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心化蝶

關於部落格
冰心劍指江湖,雲裳獨為君舞
有生之年,何幸遇見。若能碰上對的人,已是一種福分。

生死蠱一擲,我願舍命換你平安,也算我能為你做的,最後一件事。
千絲百足鳳凰湮,與君同眠。
  • 467002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HP-四院聯盟

  
--------------------------------------------------------------------------------------------------
TXT免費下載吧----引領電子閱讀新時尚
電腦閱讀:http://www.fftxt.com/
手機閱讀:http://www.fftxt.com/bbs/wap
會員(愛上溫暖)整理,版權歸作者所有,請在下載後24小時內刪除。
如果覺得本書不錯,請購買正版。
--------------------------------------------------------------------------------------------------
1 1 穿越者聚會
1991年,7月。
 
「哦,梅琳的迷你裙!」德茜·沃森把手提袋丟到布倫特·唐納德面前,興沖沖地叫著,「你們知道我剛剛遇到誰了?魔法世界的黃金男孩!哈利·波特!」
正在看《預言家日報》的羅莎琳德·布萊克抬起頭,甩了甩那頭漂亮的金髮:「很好。等了三年,終於把咱們的小救世主等到了。不過……你後面那是誰?」
「我後面?」德茜轉身把背後的小男孩揪過來丟在布倫特身邊,介紹道,「這是我弟弟維維安,跟咱們的小救世主一個年級。」
「你什麼時候有了個弟弟?」布倫特好奇地看了不很自在的維維安一眼,挪了挪身子,讓出一個位子。
「維維安是我爸媽的養子。」德茜在羅莎琳德身邊坐下,「羅莎,有果汁麼……謝謝。我在倫敦逛街的時候正好看到一隻貓頭鷹帶著信飛進了一條巷子裡,就跟了過去。」德茜頓了頓,大笑起來:「梅琳的超短褲啊,我一進巷子就聽到一個小男孩兒尖叫『JK羅琳!我收到了霍格沃茲的入學通知!』我可不能把咱們的同類丟在外面,所以我準備跟他談一談……梅琳的連衣……」
「德茜·沃森!拜託你不要再給梅林設計衣服了。」羅莎琳德深吸一口氣,「講重點。」
「重點?」德茜湊近維維安,「重點就是我發現這個小男孩兒居然跟我長的一模一樣!我第一個反應就是我爸或者我媽在外面有了私生子!」
羅莎琳德點點頭:「是很像。你把頭髮剃了就跟維維安一個樣子了。」
半天沒說話的維維安畏畏縮縮地開口:「那個……你們都跟我和德茜一樣……是穿過來的?」
布倫特點點頭:「我是布倫特·唐納德。赫奇帕奇三年級。事實上,當初羅莎琳德找到我的時候我也有點無法置信。」
羅莎琳德朝著維維安笑了笑:「我是斯萊特林的四年級,羅莎琳德·布萊克,你可以叫我羅莎。算起來,我是小天狼星的侄女,德拉科·馬爾福的表姐。」
「凡妮莎怎麼沒來?」德茜朝車廂外看了看,「維維安,記住,你跟凡妮莎之間一定要有一個進拉文克勞!」
「為什麼?」維維安問。
「斯萊特林有羅莎,赫奇帕奇有布倫特,格蘭芬多有我,就差拉文克勞。」德茜拍了拍維維安的肩膀,「我們的目標是——把四個學院聯合起來!」
「在這一點上我還是看好凡妮莎一點。」羅莎琳德瞥了維維安一眼,「我倒覺得他很有可能去跟布倫特做伴。不過這樣也好,正好跟布倫特一起看住那個紅頭髮的。」
「嘿……」德茜剛要抗議,突然被推門聲打斷了。
一個金棕色頭髮的女孩兒跑進來,喘著氣:「抱歉……我遲到了……不過羅莎你最好快點去哈利波特的車廂……我剛剛看見鉑金小王子朝那個車廂去了……」
「謝謝你凡妮莎,你先休息一會兒。」羅莎琳德合上報紙,朝著同伴們假笑,「看我的好了。」
德茜翻了個白眼:「快去吧,揮舞著皮鞭的斯萊特林女王陛下。」
 
維維安打量了凡妮莎一陣:「你,你好,我是維維安,維維安·沃森。你的眼睛跟莉莉·伊萬斯可真像。」
凡妮莎眨了眨那雙漂亮的綠眼睛:「我叫凡妮莎·維尼亞。希望這雙眼睛能讓斯內普教授喜歡我一點。雖然很想去斯萊特林,不過羅莎說我去格蘭芬多的可能性更大。」
「我親愛的凡妮莎,你簡直就是為了格蘭芬多而生的。」德茜勾住凡妮莎的脖子,「不過你可一定要讓分院帽把你分進拉文克勞。事實上我也覺得維維安更有可能被送進赫奇帕奇……當然,維維安,你也一定要爭取能分進拉文克勞。」德茜故作幽怨地看了布倫特一眼:「誰讓咱們裡面最應該分進拉文克勞的人居然威脅分院帽把自己分進了赫奇帕奇呢?」
「我只是覺得分進赫奇帕奇能離麻煩遠一點而已。」布倫特聳聳肩,「事實上,你們應該慶幸我分進了赫奇帕奇不是麼?那個紅頭髮的……」說到這裡,布倫特停了下來。
「紅頭髮的什麼?」維維安疑惑地問,「剛才羅莎也提到了不是麼?」
布倫特顯然是不想再說下去,於是德茜解釋道:「是萊娜·弗蘭克,現在是赫奇帕奇的二年級,長得跟電影裡的莉莉·伊萬斯很像,一頭紅頭髮,不過眼睛是棕色的。她跟我們一樣是穿越過來的,不過她既不喜歡斯內普教授也不喜歡德拉科,更加不喜歡哈利·波特。她是伏……額,V大的忠實擁護者。」
維維安愣了愣:「所以呢?」
「這還用說?」布倫特看了德茜一眼,「羅莎琳德和凡妮莎可是斯內普教授的鐵桿fans,德茜是德哈的堅實擁護者,連名字都跟德拉科只有一個字母不一樣,第一次跟那個紅頭髮的見面就不歡而散。後來,學期快結束的時候,我無意中發現萊娜·弗蘭克偷偷潛入有求必應室,試圖拿到拉文克勞的冠冕。」
維維安倒吸了口氣:「她瘋了嗎?後來呢?」
「後來羅莎琳德強迫萊娜·弗蘭克跟她建立了牢不可破誓約。」凡妮莎說,「不可以主動接觸魂器,不可以向黑魔王透露劇情,不可以傷害主要角色。」
「好了,我們能不能不討論那個紅頭髮的傢伙了?」德茜打開車廂的門,「羅莎怎麼還不回來?你們有沒有人有興趣跟我去看看救世主?」
「你確定你不是想看你的鉑金小王子和哈利·波特在一起的場景?」布倫特露出一個嘲諷的微笑。
「布倫特,你真是我的知己。」德茜回敬了一個皮笑肉不笑的表情。
「走吧,我也想去看看。」凡妮莎把書本收進手袋,「雖然我也希望哈利·波特能和德拉科成為好朋友,不過咱們的小救世主可是我們教授家的,我得防患於未然。」
 
2 2 初遇救世主
 
哈利·波特的車廂外圍了一大群人。
德茜發揮了格蘭芬多母獅子的特性,第一個擠了進去,凡妮莎緊隨其後,維維安落在後面,還是布倫特拉了他一把。
車廂裡,羅莎琳德和德拉科坐在一起,格蘭芬多黃金三人組坐在他們對面,羅莎琳德和赫敏倒是聊的挺不錯,榮恩和德拉科還是看彼此不對眼,小救世主眼巴巴的看著他們,想說話又不知道怎麼開口的樣子。
「嘿,羅莎,你一直沒回包廂,我們還在擔心你呢。」德茜坐到羅莎琳德身邊,故作驚訝的看著車廂裡的幾個新生,「他們都是一年級的新生?你們好,我是德茜·沃森,很高興見到你們。」
「德拉科·馬爾福。」鉑金小王子很斯萊特林地笑了笑。沃森是巫師貴族,何況羅莎琳德剛剛跟他提過自己的好友。
「赫敏·格蘭傑。」大門牙的小女巫熱情地介紹,「這是哈利·波特,還有榮恩·韋斯萊。」
「你好,沃森小姐。」哈利波特有點緊張,「來一個巧克力蛙麼?」
「謝謝。」德茜忍不住把哈利亂糟糟的頭髮揉得更亂,「真可愛。」
榮恩看著他們沒說話,羅莎琳德顯然注意到了這一點:「他們是布倫特·唐納德,維維安·沃森,也就是德茜的弟弟,還有凡妮莎·維尼亞。凡妮莎,跟赫敏說說話吧,我覺得你們倆很有可能都被分進拉文克勞,畢竟你們都那麼愛看書。德茜,你怎麼不跟榮恩聊聊呢?我敢肯定他會跟你一個學院。」
「你是格蘭芬多的?」榮恩有點驚訝,他知道沃森是純血家族,而且德茜看上去跟這兩個斯萊特林很熟。
「格蘭芬多三年級。」德茜朝榮恩笑了笑,「說到這個我倒是想起來,我們得換上袍子了,不過……」她看了看擁擠的車廂和圍在車廂外的人,有點犯愁。
沉默了半天的鉑金小王子慢吞吞地開口:「你們可以去我的包廂。我爸爸特意給我安排的,可以容納下我們所有人。」
「這是個好主意。」羅莎琳德拍了拍凡妮莎和赫敏的肩膀,「好了兩位小姐,你們可以邊走邊聊。布倫特,你想辦法給我們弄出一條路出來。德拉科,你帶路。德茜,你帶著哈利和榮恩,還有他們那些零食。凡妮莎,赫敏,我們跟在哈利他們後面,淑女可不應該在人群裡擠來擠去。」
「對不起。」維維安畏畏縮縮地開口,「需要我做什麼嗎?」
「當然。」羅莎琳德給了他一個迷人的微笑,「哈利和榮恩的行李,啊對了,還有赫敏的,就拜託你了。」
維維安看著,滿架子的行李欲哭無淚,開始後悔問了這個問題。
「羅莎。」赫敏拉了拉羅莎琳德的袖子,「我的行李還在納威的車廂裡面。可以把納威一起叫來嗎?」
「當然可以。」德茜回過頭對著赫敏笑了笑,「維維安,拿行李的時候把赫敏的小朋友一起帶來。」
「我要幫他拿行李嗎?」話一出口維維安就知道自己問了蠢話。
羅莎琳德笑得更迷人了:「維維安,既然你這麼熱切地請求了,那麼,我只能說,請納威過來的時候,順便幫他拿一下行李吧。」
維維安悲憤地點點頭,緊緊捂著自己的嘴巴。
「級長們來了。」布倫特對著竊笑的眾人說,「我們走吧。」
 
「嘿,德拉科,見到救世主了麼?」德拉科一進門就聽到布萊斯·扎比尼的聲音。等看清進來的人之後布萊斯長大了嘴巴:「德,德拉科,你把救世主帶回來了?」
「布萊斯,你大驚小怪什麼?」潘西不滿地放下鏡子,忽然睜大眼睛,「梅林的鬍子!你是羅莎琳德·布萊克!」
「你說誰?」布萊斯問。
潘西白了他一眼,從包裡拿出一本巫師時尚雜誌,封面上正是微笑著的羅莎琳德:「羅莎琳德·布萊克,新一代的時尚女王!引領了巫師界的新時尚!而且我爸爸跟我說,她是十幾年來最優秀的斯萊特林,我進了斯萊特林之後就要以她為榜樣!」
「謝謝你的稱讚,帕金森小姐。」羅莎琳德微笑著跟潘西打過招呼,「可以麻煩你找個地方讓我們換上袍子麼?」
「當然可以。」潘西很明顯被羅莎琳德的優雅折服了,「你可以叫我潘西……請跟我來。」
 
3 3來到霍格沃茲
潘西他們出來的時候男孩兒們已經換好袍子坐在一起吃點心了,納威正抱著他的蟾蜍。
凡妮莎在靠窗戶的位子坐下,從包裡拿出一本魔藥書,朝羅莎琳德眨眨眼睛:「羅莎,問我幾個問題好麼?我想看看我預習的成果。」
羅莎琳德和德茜交換了一個眼神:「當然。斯內普教授很喜歡在每學期的第一節課隨機問幾個問題,因此預習顯得尤為重要。那麼,舟形烏頭和狼毒烏頭有什麼區別?」
「這個我知道,它們是同一個東西,可以叫它們烏頭。」凡妮莎答得很流利。
「真不錯。」羅莎琳德滿意地點點頭,「哪裡可以找到牛黃?」
「額,牛的胃裡。」凡妮莎愣了一下,還是答出來了。
「很好。」羅莎琳德翻了幾頁書,「製作疔瘡藥水的時候要在什麼時候放豪豬刺?」
「熄火之後。」凡妮莎偷偷看了納威一眼。他正在試圖抓住他的蟾蜍。
「最後一個問題。」羅莎琳德合上書,「把水仙根粉末加入艾草浸液會得到什麼?」
「一服生死水。」凡妮莎答道。
「完美。」羅莎琳德把書還給凡妮莎,「我敢肯定你會是個優秀的拉文克勞。一年級的新生們,這幾個都是斯內普教授很喜歡問的問題,你們可要記好了,別在第一節魔藥課就被扣分。」
「這些問題還是很簡單的。」德拉科正在吃一塊納西莎做的蛋糕,「不過魔藥課前面還是得好好預習,我可以想像答不出來之後迎接我的會是……」德拉科哆嗦了一下:「我寧可得到一個鑽心剜骨也不想承受教父的怒火。」
 
「快到霍格沃茲了。」布倫特看了看窗外的風景,轉向哈利他們幾個一年級新生,「你們準備進哪個學院?」
德拉科高高昂起那顆鉑金色的小腦袋,不過嘴角的奶油破壞了他高貴的形象:「當然是斯萊特林。馬爾福家都是最標準的斯萊特林,要是被分進赫奇帕奇我寧可退學。」
榮恩「哼」了一聲:「我就知道你等不及去跟那些斯萊特林的食死徒作伴。反正我肯定是去格蘭芬多。」
「你們不應該這麼說!」赫敏有些不滿,她重重合上了手裡的書,「要知道,霍格沃茲是薩拉查·斯萊特林、戈德裡克·格蘭芬多、羅伊納·拉文克勞還有赫爾加·赫奇帕奇共同創立的,他們都說最偉大的巫師。所以,學院之間只有理念不同,並沒有優劣的差別!」
「說得好!」德茜很滿意的拍了拍未來的格蘭芬多女王的肩膀。
「哈利。」凡妮莎拉了拉哈利的袍子,「你想去哪個學院?」
哈利眨了眨綠濛濛的眼睛:「我也不知道。雖然不太可能……不過我還是想跟大家都分在同一個學院。」
「就算不在一個我們還是朋友,不是麼?」凡妮莎對著赫敏笑了笑,「我覺得我們倆都會去拉文克勞。梅林知道我多麼想撲進拉文克勞那個巨大的圖書館!」
赫敏的眼睛瞬間亮了起來:「不管用什麼方法我一定要進拉文克勞!」
 
「這裡被施展了魔法,所以看起來才跟外邊的天空高一樣,我在《霍格沃茨,一段校史》讀到過。」哈利聽到赫敏跟凡妮莎說,不過他還沒欣賞得好整個禮堂,突然聽到一陣扭曲的歌聲。
 「一千多年前的事情,
  我剛剛被編織成形,
  有四個大名鼎鼎的巫師,
  他們的名字流傳至今:
  勇敢的格蘭芬多,來自荒蕪的沼澤,
  美麗的拉文克勞,來自寧靜的河畔,
  仁慈的赫奇帕奇,來自開闊的谷地,
  精明的斯萊特林,來自那一片泥潭。
  他們共有一個夢想、一個心願,
  同時有了一個大膽的打算,
  要把年輕的巫師培育成材,
  霍格沃茨學校就這樣創辦。
  這四位偉大的巫師
  每人都把自己的學院建立,
  他們在所教的學生身上
  看重的才華想法不一。
  格蘭芬多認為,最勇敢的人
  應該受到最高的獎勵;
  拉文克勞覺得,頭腦最聰明者
  總是最有出息;
  赫奇帕奇感到,最勤奮努力的
  才最有資格進入學院;
  而渴望權力的斯萊特林
  最喜歡那些有野心的少年。
  四大巫師在活著的年月
  親自把得意門生挑選出來,
  可是當他們長眠於九泉,
  怎樣挑出學生中的人才?
  是格蘭芬多想出了辦法,
  他把我從他頭上摘下,
  四巨頭都給我注入了思想,
  從此就由我來挑選、評價!
  好了,把我好好的扣在頭上,
  我從來沒有看走過眼,
  我要看一看你的頭腦,
  判斷你屬於哪個學院!」
好不容易等那頂破帽子唱完,哈利頭暈腦脹幾乎暈過去了。赫敏從耳朵裡掏出兩個粉紅色的小東西還給凡妮莎,兩個女孩看了看暈暈乎乎的哈利他們,相視而笑。
 
 
 
 
 
 
4 4 赫奇帕奇的救世主
開始分院了。
前面幾個新生都很快分到了各自的學院。哈利正猜想著自己會被分到哪裡,忽然聽見德拉科小聲抱怨:「我敢肯定那頂破帽子已經幾百年沒洗過了!我幾乎沒辦法想像把它戴在我的頭上!哪怕只有一秒!」哈利仔細看了看正在一個棕色頭髮女孩兒頭上跳來跳去的分院帽……似乎掉下了一層灰……哈利華華麗麗地糾結了。
「德拉科·馬爾福!」麥格教授叫了德拉科的名字。哈利看著德拉科走上前去,他敢肯定德拉科正在試圖用視線把那頂帽子撕成碎片。帽子剛一沾上德拉科的頭髮,或者有可能還沒沾到,就大聲叫了出來:「斯萊特林!」哈利看到德拉科舒了口氣,開開心心地跑到了斯萊特林的長桌。
榮恩果然是進了格蘭芬多,哈利看見他一坐到格蘭芬多的長桌上就被幾個紅腦袋圍住了。那個赫敏的抱蟾蜍的小朋友,納威,也進了格蘭芬多,興奮的連帽子都沒摘下就往長桌跑去了。
「凡妮莎·維尼亞!」
「該我了。」凡妮莎甩了甩那頭漂亮的金棕色頭髮,大步走上去。哈利發現教授席上一個黑頭髮鷹鉤鼻的男人多看了凡妮莎幾眼。
跟之前不同的是,凡妮莎花的時間明顯要比別人長。哈利眼尖地看到她正跟分院帽說著什麼,而且語速越來越快。
「格……」分院帽發出了一個音。
「該死的你給我閉嘴!不然我一把火燒了你!」凡妮莎低吼了出來,周圍的人都聽到了,麥格教授的眼角抽動了一下。
分院帽的氣焰在凡妮莎凶神惡煞的目光下低了下去,不情不願地說出「拉文克勞」。
凡妮莎的嘴角瞬間揚起來,安撫式摸了摸分院帽,給了赫敏一個微笑後抽出一張麻瓜的面巾紙擦著手走向拉文克勞的長桌。
全場一片肅靜。麥格教授回過神,喊了赫敏的名字。
「格……」分院帽發出一個低音,「額,小姑娘,你有沒有想去的學院?」
還可以這樣麼?哈利的眼角抽了一下。
不知道赫敏跟分院帽說了什麼,分院帽喊出了「拉文克勞」,語氣跟報出凡妮莎的學院的時候一模一樣。
「今年的學生太凶狠了……」哈利聽到分院帽虛弱的聲音。
「維維安·沃森!」麥格教授沒理分院帽的抱怨,直接喊出了下一個學生的名字。
「估計是赫奇帕奇。」德茜看了布倫特一眼。布倫特搖搖頭,示意她看分院帽。
維維安的分院結果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就跟德拉科那會兒的情形一樣,分院帽剛剛沾到,或者是還沒沾到他的頭髮,就大吼出聲:「毫無疑問!格蘭芬多!」
哈利看到榮恩把南瓜汁噴在了納威的臉上。羅莎琳德和德拉科的假笑怪異地僵硬了幾秒。德茜和布倫特看著彼此,像是被施了石化咒……對,就是德茜在火車上提到的這個咒語。凡妮莎和赫敏看上去是最正常的,畢竟食物從叉子上掉下來是很正常的事不是麼。
維維安愣了幾秒,鬱悶地走向格蘭芬多的長桌。他先前可準備了洋洋灑灑一大篇的話要讓分院帽把他分進拉文克勞的,這下子全白費了。
「哈利·波特!」
禮堂一下子安靜下來,然後響起一片低聲的驚呼。
「哈利·波特?」
「……那個人……」
「……嬰兒……」
「……額頭上的疤……」
哈利學著之前德拉科的樣子擺出一個他自認為兇惡的眼神死死盯著分院帽,因為走近才發現帽子上的污垢比想像中的還要厚。
梅林很顯然無視了哈利的願望。分院帽穩穩當當地罩在了哈利的頭上,正在自言自語中,並且沒有短時間裡停下來的跡象。
「你覺得他會去哪兒?」德茜用眼神示意羅莎琳德。
「不知道。」羅莎琳德微微蹙起眉頭。
哈利聞到分院帽上面的怪味的時候恨不得把帽子摘下來扔得遠遠的,而那頂帽子還在糾結應該把他分進斯萊特林還是格蘭芬多。
哈利看了看優雅高貴的羅莎琳德和那個鉑金色頭髮的漂亮男孩兒,又看了看緊張兮兮地盯著自己的榮恩,再看了看低著頭討論著什麼的凡妮莎和赫敏,最後看了看一臉鎮定的布倫特……
「什麼?你想……」分院帽似乎很驚訝。
「或許……會很不錯?」哈利小聲嘟囔著。
分院帽歎了口氣:「好吧,既然你已經決定了……赫奇帕奇!」
 
 
 
 
 
 
5 5 回到軌道的劇情
一片寂靜……
哈利邁出去的腿哆嗦了一下。這次,石化咒似乎……蔓延了整個禮堂?
「天哪天哪。」德茜緊緊揪著維維安的胳膊,「我一定是做夢了!我竟然夢到了……上帝梅林玉帝如來佛祖!」
凡妮莎和羅莎琳德同時看向布倫特。布倫特在她們詭異的目光下僵硬地低下頭,決定不再看這個變異了的哈利·波特。
「西弗勒斯。」鄧布利多打翻了杯子,熱可可濺了他一身,「我似乎出現了幻覺,呵呵。」
「哈哈哈哈……」分院帽的笑聲打破了死寂,「不得不說,哈利,你跟你的父親一模一樣!太有趣了!」
「你這是什麼意思?」鄧布利多疑惑地看著分院帽。
「哈利建議我跟他一起惡作劇。」分院帽擠擠眼睛,「怎麼樣?你們都嚇了一大跳對不對?」
「你是說……」鄧布利多瞥了低著頭的哈利一眼,「你並不準備把他分到赫奇帕奇?」
「當然!」分院帽的心情好到了極點,「他是個天生的格蘭芬多!」
哈利看著朋友們怨毒的目光,不滿地看向分院帽。
「好了哈利,快到格蘭芬多的長桌去。」鄧布利多笑嘻嘻地看著忍無可忍的地窖蛇王,「年輕真好,呵呵呵。」
「嘿!哈利!你差點嚇死我們!」榮恩向哈利抱怨著。
哈利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再次怨毒地看了分院帽一眼。我其實是真心想去赫奇帕奇啊……
 
「德拉科。」潘西偷偷拽了拽德拉科的袖子,「哈利他們怎麼還沒來?」
德拉科從厚厚的魔藥書裡抬起頭來瞥了潘西一眼,等嘴裡的那段念完了才諷刺道:「我以為上了這麼多天課你已經知道咱們的救世主不踩著上課鈴是不肯進教室的。」
維維安聽到德拉科的話,緊張地握住納威的手:「糟,糟了!我忘了叫哈利還有榮恩起床……」
納威還沒來得及安慰緊張不已的維維安,突然聽見「砰」的一聲,黃金男孩和紅頭髮保鏢終於衣冠不整氣喘吁吁地跑了進來。
「梅、梅林!終於趕上了……」榮恩翻著眼睛,臉都快跟頭髮一樣紅了。
哈利無精打采地趴在桌子上,那頭張揚跋扈的頭髮也顯得耷拉了:「我在家裡明明每天都很早起來做家務的,怎麼到了霍格沃茲就老是起不了床呢?」
德拉科看著他們兩個,把諷刺的話嚥了回去,在包裡掏了一會兒,把一個東西丟到哈利面前,低下頭繼續看書。
「這是什麼?」榮恩好奇地把頭探過來,「翼龍玩具?」
哈利被撲騰的翼龍逗樂了,一時沒抓穩,那隻小翼龍就飛到了哈利頭上,咬住一根頭髮就使勁拽了下來。
「噢……」哈利疼地皺了皺眉頭。
「這是鬧鐘。」德拉科看著小翼龍把拽下來的頭發放在自己面前,「德茜送給我的,只要睡前把時間告訴它,它就會叫你起床。我不需要這種東西,給你們好了。」
「謝謝你,德拉科。」哈利給了德拉科一個感激的微笑。
「不過,哈利……」榮恩摸著自己的亂糟糟的頭髮,「我們的頭髮夠它拔幾天?」
德拉科看了看哈利和榮恩的頭髮:「我可以叫我爸爸寄幾瓶生發魔藥。非常有用,就是味道不太好。」
「不要了……」榮恩顯然對魔藥兩個字很過敏,「我想我跟哈利兩個人的頭髮還夠拔一段時間……」
 
「砰!」魔藥教室的門再一次被大力打開,斯內普教授大步邁了進來。
「你們到這裡來為的是學習這門魔藥配製的精密科學和嚴格工藝。」斯內普教授掃視了整個教室,「這門課不需要你傻呼呼地揮舞魔杖或者亂唸咒語,所以,我並不期待大多數人能理解制魔藥的精密科學與正確技術。」
德拉科偷偷用手肘撞了哈利一下,哈利連忙把小翼龍收進包裡。
「不過,對於那些出類拔萃擁有特殊天賦的少數人,我可以教你們如何擾亂心智和迷惑感官。我可以教會你們怎樣提高聲望,釀造榮譽,甚至阻止死亡……」魔藥教授的眼睛稍顯溫和地掃過德拉科,然後凌厲地掃過哈利榮恩,順帶著給了維維安和納威一記眼刀,「但前提是,你們的腦子足夠大可以裝下我說過的所有要點才行。」
魔藥教授頓了一頓:「波特。」
哈利嚇了一跳,「刷」地站起來:「教、教授……」
「如果我把水仙根粉末加入艾草浸液體會產生什麼效果?」
「一……一服生死水……」哈利小聲回答。
魔藥教授顯然沒料到哈利能答出來,愣了幾秒鐘。德拉科疑惑地看著自己的教父,這可不是《魔法藥劑與藥水》上面的內容啊……
「那麼,從哪裡可以找到一塊牛黃?」教授很快問出了第二個問題。
「牛的胃裡,先生。」哈利開始在心裡暗暗感激羅莎琳德和凡妮莎了。
「舟形烏頭和狼毒烏頭有什麼不同?」第三個問題也很快拋來了。
「它們……它們是同一個東西,都叫……叫……烏頭……」哈利總算想起來了。
魔藥教授轉身在黑板上寫字的時候哈利長長地舒了口氣,低聲說:「榮恩,晚飯的時候記得提醒我……我要跟凡妮莎還有羅莎琳德說我愛她們……」
 
 
 
 
 
6 6 記憶球和飛行課
「喂,今天我們要上第一節飛行課了。」維維安拉了拉德茜的衣袖。
「我知道。」德茜打了個哈欠,用叉子撥了撥煎餅,「羅莎也發愁呢,德拉科跟哈利他們成了朋友,很可能不去搶那個記憶球。」
「你跟羅莎商量出什麼來了麼?」凡妮莎向後傾斜身子,低聲問。
德茜搖搖頭:「只能順其自然了。」
「可是……」
「信來了!」榮恩興奮的叫聲打斷了凡妮莎的話。
「喔!」哈利摀住後腦勺。一隻貓頭鷹把包裹仍在了他的後腦勺上。
「咦,哈利,你怎麼有點……」赫敏伸手摸了摸哈利的腦袋,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謝頂?」
「噗——」德茜嘴裡的南瓜汁噴在了維維安臉上。
德拉科好奇地跑了過來,不過哈利立刻摀住了自己的頭不讓他看。「聖人波特,快給我看一下。」德拉科使勁兒拉開哈利的手。「就不!」哈利拚命扭動著身子。兩個人扭成了一團。
「快看!」德茜興奮地拍拍維維安的肩膀,「我家小龍果然是小攻!我就知道一定是德哈!」
最終,瘦小的哈利沒敵得過馬爾福家的小少爺,不情不願地讓他看了看自己的後腦勺。
「這難道是……」德拉科狐疑地看著那一小塊微微泛紅的頭皮。
哈利用頭髮把那塊皮膚蓋住,嘟著嘴點了點頭:「被鬧鐘啄的。」
德拉科打了個冷戰,心有餘悸地摸了摸寶貝的鉑金髮絲。還好把它送出去了……
「嘿,納威,你手上的是什麼?」榮恩好奇地問。
正在看書的赫敏探過頭:「那是記憶球。如果它變成了紅色就代表你忘記了什麼。」
納威看著記憶球裡顏色越來越深的紅煙皺起了眉頭:「可我不記得我忘記了什麼。」
哈利的注意力也被記憶球吸引了:「納威,可不可以借我看一下?」
「當然。」納威把記憶球遞過去。
「給我看看。」德拉科突然撲上來。
哈利急忙站起來閃到旁邊:「這是納威借給我的!」
「納威!」德拉科凶狠地瞪著納威,「借我看看!」
納威被那酷似斯內普教授的眼神嚇壞了,連忙點點頭:「好……好……」
德茜他們無語地看著搶著記憶球的兩人。那份報導了古靈閣失竊事件的報紙被救世主他們徹底無視了。
 
飛行課。
維維安站在哈利和納威中間,手都緊張的發抖了。
「你在緊張嗎?」哈利對著維維安笑了笑,「我是第一次飛,也有點緊張。」
「我不……我也是第一次。」維維安回了哈利一個難看的笑容。我不是在緊張這個啊梅林!
德拉科嫌棄地看著地上的掃帚:「這些掃帚太破了。我要寫信告訴我爸爸,霍格沃茲居然還把這種又老又破的掃帚給學生用,董事會得查一查每年撥給霍格沃茲的經費都被用到哪兒……」
「下午好,同學們。」霍琦夫人大步走了過來。
「下午好,霍琦夫人。」
「歡迎大家來上第一堂飛行課。」霍琦夫人用那雙鷹眼看著大家,「好了,你們還在等什麼?每個人都站到自己掃帚左邊去。」
「快點。」霍琦夫人很顯然不滿意他們拖拖拉拉的態度,「把手伸到掃帚上面,說『上來』。」
「上來!」
哈利和德拉科的掃帚立刻飛到了他們手上。維維安的掃帚在地上滾了一小下,納威的掃帚連動都沒動。榮恩的掃帚打在了他自己的鼻子上。
「不錯嘛,聖人波特。」德拉科假笑著看著哈利。
 
等到每個人的掃帚都到了手上,霍琦夫人讓他們都騎在掃帚上往上跳。不過她一吹哨子,納威就飛了起來。
大家都驚慌地看著他搖搖晃晃地飛起來,在天上翻了幾個圈之後重重摔在了地上。
「哦,手腕扭到了。」霍琦夫人把納威扶起來,「在我帶他去醫療翼的時候都乖乖地呆在地面上。要是我看見有誰飛上天,這個人就別想見識到魁地奇了。」
「可憐的納威。」榮恩拍了拍心口,「嘿!馬爾福!你幹嘛拿納威的記憶球!」
「它自己掉出來的。」德拉科立刻反駁,「何況早上納威也答應借給我看的!」
哈利看著德拉科得意洋洋地晃著記憶球,立刻撲上去:「納威明明是借給我的!」
德拉科跳上掃帚,慢慢飛起來:「有本事就來搶好了。」
這樣都行?維維安愣了一下,象徵性地阻止哈利:「不行……剛才霍琦夫人說了……」
「嘿!聖人波特!」德拉科停在天上,把記憶球上拋,然後接住,「你拿不到吧?」
哈利一把推開維維安,跨上掃帚就朝德拉科飛了過去。
維維安沒站穩,「咚」的一下坐在地上。所有人都抬著頭看天上的兩個人,維維安的手不幸被克拉布踩中。
「梅林!」維維安看著那兩個人在天上你追我趕,虛弱地揉著自己的手,「哦不……這就是人品麼……我怎麼不記得赫敏有過這待遇……」
 
 
 
 
 
7 7 平穩地前進到萬聖節
德拉科和哈利完成了不少高難度動作回到地面上,所有的學生都圍了過去。
「哥們兒,你可真棒!」榮恩崇拜地看著哈利,「你真是第一次飛麼?」
「這是波特家的遺傳。」德拉科懶洋洋地插進來,「他爸爸也是一個搜球手。」
「什麼?」哈利睜大眼睛。
德拉科翻了翻眼睛:「費爾奇不是罰過你打掃獎品陳列室麼?你就沒注意到那裡有你爸爸的獎牌?」
「我不知道。」哈利看向榮恩,「那些獎牌都是榮恩擦的。」
「我,我沒注意。」榮恩縮了一小下,又興奮起來,「哈利,下課了我們就去看看吧。」
「我覺得……你們可能這個沒機會……」維維安的聲音越來越小。哈利他們這才注意到,圍著周圍的人都後退了幾步,直盯盯地看著他們身後。
哈利他們回頭,入眼的就是黑袍翻滾的斯內普和氣勢洶洶的麥格教授……
「哦不……」德拉科一手扶額,「我大概會成為斯萊特林第一個被趕出學校的人。」
 
「哈利·波特。」麥格教授叫了哈利的名字,「跟我過來。」
「哈……」榮恩在斯萊特林院長的死亡射線下消音。
等氣壓低到不能再低,斯內普教授這才面無表情地開口:「我想我不得不給馬爾福先生寫信,表達一下我對馬爾福家族的擔憂……因為他的繼承人已經退化到跟格蘭芬多一樣沒腦子了。」
德拉科的腦袋耷拉了下去:「對不起,先生。」
斯內普皺了皺眉頭,丟下一句「跟上」就轉身朝城堡裡走去。
 
「格蘭芬多有了新的搜球手!是一年級的哈利·波特!」差點沒頭的尼克興奮地跟一個漂亮的女幽靈說。
「我聽說斯萊特林的魁地奇隊也收了一個一年級新生。」女幽靈看向血人巴羅。
「是德拉科·馬爾福。」血人巴羅面無表情地回答。
「他們是五十年來最年輕的魁地奇隊員!」尼克興奮不已。
「是一個世紀以來最年輕的隊員。」女幽靈微笑著更正。
「對!是一個世紀!」尼克拉扯著自己的腦袋,「我就知道!我很早就看好他們了!」
 
「維維安!」德茜一出教室就奔向操場,「維維安·沃森!快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
維維安和榮恩告了別,後者尋找哈利去了。
「什麼?!」聽完了整個經過的德茜尖叫起來,「梅林的保暖內衣!這樣都行?!」
「親愛的德茜,老遠就聽見你又在給梅林設計衣服了。」羅莎琳德假笑著走了過來,後面跟著布倫特。
「哈利·波特總算進了魁地奇隊,雖然德拉科·馬爾福提前了一年。」布倫特晃了晃手裡的報紙,「我們現在是不是該想辦法讓他們注意到這條新聞了?」
「也許我可以把報紙放在哈利的床上。」維維安建議,「古靈閣的這面朝上。」
「這個主意不錯。」羅莎琳德點點頭,「我贊成。」
「我也贊成。」德茜也投了贊成票。
「嘿!羅莎!德茜!」凡妮莎抱著厚厚的一本書氣喘吁吁地跑了過來,「哈……哈利·波特……他們……」
「怎麼了?」羅莎琳德扶住凡妮莎,變出一杯水。
凡妮莎一口氣把水灌了下去,深吸一口氣:「我和赫敏剛剛看見榮恩和哈利去了禁區。赫敏原本想阻止他們,結果剛她一進走廊樓梯就挪開了,我沒能追上去。」
Well。」羅莎琳德眨眨眼睛,「雖然有些小問題,不過情節還是圍繞著正軌的不是麼?」
「那……這張報紙還要麼?」維維安搖了搖手上的報紙。
「也許,誰知道呢。」布倫特聳聳肩,「你可以先留著。」
 
經歷了三頭犬之後,救世三人組終於注意到了禁區的秘密。不過在他們整理出頭緒之前,萬聖節到了。
「小心!」哈利眼疾手快地扶住德茜。
「謝謝親愛的。」德茜勾住哈利的肩膀,「就這樣去格蘭芬多的長桌吧,不然你還得扶我幾次。」
「你怎麼……」哈利猶豫了一下,「怎麼突然想穿高跟鞋?維維安說你特意寫信讓鞋店定制超細高跟,還催他們一定要在萬聖節之前送過來……小心……」哈利再次扶住了德茜·差點與地面親密接觸的·沃森,低頭看了看那雙有著比針還細的八厘米的鞋跟的高跟鞋:「你確定待會兒你能安全地走回宿舍麼?」
 
 
 
 
 
 
8 8 平淡如純淨水的萬聖節
「哈利,你要相信一個格蘭芬多的實力。」德茜拍了拍哈利的肩膀,扶著長桌坐下。
「這跟格蘭芬多的實力有什麼關係?」哈利疑惑地眨眨眼睛。
「當然有關係!」榮恩崇拜地看著德茜的超細高跟,「我敢肯定只有德茜能穿著這麼細的高跟鞋走路!這還不足以證明格蘭芬多的實力嗎?」
「噗——」羅莎琳德笑了出來,「韋斯萊先生,這麼細的高跟鞋不符合斯萊特林對生命安全的謹慎。」
「這雙鞋可是我特意為今天訂做的。」德茜得意地晃了晃腳上的鞋子。哈利和維維安小心地讓開一步,免得被那尖細的鞋跟戳到。
「真是個好主意。」羅莎琳德看著德茜的鞋跟點點頭,「你應該通知我們的。」
「從一本同人上看來的。」德茜聳聳肩,「我以為你們看過。」
「同人是什麼?」榮恩從火雞裡面抬起頭含糊地問。
「同人是一種小女孩喜歡的東西。」凡妮莎抱著一推書走過來,甩著金棕色的長髮。
「赫、赫敏呢?」維維安突然問。哈利總覺得他的語氣有點驚恐的感覺。
凡妮莎朝斯萊特林的長桌努努嘴:「放心,她哪兒都沒去,在跟潘西和德拉科說話呢。」
「嘿,維維安。」榮恩把腦袋伸到維維安旁邊,有點不懷好意地問,「你怎麼這麼擔心赫敏?」
維維安顯然是被嚇到了,連連擺手:「不……不是……榮恩……我沒有……」
「沒有什麼?」赫敏疑惑地問。她剛從斯萊特林的長桌過來,正把一堆包裝精美的糖果分給眾人:「德拉科給你們的。是馬爾福夫人親手做的,不得不說真的非常好吃。」
「馬爾福夫人的手藝真好。」德茜笑瞇瞇地抓了一把給哈利,「能嫁給德拉科的人多幸福啊,對吧哈利?」
哈利奇怪地看著德茜,眨了眨綠眼睛:「德茜……你是想嫁給德拉科嗎?」
「咳咳咳……」德茜被嗆到了,「你說什麼?梅林的制服裙!你怎麼會這麼想?!」
哈利哆嗦了一下,在羅莎琳德和凡妮莎鼓勵的目光下鼓起勇氣:「能嫁給德拉科的人多幸福啊。」他學著德茜的語氣說,然後無辜地看向德茜·被噎到的·沃森:「這不是說明了你想嫁給德拉科嗎?」
「親愛的德茜,原來你暗戀德拉科。」羅莎琳德不懷好意地看著德茜,「需要我幫你跟德拉科表白麼?」
「千萬別跟我們客氣。」凡妮莎親熱地勾著德茜的脖子,「只要你開口,我,維維安,布倫特,還有赫敏他們幫你表白的。」
「該死的!我自己會去跟德拉科表白……」德茜驚恐地摀住嘴巴,「梅林的紙尿褲……我都說了些什麼啊……」
「說你要去跟德拉……」哈利友好地提醒。
「別告訴我!」德茜尖叫著打斷哈利的話,「哈利,我真沒有暗戀德拉科!你要相信我!」
「難道……」赫敏皺起眉頭探究性地看向德茜,「你暗戀的其實是哈利?」
「哦不……」德茜以手扶額,「讓我安息吧。」
「搬石頭砸自己的腳吧。」凡妮莎笑瞇瞇地在德茜耳邊低聲說,「我們教授家的哈利才不會被幾顆糖就騙走呢。」
 
暗戀風波在吵吵鬧鬧中告一段落。
哈利開始吃萬聖節晚餐的時候榮恩已經收拾掉了大半隻火雞,哈利剛想取笑榮恩滿臉的油光,突然瞥見奇洛教授跌跌撞撞地跑進來。
「巨……」奇洛剛開口,突然「啪」的一聲栽在地上。從哈利的角度正好看見凡妮莎偷偷把腳縮回來,而赫敏正低聲說著什麼,像是在譴責凡妮莎。
奇洛從地上爬起來,晃了晃頭,好像還沒反應過來。過了幾秒鐘,他朝著教師席踉蹌地走了幾步:「校長!巨怪!在地下教室裡……」
「砰——」
奇洛教授再次摔倒在地。這次絆倒他的是一根雞腿骨,看上去很像斯萊特林桌上高爾剛剛啃的那只……
奇洛堅持不懈地爬起來,搖搖晃晃地說完最後一句台詞:「我想我必須告訴你……」
「咚——」
哈利哆嗦了一下。這次是奇洛自己暈了過去。
「啊——」德茜第一個尖叫起來,被驚嚇住的學生們反應過來,都朝禮堂的大門跑過去,整個禮堂亂作一團。
「安靜!」鄧布利多制止住了混亂的人群,「大家不要慌張。各位級長,把自己學院的學生帶回寢室。教授們跟我去地下教室。」
哈利正準備跟著級長後面會宿舍,突然感覺衣角被拉了一下。
拉住他的是維維安。他把一隻裝了不少點心的袋子遞給哈利:「你還沒吃多少,小心餓著。」
「額,謝謝。」哈利愣愣地接過那只袋子,「你呢?」
「我的在這兒呢。」維維安晃了晃左手的袋子,順便把右手的那只遞給德茜,「給。」
哈利呆呆地往四周看了看,除了羅莎琳德和德拉科,納威、凡妮莎、赫敏、布倫特……幾乎人手一隻這種袋子,飛快地收拾著桌上的糕點。
「德茜……」哈利猶豫了一會兒覺得必須提醒她一下,「你的鞋跟……似乎把奇洛教授的手扎穿了……」
「噢——」德茜又是一聲誇張的尖叫,連忙把鞋跟從奇洛教授鮮血淋漓的手上拔出來,不過她後退的時候又踩上了奇洛教授的腿……等她真正從奇洛教授身邊離開的時候……據哈利保守估計,奇洛教授身上起碼被紮了七個洞了……
哈利怔怔地站了一會兒、猶豫了一瞬,然後……低下頭眼不見為淨、開始把桌上的馬爾福夫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