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冰心劍指江湖,雲裳獨為君舞
有生之年,何幸遇見。若能碰上對的人,已是一種福分。

生死蠱一擲,我願舍命換你平安,也算我能為你做的,最後一件事。
千絲百足鳳凰湮,與君同眠。
  • 468440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聿王擒鳳 by 蘇浣兒

楚霞衣的戀戀情深  據說,聿皇獨孤瀚一統天下的野心極強,無人可擋,   據說,他以殺戮為樂、以劫掠為趣,讓人聞風喪膽,   可是在她楚霞衣眼裡--   他根本是個油腔滑調的痞子!!!   盡管他口口聲聲“君無戲言”、“絕不強人所難”   實際上卻對她使出“偷窺”、“色誘”“脅迫”的下三爛手段,   她以敦煌九鳳之尊下嫁於他,他竟然暗地裡調兵遣將追著“鳳宮”打,   難道他心中只有霸業,說什麼“永遠愛你”全是假的?……   這小妞居然敢在他跟前演戲---   簡直不知死活!不過她倒真有兩下子,不但凶巴巴地罵他是禽獸、是畜生,   甚至還“一度”讓他提早去見閻王,   可誰叫他就喜歡她這“死到臨頭還嘴硬”的調調呢?   管她是不是敦煌九鳳之一,他一樣用“男人征服女人”的方式對待她,   再說,他多年未竟的心願,還得靠她來完成……   第一章      和?熏柳,花香迎人,正是春暖花?的?春三月。      但在西?,??漫?一股教人喘不?气的??气氛。      只???的居民百姓不分男女老少,在官兵的押解下一??神色?皇、跌跌撞撞出了西?城。有的?不及穿鞋,有的只披了衣裳,有的??扁?、??,有的?家?全?在?上,有的哭哭啼啼?儿?女,有的?女尚抱?襁褓中的幼儿,有的??白???、年逾七旬的老翁,全都神情茫然惶恐地站在城?口,看?如狼似虎、活象?鬼?城的夏?大?。      ??,一??莫三十??、身穿?甲的?????了??,手拿?矛,指?一名?子?道:“楚?呢?”      那?子何曾?一把?矛指?胸口?,?即?得?色?青,??都?不出?,“我……我……我……”      ??冷哼一?,?矛一送,登??了??子。      他又?向一名白???的老翁?道:“老?儿,我?你,楚?呢?”      老翁?色?白,?身?抖,“我……我……不知道”      “不知道?楚?是西?第一名?,也是你?的城主,你居然??不知道?真是好?刁民,?怪西?敢和聿皇大??抗?么久,原?是有你??一批不怕死的刁民在?楚??腰!”      那?“腰”字??落下,便听到老翁一??叫,胸口?血直冒,身子??往后倒下。      ?可?坏所有的百姓了,大家?成一?,?小的甚至叫嚷出?。      那名???????回回地走?,一??似的眼睛直在一群群手?寸?的西?百姓身上打?,“?!楚?到哪儿去了?知道的就?出?,可以免去一死;否?前???人就是你?的榜?!”      ?以千?的百姓大家你瞧瞧我,我瞧瞧你,每?人?上???意,?硬是?有人?口。      瞧?西?百姓竟是?等冥?不?,那???然有些?气了,“好!既然你?不怕死,那就不怕?鬼做!?啊,上!”      ???落,一?手??刀的聿皇大?已然??西?百姓?了??,?蹄、?刀??之下,怕真是要血肉??、遍地尸首了。      此?,一?清???,一道瘦削的黑色身影如流星赶月般,?城?上?了下?,停在千?万?之前,“住手,耶律奇,你不是在找楚???楚?在?儿!”      ??叫耶律奇的??急忙一抬手,制止了大?的行?。他策?上前,看?眼前一身黑衣的楚?。      他便是西?城主楚??瞧他??子只怕不到二十——恐怕更小。而且他……他好美,耶律奇知道用“美”?形容男人?在很不恰?,但他?也想不出什么更好的?儿?形容。?之,他?得眼前的楚?美得不像?男人,倒像?女子,倘若?上女?的?,根本就是?姿容?代的大美人。“你是楚??你??我?”      楚?眼睛一眯,正想?什么?,他身后的西?百姓?早忍不住叫嚷出?——      “楚??,你走吧!不要管我?了!”      “是啊!你快走,不要管我?了,我?又老又病,不能????城,你就??城中那些精兵去向西圣陛下和越王陛下求救,求他?替我??仇!”      “楚??,你一?人抵得?我?所有的人,只要你能活?离?,那就是我?西?百姓的福气;你快走,快走,不要管我?了!”      楚?白皙如雪、?又俊美异常的?上露出一?苦笑,“我……我不能就?么?你?而去,更不能坐?你?被?孤瀚屠?;如果我眼??看?你?被?孤瀚屠?殆?,那我?算什么敦煌……”他???,?再???下去。      ?到?情形,耶律奇知道眼前?美得不像男人的年?男子,果真就是西?城主楚?,不?大喜?望,“?人,?楚??了去?皇上”      楚?后退一步,“我跟你去??孤瀚,你可以答?我不?害?些人??”      耶律奇微微一笑,“?不?得看皇上的心意,不是我能?定的,走吧!”      瞬?几道?枷??在楚?身上,然后耶律奇朝?腹一踢,?匹嘶?前奔;楚???跌摔在地,整?人?法自主地被?拖?在地上?。      西?百姓??,?不大哭起?,??奔上前想要救援,“楚??!”      几名士兵??,???刀大喝:“?敢??就先砍了?的?!”      ?人?奈,只得眼??看?楚?就?么被拖到中??前。      “?去!”耶律奇翻身下?,?楚?往前一推。      楚???不及站好,整?人就往前扑去,重重摔倒在地。      他呻吟一?,咬?牙?起?手想站起?,?看?一?男人的?杵在眼前。      他??那?往上一瞧,一?恐怖至?的?正??他。      楚?一愣,几乎失?叫了出?,身子也不自主地往后退,“你……你是……”      那男人微微一扯嘴,一?充?磁性又??些?慵?的好听?音?起:“你是第一??到我?有昏倒、?有?一跳,也?有鬼叫鬼叫的人。”      楚??异的?大眼睛,又看了一眼?丑得?直是不知?如何形容的?,??他才??,原??人?上戴了?面具,那面具遮住了大半的?,只剩下嘴巴露在外面,教人瞧不清楚原?的面目。      “你……你是?孤瀚?”      那戴面具的男子???,一?精光?然、英气勃?的眸子,炯炯有神地瞅?楚?。      ?正是?人????、望?而逃,??中好?好?,?又攻?不克、??不胜的夏?皇帝——聿皇?孤瀚。      ?孤瀚?致盎然地看?楚?,看?他沾??土、草屑的俊美容?;看?他狼?地被?在??中,?掩不住一身高?傲然的气?;看?他一?水??、情深深,好似???的?人?瞳,忍不住?道:“你真美!如果你是女的,我一定?你做我的女人、我的皇后,只可惜……”言下之意似乎不胜惋惜。      ?么赤裸裸、?毫不加粉?的??,听得楚?又是一愣,半句?都?不出?。      ???孤瀚??????笑、嗓音?柔斯文、?罩面具的男子,就是??中每下一城必屠城劫掠、?犬不留、好?好?的聿皇?孤瀚?怎么他竟然如此……如此?文?和,活像?王?公子,全不像??中那般?气??、霸气?天?      ?孤瀚在椅子上落座,大剌剌地伸?了腿,舒服地往椅被一靠,“?吧,你要什么?”      楚?不解道:“什么要什么”      ?孤瀚嘴角往上??一扯,“如果你留下?陪我,要什么代价?”      楚?几乎跳了起?,“你……你?什么?”      ?孤瀚?身往前瞅?楚?,那眼神是火???的,好似正一件件地??楚?的衣裳,赤裸裸地???他,“我要你,所以打算留你在身?,你愿意??”      楚?惊?得一句?都?不出?,?上的表情古怪极了。      ?男人……?男人居然??向他求??天老?,想不到?孤瀚居然喜?男人?真是太意外了。      楚?想都不想便??,“不,不可能!你或?有?袖之癖,或?有不?人知的癖好,但我……?是再正常不?的男人。我只想保全西?城那些?辜百姓的性命,只想娶妻生子,??平平凡凡的生活,我……我不可能答?你的!”      ?孤瀚眼中精光一?,一眨也不眨地盯?楚?俊美?比的?瞧,“是??一?再正常不?的男人?”      ?么一?反?,楚?不知怎地,竟??由地感到惊慌,不自?地回避??孤瀚迫人的眼光,“?、??!”      “只想娶妻生子,?平凡的生活?”      楚?眼睛瞧?自己的?尖,有些心?的道“正是。”      ?孤瀚?起腿,背重新靠?椅子,以一种平淡?令人打?的?音?道:“既然你不愿意,我也不想?人所?。不?……我倒是可以成全你的愿望,?你平平凡凡的?日子。”      楚???地瞪??孤瀚,不知道他接?又要?出什么惊世?俗的??,“什么意思?”      ?孤瀚伸手?茶几上端起一杯茶一?而?,跟?慢?斯理?道:“你??知道聿皇大?素?所向披靡、每?必胜吧?”      楚??然知道,如果他不知道,他怎么?冒?生命危?,接下西?城主??吃力不?好的工作呢?      “可是有??人除外,???人硬是?我的??吃了?仗,你知道是???”      楚?眉?一?,“一?是不是越王雍容?”      “?,就是??雍容,他是西圣???的弟弟,不?熟?兵?,更擅?机?布?,曾?用五行二十八星宿大?,硬是?煮熟的?子?我手中?走。想我?孤瀚十?即位、十六??征以?,??吃??等?仗呢!不?那雍容确?是?奇才,如果可以,真想再和他?量一次。至于另外一?……”?孤瀚又看了楚?一眼,“那就是你,你?我整整耗?了一年又??月的??,?失了一万三千一百六十二?兵勇,折?了五名主?,十七名副?,二十三???;你?,?????怎么算?”      楚?傲然地?起?,?所畏?地道:“?是你咎由自取,怨不得人。”      ?孤瀚冷冷道:“咎由自取?怨不得人?”      “??!如果你不?兵?犯,你的一万三千一百六十二?兵勇、五名主?和十七名副?都??好好的在家里,或乘?膝下,?娶妻生子,或含?弄?,又怎么?死在西?城下?再?,你死??么多人,?道西?城的死??比你的少??你可知道有多少?辜的?士、百姓?了保??座西?城而?牲生命?你可知道又有多少孤儿寡母夜夜啼哭,只??找已?在??上?烈?牲的父?或丈夫?因此???去,?一切都要怪你,怪你?好?好?的?道昏君!”      ?孤瀚?言??大笑,“我是?道昏君?我好?好??”      “?止?道?你?暴不仁,?愎自用,意?戮??,以劫掠?趣,你根本就不能算是?人,你是禽?、是畜生!”      ?孤瀚又是一?狂笑,“我听?不少人?我?暴不仁、嗜?好?,???听?有人?我禽?、畜生,?敢如此?我的,你是第一?!”      “那又如何?我既已成??之?,早已不?生死放在心上,要?要?也都?你,所以我?有什么不敢?的?”      “你可以不怕死,但是那些人呢?那些你口中?辜的西?百姓,他?也能不怕死??”      提起西?百姓,??直就像掐住了楚?的喉?,?他登??了气?,“你……你想怎么?置他??”      ?孤瀚一笑,毫不在乎的?道:“如果我?要屠城三日,如何?”      楚???跳了起?,“不行,不能屠城,他?都是安安分分、??矩矩的老百姓,你??不能屠城,如果你屠城的?,那我……”      “你如何???之?,?能跟我??件??”      楚?一句?都接不上,是啊!??之?,?能??件??      ?孤瀚走到楚?面前,一手托起他的?,?他面??自己;?人?息相?,距离不到一寸。“要我不屠城也可以,但是你得答?我留下?。”      ?等相近的距离,?楚?不??身??,他慌忙???,“我??我??趣?你的男?,我只想娶妻生子,只想平平凡凡的?日子。”      “我有?要你?我的男???”      ?下?到楚?摸不???了,“你……”      “能?堂堂聿皇花了整整一年又??月,折?一万三千多名手下,我怎能再?你回去???不是?虎?山?但是要我?了你,我可舍不得。”      楚?推??孤瀚???道:“你究竟想?什么?”      “只要你肯投降,?此?入我夏?,我可以答?你不屠城,而且……?可以?你完成心愿,?你平平凡凡?日子,如何?”      楚?瞪??孤瀚,“什么?投降?”      “?,我喜?你,更欣?你的才?、勇气,我希望你能跟?我,成?我的臣民,和我一起西?敦煌、北打天下,你愿意??”      ?孤瀚又上前一步,伸手???楚?雪白俊秀的好看??,“我?可以把我最心?的?妃嫁?你,完成你想娶妻生子的心愿,你?好不好?”      楚??想都不想就要拒?。      可?孤瀚?不?他拒?的机?,他低下?,??的唇??啄了啄楚?的嘴,指尖微微捏了下他小巧的耳垂,“就?么?定了,你先跟大?班?回朝,回朝后,我?上?人准?你和?妃的婚事,嗯??人,?楚?到后?休息,?便去叫?妃??。”      楚???孤瀚突如其?的????得僵在??,根本?听到他后面?的那几句?。他吻他……?男人,居然吻了他?      看?楚?呆若木?的模?,?孤瀚嘴角露出一抹不易察?的?笑,他意味深?地看了楚?一眼,若有意、似?心地?:“回京后我送你一副耳?,那是我在南征?得到的,我想你戴了一定很好看。”      楚?就?么一?愕然地?到后?,心里不?想?,耳??他?什么要送自己耳??      他不禁伸手摸?那被?孤瀚???的耳垂,他早已不戴耳?了。男人哪有戴耳?的?只有姑娘家戴耳?哪!可他?在的身份是楚?,是西?城主楚?,可不是姑娘……      突地,楚?整?人活象被雷打到似的愣在??。      他?要送自己耳?,又?要自己留下?陪他,甚至?吻了自己,?不成……?不成他早看穿自己是?姑娘?      ?么一想,楚???一?,几乎坐到在地。      ?不了,他……他八成第一眼就瞧出自己是?女子了,所以才?要自己留下?陪他,所以才?恬不知?地吻了自己,?走前??要送自己耳?,原?……原?他早知道自己是女的?      ?怎么可能?自己明明??得很好,不?行?、?止、?气、??、生活起居等??都注意到了,也相信?有人可以?出自己就是楚霞衣,否?怎能?上西?城主?可??孤瀚居然一眼就?了出???是怎么回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原??楚?,正是敦煌九?中排行第四的幽天楚霞衣。      楚霞衣怎么?成了西?城主?甚至在西圣???和越王??雍容的?助下,??西?城?民?抗?孤瀚的大??      ?就得?洞庭湖上,楚霞衣收走玉麒麟?起了。      ??楚霞衣收走玉麒麟后,一??所有?于玉麒麟的??便??扰扰、甚??上。      有人?那玉麒麟中有上古神?,可以延年益?,?人青春永?;有人?四只玉麒麟一旦??,就可以???帝所留下的?藏;?有人?,只要得到玉麒麟,就可以呼??雨、移山倒海,得到神秘的力量,否?尊?如敦煌??,又何必派人去??玉麒麟?      本??玉麒麟心怀不?的人就不少,只是四只玉麒麟不知分散何方,?使有心?找,也是?如登天,不然以麒麟四帝之力,早?回?了。      可一旦大家知道玉麒麟就在敦煌??中之后,一切的注意力??移到了敦煌??,加上敦煌九?所持有的九?玦亦是天地?物,?者相加,使得一群群的野心分子就?矛?指向敦煌??,?心??想?敦煌??取得玉麒麟或者九?玦。      ?此,??的人?毫不以?意,?竟世人知道??在敦煌,但敦煌何其大、?沙何其多,要找??在?沙中的敦煌??,那?直比登天??了。      但如果???找??的人?成了?孤瀚,那么神秘如??、尊?如九?也不得不?起眉?,大感?疼了。      因??孤瀚不是普通人,也不是庸君俗帝,他雄才大略、能征善?,极富机智?略,同?御下??分明、很得?心,曾在三?月??下七十二座城池,????,??一?人一旦??敦煌??而?,?想??能不??、能不在乎??      于是在楚?衣的受命下,楚霞衣??成男子,易名?楚?,星夜赶往西?,在?孤瀚大?攻破西?、????地界之前先制止他。      楚霞衣自幼??奇?五行,算??略,于兵法一途也算是熟知的了,可她怎么也?想到她的所?一遇上?孤瀚的大?,竟?些全?覆?。      ?法可想之下,楚霞衣想到了???。      ???因?玉麒麟,和敦煌九?成了好友,?弟弟??雍容也娶了小妹楚蝶衣?妻;如果能得到??人的?助,或?能打??孤瀚也?不定。身?麒麟四帝,???一定也不希望玉麒麟落入?孤瀚手里吧??竟那?麒麟四帝而言,威??在太大了。      ???兄弟果真如楚霞衣所料的,慷慨出兵援助,使得小小的西?城,居然和?孤瀚的大?打了?不胜不?,僵持了整整一年有余。直到一?多月前,由于西?城出了?奸,?秘道引兵入城,才?使得固若金?的西?城一夕?陷。      想到?儿,楚霞衣便?有恨,她想不透究竟是?出?了西?城。是那被自己取而代之的原西?城主??,?是?孤瀚原本就派了?奸?伏在城??      不可能,如果是奸?,不?知道那?秘道,那?秘道是不知多少年前,朱雀天女?自??人挖掘,除了?代城主外,整?西?城不?有第二?人知道。      若???,他素?正气?然、崇尚孔孟,不?做出?种背主?民的事情?。      那么……是他身?的人?      有可能,否?如何解?秘道之事?但??人是??是??的部?,??的子女,抑或是??那??娶??不到一年的小老婆朱媚儿。      想起那?朱媚儿,楚霞衣???皮疙瘩都爬了起?。      她?得那是??弄??的妖?女人,有一天甚至?模做?想勾引她呢!唉!??怎么?娶?种女人?妻?若真是?女人出?了西?城,那可就只能向老天?喊冤了。因?那?女人根本就是?花痴,只要?相端正?的年?男子都好,倘若?孤瀚知道??,?能不拿?用上一用??      但事已至此。她又能如何?她只能想法子保全西?城百姓,?量不?他?遭受危害。      幸好?孤瀚答?自己不屠城了,只是……他?何那么爽快就答?自己的?件???只要??于他,臣服于他,他甚至可以??妃下嫁。      他?何如此做?他不是已??破自己的女儿身???何?要故意找?女人?看自己出糗??道他?有所??或者他早知道自己是敦煌九?的幽天?      不?的!他不?知道的!?使他看穿自己是?姑娘,也?不?知道自己就是敦煌九?之一。      或者他根本??破自己是女人,只是真的?男人有?趣??也不?可能,因??孤瀚?然?征善?、?功彪炳,??未听??他劫掠?哪?女子?妾,反倒是把?人送?求和示好的美人?送?臣下?妻,就好像他?要??妃嫁?自己一?。      不管哪一者,楚霞衣都?得自己危?极了。她不怕死,如果她怕死,就不?到西??了。但她?害怕面??孤瀚,面???神秘又?人摸不?心?的男人,尤其不想面?他如同看穿一切的?眼,那??她?得自己仿佛被?得赤裸裸的,全身光?一物,教她不安到极?。      就在楚霞衣想得几乎入神?,一?女子?滴滴的?音?起——      “楚??,臣妾奉皇上之命,特?伺候??。”      楚霞衣尚未回?神,便?眼前一花,香?一?,一名?莫十八、九?的??女子笑吟吟地站在眼前。      楚霞衣?了一跳,“你是??”      那女子柳腰??,走到楚霞衣面前盈盈一拜,若有意、似?心地露出胸前一抹雪白,“臣妾?妃,是皇上要我?伺候??你的!”      楚霞衣???皮?麻,全身?皮疙瘩一寸寸地爬了起?。???孤瀚究竟在想什么?他居然真的把自己的妃子送?了,天啊!??救救她,??救救她啊?      第二章      “?是皇上特????准?的‘翠?’,皇上?翠?是上等的葡萄酒,葡萄酒就是要放在夜光杯里喝才品?得出味道,?此臣妾?特?向皇上要了夜光杯?呢!楚??,你就??吧,嗯?”      ?妃坐在楚霞衣腿上,一手??她的?子,一手端?夜光杯?近楚霞衣,嘟?嘴撒?。      楚霞衣??也不是,??也不是,只能?大眼睛、???,“我、我、我不?喝酒,?是、?是你喝好了。”      ?妃迸出一串??似的笑?,“哎?!我的好??,?跟臣妾客气什么?臣妾已?是??的人了,?分什么你啊我的!要不,臣妾喂??喝,好不好?”      听到?狐狸精?要喂自己,楚霞衣忙不迭地想拒?,可哪?得及??妃早在嘴里含了一口酒。嘟起小嘴?到楚霞衣唇?,眼看那涂?胭脂的血盆大口——不,是?桃小口就要碰到自己?,楚霞衣忙伸手抵在?妃胸口想推?她,“?、???,有人?了……”      ?妃噗嗤一笑,“不?有人?的,除非是皇上。不?,皇上今晚?人入西?城了,他是不?到?儿的。”      楚霞衣?言,眼睛?的瞪大,“他?城了?他?城做什么?”      “??用???然是宣??威、?察?利品啊!楚??,你??不?傻到以?皇上?不屠城就什么都不做吧?如果皇上?真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他要如何???好几万名的士兵,又要如何??些士兵?他?命??可是打仗,??都?送命的,皇上?然得好好犒?大家!”      楚霞衣?色攸地?白,全身抖?不停。      ?死的?孤瀚,?死的聿皇!他答??不屠城的,可他?先用花言巧??人,再派了?狐狸精??手??的?住她,然后自己??大??入西?城耀武?威,放任他的士兵劫掠??,?和屠城又有什么差??      ?死的?孤瀚,?死的他,她不?放?他的,她??不?放?他的!      楚霞衣跳了起?,用力扯?身上的??,打算去找?孤瀚算?。一旁的?妃看了很是??,“楚??,你在做什么?”      楚霞衣?狠狠地瞪了?妃一眼,“我要去找?孤瀚,我要?他?何不守信用,?什么要?我!”      ?妃咯咯一笑,伸手挽?楚霞衣,??地把?枕在她肩膀上,“皇上????你已是大大的恩典了,?作以前,守城主?可都是要五?分尸、示?三日的。可是皇上?他很喜?你,所以舍不得?你,?要我?陪???你,怕你寂寞……”      楚霞衣一把推??妃,冷冰冰的?道,“是怕我去坏了他的好事吧?我不知道?孤瀚派你?究竟有何目的,但我知道只要是和?孤瀚扯上?系的人,??都不是好人,尤其是你?不要?的狐狸精!”      ?完,楚霞衣理都不理?妃,?自扯下??奔了出去。      ?妃大惊失色,急忙叫道:“快?住他,??他跑了!”      可?些人哪?得住楚霞衣?只?她身形如?,出手如?,三?下??路阻止的士兵解?得干干??,直奔西?城而去。      ???入西?城,楚霞衣便听到城?哭?震天,叫喊??,斥?、怒?、嘲?、嬉笑不?于耳。百姓??她到?,有的?忙向她控?夏?的士兵?走了他?一生的?蓄,?放火?房子;有的?哭??女儿、媳?被?入??后生死未卜;有的?抱?已?冰冷的?人的尸首放?大哭,看得楚霞衣怒火中?,?牙?都快咬?了。      她恨恨道:“?孤瀚在哪里,你?知道??”      “知道,就在??的?水?。”一名老人回答。      楚霞衣???,吩咐他?找?安全?秘的地方躲避夏???后,??匹??到?水?。      不消?,因??孤瀚的?系,此?的?水?自然戒?森?,里里外外都站?了守?的士兵。可楚霞衣根本不在乎,?西?城的秘道不但是朱雀天女挖的,??水?也是朱雀天女所建,加上她在?里住了一年多,??水?哪里有窗,哪里有?,哪里有地道、秘室,她?不清楚??      所以她避?巡?的士兵,?后花?中的一?灌木?里?了?去,不花多久??便?利?入?水?,找?了?孤瀚。      楚霞衣站在窗?,透?窗?看去,?孤瀚躺在床上,衣衫?敞,任由一名半裸的女子趴在他身上磨磨蹭蹭。      “皇上,您?得?臣妾?儿一趟,今晚就在?儿住下,?臣妾服侍您,好不好?”      ?孤瀚不置可否地“嗯”了?,?洋洋?道:“你不怕?人????”      那女子使出?身解?想勾起他的?致,“??那老不死?活??,臣妾都不怕了,更何??在他死了,西?城也?皇上所有?”      ?孤瀚?眉微微一?,眼睛???,似乎正沉浸在女子所??他的快感中,“那……楚?呢?你就不怕楚?知道?”      “楚??”那女子抬起?看向?孤瀚。      楚霞衣冷笑一?,果真是她!?孤瀚?瞧上?种女人,??在其中,可???聿皇也是金玉其外,?絮其中的家伙!      女子嗲?道:“楚?是?木?人、二愣子,就算有女人?光衣服躺在他面前,只怕他?眉?也不??一下,皇上提他做什么?皇上不是已??了他??”      ?孤瀚????眼睛,“你是??的妻子,怎么?知道他是木?人、二愣子?你勾引?他,?被他拒?了,是不是?”      女子?上一?,“那是臣妾未??皇上之前的事,打???皇上,成了皇上的人以后,臣妾???也不?碰了,更何?是娘娘腔的楚??”      原??女子竟然是??的妻子朱媚儿。      她在半年前一次外出?香?,不慎被?孤瀚派出的探子所擒,?夜就匍匐在?孤瀚?下,竭?所能地伺候他;甚至?了确保地位,?把西?城的秘道地??出,才?有今天的破城之事。      “我听???水?是敦煌??的人依???的原?所建,??真的??”      朱媚儿胡???,“是、是啊!”      “是???口告?你的?”      “嗯!??那老家伙??,?初建造?不但是依???原?所建,甚至?了??水?可以和??一模一?,?留了一???的地形?。”      “那?呢?”      “在、在……”      “?在我?儿!”      ??,一道人影?窗?跳了??,只听得半?女子尖叫,跟?一????了?去,?血?得?孤瀚一?一?。      “你……怎么……”?孤瀚?愕地抬起?,赫然看?那本?被?妃?住的“楚??”竟然站在自己眼前,?一?砍了朱媚儿的?!      楚霞衣冷冰冰,面?表情瞪?身上一?不挂的?孤瀚,“我怎么?了,是???城主告?我,他放心不下他那美?又年?的妻子,?心她?受人引?,所以要我?她去?他!”      “你……”?孤瀚???,?法置信秀?端庄、?美若仙的她?做出?种事?。“你?么做,不?的太?分了?”      楚霞衣冷冷一笑,“?分?比起放任自己的士兵在城?奸淫?掠,?了一?叛主背夫的女人又算得了什么?”?完她??一指,“起?,把衣服穿上,跟我走!”      ?孤瀚?定地瞅?他,“你想做什么?”      “做什么??然是去?束你的士兵,叫他?退出西?城三十里,否?床上的朱媚儿就是你的榜?。”      ?孤瀚?大眼睛瞪?眼前的人,?他清??俗的面容,以及藏在衣服下,掩不住的窈窕玲?身?,看到那?滴?血的?尖,忽地他??大笑起?。      “哈哈哈……好!好?楚?,好?西?第一名?,果真名不??,人冷、心冷、手段也冷!我猜,??妃也被你?了吧?”      楚霞衣哼了?,“她既?叛主,也?有背夫,我做什么?她?起?,如果你再不起?,休怪我不客气了!”      ?孤瀚?手一?,推?朱媚儿,站在楚霞衣面前,毫不在意自己身上可是光溜溜的,什么都?有。“我?不就起?了??”      乍??孤瀚那修?、健?、??又赤裸的昂藏身?,楚霞衣??有些不知所措,她?????眼睛,“你、你穿上衣服,你快穿上衣服!”      ?孤瀚眼中光芒一?,“大家都是男人,有什么好??的?不?,你??的?子好美,?女人都比不上。”      楚霞衣?眼一瞪,又羞又气,??指向?孤瀚胸口,“你再???,信不信我?了你?”      ?孤瀚嘴?泛起一抹几乎看不?的笑意,?他羞怒交集的模??收眼底,他?口?:“好啊!牡丹花下死,做鬼也?流,?然你不是牡丹,?比牡丹?得更美,能死在你的?下,我求之不得。”      楚霞衣气极了,握???的手不住?抖?,似乎恨不得一?砍了他,“你!”      可?孤瀚??毫?有回避的意思,他反倒往前一布,那?尖就?么刺入他胸膛里,?血微微?了出?。      楚霞衣一惊,慌忙收手,“你……”      ?孤瀚柔?道:“你不是想?我??那就下手吧!能死在你手里,我死而?憾。只是你?忘了,如果我一死,那么全西?城的百姓都得陪葬,你愿意??”      楚霞衣霎?气白了一?俏?,??一挑,挑起?置在地上的衣服,往?孤瀚扔了?去,“穿上衣服,如果你再胡?八道,我就先割了你的舌?,?你?此再也不能?口??。”      ?男人就是大名鼎鼎、威震天下的聿皇?怎么活象?油腔滑?的痞子?他勾引朱媚儿,?她?他叛主背夫也就?了,?在死到??,居然?有心情跟自己?情?他到底有?有一?羞?心、廉?心啊?      ?孤瀚仿佛猜透她的心思,故意慢?斯理地穿衣服,那勾魂?魄的眼?不住瞅?她,??瞧?她的反?。      “如何?”      楚霞衣神情僵硬,眼睛直望?外?,不想去看他光溜溜?穿衣服的?子,“什么如何?”      “同?是男人,你?得我看起?如何?”      楚霞衣忍不住吼道:“我又?看?男人?穿衣服的?子,怎么?知道……”她一?回身,硬??皮?倒?孤瀚身后,??抵住他的背,“走吧!除了你?人可以命令你的大?撤退,所以只好??你了。”      ?孤瀚了然一笑,一?不?地往前走,心里?暗暗想?,她九成九是?姑娘,否?怎?出?那种反???楚?是她的本名?是化名???是化名吧?那么她是否真的姓楚?听?敦煌九?也姓楚,西?城又和???系密切,“他”?不?是敦煌九?中的一?吧?      想到?儿,?孤瀚几乎忍不住想回?再仔?看看,可他才微微一?,背上旋即??的冰?感提醒他,?小女人倔得很、冷得很,下起手?也一定?不留情,?在跟她撕破?只?惹?她,他可不想象朱媚儿一???都不?了。嗯!他得再想想?法,逼她露出狐狸尾巴才是。      ??,楚霞衣已?押??孤瀚走到城?上,而身后自然跟了密密麻麻一大群侍?、兵勇和大臣。?玩笑!皇帝被人押?上城?,他?不跟??,?有命??      楚霞衣????,架在?孤瀚脖子上,冷?道:“皇上,可否?你?在正在城?吃喝玩?的兵勇,全??到城外去?”      ?孤瀚微微一笑:“?然可以!耶律奇,吹?!”      耶律奇早??赶了??,可?他瞧?楚霞衣用?架??孤瀚威逼?,??是只能干瞪眼。      ??他听到?孤瀚下了命令,?即?一名士兵?道:“吹?!”      那士兵站在城?上,??的?角?立刻?遍西?城?外,??的兵勇象是一只只的??般??往外集合,?在???休息的作?的士兵听到?角?也都一并整?跑出?;不到半刻?,?万大?已然集合完?,黑??的人??西?城外?得水泄不通。      楚霞衣看了不禁暗暗??,??孤瀚果然治?有道,?怪乎他的大??所向披靡、?人可?了。      看?自己的??在一瞬?集合完?,?孤瀚?意地扯嘴一笑,“接下?呢?”      楚霞衣?:“叫你的??后退三十里!”      ?孤瀚??耶律奇下命令:“后退三十里。”      耶律奇似乎有意?,“可是……”      ?孤瀚虎眼一翻,“嗯?”      耶律奇?????,站在城?上大喊:“大家听?,皇上有令,叫后?作前?,前?作后?,后退三十里,安地扎?。”      命令??,?万大?登即拔?后退,不消片刻,西?城外已然看不到半?兵士;而城?的西?百姓早得到“楚??”的交代,??收拾行囊、??家眷,趁?大?撤退之?四散逃命。一座繁?的西?城,片刻??如死城,走的一?都不剩,只有城?上?孤瀚的君臣以及楚霞衣。      ?此?孤瀚?得毫不在意,“接下?呢?”      楚霞衣??看?他,“接下??”      “是啊,你?想要我做什么?”      “我要你做什么,你都?答???”      ?孤瀚意有所指的道:“?然,只要你肯?口,我?答?你,并竭?所能?你做到。不?先??件是……”      “是什么?”      ?孤瀚嘴角浮?一抹?异的笑,他用?只有?人才听得到的?音?:“先??件是你得先成?我的女人!”      楚霞衣?色一?,都??不及有所反?,手中的?就??孤瀚?了?去,跟?????孤瀚?了十??穴道,??不得。      “你!”      ?孤瀚朗朗一笑,???的??在地上,?便又?了楚霞衣的?穴,教她又气又急、又羞又怒,?只能???溜溜的大眼猛瞪?孤瀚。      一直在旁?等?救?孤瀚的耶律奇高?极了,忙?道:“皇上,恕臣?能,不能解皇上之危,??皇上受惊了,?皇上?罪!”      ?孤瀚充耳未?,只??“嗯”了?,??全然停留在楚霞衣气的?白的姣好面容上。      耶律奇又?:“皇上,既然逆?已束手就擒,那么大?是否……”      ?孤瀚???,“不,就?他??扎在三十里外好了,??城?扰人清?。”      “那么那些西?百姓?有?座城……”      “由他?去吧!否?我怕我睡到半夜,??都不?了。”      他???嘲?与暗示的??,听得楚霞衣?上一?。      ?孤瀚眼中??一?异?的光彩,“楚??由我?自?置,你??管!”      “可是……”      “?可是,忙了一晚,你?去休息吧!我已??事了!”      ?孤瀚打?抱起楚霞衣,大跨步走回?水?。      站在?水?典雅精致,?暗合五行八卦、相生相克排列的复?屋宇,?孤瀚不禁有些?疑,他低?看?楚?,“你睡哪?房??”      楚霞衣?上眼睛,??相?不理。      ?她不??,?孤瀚?然失笑,“我忘了,你不能??。”      他解?她的?穴再次?道:“你睡哪?房??”      楚霞衣哼了?,“你?了我吧!”      ?孤瀚???,“我喜?你,我怎么舍得?你?既然你不肯?,那我就?便找?房??就?就。”      楚霞衣?言心下大急,可已??不及了,?孤瀚果真?便找了?房?,?她放在床上,“你……你想做什么?”      ?孤瀚坐在床沿,黑眸精光?然,“我想??你到底是女人?是男人,因?你太美了,美得不象真的。”      “女、女人又如何?男人又如何?”      他低下?,定定瞅?她,“是女人的?,那我就把你据?己有,?你成?我的;但如果你真是男人也?所?,反正??男人同?可以??倒?,共赴巫山云雨,只是方式不一??了!”      “你……做什么?不要,不要!”      楚霞衣惊叫?,可哪?得住?孤瀚,只?他扯下她戴在?上的帽子,露出一?似黑?般的??,接?又扯下她的衣衫,先是外衣、中衫,再?是?衫;??衫褪?,露出?在胸前的白布?,?孤瀚已?明白一切。      ?孤瀚冷然道:“你果然是?女人!?,你姓什么、叫什么??什么?取代??成?西?城主?”      第三章      楚霞衣僵躺在床上,眼睛??,?于?孤瀚的??充耳不?,置之不理。      可是那?朵???一路延伸到耳朵、肩膀的?云,?泄漏了她是何等??,何等羞?。      ?孤瀚一眨也不眨地瞅?她,?不清第几次地?,?他也不知道自己的性子竟如此之好,“告?我你叫么名字??什么你?成?西?城主,嗯?”      楚霞衣?是不肯?口,小小的?唇?得??的。      ?孤瀚眼中?于露出一?不耐,?手?在她肩???,“不肯??那就?怪我不客气了!”      楚霞衣猛地??眼睛?上他,“你敢?”      ?孤瀚柔??:“那就告?我你叫什么名字,我?不能?自己女人叫什么都不知道吧?”      “少做你的春秋大?了。我宁可死,也不要受你侮辱。”言下之意似乎打算咬舌自?。      可?孤瀚是何等?害的人,怎么可能不知道楚霞衣在想什么?他?即?了她的?穴,?她不?不能咬舌自?,??也不能?。      “侮辱?成?我的女人?你??是种侮辱?那我倒想看看,你?女??能承受多少侮辱!”      他?手褪去楚霞衣身上?余的白布。      楚霞衣一?气急攻心,几乎?死?去。      ??,一??在白布里的玉佩掉了出?。?孤瀚?手?起一看,??那是一?色?碧???的上等好玉,上?不?刻?一只展翅的?凰,另外?刻???小小的篆字——霞衣。      霞衣?如霞般的美?彩衣?好美的名字,?是她的名字??      “霞衣,霞衣,楚霞衣,楚霞衣……”?孤瀚手握?玉佩,嘴里喃喃念?。      忽然,一?念??入他?海里。他拿起那?玉佩看了又看,仔?地?摸上?的?路,触?那只展翅的?凰。      莫非?就是??中有?神异力量,可以延年益?、消?解厄的九?玦?      听?得到九?玦就可以得到玉麒麟,而得到玉麒麟就可以掌天下,所以普天之下的王侯公?,?不想??法想??敦煌九?,最好是能娶到敦煌九??妻,或者嫁?敦煌九?;因?敦煌九?在成??,??九?玦?自己的妻子或丈夫。      不??孤瀚不?么想,他并不想借由婚姻?系取得九?玦,那?只能得到一?九?玦,不是??他要的是全部,包括玉麒麟在?,是以他才?在?????的策划后出兵攻打西?,他知道只要攻下西?,就等于征服一大半的??。      可他怎么都想不到?遇上楚?——不,??是楚霞衣,更想不到竟然一眼就?楚霞衣??小??、假男人??走了心,?是他?做?都?有想?的。      但?所?,她不是敦煌九?也好,是敦煌九?更棒,?之他要定她了,??子她楚霞衣注定只能?他?孤瀚的女人。      想?,?孤瀚又想到一?有?敦煌九?的??。那就是男人二十八?、女人十八?的婚期大限,如果他?不在??期限?完婚,?得承受九?玦的?咒。      ?于九?玦的?咒,?孤瀚不感?趣,但他???十八?的婚期大限?致高昂,?竟??系到他能不能立她做皇后。      如果她已成?有了丈夫,那么依照夏?皇室的?定,她?只能做她的?妃,?法立?皇后;但如果?有的?,那么她??是他最美?、最高?的皇后。不知她成?了??      ?孤瀚想?,??落在她已然半裸的身?上。      忽地,?孤瀚瞧?了她那如白雪般的藕臂上,??一???亮眼的守?砂。      守?砂?她?了守?砂??代表她不但?嫁人,而且?是?……?子。      ?孤瀚眼中爆出一抹光彩,忍不住用手指????那?守?砂,?她,他是越?越感?趣了。      他抬起?看?眼前???的?代容?,再一次?她的清?而?心。但?她?若桃瓣,眉似新月,?若牡丹,鼻似玉?,唇若??,榴?含香,?冰清玉?,?恍如秋菊披霜,?若松生空谷,?比霞映澄塘,昭君尚?其三分,西子更要自?不如了。      只是??一?香培玉琢,恍若仙女的小?西?是那般倔?、果?,可以一??了朱媚儿,更可以?了西?百姓,??持他??聿皇。真是好啊!放眼天下,??有哪?男人敢?么做呢!但是她??美得教人目眩神迷的小?西?做了,而且做得很?底,?他的大??得一?涂地。      倘若她是?男人就好了,那么他就多了一?良臣猛?。不??在??更好,至少?他知道,原?世上?有她?等?色?慧的女子存在。      他低下?,覆上那微微??的小嘴,仿佛怕惊醒她似的,??地吸吮、啃咬?,品?她的柔?与芳香。      可楚霞衣?究?他惊醒了,她并?有完全气昏?去,所以??孤瀚的唇一碰到她?,她旋即醒了??,惊怒交集地瞪?他。      乍?她醒?,?孤瀚?然?有移?嘴唇的意思,反倒更放肆、更大?地?咬?,甚至?舌?探?她嘴里,恣意地舔舐、??,弄得楚霞衣羞?填膺,又快?了?去。      ?孤瀚??嗓子?口:“不准??去!如果你??去的?,信不信我???光你的衣服,要了你?”      楚霞衣眼睛猛然?大,惊怒不已。      他伸手?触?她粉嫩姣好的??,“?天底下?什么我不敢的事,否?我也不??名昭彰了。”      楚霞衣又急又恨,但又?可奈何。      ?孤瀚又道:“?生气,你一生气,我?更想要你的。”      楚霞衣一听果真收?起怒气,?依?狠狠瞪?他。      “?在我?你??,是的?就眨一下眼睛,不是的?,就眨?下,知道??如果你不?,不肯眨眼睛,那我?……”      他的??往下移到她光裸尖挺的酥胸上,那意思不言可喻。      楚霞衣?即??了?,气得几欲?狂,??毫?法可想。??死的臭男人,他最好能一刀?了她,否?只要她?困,她就一定要他好看。      ?孤瀚?然不在乎楚霞衣那?人似的眼光,他?道:“我?你,你叫楚霞衣是不是?”      楚霞衣一眨也不眨地瞪?他,根本不想回答他。可?她看?他的?山之爪竟往自己胸前移去?,霎??得?色?白,?忙眨了下眼睛。      ?孤瀚?意地笑了笑,???:“你是敦煌九?中的一???”      楚霞衣眨了下眼睛代表是。      “你排行第几?”      楚霞衣略一思索,??眨了四下眼睛。      “你排行第四?我想想,朱天、昱天、?天、幽天……你是幽天?”      楚霞衣有些?异,他怎么?知道敦煌九?的排序?而且?名字都?的正确????异??异,她不忘眨眼睛,免得??好色男人有借口占自己便宜。      眼看自己的猜?得到??,?孤瀚忍不住?近她,戴?面具的??离她不到一寸,“你几??十七?是十八?”      ??孤瀚?到十八?,楚霞衣?忙眨眼。      “你?婆家了??”      楚霞衣一愣,注意到他用的事“?婆家”而非“嫁人”;她想了一?儿,眨一下眼睛,代表有。      ?孤瀚眼睛一眯,“你嫁人了?”      楚霞衣移?眼睛,意思是??和他??。      他眼光??不定,“我听?敦煌九?在成????九?玦?丈夫或妻子,是不是有?回事?”      楚霞衣一怔,??是眨眼了。      ?孤瀚?怀中取出九?玦晃了晃,楚霞衣大惊失色,?忙想?回,奈何她??都不能?、?也不能?,如何能?回九?玦?只能干?急?了。      ?孤瀚?九?玦放在手中看?,又瞧了瞧床上??不得、秀色可人的楚霞衣,宣示性地?:“既然敦煌九?在成????九?玦?丈夫或妻子,那么?在九?玦在我手中,是不是代表我是你的丈夫?”      楚霞衣眼睛瞪得老大,又怒又急,??眨眼睛否?。可?孤瀚根本不理她,甚至把那?九?玦放入怀中,然后再次宣示:“你想否???用的。我素??一是一、?了就算,我?是你的丈夫,就是你的丈夫!??在?始九?玦是我的,而你,美?的幽天楚霞衣,你也是我的!”      楚霞衣拼命眨眼睛,拼命?扎,拼命地想拒?,但?什么都不能做,气得她差?又要??去。      ?孤瀚微微一笑,??的身?沉沉地?住楚霞衣,??人肢体相触,肌?相?,“我??不???去,否?我???要了你,?得??”      她大口大口喘息?,?色一?白、一??,目光更是如刀?般直射到????的男人身上。      他瞅?她定定?道:“我要你,打?第一次看?你?,我就知道??子我要定你了!那?候我不知道你是男是女,只?得你好美、好倔、好?人。我想,如果你是女的,我非得?你成?我的女人不可;但如果你是男的也?所?,反正男人也可以是我的?妾。所以你死心吧!我?要你就是要你,不管你的身份是什么,也不管你是不是?了婆家,??什么鬼誓言。倘若你真?了婆家,那就退了婚事;如果你不肯,那么我?不?任何手段?了?方,只要可以得到你。倘若你是怕什么?咒、誓言的,那?所?,我既然要你,自?一肩扛起所有的?任,不?你受到半?委屈和??。?在我?你把穴道解?,嗯?”      ?孤瀚果真解?楚霞衣被制住的穴道,可教楚霞衣惊?的是,他不?解?了她的穴道,?他的唇也同?覆上她的小嘴,毫不客气地吸吮她口中的蜜汁,啃噬?她柔?芳香的唇瓣,刁?的舌尖更探?她口中大?地???。      楚霞衣抗拒?:“不要,不要!”      可?孤瀚?悍封住她的唇,不?她有反抗的机?低下?以嘴含住,放肆狂妄地吸吮,啃咬。      楚霞衣?身一?,用力推??孤瀚,?手抱?半裸的身?,全身不住?抖,“不要,不要!如果你敢再靠??的?,我就立刻咬舌自?,死在你面前!”      ?孤瀚一愣,眼神里那??的欲火并未稍有??,?笑笑?道:“好啊,如果你真的那么相死的?,你就咬舌自?好了,我不?阻?你的!反正?死的女人和活?也???,而且?不?反抗、不?瞪我,不是??”      “你……”      “再?,你以?今天那些人逃离西?城后就真的平安?事了??你?忘了我有多少大?,我征服?多少?家、多少城池,如果我真的想?光西?人,?我??并不是?事;只消我放出??,放眼天下,??有人敢收留西?人,你?是不是?”      不等楚霞衣回答,?孤瀚???:“?且……你也??知道我的目的不在于西?,而在于整?敦煌??,在于九?玦和玉麒麟。如果你答?做我的女人,或?我?考?不再???采取行?,甚至考?放??取九?玦和玉麒麟,否?你??知道???面?何种??,不是??”      “我……”      ?孤瀚一??身上前,?她拉?自己怀中,?一般的手臂??圈住她。“做我的女人真有那么不好、那么可怕??”      “不是的,而是我……”      “而是什么?”      “我……”      他低下?瞅?她,“答?我,千万?拒?我。你??知道如果我得不到你,是?有很多人遭殃的;善良如你,尊?如你,倔?如你,是不?希望看到?种事情?生的吧?”      楚霞衣?有??,但那原本倔?的目光,?在不知不?中?化了。      ?孤瀚知道她答?了。他?探性地?起她的下巴,做?要?她;?回楚霞衣果然?有拒?,???上眼睛等他。      他露出一抹楚霞衣?有看?的?柔,小心翼翼地吻了她,同??:“就?么?定了,我?上派人去准??封典?,我要?天下人都知道,你?只?凰是我的,我一?人的!”      楚霞衣就?么在?孤瀚?所不用其极的哄?和威逼下,不得不答?嫁?他,成?他?多妻妾中的一?。      楚霞衣原本想,??孤瀚?口口???喜?自己,可??竟只是一?的吧??且他有那么多妻妾,那么多后?粉黛等?他,他的心不??是在自己身上的,他???倦吧?男人,不都是如此??到那?候,她就可以不?一兵一卒、不流一滴血,光明正大地离?他,他也?任何借口去??其他人了。      所以楚霞衣就??地跟??孤瀚回到夏?都城丹?,又在?孤瀚的安排下,住?韶和?。      ?天,韶和?里?女、太?里里外外,??出出地忙碌?,仿佛有什么大事即??生般。      楚霞衣知道,?定是?孤瀚要召自己侍?了,否??些人哪?如此???哼!侍?就侍?,反正男人女人??不就是那回事?      可不知怎地,她竟不自?想到?孤瀚,想他赤裸健?的身?,想他??的嘴,怎么?情又??地?在自己唇上的感?;想他??的手,怎么毫不知?地在自己身上游走,引得她全身?抖不已。光是想,她都?得快喘不?气?了。      她怎么可以如此?她?是?知所?制的好姑娘才是,怎么可以?一?男人所做?那么??的事念念不忘??是不?的,?根本就是不?的!      ?且他……他?迫她,硬逼她嫁?他,?种男人?有什么好想的?      但?何她?始??法忘怀?尤其是夜深人??,她更常常想到他,想到他戴?面具的??面孔,想到他嬉笑怒?,出?反?,?又狡猾到令人恨得牙痒痒的作?。他究竟是怎么?一?人呵!他?何要戴?面具遮去本?面目??道他有什么?言之???何真?的他和??中?暴冷酷的他,竟有?截然不同的面貌?      楚霞衣几乎想愣了,完全?有注意到有??女已?叫了她好几遍了。      “娘娘,娘娘!”      楚霞衣猛然回?神,“什么事?”      那?女指?身后几名捧?衣服的太??:“娘娘?沐浴更衣,?后大典?上就要?始了,万一?了吉?,皇上是???的。”      楚霞衣一愣,“?后大典,什么?后大典?”      那?女笑了笑,?手?楚霞衣褪去身上的衣衫,扶?她到后?的浴池,伺候她洗澡。“皇上要封娘娘作皇后,娘娘不知道??”      楚霞衣的眼睛??瞪大,“什么?皇后?”      “是啊!?可是朝?外的一件大事,因?咱?夏??于也有皇后了,而且?是?自敦煌??的皇后,所以大家都好高?呢!”      楚霞衣呆住了。      他要?封自己做皇后?怎么?听他???她以?他只是一?情欲熏心,才?那般威逼自己,想不到他竟然……竟然要?自己做皇后?他是真心的??他是真的喜?自己??      楚霞衣不知道,她也??知道,因???是那??迫,?迫到她?找?孤瀚??清楚的??都?有,就被迫坐上??,?到干泰殿接受?封。      ??孤瀚?自走下九?座,?她戴上后冠、穿上后袍,并??她的手同坐在九?座上,接受文武百官一??“恭喜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千?、千?、千千?”的祝??,楚霞衣?仍不敢相信,她真成了皇后,真成了?孤瀚的皇后。      第四章      ?孤瀚??楚霞衣的手,?到他一向所居住的泰和殿。      泰和殿本就典雅??,??一番收拾??,更加?得喜气洋洋了,但?一?大床??在北?,床上挂??有各种童子姿?的文王百子?,床的正中央?有一???金?珠?的金瓶,地上?????花?地衣,一旁一?五尺多高的喜字大??,更是?整?房?照得一片通?。      ?孤瀚拉?楚霞衣上床,?她坐在床的左?,自己?坐在床的右?和她相?,然后又起身斟了酒送到她唇?,“?是我?的交杯酒,喝了它,你就是我的了!”      楚霞衣毫?拒?的余地,只得就?他的手?酒喝了。      可?孤瀚?不?意,索性自己捧起酒?猛喝一大口,跟?托住楚霞衣的下巴,以嘴?嘴的方式一口一口?酒喂?她嘴里,直?得楚霞衣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一?小??得通?。      ?孤瀚?怜地?吻她的唇,吻?她酡?的??,“你?于是我的了,我的小霞儿!?在你再也?有任何理由可以拒?我了,嗯?”      他?手正想揭?她的扣子?,楚霞衣伸手按住了他。      “等等,我有??。”      ?孤瀚嘴角微微上?,“你?想拒?我??”      楚霞衣??,“不,我只是……”      “既然不是,那就???,?我?你,嗯?”      他一件件扯下她的衣衫。      ?所有的衣衫褪??,那完美?瑕得玲?身?再次呈?在他眼前,?孤瀚不禁屏息。      天,她好美!比??中?夜所?的她更美、更?人了。      只?她丰容盛?,肩若削成,柳腰娉婷,?盈宛若仙子,尤其一身香得醉人的雪肌玉?,教?孤瀚即便不碰触就已?心旌神?,魂?十三天外了。      “你好美,比我??中,比我所想象的?美、?魅惑人。”?孤瀚一把?她?入怀中低??,舌尖勾勒?她美好的唇形,然后密密堵住她,?柔地吸吮?。      楚霞衣??一?,下意?地又想推?他,可?孤瀚?得很?,吻得很深,?楚霞衣根本?有??或抗拒的机?,只得?在他怀中,任他予取予求。      但?孤瀚要的不只是??,他要完完整整的她,包括她的人、她的心和她的?魂。他要她?底地投入,?底地成?他的女人,他要看她在他身下喘息、呻吟、失控的模?,他要?底?去她?傲、冷淡的??,要她??到尾,?里到外都是他的。      他微微一笑,一面吻?她,一面?她平放在床上。      “求求你不要??!”      “不要?”?孤瀚眼中燃??惊人的情欲,他一?翻身?楚霞衣拉起,?她坐在自己腿上,“到???候,你?在拒?我,嗯?”      “我?有拒?你,我只是……只是……”      “?有?那就是逃避了,逃避感情,逃避你身体所??你的真?感?。”他??嘴,?咬?她的小耳垂。      “我……”楚霞衣羞?地偏??,想避?他?得??人的嘴。      他?得??,她是在逃避,是在抗拒,因?她?在是不喜??种身不由己得感?,那?他有种自己?永?不再?于自己的陌生感。      所以她?想抗拒,?想拖延。      可?孤瀚是何等人也?他早看透了楚霞衣那不自知的抗拒,也早明白?小?西根本不了解自己,更不清楚自己身体的反?。      他眼神一沉,“既然??,那我?就?看看到底是真的,?是假的。”      接受他的霸气,接受他完完全全融入自己身体里,成?自己的一部分,然后她真的?了?去,?倒在?孤瀚??又霸道的??胸膛中。      ?楚霞衣再次清醒?,迎接她的,是?孤瀚那戴?面具的??面孔。      “醒了?你?小?鬼,知道?在是什么?刻??”看到楚霞衣醒?,?孤瀚在床沿坐了下?,伸手??梳理?她散在枕?的??。      ??柔,教楚霞衣有些惊?,更多的是不??,“我……你……”      ?孤瀚??一笑,“什么你啊我的?快起?,把???喝了,喝完?,我得上朝去了。”      不待楚霞衣回答,?孤瀚已?端??碗送到她唇?。      楚霞衣?到一股?烈的?味,忙???,“?什么???什么叫我吃??”      “?是?你早??我生孩子的?,你太瘦了,我怕你一旦怀上孩子?吃不消,所以特?吩咐太?院熬的。”      楚霞衣自幼就??吃?,?在要她??由地吃什么早生孩子的?,她?然不肯。“不,我不喝,我不要喝。”      ?孤瀚??,??威?道:“不成,一定得喝!如果你不喝,那我?就在?里耗到天黑,?朝上的百官和文武大臣全晾?。?是……你想我?了衣服……”他???完,可言下之意?再明白不?了;而他的大手,也就?么伸入被子里……      楚霞衣?身一?,按住他的手,“?……???,天都亮了,大臣都在朝上等你,如果你不去的?,大臣????的。”      ?孤瀚一扯嘴,“??就?他??去,反正我向?不管?人?什么,?且你是我的,我想要你就是想要你,?人有?格????再?,他?敢????”      “但是你是一?之君,不好因???……”      “一?之君?既然你知道我是一?之君,那就听我的?,把?喝了,然后?我好好?你,嗯?”      “我不……”      容不得楚霞衣拒?,?孤瀚先喂她喝了?,跟?扯下被子,?楚霞衣雪白赤裸的身?毫?保留地呈?在清晨的?光下。      ?孤瀚?异极了!他知道她很美,也品??她的羞甜与??,?怎么也?想到?光下的她,竟?美?若斯。      但?她四肢修?,柳腰??,一身?白如雪的玉?在?光照射下,透?一?薄薄的光?,?如?罩?圣光的仙女一?,散?出一种?法形容的神圣气?,看得?孤瀚目不?睛,?怎么呼吸都忘了。      他??嗓子?道:“霞儿,我??你很美??”      楚霞衣??,她?他瞧得?身不自在,忍不住想拉?被子?住自己;即使他占有了自己的身子,成了自己的丈夫,那天生的矜持?是?她?法接受在一?男人面前赤身裸体。      可?孤瀚阻止了她,“?、??被子,??我才能好好看你,好好?你。”      “可是……”      “?有可是,?,?我把衣服?了,我?不能穿??身衣服?你吧!”……楚霞衣略?疑了一下,?是依?他的?,替他把衣服?了。      ?不是她第一回看到他光溜溜的?子,?是第一次在白?里看到他??赤裸的身子。      老??,他真的很好看。      他的肩膀??,腰身??健?,手?很?,全身上下?有一??肉,只除了一道丑陋的疤痕外,他?直可以?是完美?缺。      “如何??意??”?孤瀚低??,他知道她在看他。      楚霞衣霎?羞??,“什么?意不?意?”      “我是你的男人,?得?你?意才能留住你,不是??”      楚霞衣不由得瞪他一眼,?男人真是?孤瀚???什么他?是?片刻正??      ?孤瀚??楚霞衣躺在床上,拉?她的手放在自己身上,?她?触?自己身上的疤痕,“知道?疤痕是怎么?的??”      楚霞衣???那深深的痕?,几乎可以想??初???痕有多深、多痛,“??上被人砍的,是不是?”      “??,?是在越?那??役中被雍容砍的。”      楚霞衣一愣,“雍容?你?西圣???的弟弟,越王雍容?”      “??,?我的?也是拜他所?,才得戴上面具。”??,他取下打?遇?楚霞衣以?,一直罩在?上的面具,露出一?清秀、俊朗,?在左??上有道二寸???痕的面容。      楚霞衣起身瞧?眼前??全然陌生,?又极?熟悉的?孔。她想,若不是他?上有?痕,那么他可以?是比??雍容?要出色、俊美的男人了。      ?孤瀚确?出色。      但?她面如冠玉,色若春花,?如刀裁,眸似寒星。他的天庭??,下巴方正,?眉怒?有型,鼻梁高?;而他的唇,????美好,嘴角微微上?,仿佛未?先笑,透?一股极?人、极?惑人心的奇异魅力。      就是?奇异的魅力,不知教多少女子?他失魂落魄,甘愿受他?布;也就是??奇异的魅力,???的城主、君王,愿意自??城投降,心甘情愿臣服在他?下。      楚霞衣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也因他?奇异的魅力而愿意接受他的?件,但她?知道,自己??子?注定永??法????男人,?注定永?受制于??男人!      楚霞衣幽幽?道:“你?什么告?我?些?又?什么取下面具?我听?你?不取下面具的,不是??”      ?孤瀚伸手?她拉入怀中,大手在她光滑的背脊上?回游走?,“??,不?我在做什么,我?不取下面具,甚至是要女人的?候也是一?。因?我不想?人知道,堂堂聿皇竟然曾??在一?漂亮得不像男人的男人手上。”      ?然他?于??雍容的异常俊美有些不敢恭?,甚至?于自己?在他手上?件事感到耿耿于怀。      “那你?在?什么取下面具?”      ?孤瀚半?玩笑、半?真?道:“?有??原因。第一,因?我喜?你,希望能永?把你留在身?;?了不?你?只美??凰????去,我只好拿下面具,免得?坏我害羞的小皇后。”      楚霞衣的?几乎?到脖子上去了,“你!”      “至于第二?原因……”?孤瀚?了?,漂亮的黑眸中陡然??一??沉,“你?????和??雍容?兄弟,是不是?”      楚霞衣一愣,不懂他?何?突然提起??,“???是麒麟四帝,是玉麒麟的原始掌管者,身?敦煌九?,??他也是很自然的事。”      “不,我指的不是??,而是……??兄弟?什么?出兵?你戌守西??据我所知,他?并不?便出兵?人的,即使是?皇耶律隆昊兵困延陵,他?都可以袖手旁?了,所以他??出兵?你,不是一件很奇怪的事??”      听到?儿,楚霞衣?算明白他想?什么了,也知道他?何?突然放?早朝,?突然取下面具的原因了。      她?上?地罩?一?寒霜,推?他起身?:“你何不干脆?,我是不是和他?兄弟之?有什么?昧,才?使得一向与人??的??兄弟出兵?我?”      “我相信?有,因?????人素?不近女色,除了澹台明姬,我相信不?有第二?女人出?在???身?。至于雍容,那就很??了!他?得比女人?美,?性又?和,??女人,?同是男人的我看了都忍不住心?,更何?是女人?”      楚霞衣霎?气白了?,冷冰冰的?:“?孤瀚,?你搞清楚,雍容是我妹夫,是??的女婿,我楚霞衣?是那种?和自己妹妹?男人的女人??且……”她?了?,俏?有些泛?,“我是不是有?其他男人,你??比?都更清楚,不是??”      ?孤瀚一把抓住她的手,“我?然知道我是你的第一?男人,但焉知是不是最后一??”      “你!”楚霞衣气得一巴掌就甩?去。?男人?了她的九?玦,占了她的身子,?娶她?妻,?在居然反???疑她的清白?      ?孤瀚面?表情地抓住楚霞衣的手,半警告、半威?道:“我不管你和雍容之?到底有什么?系,也不管雍容?什么?你,我只想告?你,你是我的,我一?人的!我?不容?忍何男人,任何障?出?在你我之?,特?是雍容。万一不幸真的出?了,那我?不?手段除掉他,即使?全?之力也在所不惜,你懂??”      他?她拉?怀中,??的身?重重?住她,“霞儿,?女人,我向?是不吝惜于??的。可一旦?我??我所??得女人背叛我?,那我加?在她身上的,??是百倍,甚至是千倍的??。所以乖乖听?做我的女人,?我多生几?孩子,我?誓?一?子?你、疼你,不?你受半?委屈的。知道??”      “我不要,我??不做那种逆??受的女人,我……”      “??了,我不想听,更不想浪???和你做?意?的??,?在我只想做一件事,那就是要你,你知道我永?都要不?你的!”      ?孤瀚?意极了,不禁伸出大手??她的全身,看?那暴露在?光下的美?身?,如何因他而?抖、?喘,如何因他而呻吟、求?。      他知道,?一刻她?于完完整整成了他的女人,而他也?是她完完整整的男人,她唯一的男人。      端?八珍?生粥,俏月?到御花?里,笑眯眯地看?楚霞衣舞???。      真好看啊!她不是第一次看?皇后娘娘舞?了,可每一次看到都?得好精彩、好好看,也?她??怎么一?女子可以把?耍的?么好?      她?在好羡慕皇后娘娘?武功、?耍?,也?在好想?,因???走到哪儿都不怕被人欺?了。      想?,俏月喊道:“皇后娘娘,休息一下,吃??西吧!”      其?楚霞衣大老?就看到俏月朝?儿走?,可她?一?休息的意思也?有,因?她知道俏月准?其他事,就是奉了?孤瀚的命令?喂她喝?、吃粥,?什么??可以?她??身子,?可以?她快些怀上孩子。      想到?儿,楚霞衣不?有气。      ?孤瀚那?霸道男人?了?她怀上孩子,可以?是?所不用其极了。先是?迫她喝?,再是喂她喝?生粥,然后送她去?加什么祭祀?式,?可以退除邪气,早些怀孕。      至于他?做的,他?然?于配合,而且是天天配合,夜夜芙蓉?暖,弄得楚霞衣答?也不是,拒?也不是。有回甚至脾气一?,她索性?起???相?不理,可那男人居然?屋?破瓦而入,硬?她?在床上,就?么任他欺?了一夜。      她就想不懂,?男人?什么如此急于?自己怀上孩子?他那么喜?孩子??他后?里多的是女人等??他生孩子,做什么非要自己不可?      一旁俏月眼?楚霞衣不理她,于是又叫?:“娘娘,您再不??喝粥,万一粥?了,那俏月又得去?一碗,您舍得?俏月?了娘娘您跑?跑去??”      楚霞衣扑哧一笑,收?止步,“端??吧!我的大小姐,我喝就是了。”      俏月高?地端?八珍?生粥??楚霞衣,一面看?她喝粥,一面?:“娘娘,喝完了粥,我?去‘有???’瞧瞧可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