問題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
  不知是誰小聲地說了一聲「那是誰?哪個學院的?」然後禮堂就像是沸騰了的鍋子,各種聲音瞬間響起,每個人都在猜這突然出現的人是誰。
  「安靜——」鄧布利多洪亮的聲音在禮堂中響起,然後他帶著和藹的笑容走下教師席,對著赫爾伽說道:「哦,這位小姐,我是這所學校——霍格沃茲的校長,阿布思?鄧布利多,我相信這裡不是談話的好地方。」說完,向赫爾伽眨了眨眼睛藍眼睛。
  先前的驚訝早已散去,赫爾伽饒有興趣地看著眼前這位霍格沃茲校長。
  「是的,先生。」赫爾伽先行了一個見面禮,然後面上帶著點驚慌,小聲地回答。
  
  赫爾伽跟在鄧布利多身後,感受著霍格沃茲千年來的變化。
  
  在赫爾伽和鄧布利多剛進門的時候,棲息在樹枝上的福克斯突然鳴叫了一聲,飛到赫爾伽身邊。
  「看來他很喜歡你。」鄧布利多笑瞇瞇地說。
  赫爾伽看了鄧布利多一眼,然後低頭撫摸著福克斯的羽毛,輕聲問:「先生,他叫什麼?」
  「呵呵,福克斯。」鄧布利多為赫爾伽變出一張椅子後說。
  「要來點檸檬水嗎?」鄧布利多問。
  赫爾伽睜大眼睛,微微點頭,「好的,先生。」
  兩杯檸檬水出現在桌子上。
  赫爾伽打量著房間,房間裡擺放著各種魔法用品,牆上多了許多畫像。
  「孩子,你叫什麼名字?」鄧布利多笑瞇瞇地問。
  「帕奇小姐,你知道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嗎?」
  赫爾伽抱著杯子,低下頭,輕聲回答,「我也不知道怎麼到了這裡的……我在森林裡面和戈爾他們一起捉迷藏,然後就發現自己在這裡了……」
  鄧布利多沉吟了會,開口說:「那麼就是說你的朋友們也到了這裡?」
  赫爾伽搖了搖頭,「我不知道。」
  
  就在這時,辦公室的門打開了,從裡面走出了一個人——戈德裡克。
  戈德裡克回到自己房間後,發現整個房間都發生了重大變化,滿屋子都是五顏六色的星星和月亮,原先掛著風景畫的地方變成了一個褐髮女孩的畫像,不算漂亮但看上去很純真;打開衣櫃,裡面掛著全是星星月亮長袍,衣櫃角落放著一堆五顏六色的繩子。
  戈德裡克這才真正體會到他們現在身處千年後的霍格沃茲,雖然霍格沃茲仍然是他們的霍格沃茲,但僅僅是霍格沃茲,他們的學生,他們的一切,他們的時代已經變成歷史書上的一段文字,遙不可及……
  戈德裡克洩氣地將自己摔到位於房間正中央的大床上,望著四柱床頂棚上的圖案,腦海中一片空白只有星星月亮在旋轉。
  「霍格沃茲的校長睡在這個房間裡不會頭暈麼?」戈德裡克手枕著腦袋,一邊嘀咕著。察覺到手臂下面似乎有東西,戈德裡克用另一隻手將手臂下的東西抽出來,原來是張照片,上面是一個金髮少年,坐在窗台上,笑得恣意張揚。
  戈德裡克疑惑地看著這張照片,難道霍格沃茲的校長是女的?照片上的少年是校長的暗戀對像?看了看牆上的畫像,戈德裡克的眉頭舒展了,原來是這樣的啊。
  就在這時,戈德裡克察覺到外面的校長辦公室有人進來了。戈德裡克站起來順手將照片塞到口袋裡,向外面走去。
  
 
 
 
 
☆、第二章
 
  戈德裡克看到是赫爾伽,揚起笑臉,剛開口說:「啊,赫爾……」就被赫爾伽驚喜的聲音打斷了。
  「啊,戈爾,原來你也來了啊!」赫爾伽笑得異常燦爛,聲音比往常高了三個音調。
  戈德裡克皺了下眉,剛想說話,「我……」整個人被赫爾伽拉了過去。
  「我想這位就是帕奇小姐的朋友了吧,」一個老人的聲音響起。
  這時,戈德裡克才發現房間裡還有另一個人,坐在桌子的另一邊,頭髮花白,帶著半月形眼鏡,眼鏡後面是一雙睿智的藍眼睛,長長的白鬍子用一根粉紅色的打著蝴蝶結的繩子綁著。
  「要一杯檸檬水嗎?」老人微笑著問。
  「好的。」戈德裡克在老人變出來的椅子上坐下。
  「鄧布利多先生,他就是我的朋友,戈爾?吉恩。」向鄧布利多介紹完戈德裡克後,赫爾伽將頭轉向戈德裡克說,「戈爾,我們突然到的地方叫霍格沃茲,這位是霍格沃茲的校長——阿布思?鄧布利多。」
  戈德裡克看到赫爾伽臉上帶著驚慌的表情,心裡一下明白,然後他轉頭,用鎮定卻略帶驚慌的語氣說:「你好,鄧布利多先生。」然後垂下眼眸看著手中的杯子。
  鄧布利多看到從他臥室走出來的少年時,鏡片後的眼睛閃了閃,然後微笑地望著少年,安靜地看著少年與少女之間的互動,然後適時地插上一句「要一杯檸檬水嗎?」。當看到少年再次看向他時,一臉的鎮定卻又是遮不住的驚慌。精湛的表演,鄧布利多在心中讚歎著。
  「吉恩先生,你也是和帕奇小姐一樣突然到了這裡嗎?」鄧布利多聲音溫和地問著。
  「嗯,不知道怎麼回事就突然到了這裡……」
  「你還記得之前在做什麼,碰到了什麼東西?」鄧布利多溫和的聲音繼續響起。
  「我沒有碰什麼東西……」聽到鄧布利多的話,戈德裡克垂下頭,眼角瞄向赫爾伽。
  聽到鄧布利多的話,赫爾伽垂下眼瞼,心裡腹誹「老狐狸」,然後用魔法在鄧布利多看不見的角落寫下古語的捉迷藏,森林這幾個字。
  看到這幾個字後,戈德裡克抬起頭,皺著眉,小聲說:「我只記得我們幾個人在森林裡面玩捉迷藏,然後就到了這裡……」
  鄧布利多看著戈德裡克和赫爾伽兩人,過了一會才問:「孩子,你們的家在哪裡?或許我能送你們回家。」
  「我的家在赫奇帕奇山谷,戈爾的家在格蘭芬多山谷。」赫爾伽臉上帶著期待,「校長你真的能送我們回家嗎?」
  赫奇帕奇山谷,格蘭芬多山谷……
  這兩個地名鄧布利多當然知道,作為霍格沃茲學校校長,他當然清楚這兩個地方分別是赫奇帕奇和格蘭芬多的家鄉,但是他同樣知道赫奇帕奇山谷在千年前就消失了,而格蘭芬多山谷也早就改名為戈德裡克山谷了。
  鄧布利多的藍眼睛注視著赫爾伽,面帶微笑地問:「帕奇小姐,你確定是赫奇帕奇山谷而不是其他的什麼地方?」
  「當然。」赫爾伽下巴一揚,她對她出生在赫奇帕奇山谷感到非常驕傲。
  鄧布利多撫摸了一下福克斯的羽毛,微笑著說:「啊,帕奇小姐,吉恩先生,現在似乎還不能送你們回去。」
  「為什麼?」赫爾伽面露出失望的表情。
  鄧布利多摸了摸花白的鬍子,「因為赫奇帕奇山谷在千年前就消失了,而格蘭芬多山谷在千年前就改名成戈德裡克山谷了……」
  聽到鄧布利多的話,赫爾伽和戈德裡克震驚了,他們知道自己在千年後,但還是沒有做好準備接受自己的故鄉已經消失了。
  鄧布利多看到赫爾伽和戈德裡克兩人臉上呆滯的表情時,在心裡歎了口氣,但是發現沒過多久他們兩人又恢復到之前掩飾的表情後,心中一驚,對於他們兩個人的身份愈加懷疑,如此小的年紀就能將自己掩藏地這麼好,甚至是他在這個年紀也無法做到。
  「那……我們怎麼辦?」淚水在赫爾伽眼眶中打轉,聲音驚慌。戈德裡克低著頭,雙手緊緊握著杯子。
  「孩子,我會想辦法的。」鄧布利多雙手交叉放在下巴下,眨了眨眼睛說,「但是我覺得你們現在最需要休息一下。」
  
  鄧布利多領著兩人離開辦公室,向樓下走去。鄧布利多並沒有帶他們去任何一個學院寢室,而是將他們帶到位於二樓,用來接待外賓的房間。
  鄧布利多邊帶著赫爾伽和戈德裡克往樓下走,一邊不找痕跡地向赫爾伽和戈德裡克套話。間或身邊經過幾個赫奇帕奇的學生,恭敬地喊一聲校長好,這時鄧布利多只能停下他的問題,微笑著回視那些學生,所以這一路下來鄧布利多並沒有得到多少有用的信息,反而是赫爾伽和戈德裡克藉著那些學生問了許多關於霍格沃茲現狀的問題。
  「哦,帕奇小姐,你可否認識赫爾伽?赫奇帕奇?」鄧布利多微笑地看了赫爾伽一眼後問。
  赫爾伽還來不及回答,薩拉查便從拐角處出現了。
  赫爾伽有些鬱悶,怎麼一個兩個都在這個時候出現?暗自歎了口氣,在薩拉查還沒開口前,上前一步拉住薩拉查的手,三分哭腔氣氛驚喜,說:「薩爾,你知道羅伊也來了嗎?」同時在薩拉查手心中寫下森林、捉迷藏等字眼。
  性格謹慎的薩拉查馬上便明白了,他搖了搖頭,同時不著痕跡地把從袖子中正要露出頭來的海波爾給摁回去。
  赫爾伽露出一個失望的表情,轉身向鄧布利多說:「鄧布利多校長,他是薩爾?倪克。」又轉過去與薩拉查說,「這位是這座霍格沃茲學校的校長——阿布思?鄧布利多校長。」
  「先生,現在能帶我們去房間了嗎?」赫爾伽看到鄧布利多興趣盎然地看著薩拉查,無奈地開口。
  鄧布利多摸了摸鬍子,笑著說:「當然,孩子們。」
  
  「你怎麼在這裡?」戈德裡克小聲問。
  「剛才碰到了一些小問題。」薩拉查輕描淡寫地回答。
  戈德裡克剛想再開口問,腰下猝不及防地被赫爾伽重重一捅,「你幹嘛?」戈德裡克瞪著赫爾伽。
  赫爾伽笑得溫柔,眼睛向邊上示意。
  戈德裡克發現鄧布利多正笑瞇瞇地看著他和薩拉查。
  「好了,孩子們,這裡就是你們的房間。」鄧布利多指了指右手邊那間說,「這間是倪克先生和吉恩先生的。左邊這間是帕奇小姐的。」
  
  等鄧布利多離開後,他們三個馬上離開房間從密道走到他們四人開會的房間。
  羅伊娜已經坐在她的座位上了。
  「喲,怎麼才來?」羅伊娜單手撐著下巴,聲音懶懶地問。
  「我們碰到霍格沃茲的校長了。」赫爾伽輕聲說。
  
  聽了赫爾伽和戈德裡克的敘述後,羅伊娜眼睛一斜,看著薩拉查,聲音好奇地問:「你為什麼會在三樓?」
  薩拉查摸著海波爾翠綠的腦袋,語氣平淡地說:「我在海波爾的房間看到了我的後裔,應該說是幾分之一的後裔將靈魂寄宿在一個小女孩身上,想控制海波爾。」說完後從口袋裡拿出一本泛黃的筆記本。
  「靈魂分裂?製作魂器?」羅伊娜的眼睛瞬間亮了。要知道在千年前雖然存在靈魂分裂,但僅限於貴族內部,用於懲罰。羅伊娜的家族沒有,斯萊特林家族有這些資料,羅伊娜向薩拉查要了很多次也不見他鬆口,而且她不會去找活人來試驗這些魔法,便只好作罷。現在難得有機會,肯定是不能再放過的了。
  「那個小女孩呢?」赫爾伽無視羅伊娜那副吃了興奮劑的模樣,笑著問薩拉查。
  「放了。」
  「是格蘭芬多的學生吧。」赫爾伽笑著看了戈德裡克一眼,輕飄飄地吐出一句。
  「格蘭芬多的學生怎麼可能這麼沒大腦,我看是赫奇帕奇的學生吧。」說完後,戈德裡克眼睛亮閃閃地望著薩拉查。
  之前一直面無表情的薩拉查嘴角微勾,向戈德裡克露出一個笑來,淡淡地說:「當然,那個人是非常有大腦的格蘭芬多。」
  羅伊娜一手將準備撲過去的戈德裡克的頭按下,一臉求知地問:「薩拉,能不能把你的那幾分之一後裔借我幾天?」
  「就算是只剩幾分之一了,也還是我的後裔。」薩拉查目光溫柔地看著正在蹭他手指的海波爾,因為縮小的原因,原本的深綠也變成現在異常可愛的翠綠了。
  聽到薩拉查的話,羅伊娜馬上把她的空間袋拿出來,從裡面一樣一樣把東西翻出來,大部分都是羅伊娜的煉金術產品,大手一揮,豪爽地說,「哪個?隨便你挑?」
  [海波爾,羅伊娜說有東西給你,你要什麼?]薩拉查低頭輕聲嘶聲道。
  海波爾歪著她的小腦袋,金色的豎瞳疑惑地望著薩拉查,[什麼東西都可以嗎?]
  [當然。]
  聽到薩拉查肯定的話,海波爾高興地一下纏到羅伊娜的脖子上,小腦袋一邊蹭著羅伊娜的臉頰,[主人,我要能讓家養小精靈能聽懂我的話的東西。]
  聽到海波爾的要求後,薩拉查眼底的笑意更濃了。
  羅伊娜看到一道翠綠的影子從薩拉查那邊竄出來,然後就感到脖子和臉頰涼涼的,再看到薩拉查那溫柔的目光後,明白是海波爾。
  「海波爾要能夠翻譯蛇語的東西。」
  「為什麼?」羅伊娜驚愕地問。
  薩拉查沒有回答,只是目光溫柔地看著海波爾。羅伊娜看到,瞬間明白了。對於他們幾個小時的變化,但是對海波爾來說卻是真真實實的千年的等待。
  羅伊娜露出一個自信的笑容,「沒問題,但是沒人給我翻譯。」
  薩拉查示意了下那本日記本。
  
  羅伊娜急著回去製作翻譯器,便沒有繼續其他話題,回到各自的房間了。
  
  戈德裡克躺在床上,看著深藍的四柱床頂棚,靜靜回想著這一天發生的事。
  時間與空間的巨大跨越,霍格沃茲發生的變化,最深的感慨也只是原來千年後巫師仍然存在。
  在千年前,戈德裡克他們並沒有對巫師的未來有多大的寄望,他們在創立霍格沃茲時,只是為了給他們四人想有一個安定的住處,而後來招收學生也只是因為城堡太安靜。至於後來為什麼總是因為學院問題與薩拉查吵架,戈德裡克現在想想還真覺得沒意思啊。
  「安靜點。」從隔壁傳來薩拉查悶悶的聲音。
  戈德裡克咧開嘴笑了笑,翻個身睡覺。
                         
作者有話要說:
因為小冷自己也是超級潛水BW,所以,歡迎各位BW
 
 
 
 
☆、第三章
 
  次日,一隻掛著白毛巾的家養小精靈突然出現在房間裡,家養小精靈彎下腰,聲音尖銳,語速極快,「尊敬的主人,請原諒零零,零零只是太高興了,能夠替主人服務,我的名字叫零零,如果主人有什麼需要的話可以叫零零。」
  「是鄧布利多讓你來的?」薩拉查皺了下眉,聲音透著不愉快。
  「是的,主人,鄧布利多校長讓我給主人們送早餐。」
  「以後不要叫我們主人。」
  「能夠叫主人主人是零零最大的榮幸。」零零說完後,睜著大大的眼睛望著薩拉扎,眼眶微微濕潤。
  薩拉扎就這麼淡淡地看了一眼零零後,零零立馬停止了聲音。
  「餓死了,快去準備早餐。」戈德裡克摸著肚子從盥洗室出來喊著。
  「啪」一聲,家養小精靈消失在房間。
  
  沒過多久,豐盛的早餐出現在房間。
  「你說我們接下去怎麼辦?」戈德裡克喝了口紅茶後說。
  薩拉查抬眼,聲音淡淡地說:「你自己不是都已經想好了麼,還來問我。」
  「我們別告訴霍格沃茲校長,我們來當回學生,」戈德裡克摸了摸下巴,聲音略微興奮,「應該會很有趣。」
  「隨你。」薩拉查的聲音雖是淡淡的,但眼底一閃而過的光可沒有逃過戈德裡克的眼。
  天花板突然出現一個洞,海波爾從上面剛好掉到薩拉查的面前。
  [主人,羅伊娜那邊都沒有蛋糕,還讓我一個勁地說話,餓死我了。]
  薩拉查拍拍海波爾的腦袋,同時從手邊拿出一張紙,在上面寫下各種食物名稱,給海波爾叼著,[乖,把這個給羅伊娜,就有吃的了。]
  海波爾瞬間變大,吞掉戈德裡克的蛋糕後,叼著紙條,又從那個洞消失了。
  「那個我一口都還沒吃過呢。」說完,戈德裡克咬了一口櫻桃黑巧克力蛋糕,「果然手藝還是千年後的好。」
  薩拉查默默地吃著自己的草莓蛋糕,不語。
  
  吃完早餐後,赫爾伽把羅伊娜從房間拖出來,讓她適當地在鄧布利多眼前轉一圈扮演無知驚慌少女,無奈向來御姐女王氣場實在扮不來,結果眾人能夠想像,就像一向調戲別人的怪蜀黍扭捏著雙手被推倒牆角雙目含淚地望著一臉壞笑的蘿莉那般,實在是太違和了,就連內心異常強大的赫爾伽都看不過去,鄧布利多笑瞇瞇地拍拍羅伊娜的肩膀,和藹地說著「找到了就好」之類的話。
  雖然大家都明白是在演戲,但也不需要這麼敬業的吧。赫爾伽注視著鄧布利多遠去的背影默默吐槽。
  不顧赫爾伽的反應,羅伊娜拍拍海波爾的腦袋,笑瞇瞇地說:「海波爾,我們回去繼續念繞口令。」
  [羅伊娜,你剛才的表情好恐怖,赫爾伽都嚇呆了。]海波爾金色的豎瞳望著羅伊娜,猩紅的蛇信子一進一出地吞吐著,異常可愛。
  「海波爾真乖,回去給你吃黑森林蛋糕。」
  [我還要草莓蛋糕,菠蘿蛋糕,唔,還有早上戈德裡克吃的巧克力蛋糕……]
  「海波爾,你要快點念才行啊,這樣我才可以研究薩拉查的後裔……」
  
  羅伊娜成功在鄧布利多眼前晃過後,他們四人算是有正式身份了,能夠在學校自由晃蕩了,不過這個身份嘛,似乎有些問題,只是當事人不在意也就這樣了。
  自從那次交談後,鄧布利多再也沒有找過他們,而他們也樂的有時間來瞭解這個世界和適應霍格沃茲的變化。
  快速瞭解世界的有效方法便是書籍了,只是戈德裡克只對他喜歡的感興趣,恰好歷史書不在這個範圍內,羅伊娜整天埋首與海波爾聊天,而赫爾伽早與霍格沃茲的女生們混熟了,每天參加下午茶,茶話會或者夜間女生的情感小秘密等一系列的活動,以致沒有時間去瞭解歷史,所以最後瞭解歷史的重擔便落在薩拉查身上了。
  
  這天,哈利和羅恩咬著三明治匆匆忙忙地跑到圖書館,被平斯夫人夫人狠狠瞪了一眼後,兩人才放輕腳步向他們往常的角落走去。
  此時,赫敏早已坐在她的位置上在寫作業,她的周圍擺滿了書本,只露出赫敏的頭頂。
  赫敏頭也不抬地將書本往邊上一抹,給哈利和羅恩兩人空出位置,卻長時間不見哈利和羅恩坐下來。赫敏抬起頭只見他他們兩人一臉驚愕地站在那裡,順著他們的目光望去,看到的是薩拉查坐在桌子邊雙手捧著一本比字典還厚的大部頭。赫敏翻了翻白眼,一副見怪不怪的表情,說:「他都已經在那邊看了兩個星期的書了。」
  實在不能怪他們,因為赫敏剛開始看到的時候也是驚訝了一番的。至於為什麼要驚訝,只能說謠言猛於虎。關於這四個人的身份,各種版本滿天飛。有說是皇室的公主王子,德國來的交換生,還有說他們是鄧布利多和情婦生的私生子……只在謠言中存在的人,並沒有近距離觀察過,尤其是這個比其他人更神秘的薩拉查。原來這就是傳言是鄧布利多校長私生子中的一個啊,羅恩和哈利在心裡同時想著。
  「好了,快點寫作業了,」赫敏一把拉過羅恩,聲音嚴厲地問,「斯內普教授的論文寫完了沒?明天就要交了。」
  聽到赫敏的話,羅恩和哈利馬上反應過來,埋首於痛苦的論文中,將這一小插曲忘到腦後。
  
  天氣慢慢變冷,英格蘭的空氣中瀰漫著濕乎乎的寒氣,所幸快到萬聖節了,讓霍格沃茲的學生們生了幾分的期待。
  在這期間,鄧布利多找過薩拉查他們談話,大致意思是找不到送他們回家的方法,恰好霍格沃茲的學生名冊上面多了他們四人的名字,讓他們入學balabala……
  「太好了,我也很喜歡霍格沃茲……」戈德裡克高興地說。
  聽到戈德裡克歡快的語氣,薩拉查,赫爾伽深深看了戈德裡克一眼,嘴上附和著,心裡同時想道你丫表現得太愉快了吧。
  然後鄧布利多笑瞇瞇地決定分院時間放到萬聖節那天晚上,說完後,鄧布利多用他那睿智的藍眼睛慈祥和藹地望著戈德裡克。
  察覺到鄧布利多的目光後,戈德裡克只好回望鄧布利多,而薩拉查和赫爾伽察覺到房間太過安靜後,也只好望向鄧布利多。
  待從牆上傳來咳嗽聲後,鄧布利多才反應過來,無力地揮揮手,「你們走吧。」
  
  「剛才鄧布利多為什麼要這麼看著我?」剛從校長辦公室出來,戈德裡克馬上問薩拉查和赫爾伽。
  「你不覺得應該問你自己的麼。」薩拉查說。
  「難道最近你做了什麼?」赫爾伽笑著問。
  戈德裡克抓了抓頭髮,說:「我也沒做什麼啊,就是去禁林逛了幾圈,不小心拔了幾根福克斯的羽毛,把那個魔藥教室弄得亂了一點而已。」
  「福克斯的羽毛?」赫爾伽笑得異常溫柔,溫柔地都能沁出水來。
  「魔藥教室啊,難怪我之前去魔藥教室,找不到材料。」薩拉查向戈德裡克撇了一眼後,淡淡地說道。
  看到赫爾伽的笑容,戈德裡克才想起來,赫爾伽以前是福克斯的主人。趕緊揮手解釋:「就沒幾根,那個時候福克斯也沒喊疼……真的。」聽到薩拉查的話,戈德裡克馬上露出一個笑容,僵硬地說:「薩拉,我不是故意的,是那匹獨角獸到處亂跑……跑到魔藥教室的……」在赫爾伽和薩拉查的目光下,戈德裡克的聲音越來越輕。
  「哦?你還抓了一匹獨角獸?」薩拉查挑眉問。
  「呵呵,呵……」戈德裡克邊笑著邊後退,最後從一個拐角處跑了。
  
  福克斯少了幾根毛也只是萎靡了幾天,魔藥教室是斯內普需要困擾的問題,而讓鄧布利多盯著戈德裡克這麼久的原因正安安靜靜躺在戈德裡克衣櫃中某一件長袍口袋中。
  
 
 
 
 
☆、第四章
 
  這天是萬聖節,也是幼年版四巨頭入學分院的一天。
  「過了千年,長袍款式還是沒變過。」赫爾伽扯了扯身上黑色的長袍,似歎氣般地說。
  「我寧願還是黑色的。」薩拉查皺了皺眉,聲音厭惡地說。
  赫爾伽也想到鄧布利多那身永遠的星星和月亮,笑著說:「其實還是很有趣的,不是嗎?」
  「是很有趣,」羅伊娜打了個哈欠,聲音悶悶的說,「不過絕對不會穿在自己身上。」
  「戈德裡克,你去哪個學院?」赫爾伽問。
  戈德裡克靠在牆邊,露出一個狡黠的笑容,說:「等下就知道了。」
  
  這時,門打開了,出來的是麥格。今天她穿著深褐色長袍,沒有多餘紋飾,頭髮依然一絲不苟地梳起,臉上沒有過多的表情。
  麥格掃了他們一眼後,說:「跟我過來。」雖然看起來很嚴厲,但意外的聲音並不嚴厲。
  麥格走在前面,幼年版四巨頭安靜地跟在身後,就像所有新生一樣,整條走廊只有他們的腳步聲,欣賞著四周講述著霍格沃茲歷史的浮雕。
  走廊不長,很快便走完了。
  當明亮的禮堂展現在他們四人眼前時,一陣陣的恍惚感突然湧現,腦海中閃回著千年前的畫面,那時的霍格沃茲還很冷清,加上學生也沒多少人,原本以為能夠很自然地接受,但是被數百雙眼睛注視著時,發現心中仍然是想念的。
  
  麥格停下來說:「在這裡等著,直到我叫你們的名字。」看到四巨頭點頭後,麥格快步走了出去。
  
  因為事先跟分院帽打過招呼,所以分院進行的還算快,只不過分院帽一個勁地抱怨著千年的等待千年的孤寂以及千年來的八卦。
  憑著霍格沃茲創始人的先天優勢,羅伊娜去了拉文克勞,戈德裡克和薩拉查去了斯萊特林,赫爾伽則去了赫奇帕奇。
  當聽到赫爾伽被分到赫奇帕奇時,赫奇帕奇長桌響起熱烈的掌聲,尤其是女生。看到對面不怎麼活躍的格蘭芬多,赫爾伽心裡歎了口氣,其實她本想去格蘭芬多的,畢竟格蘭芬多的孩子都很有趣.
  羅伊娜一邊打著哈欠一邊走向拉文克勞長桌,長桌上響起不熱烈但也不冷清的掌聲。
  當薩拉查和戈德裡克走向斯萊特林長桌時,斯萊特林長桌上異常安靜,高年級的臉上一片平靜,一些低年級的學生低垂著眼,偷偷打量著薩拉查和戈德裡克兩人。薩拉查和戈德裡克走到桌位,坐下,一句話也不說。
  就這樣,各張長桌表現各異,拉文克勞大部分埋首於書籍,少部分人在聊天,而聊天的那些大都是在討論學術問題,羅伊娜單手撐著下巴,聽著隔壁學生的討論。
  赫奇帕奇的氣氛異常熱烈,似乎每個人都在講話,每個人急於將他們的所見所聞告訴別人。
  相對於赫奇帕奇來說,格蘭芬多今天安靜了許多,每個人都安安分分地坐在位置上,只跟周圍的同學說著話。
  最邊上的斯萊特林好像與其他三個學院處於兩個時空,空氣沉悶得似一灘死水。
  直到鄧布利多一聲「晚餐開始」,長桌上面出現了許多豐盛的食物,配合著空中漂浮著的蝙蝠,南瓜燈裝飾,這才有了一些節日的氣氛,每個人都放開了肚子開始享用萬聖節的晚餐。
  雖然斯萊特林這邊的氣氛不再那麼沉悶,因為克制著自己的用餐禮儀,也仍然是安靜的,不似格蘭芬多那般吵鬧。
  戈德裡克正小聲地和薩拉查說這話,耳邊突然響起一個清脆的聲音,「你好,我的名字叫安德魯?伊薩。」
  戈德裡克抬起頭看到他對面那個男孩漲紅了臉,黑亮的眼睛正望著戈德裡克和薩拉查。
  「你好,我叫戈爾?吉恩,」戈德裡克朝伊薩露出一個笑容,「他是薩爾?倪克。」
  薩拉查露出一個淡淡的微笑,向伊薩點了點頭。
  看到薩拉查和戈德裡克的微笑後,伊薩的眼睛愈發明亮了起來,開心地說:「我來自希臘,我聽說你們是從法國來的。」
  戈德裡克轉頭看向薩拉查,眼底滿是「我們來自德國」的疑惑。薩拉查有些無語地點頭。
  在安靜的斯萊特林長桌上,伊薩的聲音分外明顯。早在四巨頭出現在霍格沃茲之時,斯萊特林們就讓家裡人查過他們的背景,但是無一例外都沒有查到任何信息。尤其是其中兩個人被分到斯萊特林學院,這使他們還不確定這四個人是否值得拉攏。所以伊薩與薩拉查和戈德裡克談話收到非常高的關注,儘管很多人對伊薩這個人不屑。
  「聽說,你們是鄧布利多的私生子,是嗎?」伊薩一臉期待且八卦地望著薩拉查和戈德裡克。
  聽到伊薩的問題,不僅是戈德裡克和薩拉查,其他關注他們談話情況的中斯萊特林們也都是一愣。
  反應過來的薩拉查輕飄飄地吐出一句:「你說呢?」然後自顧自開始用餐。
  本來大家其實都是不怎麼相信關於鄧布利多有私生子,而且還突然冒出來四個這種荒唐的謠言的,但是看到薩拉查那似乎有什麼隱情般飄忽的話時,大家疑惑了,難道鄧布利多真的有私生子?如果有的話,那這私生子是同一個情婦生的還是四個?
  戈德裡克看到伊薩一臉疑惑,望著薩拉查,周圍一圈的斯萊特林一副想聽又裝著沒聽,明明想看又是一副裝正經的模樣。而薩拉查一副風輕雲淡的樣子,自顧自地吃著牛排。
  為了防止自己大笑出來,戈德裡克摀住嘴巴,最後伏到薩拉查身上。
  伊薩看到對面的戈德裡克抖著肩,趴在薩拉查身上,問:「戈爾,你怎麼了?」
  等自己笑得差不多了,戈德裡克坐直身子,向伊薩揮揮手說:「沒事。」但是始終遮不住眼底的笑意。
  面無表情的薩拉查使伊薩意識到他剛才的問題有多愚蠢,對剛認識的人就問這種私密的令人尷尬的問題,表情尷尬地低下頭去喝南瓜汁。
  戈德裡克掃了一眼其他斯萊特林,小聲地跟薩拉查說:「你說,伊薩怎麼會分到斯萊特林的呢?」
  薩拉查撇了戈德裡克一眼,說:「那為什麼你——戈爾?吉恩會在斯萊特林?」
  戈德裡克摸了摸鼻子,知道薩拉查不高興了,向薩拉查露出一個笑容,低下頭開始吃東西。
  
  陸陸續續,有些人吃完晚餐後離開長桌,薩拉查和戈德裡克也在最後沒有幾個人的時候離開禮堂了。在準備從樓梯下地窖的時候,聽見前面出現了幾個爭吵的聲音。
  
  在薩拉查剛反應過來的時候,戈德裡克已經一臉興奮地拉著他往前邊人堆裡面衝了。
  
 
 
 
 
☆、第五章
 
  剛扒開人群,薩拉查就注意到位於人群中央的那只全身僵硬,身體不自然地掛在牆上的貓。
  戈德裡克摸著下巴,頭靠近薩拉查極小聲地說:「很像海波爾啊。」
  當然,薩拉查一眼就看出來是海波爾做的。從千年前就開始替海波爾收拾爛攤子了,打碎石像非常容易,但是更多的時候是熬製異常麻煩的魔藥。
  位於中央的費爾奇仍然在大喊大叫著,羅恩手足無措地站在哈利身後,赫敏一臉焦急,哈利緊張地辯解著,德拉克趾高氣揚地看著哈利焦急緊張的臉,周圍是一圈正竊竊私語著的學生。
  薩拉查轉身,看到遠處正在趕過來的鄧布利多,然後沉著臉拉著戈德裡克擠出人群,向地窖斯萊特林宿舍走去。
  
  回到宿舍後,薩拉查坐在床邊看著書,戈德裡克正在研究千年來各種家庭魔咒,並且試圖加以改編。
  沒過多久後,宿舍天花板突然出現了一個大洞,巨型海波爾從上面滑了下來,變成大腿粗細,身體輕輕纏著薩拉查,聲音嬌滴滴地,[主人~]
  薩拉查繼續看書,沒有回答。
  [主人~]
  薩拉查仍然沒有理會海波爾。
  見薩拉查沒有理她,海波爾把腦袋靠在薩拉查手臂上,眼神無辜地望著薩拉查,猩紅的蛇信子就這麼一吞一吐的,整個房間滿是這種似乎帶著點委屈的嘶嘶聲。
  薩拉查心裡歎了口氣,放下書看著海波爾,聲音嚴厲地問,[你今天做錯了什麼?]
  海波爾的眼神開始漂移,[人家偷偷把給鄧布利多的蛋糕吃了。]
  [還有呢?]
  [……沒了。]
  [真的?]薩拉查加重了聲音。
  小心地抬腦袋看了一眼薩拉查,看到薩拉查嚴厲地近乎黑色的臉時,海波爾一個心虛,支支吾吾地說,[唔,就,就是……不小心、把一隻丑貓石化了,但是……是那只丑貓突然跑出來嚇了我一跳……]
  [把羅伊娜的翻譯器給我。]聽到海波爾承認了,薩拉查在心裡露出一個笑來,但是面上仍然嚴厲地板著。
  [主人~]海波爾滑到薩拉查身邊的床上,把腦袋靠在薩拉查胸口。
  [拿出來。]
  [主人~]
  [嗯?]
  最後海波爾依依不捨地交出那個套在她脖子上的翻譯器,羅伊娜將那個翻譯器做得很精美,鏤空的花紋,並且顏色與海波爾鱗片相近,只有近看時才能發現海波爾脖子不同的地方。
  [主人什麼時候還給我?]海波爾不捨地望著薩拉查手中的翻譯器。
  看到變成只有手腕粗的海波爾無力地躺在他身上,薩拉查笑著點了點海波爾的腦袋,說,[如果你表現好的話,很快就能還給你了。]
  
  對於赫爾伽和羅伊娜來說,隨後的日子並沒有發生多大的變化,不過對於薩拉查和戈德裡克來說,生活變得更豐富了一些。
  斯萊特林學生與他們的小打小鬧並不放在心上,反而還樂在其中。要知道在這娛樂活動並不豐富的學校中,尤其是對從來沒有接觸過魁地奇這項體育運動的薩拉查和戈德裡克來說,那些無傷大雅的小玩笑作為生活小調劑還是非常不錯的。薩拉查和戈德裡克能過躲過那些玩笑甚至樂在其中,並不代表其他人與他們一樣。直到有一天薩拉查看到伊薩被倒掛在牆上,地下高年級的斯萊特林臉上帶著譏笑時,薩拉查沉著臉從暗處的拐角走出來。
  「原來這就是高年級學長所謂的幫助學弟啊。」薩拉查靠在牆邊輕笑著,黑色的眼眸沒有一絲光亮。
  伊薩的這件事讓薩拉查意識到千年的時間真的改變了許多,他發現現在的斯萊特林正在漸漸背離他起初建立斯萊特林的初衷,一直信奉斯萊特林行為守則的斯萊特林正在瓦解。
  拒絕任何形式的侮辱。這是他當初寫在斯萊特林公共休息室的第二條守則。
  看到原來是薩拉查,之前緊張的高年級斯萊特林放鬆下來,臉上帶著輕蔑的笑,說:「你還是多關心你自己吧,雖然之前幾次被你逃掉了。」
  「拒絕任何形式的侮辱。」薩拉查站直身體,慢慢走向那幾個高年級斯萊特林,「斯萊特林行為守則的第二條。」
  明明是一個二年級的小鬼,但是為什麼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讓他們無法動彈。高年級斯萊特林不由地嚥了口口水,額頭的汗水慢慢滑下。其中領頭的斯萊特林捏了捏魔杖,喊著:「小鬼,不要不識抬舉。」
  當然,結果可以想像,不過不要有太高期望,畢竟還只是霍格沃茲二年級的學生而已,薩拉查用了一個鎖腿咒便將他們制服了。接下來的事情很簡單,將伊薩放下來,順便給個清理一新,便可以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了。
  但是,事情到這裡還沒有結束。
  在薩拉查眼裡,這只不過是小事一樁,甚至還有些遺憾。但是到了伊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