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冰心劍指江湖,雲裳獨為君舞
有生之年,何幸遇見。若能碰上對的人,已是一種福分。

生死蠱一擲,我願舍命換你平安,也算我能為你做的,最後一件事。
千絲百足鳳凰湮,與君同眠。
  • 46870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黃帝的女巫》(五帝令傳說之五)by 茱倩

禾馬甜蜜口袋SP621 2008/03/14 男主角:龍克浪 女主角:龐貝兒 內容簡介 像他這樣出類拔萃的男子,真可說是萬中選一 不僅外表英俊出色,而且集權勢和財富於一身 超凡魅力無人能擋,卻又隱含著疏離冷漠的氣息 愛慕傾心的女子前仆後繼,偏偏空著後宮養蚊子 原以為她渺小得無足輕重,只能躲在角落偷偷暗戀 沒想到他會莫名的對她產生興趣,反常的主動搭訕 甚至當眾宣示他的「告白」,說她偷走了他的心…… 老天!她居然獲得他的青睞,終於美夢成真了 王妃寶座一點都不重要,她在乎的就是他這個人 只要他真心的愛她並回報她的感情,她便心滿意足 願意永遠陪伴著他,彌補他內心深處的孤寂缺憾 只是……她認定他是真命天子,他似乎當她是個傻瓜 娶她完全無關情愛,完成任務才是他的最終目的…… % g7 [ }- j# x4 H5 s  序               茱 倩 ( b9 S3 D2 ]1 Y9 f' H - W, x B# h9 L, @  寫完稿後,約了姊姊和妹妹計畫到台中逛街,因為家住在台南,沿途會經過彰化,便決定去鹿港逛街。 + M! [/ d G2 I- n8 [4 R5 d% % ' P; s   聽過「鹿港小鎮」這首歌,卻從未去過鹿港,所以姊姊建議,我就很開心的附議了。! x8 {9 s+ X# e6 S7 P 6 o4 ~2 Y0 V; d% _ o: S1 Q' ]  到了那裡,第一個感覺就是風很大,然後覺得人很多,地攤更多,可是台灣哪個景點不是地攤林立?8 Y$ o `4 Q; [ P5 ^& 6 } {9 o2 N/ ( U' T$ n   逛了一個小時,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那裡的古跡和廟宇,真的是古色古香,而且幾個巷弄之間就有一間小小廟宇,還有政府規劃的老街,讓人有一種回到過去的空間錯置感,好像自己是生在民初時代,想像力自然而然的浮現。 # T! [5 {0 + e i2 N N2 X : + V/ L ~/ s P( t8 e0 H'   嘻……沒辦法,誰教我是寫作的,想像力自然豐富囉! 6 `: u3 G# ' Y" w2 |) n$ y N 1 }& f; m/ V3 f% U  當然,值得一提的還有當地的美食,三五步就會有一間海產店,專賣蚵仔煎、蚵仔酥等。 - d- f d, Q+ @0 G& g- p! o B; I+ L$ G1 r1   至於牛舌餅也是當地的一項特產,它和我吃過的牛舌餅有極大的不同,鹿港的牛舌餅皮較厚又酥,甜而不膩,其它地方的牛舌餅則是皮較酥又干,也許別人有不同的見解,但是我個人偏愛鹿港的口味。 ( t a, q2 [! A7 E$ }$ X& m: B ( n" q$ F- u7 g$ D" I+ W! t  我們走過大半個小鎮,這才意猶未盡的回到車上,前往目的地──台中,去逛了當地有名的百貨公司,超市裡有許多韓國和日本的生鮮、雜貨、零食,讓我看得目不暇給,雖然之前也來逛過,但每次去都有不同的感受。 9 `% L/ p5 j/ Q+ e$ s, n Y, b$ d) ] ( P( X u1 : l w  人就是這樣,工作過後,就會想出去逛逛,散散心,順便血拚一番。 9 {" u- @- ! f, @! h7 t, u6 ; m# {0 K   當然,我只能說,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代是幸福的,所以我特別珍惜目前擁有的一切,也特別惜福,希望每個人都和我一樣,懷抱著希望、樂觀、惜福的心情度過每一天,祝福大家,下次見囉! g1 l- Q& P" g3 ^6 M( ? " ?# x7 M, R+ }' V h; d : ?9 V |# H" ~' E0 B: u _ ! j! X! Q; B) S$ ^0 u& I) p / D9 D3 ; w/ N3 K  楔子+ x' w H6 b" n6 L" R ! p3 h& X; s6 _5 U4 m8 j& B  龍是中國古代神話四靈之一,在「太上洞淵神咒經」裡有龍王品,列有以方位為區分的五帝龍王,而在古時是帝王的化身。 1 s( t2 K- ? g3 q1 V & y+ f8 K$ ~ 6 b; W/ R6 { H  但在中國東方還有一則美麗的傳說,那裡有一座小島,叫南海行宮,底下有一根金扁擔托住,夜裡會散發出金光閃閃的美麗異象,地理位置則能高能低,不管洪水多大,都浸不到島上。 $ W/ 7 n3 `/ F6 ~ ' o% v8 x6 I7 q2 i4 N t  聽說在南海行宮裡有一尊兩米六高的白瓷觀音,做工精細,著釉典雅,造形栩栩如生,唯妙唯肖,後面種植大片的紫竹林,清風徐徐,宛如人間仙境、世外桃源般的清靜。$ Y L/ Q: w" t+ o1 M+ ^% e # I V$ f) e/ p  五龍則按方位而排,立在觀音像前,象徵護法。2 a `+ { m" A) % o r3 `( s: Q! g& l2 i   要來到這裡十分困難,需有專人擺渡,一般人若想到這裡來,但求一個緣字。 - j+ }+ ~; Y$ W$ Y% a! d: V0 _4 P, q( E4 I   聽說這裡的觀音大士十分靈感,只要能因緣際會的來到此地,求富貴得富貴,求長壽得長壽,求男女得男女,求姻緣得姻緣,只要人們祈求任何事物,祂都能幫忙實現,靈感無比,保證應驗。 U E q3 a7 O" i3 r @3 s) |9 Y |4 p2 G# 0 m j  所以只要聽過南海行宮的人,莫不想盡辦法,也要來到這南海仙境,一求觀音菩薩,好宿願得償。 F% g/ , X _: m; T7 ^; A & x; u$ [) B7 k' s- @ ?0 u  就在人們想盡辦法來到南海行宮之際,觀音像卻發出萬丈光芒,直透雲霄,竟然開口向祂面前的五龍指示道── 4 ^/ k, - S4 J9 S( Q% K) f m # [1 m8 k" S; E# T! m" m0 E9 u  「各位護法,時間已到,當年漢朝的皇帝統一中國後,在即位之前,曾有機緣來到此地,以求能坐上九五之尊的位置,也在當時將你們五位的青龍令、金龍令、火龍令、白龍令、黑龍令請走,以保漢朝得以千秋萬世,但朝代的替換乃順應天命之勢,再加上這五個令牌在人間的傳說已傳得沸沸揚揚,每個人都認為只要得到這五個令牌,就能帶給人們所有一切想要的幸福,搞得人們莫不將人性的貪、嗔、癡等發揮得淋漓盡致,造成百姓浩劫,若此情況繼續下去,怕不造成更大的危難,所以我命令你們去將早已被有心人士從王宮裡偷出來,並經過歲月的流轉,不知流落在哪個年代的五個令牌各自找回來。」/ b5 o: Y, v; `, - ?3 N# v o   「是。」   原本守護在觀音像前、顏色各異的五條長龍,隨即飛舞而出,往不同的方向隱沒而去。   而這五條在觀音像前的長龍又被稱作五帝,指天上五方之帝,依序為東方青帝龍昊天,西方白帝龍啟俊,南方赤(火)帝龍霆威,北方黑帝龍之航,還有中央位置的黃帝龍克浪。   他們都在觀音菩薩指示的幾個線索裡,往各個不同的朝代去找回屬於他們的令牌,好能及早回來覆命!1 2 { O# T" D& p" ^& v0 a7 B- D   第一章  亞特蘭是一個傳說中擁有高度文明的小國,位在中國地理位置上的中央地帶,十分神秘,傳說它可能位在高山上,或是海島上,正確的位置 ,沒有一個人可以真正的指出。   也有人說,或許亞特蘭根本就是一個不存在的國家,因為有關它的傳說色彩十分濃重,最富傳奇的說法,當屬它的領導者──龍克浪。   龍克浪並不是亞特蘭的第一任君王,在亞特蘭人民因疾病、貧窮而導致生活痛苦,並極有可能走向亡國的時候,龍克浪出現了。2 p$ ~) W' @/ j' x, H u ]' O   傳說亞特蘭人民看到他的前一晚,神殿的女祭司和女巫們正在向老天與白衣女神祈福,希望老天能將災難帶離亞特蘭,並期待有人能出 現,帶領他們走向光明的未來。 而天空中果然出現一條金黃色的巨龍,不停的盤旋、飛翔,好一會兒才在亞特蘭正中央的草原上降落、消失。  接著,高大的龍克浪就出現了,他擁有與女祭司和女巫們一樣神奇的醫術,讓許多人得到醫治,並和女祭司談好條件,必須承認他的領導 地位和權利,他將帶領亞特蘭走向強盛富裕的國家。" n1 M! f {, , # O% R  果然,才短短的五年,龍克浪就將這個國家帶向巔峰的局面,這個國家會存在,好像從一開始就是他所建立的,因為當他登上王位之後, 什麼東西埋藏在哪裡他都瞭若指掌。, h m: F; `0 u' D  首先,他告訴人們,亞特蘭出產黃金與白銀,於是派人挖掘,源源不絕的財寶在他的指示下一一出土,現在所有的宮殿都是由黃金牆壁與 白銀牆壁所圍繞,宮內的牆壁也鑲滿了黃金,顯得金碧輝煌,展示它的雄偉和氣勢。   接著,他教導人民建造船隻和港埠,學會怎麼對外做生意和交流,以換取他們所需的物質,這是亞特蘭唯一對外的交通,也因為如此, 才會讓世人知道,原來東方還有這麼一個國家的存在。2 h+ ?7 P: G# Y H8 a   只是亞特蘭人做生意依舊低調神秘,才會造就他們傳說色彩濃厚的原因,而在亞特蘭內部有一片廣闊肥沃的大平原,除了金石礦產豐富 之外,動物、植物和木材也十分眾多。   在亞特蘭的正中央則是華麗的宮殿,就是龍克浪居住的地方,有許多人高馬大又強壯的武裝護衛負責守護。9 G( _' W9 $ k" f4 b4 f0 ! _: W7 v   龍克浪來到這裡時,是獨自一人,但他懂得知人善用和唯才重任,所以現在他身邊有一名驍勇善戰的大將軍和運籌帷幄、洞察先機的 軍師,還有一支上萬名的精良特殊部隊,專門保護宮殿和他的安全。   亞特蘭約有百萬人民,他們的信仰是白衣女神,並將祂供養在神殿裡,女祭司負責掌管神殿,其下有一群女巫。   她們擁有與生俱來的女巫血統,守護亞特蘭是一生的使命,誰都無法逃避。   當龍克浪出現時,宛如是她們的救星,對於他能帶領這個國家走向強盛,她們一直都認為是白衣女神的庇佑。   於是,她們認為龍克浪是這個國家的真命天子,便給他取了個「黃帝」的稱號,藉以正式承認他在這個國家的地位。" M ' J: {2 t4 N: a  而龍克浪年輕、英俊的出色外表,更是吸引許多女人的芳心,希望能得到他的青睞,但她們也知道,擁有帝王氣勢的龍克浪尊貴不凡, 不是普通人可以高攀的。   所以很多人主動將黃帝和五年前甫上任就舉行祈福儀式,進而讓國家上空出現金黃色巨龍的冷艷女祭司龐寶兒配成一對,認為只有她 才有資格和黃帝匹配成對。  今天是八月十五日,也是一整年月亮最圓的一夜,神殿舉行祈福儀式和祈福舞,熱鬧非凡,幾乎所有有地位權勢的人都獲得神殿發出的 邀請帖,出席參加這場盛會。; D8 k! G& S S0 S   當然,黃帝絕對是這場盛會最重要的座上客,每一年他都會應邀前來參加,坐在高高的主位上,一身鑲滾金線的金黃色衣袍,讓他看 起來威儀無比,渾身散發出華貴的氣息,再加上他那深刻的五官、英氣的濃眉和銳利如鷹的眼睛,讓人一眼望入,彷彿會被他那深不可測的 目光給吸入,甚至看透。 所以每次他參加這種活動,身邊只有軍師和大將軍,就算有人想藉機攀談、交好,也不敢上前一步,只能偷偷的瞻仰他的容顏,深怕被他 那雙眼睛一掃,嚇得全身發抖。  這時,人群裡出現兩個年約十六、七歲的女子,她們分別穿著綠色和紅色的衣裙,頭上戴著與她們衣服同色系的頭巾,巧妙的包覆住一頭長 髮,臉上還覆著薄紗,只有一雙眼睛露出來。 / o, A( P6 ]! i6 k   穿著綠色衣裙的姑娘有一雙充滿智能和冷靜的眼眸,眼底閃著對紅衣姑娘的寵溺和保護之色,至於穿著紅色衣裙的姑娘,一雙眼睛圓滾 滾的,閃著純真、無偽的光芒,眉宇之間流露出活潑生動的神韻,毫不避諱的直盯著坐在上位的龍克浪。   觀察了好一會兒,龐貝兒突然說出自己的想法,「表姊,妳有沒有感覺?黃帝雖然帶給亞特蘭光明的未來和幸福的日子,卻不是個容 易親近的君王!妳看,每個人都對他心生敬畏,而且他總是一副疏離冷漠的樣子,冷冷的看著世間一切,好像他不是屬於這個世間的人。」4 f7 : M, s" j) s   惜兒忍不住伸手在她的頭上輕敲一記,沒好氣的說:「妳急急拉著我出來,就是要告訴我這個?」   龐貝兒吐了吐粉舌,抱著自己的頭,低聲哀號,「不要敲我的頭啦!會變笨耶!」  「無所謂,反正妳本來就不太聰明。」惜兒故意冷淡的說,卻對她可愛的模樣感到疼惜。6 L- X% [: f# R; k$ p7 _3 x  「表姊,妳怎麼可以和姊姊說一樣的話啦!明明妳們就是不同個性的兩個人,卻老是愛這樣罵我。」龐貝兒嘟著嘴,對表姊抗議。4 i3 H, i" e1 e6 L  惜兒臉上閃過不悅的神情,龐貝兒剛好專注的凝視著龍克浪,所以沒有注意到。   「貝兒,妳要我說幾次才會記住?不要拿我和妳姊姊比!走了,時間不早了,不趕快回去,待會兒妳那個冷血的姊姊又要不高興了。 」惜兒刻薄的說。   龐貝兒迅速看向她。「表姊,對不起啦,我又忘了不要拿妳們相比,只是妳也別這麼說姊姊嘛,畢竟她現在的身份不同,要負擔的責 任也比較重,自然必須以身作則,所以……」   「夠了!貝兒,龐寶兒的為人怎麼樣,我比妳還要清楚,畢竟我和她是一塊長大、一起學習的,妳不必替她說話,我們該回去了。」 ) q L% Y q0 q/ [   「好嘛!我不說姊姊就是了,妳讓我再待一會兒,好不好?」龐貝兒再次看向龍克浪,不自覺的流露出迷戀的眼神。   惜兒忍不住搖頭,擔憂的說:「貝兒,黃帝不是妳能招惹的男人。」 ,   「我知道啦,我有自知之明,只是用純欣賞的角度在看他,想也知道,像他那樣出色的男人,怎麼可能會看上我?何況他是姊姊要的男人,我也沒那本事和她搶。」   「誰說妳沒有?貝兒,妳也別太妄自菲薄了,在表姊的眼底,妳是個善良又可愛的小姑娘,哪個男人看上妳,是他的福氣。」惜兒愈說 愈激動。" ;  龐貝兒笑得好開心,熱情的拉著她的手。「表姊,謝謝妳,我覺得妳比我姊姊對我還要來得好。」   「傻瓜!誰捨得對妳壞呢?妳就是有一種令人想要保護、疼愛的特質,所以表姊才會傻傻的擔任妳的護衛,一點都不覺得辛苦。」   「那……表姊,這件事妳千萬不要讓姊姊知道,要是被她知道我暗戀黃帝,她一定會很不高興,我不希望她生我的氣。」   「妳管她呢!反正她時時刻刻都在生妳的氣,老是用冷冷的表情對待妳。」惜兒很不以為然,為她打抱不平。 s1 p6 F+ ~; O4 x' w! {   龐貝兒笑得更甜了,忍不住撒嬌的說:「好嘛!妳就替人家保密,當作是我們兩個人的秘密。要是被姊姊和她身邊的兩個侍女知道, 一定又會笑我的,何況黃帝是那麼出類拔萃的大人物,我啊,還是看看就好,絕不敢妄想有一天能得到他!若真要找到和他匹配的人, 我看也只有姊姊了。」   她雖然說得瀟灑,眼眸卻閃過一抹黯然。  惜兒的心一揪,伸手掐了下她小巧的鼻子,安慰的說:「妳呀,不要用外在的條件來衡量一切的人事物,如果一個男人真正喜歡妳,妳 說的這些全不是問題,如果黃帝真的只是因為妳姊姊的身份和外表而看上她,我看,他也沒什麼值得妳喜歡的。」0 ^: D/ ?0 u7 d, y, L5 E) }+ `4 R   「別這麼說嘛!他們確實很適合啊!」   「好啦,別再說這些了,每年妳都拉著我出來看他,現在應該看夠了吧?妳再不回去準備祈福之舞的裝扮,就真的會被妳姊姊罵得狗血 淋頭。」  「是,親愛的表姊,我們走吧!」龐貝兒拉著惜兒的手,跑向神殿的偏屋。   龐寶兒和龐貝兒的母親是上一任的女祭司,她們是擁有純正女巫血統的家族,兩人的母親嫁的也是神所指示的對象,所以得以保持純 正的血統,擁有最強的心靈力量,和替人治療心靈與身體上的痛苦,以及祈福等特殊能力。  惜兒的母親,也就是她們的阿姨,並沒有得到神的指示必須嫁給特定的對象,只要找到彼此相愛的人即可,所以後來阿姨和姨丈就成了守 護龐家女巫,以及神殿的重要人選。! P! - O' _, H2 % M6 V) A' L k g5 i   現在他們退休了,成了神殿裡的長老,在必要時,還是會給龐寶兒和她們這群資淺的女巫指導並提供意見,像這種一年一度盛大的神 殿祭典晚會,他們當然更不可能缺席。% 6 ' ^) G! x) x) m   尤其今年還有一批學習女巫也要加入跳祈福舞的行列,當作她們明年正式成為女巫的實習機會,龐貝兒今年十六歲,所以她也是其中一 個人選。   令人迷醉的樂曲響起,祈福舞正式展開,由龐寶兒帶領一群年輕的女巫和實習的女巫一起出場,舞出最美妙生動的姿態。9 V6 L) {" ^5 b' s |& g+ D# D   龍克浪坐在上位欣賞著,在他的兩側有神殿裡的長老們,桌上擺放著各種水果和剛擠出來的羊奶、各式用天然花草製成的手工餅乾、 點心等。   因為女巫們是不吃肉的,只吃天然的食物,所以準備的東西偏向素食,來到這裡的人也就從善如流。 , [6 e$ K j/ @/ G2 m$ - P& S4 - ?0 h   此時,女祭司龐寶兒穿著一襲紫色薄紗衣裙,臉上罩著一層薄薄的面紗,裙長及膝,露出修長白皙的小腿,以及跟隨腳步移動而若隱 若現的大腿。9 q n, G9 B: s/ T @8 r; d # t" 9 y" d# u$ V   她的頭髮編織成辮子盤在頭項,頭上還戴著七色花朵所編織而成的花環,手上和腳踝上也都圈戴著紫水晶環,帶領著眾女巫緩緩的繞 著七色魔法蠟燭跳著輕盈的舞蹈。 4 l6 _/ _: `: e# ?, : ]( e! P( x/ H) b0 : y F0 e1 w   她的嘴裡喃喃念著咒語,並不斷移動腳步,還在不同的方位用手指劃出七角星芒,其它的人則是跟著她的腳步跳舞。( n9 ^/ D% w+ @: I Y8 ~, A # }; p B8 k4 P/ }+ e |! }8 G( {0 B6 r   龐貝兒穿著一襲黃色衣裙,戴著黃水晶手鐲和腳煉,跟在隊伍的最後面,最特殊的是,她的脖子上還戴著一個由上等黃玉所打造的心型 項鏈,項鏈的周圍圍繞著一百零八顆金黃色鑽石,在月光的照射下閃閃發亮,她一手拿著花籃,和其它實習女巫負責將乾燥的金雀花灑滿四 周。  她的一頭黑色長髮披洩直達腰際以下,頭頂環繞著五色花朵編織而成的花環,不停的跳著舞步和念著咒語。 ]& b ~8 a9 w, o7 U# d0 j n   龍克浪神情自若,觀賞著她們的祈福儀式和舞蹈,在看到渾身散發出清靈與冷艷氣息的龐寶兒時,依然一臉沉穩,沒有任何反應。   對於外界的傳聞,他一點都不以為意,因為他關心的事根本就不在這上頭,他是奉觀音菩薩的指示,來到亞特蘭尋找黃龍令,並順道解 救亞特蘭苦難的眾生。   這裡的人民十分虔誠的敬拜白衣女神,也就是觀音大士的三十三化身之一的形象,所以祂應此國人民的誠心祈求,決定救苦救難,於是要 龍克浪以解救天下蒼生為優先,只要完成此項任務,便可要求掌管國政,並如願找到黃龍令。' i7 T" n, S/ x1 A4 ?   可惜,這些年來他一邊掌理國政,一邊尋找黃龍令,卻總是徒勞無功。  他才剛這麼想,放在寬大衣袖裡的黃龍旗突然有了些微的感應,讓他提高警覺,銳利有神的雙眼仔細的搜尋著。   莫非在這群女巫裡,有人擁有黃龍令?U   他專注的看著跳舞的女孩們,心知肚明黃龍旗是在她們入場後開始蠢蠢欲動。   他仔細的看過每一個人,在龐寶兒帶領女巫們舞到他眼前時,黃龍旗的反應更為激烈,讓他不禁看向龐寶兒。   但是,怎麼可能?他和龐寶兒並不是第一次見面,每個月她都會到宮殿裡來找他,和他商討神殿的一些重要事宜,因為神殿裡的花費需 要編列預算,若是碰到特殊花費,還需要徵求他的同意。   而他也會在每個月到神殿一次,去敬拜、供養白衣女神,也就是他的主人觀音大士,希望祂能再給他指示,讓他順利找到黃龍令。   而每次龐寶兒都隨侍在身側,與他有著近距離的接觸,所以她的身上若有黃龍令,為何之前都沒反應呢?; E( @, |/ o8 q0 y   他雖有疑惑,卻依然不動聲色,搜尋的眼神在她身上多停留了幾秒。   冷傲的龐寶兒察覺到了,以為他對自己有意,一顆芳心頓時飛揚。 早在她看到龍克浪的第一眼開始,就被他出色的外表和不凡的氣勢深深吸引,在這個國家,沒有一個男人能入她的眼,她的特殊和美好, 不是平凡男人可以輕易得到的。   只有他,足以和她匹配,只是和他接觸的這幾年來,他一直和她保持著疏離、冷淡的距離,而她的自尊心也不容許她主動向他示好, 他若懂得欣賞她的好,就該主動追求她。7 / R$ k9 u8 S% u' b q7 L% j  幸好,這些年來也不見他對哪個女子傾心,後宮也無任何佳麗,那就代表她龐寶兒才是唯一能坐在他身邊,成為他黃帝的髮妻的人選。   她等著他在這麼正式又盛大的場合裡,當眾宣佈對她的心意和選擇,於是邊跳著最後的收勢之舞,邊揚起似有若無的期待笑意,面紗 後的美艷臉龐不再掛著平時冷淡的表情。   龍克浪果然如她所預期的,突然站了起來,緩緩的走下階梯。  那一刻,龐寶兒的心跳得飛快,停下腳步,向他行了個禮,表示祈福之舞已經結束,並迎向他。   誰知,他高大的身子卻筆直的從她身邊掠過,走向她的身後。( O: ( N6 ]+ F   龐寶兒嬌艷的臉龐閃過一抹怒氣,不敢相信這男人竟讓她如此難堪,她迅速的轉身,想看他究竟要做什麼。   他竟然走到不停的灑著花瓣的龐貝兒面前,站定後,專注的盯著她,這讓龐寶兒完全無法接受。: Y W, U1 l% R; t  「妳叫什麼名字?」他直勾勾的盯著她胸前的黃玉項鏈,眼睛閃著異彩與一絲興奮,漫不經心的問道。他知道,他找到黃龍令了, 就在這名嬌小女子的身上!7 {5 S6 o s' % q7   「啊?」龐貝兒十分明白自己迷糊和闖禍的本事,所以很專心的灑著花,這男人突然出現在自己眼前,還開口詢問她叫什麼名字, 讓她沒防備的嚇了一跳,左手上的花籃和右手上的花瓣全數往他身上倒去,讓他的頭上、臉上、身上都是花瓣。   祝禱的聲音瞬間消失,每個人都瞪大眼睛,驚愣的看著他們,尤其對龐貝兒的行為感到十分擔心,沒想到她竟然膽敢冒犯黃帝。 '  「你現在是在和我說話嗎?」她呆呆的問,依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個她只敢躲在遠方偷偷看著的男人,竟然站在她的面前和她說話 ,她不會是在作夢吧?   就因為有置身在夢裡的感覺,讓她渾然不覺眼前的男人被她灑了滿頭滿臉的花瓣,這件事有多麼的冒犯,甚至男人的嘴角還因而微微抽 搐,但臉上的表情依然冷靜、沉穩。   他用謎樣的眼神注視著她,讓人察覺不出他的想法和感覺,背在身後的雙手沒有移動分毫,只是再次詢問,「名字?」 g8 : Q0 Y: k/ $ u   「啊?原來你是真的站在我面前,和我說話喔?」龐貝兒依然露出呆呆的表情,卻答非所問,還不自覺的揚起一抹白癡笑容,眼裡閃著 疑的亮光。   龍克浪看了,竟為她此時的眼神和表情所迷惑。   這樣的她呆得好可愛,讓人好想疼惜她呀!   這念頭一閃而過,讓他迅速的起了生理反應,熾熱得讓他心驚,也不自覺的皺起濃眉。   從來沒有一個女人可以帶給他如此強烈的影響力,他一向最引為傲的是,泰山崩於前而無動於衷的冷靜與臨危不亂,再加上這幾年來有 多的人送上各色美女,他始終不受影響。   身為觀音身邊的護法,他每天依然會做修持的功課,保持清心寡慾的心境,人世間的情愛是他絕不沾惹的禍害,那將會妨礙他的修行   他一向和人保持距離、冷眼看待世間的態度,沒想到會在看到她的笑容和雙眼的神采時,倏地心生悸動,不禁皺起眉頭,思索著,這到 底是怎麼回事?   莫非這一直是他自豪於絕不會對人世間情愛動念的陌生感覺?他直覺的不喜歡,甚至對觀音大士曾告訴他,當他找到黃龍令時,將會找到真命天女一事嗤之以鼻。+ S5 o" t0 h ^9 {1 f: u   他堅信,他會對她有這麼奇怪的感覺,一定和她身上的黃龍令有關,所以才會帶動他一向不動心念的情緒,他決定盡快從她身上取得黃龍令,完成任務後,回到觀音大士的身邊。2 r# w/ b4 I0 B+ r) f3 B  於是他不動聲色,重複一遍,「名字?」  他的臉上雖然冷靜無波,但他的眼中卻閃過一絲不耐與對她的評價,讓龐貝兒感到難受。! A' _( n1 g1 V s% S% ^" U8 P   但是她選擇忽略它,因為沒什麼比得上他竟然會主動站到她的面前,還詢問她的名字。   「我叫龐貝兒,原來你也想要認識我?原本我以為只能這樣遠遠的看著你,沒想到你竟然也會想要認識我,我真是太高興了。」1 |8 T# [- r( N) p7 q ^   對她自以為是的言論,龍克浪忍不住感到煩躁。   又是個迷戀他的花癡女!   但他對這樣的她產生了強烈的渴望,無法釋懷,忍不住粗聲斥責道:「閉嘴!妳很吵。」   「呃……對不起……」她連忙閉上嘴巴,眼裡閃過無辜又可疑的光芒,嘴巴嘟了起來,顯得十分可愛,且惹人憐愛。   該死!誰來告訴他,為什麼這個女人可以如此影響他,讓他產生驚人的情慾,甚至她的一舉一動揉和了令他想要將她揉入骨血裡 ,好好疼愛的衝動?: s" F, M" J3 R ~5 v) X   「妳……」他再度開口,想要盡快從她身上取回黃龍令。   這時,龐寶兒彷彿可以凍傷人的聲音自他的身後響起。   「龐貝兒,妳以為自己在幹嘛?妳到底在犯什麼花癡?一看到王上,就忘了自己的責任和禮貌,竟敢這樣大不敬的跟王上說話,我 是這麼教妳的嗎?」她徹底忽略龍克浪主動走到龐貝兒眼前的事實,把過錯全都推到龐貝兒的身上,並且大聲斥責她。0 o% b# ~ b5 t9 @ s" d# `   龍克浪不動聲色,轉身看著她走到他們之間。9 N% {) E0 e , k5 _2 ?4 o   他可以看出她眉宇之間的冰冷和怒氣,這就是人類醜陋的負面情緒──嫉妒。他知道嫉妒會讓人們做出什麼樣醜陋的事情和說出什麼樣 惡毒的話,但發現自己更想知道的是,這個被攻擊的人──龐貝兒,究竟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他對她的興趣反倒比較濃厚,讓他那雙宛若帶著電力的眼神不自覺的流露出一絲興味與研究,這種反常的現象,是他未曾有過的。   「姊姊,對不起,是貝兒不好,請妳不要生氣,這裡有這麼多人在看,對妳的身份地位會有不好的影響,妳就不要生氣了。」  龐貝兒的話讓龍克浪大感驚異,不敢相信她竟會用這麼體貼他人的言語來對待刻薄的姊姊,並安撫她,透過薄紗,還隱隱感受到安撫的 笑意。3 r" V" ]# i4 @4 l( t5 o , v1 v+ W- h( E: Y ~  她的善良和真心,以及為姊姊著想的態度,讓她週身散發出柔和溫暖的光芒,也讓龍克浪覺得不可思議,沒想到像她 這樣的凡間女子竟擁有與大士一樣的好心腸。6 Y# S7 L S J4 D `% F: x6 a; E3 R 5 n/ N7 Y+ t5 L% Q7 @  龐寶兒擁有女巫強烈的特質和靈力,一向觀察力就比別人還要敏銳,甚至有時看進她那雙如玻璃珠般黑色眼睛裡 ,都會誤以為裡面有魔力,能讓人在面對她時,所有的思緒無所遁逃,更何況是這種用肉眼觀察就能看出黃帝對龐貝兒感到驚奇、有趣, 甚至閃過一抹欣賞之意的情況,怎麼能在她眼前發生?她感到怒不可遏,也受到極大的侮辱。& W4 i; p) f% f1 y Q " T6 ! K- Q7 Y I( H7 t   從小她就是被眾人所期待、最受注意的焦點和寶貝,只要是最好的東西,都是屬於她的,龐貝兒只能撿她不要的,因為她生下來便注定要 繼承母親,身負女祭司這神聖的使命,眾人莫不將她捧得高高的。 , E3 u9 a8 H: K/ w% f1 { W# ^& Q- h( K5 n, ?" b5 P1 N   不論到哪裡,每個男人都深深迷戀她冷艷的氣質和玲瓏的曲線,還有男人為她鬧自殺,不吃不喝,甚至有人為了她而決鬥,而她覺得那 是理所當然的事。   龍克浪是唯一能讓她心動的男人,沒想到他卻對她視而不見,和最令她瞧不起的龐貝兒說話,簡直是奇恥大辱!   「閉嘴!龐貝兒,這裡有妳說話的份嗎?我要為了妳的怠忽職守好好的懲罰妳,並取消妳明年正式升為女巫的資格。」意思就是說, 她還必須再多學習一年。   這個宣佈讓眾人議論紛紛。   「姊姊……」龐貝兒的臉色有些蒼白。 }  龐寶兒感覺到一陣報復的快意,卻依然冷冷的睨著她。 (「怎麼?妳有意見?」   「沒有,姊姊怎麼說,貝兒怎麼做就是了,只是姊姊不要忘了現在是在公眾場合,妳的身份很尊貴,若是一直生氣也不好看,妳別氣了 ,妳要怎麼處罰我,我都心甘情願。」: , m5 J/ @# d$ 9 s  她愈是一副坦然接受的樣子,愈是讓龐寶兒憤怒,但顯然有人不這麼想。   「龐祭司,本王想,這件事應該是本王的錯,妳可能有所誤會了。」   沒想到站在一旁的龍克浪竟然會開口說話,而且還是替龐貝兒說話,讓龐寶兒的表情變得更加難看,但是剛才龐貝兒的提醒,再加上長 老們頻頻投射過來的眼神,讓她心生忌憚,只能咬了咬牙,小聲的說:「王上,我有眼睛可以看,到底是誰的錯,我十分清楚,只是你是我 國的王,也是人人敬畏的黃帝,身份何等的尊貴,地位何等的崇高,我龐寶兒不過是個小小的祭司,又怎麼敢指責你的不是呢!」   她冷冷的諷刺話語,讓龐貝兒倒抽一口氣,連忙扯了扯姊姊的寬大水袖,勸慰的說:「姊姊,妳怎麼可以對黃帝這麼說話?要是惹他生氣 ,妳不就……」   「放手!」龐寶兒冷冷的打斷了龐貝兒的話。 _  「姊姊,妳別這樣嘛,這一切都是我的錯,我向妳道歉就是了,請妳息怒,不要這麼和黃帝說話,這樣不大好。」龐貝兒並沒有因此鬆開手 ,用不以為然的表情對姊姊說之以理,因為她知道,憑自己在姊姊心底的份量,不足以動之以情。" q1 T- h5 _9 {&   龐寶兒因為討厭妹妹一直拉著她的水袖而用盡全力想把袖子拉回來,一扯一拉之間,卻聽到布料撕裂的聲響,場面頓時僵住。 g& }$ v7 U" n) E9 W ~0 n6 T   「啊……龐貝兒,我要殺了妳!」龐寶兒理智全失,尖叫出聲。   眾人都聽見了,難以置信的僵在原地,不敢相信一向在人前保持冷傲的女祭司竟然會如此不顧形象。  「對不起,對不起……姊姊,我不是故意的……我馬上幫妳弄好……」龐貝兒沒想到自己竟然會毀了姊姊的袖子,還讓她露出一截赤裸的 手臂肌膚,連忙想要彌補。4 P# O3 @% t X0 ]4 N/ E" B! |9 V,   可是她愈弄袖子裂得愈嚴重,也讓龐寶兒的尖叫聲愈來愈大,脾氣愈來愈失控,現場的人全都因為這場意外而僵住,唯一大笑出聲的竟然是龍克浪!   「哈哈哈……」-   他的大笑聲一直沒有中斷過,這又是現場另一個意外的驚嚇,因為這幾年來不曾有人見過黃帝如此開懷大笑,沒想到他竟然會為了這 件如此尷尬的事情而笑個不停。; a3 v5 T: w( r6 ^2 9 D% u( b 5 m' 9 M! H L Y  這……會不會太沒禮貌了?% @$ V2 m/ S' q! ?( L; F) g+ L " S$ S: i& S: f! N g, o6 U& j- S  然而更令人目瞪口呆的是,龐寶兒竟然失控到伸手去推龐貝兒。 ; y e! x4 ]4 - x" R% o6 P8 " l: w$ {! M   「啊!」龐貝兒驚叫一聲,以為自己將無法避免痛楚。 4 ( 8 W! o0 ?! D f0 G# y8 o# E) b2 E% x+ d' p   剛好黃帝伸長手臂,一個順勢旋轉,將她牢牢的抱在胸前,否則她早就狼狽的跌倒在地上。 ' g) L+ ?3 L/ ^6 _+ m( d + g' V2 $ L T2 |; Y! {4 b  回過神來,她發現自己偎在散發出男性清新味道的溫暖懷抱裡,不自覺的鬆了一口氣,甚至還自然而然的貼靠著他 ,一副十分舒適的樣子,滿懷愧疚的開口。 ( y6 ^ S: u) S5 h, P l7 v; T4 W7 A# e   「姊,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不然妳待會兒脫下衣服,我替妳……」9 ' O5 S1 a$ e3 j& % x T5 a % m% g0 d! |3 e; n [   「閉嘴!龐貝兒,妳這笨蛋!我絕饒不了妳!妳……」龐寶兒還想繼續怒罵妹妹,卻看到母親優雅的走到她的面前,露出不贊同的表情 看著她。 & Q8 4 0 0 g3 v/ U2 d+ D" e' b ' F; p3 B! h2 D" i" ?; K$ : l  「寶兒,妳馬上住嘴,妳的行為實在有辱祭司的身份和形象。」 : ]- k: t7 H& X- B/ s/ b1 E4 J3 2 [' a+ P0 ~3   龐寶兒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深吸了好幾口大氣,才又恢復冷傲的表情,只是眼裡閃著一抹憤恨的光芒,直瞪著龐貝兒。 , ]& u8 S! F; P/ I( J O1 W3 # l; i4 L9 ) y, U   半晌,她再度深吸一口氣,向母親行禮道歉。# }- V% ?3 w! ~1 b" H 4 # P9 O/ p0 ?+ U   「母親大人,對不起,是我失控了。」4 b$ W l! I6 N$ I ( w F7 B5 }0 q/ S x7 [   「嗯,貝兒,妳還要躺在黃帝身上多久?這樣能看嗎?」龐巧兒略帶嚴厲的看著這一向百無禁忌,總是有辦法把事情搞得無法收拾的 小女兒。 , r8 V, J k# N _4 N d; p2 I7 S6 {/ v8 p7 W$ k)   「啊?是不大能看啦,不過很舒服耶!」龐貝兒吐了吐舌頭,邊開玩笑的說,邊離開黃帝的身上,卻還不忘磨磨蹭蹭,速度慢得讓人 很想抓狂,卻又對她無辜可愛的表情沒轍。  「龐貝兒,妳以為現在在公眾場合,我就拿妳沒辦法,是吧?」龐巧兒一臉「妳要是敢再慢吞吞的,我就要痛扁妳」的表情   龐貝兒飛快的站直身子,卻不滿的咕噥著,「娘,妳真的很冷血,人家好不容易有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可以躺在喜歡的男人的懷裡 ,而且他還是黃帝耶,連這種奢侈的行為都不讓人家多享受一會兒,真是小氣!」   「妳在那裡嘀嘀咕咕些什麼?」   「沒……啊!你……你做什麼啦?要拉著我去哪裡?」龐貝兒大驚失色的發現,黃帝竟然緊握著自己的手臂,連忙追問。; h- M) |- i; [" ^8 i& A: W   龍克浪被她淘氣天真的表情、可愛的眼神,以及有趣的話語吸引了,升起一股想要與她繼續相處下去的衝動,於是不假思索的拉住她 的手,往前走去,不打算回答她的問題。 - # l+ Y" ^8 ' ?8 `% f [! N/ I/ ^  眾人滿臉錯愕。 # j% L) q$ a a; G' ?7 I& I( j' }8   龐巧兒先回過神,趕緊追上前去。! g: D7 R0 F$ f7 v$ W L% a0 J ! P; @0 x1 w: I5 d   「大庭廣眾之下,王上帶著民女的小女兒想去哪裡?」: m% R/ b- k0 t% a3 r9 ?  龍克浪面無表情的看了她好一會兒,「她拿走本王的一樣東西,本王要將它討回來。」   「什麼東西?」   「我才沒有,你不要隨便冤枉我,雖然我很喜歡你,但也只是遠遠的看著你而已,根本就沒接近你,更別說拿你的東西了。」龐貝兒 哇啦啦的抗議,為自己申冤。   「妳當然有。」他突然轉身,神情認真的盯著她,一字一句的宣佈答案,「妳偷走了本王的心。」   眾人驚呼出聲,紛紛露出不可思議的眼神,還有人的下巴差點掉下來,就連龐巧兒都驚詫得說不出話。$ v5 d2 9 o6 ~& ^7 {   龐貝兒先是愣愣的看著他,嘴巴一開一合,似乎想說什麼,卻一直沒有發出聲音。; r, & {/ T) ]5 s, _6 M7 i   龍克浪耐心的等她開口,卻發現她突然翻個白眼,無聲無息的全身軟倒,他趕緊伸手接住了她,並攔腰抱起她往前走。0 V' }1 q+ x3 ]2 F# a& A   「貝兒怎麼了?她沒事吧?」龐巧兒憂心的詢問。: k( G- r# [! ? 龍克浪看了一眼懷裡安然昏睡的小人兒,眼底閃過一抹光芒,「沒事,她只是一時受到太大的刺激,才會昏倒,本王抱她回去吧!」  「王上惹出這麼大的事,別以為我這個做母親的會就此罷休,我不會阻止王上抱她回去,因為我們還有事情要談。」龐巧兒沒好氣的說, 態度完全不像她說著王上時那般尊敬。) p/ Y9 T# B7 X6 Y7 H: L- D, + s   「本王想,最重要的是,妳怕如果本王不抱她的話,妳也抱不動她,對吧?畢竟她還真的頗有份量。」他十分認真的說,跟在她身後, 完全不理會旁人的眼光。   龐巧兒頓住腳步,回頭看他一眼,輕笑的說;「看不出來黃帝也會說笑話。」   「本王也沒想到,原來看似美麗又優雅的前任女祭司是個隨和又幽默的女性,和本王所聽聞的風評完全不同。」   「喔?就不知黃帝是聽到什麼樣的風評?」龐巧兒對他的稱呼由王上改為名號,頗感興趣的和他邊聊天邊離開會場,來到神殿邊門 ,往裡面走去,將眾人拋在腦後。   龐寶兒站在原地,臉上閃過憤恨和嫉妒的表情,緊握拳頭,優雅卻緩慢的帶領眾女巫退場,讓節目繼續進行。   她仰高驕傲的下巴,當作若無其事的往神殿的方向走,其實內心卻是掀起波濤洶湧,指甲都指入手掌心的肉裡,她真的好恨!7 v! {& s5 x d4 S- I, : P8 l   為什麼她都已經盡力表現最好的一面給母親大人看了,她卻依然偏寵貝兒那個笨蛋?+ U, N, g g; `5 Q5 q% V   她心理十分不平衡,充滿了怨恨,接著往神殿的偏門走進去。" 7 Y, `- D( ~# } x   第二章   龐貝兒覺得好像作了一個美夢,夢到自己喜歡的男人竟然向她告白,說她偷走了他的心。   這句話讓她在還沒睜開眼睛前,情不自禁的露出夢幻般的甜蜜表情,幸福的歎息出聲,然後慢慢的睜開眼睛……/  「喝!」當她看到出現在眼前的英俊容顏竟然是龍克浪時,忍不住大叫一聲,隨即從床上彈跳起身,伸出一隻手指抖呀抖的指著他, 圓瞪的眼眸裡滿是慌張與驚訝。   「看不出來妳的身子還真柔軟。」竟然可以從床上一躍而起。   隱含著淡淡諷刺的好聽男聲,讓她找回自己的聲音。   「你……你怎麼會在這裡?!」顯然剛才昏倒的事她全忘光了。   龍克浪雙手背負在身後,狹長的眼眸既深邃又帶著一絲興味,睥睨的望著她,「妳昏倒了。」   「啊?」   這是什麼答案啊?她是問他怎麼會在這裡,他幹嘛說她昏倒了?咦?等等!好像真的有這麼回事耶!但究竟是怎麼發生的?  「你……你說……說……」我偷走了你的心。這下子她完全想起來了,卻也讓腦子瞬間當機,手指顫抖的指著他。7 ] ^ W: n6 I! ?6 S   她無偽、清澈的圓滾滾大眼睛表露出她的想法和情緒,龍克浪禁輕笑出聲,嗓音低沉的說:「怎麼?妳現在終於想起來了?」1 @% j3 q' ]- D e6 V6 _  她一臉呆愣的望著他。  他卻對她這樣的反應感到好笑,眼底閃過謎般的光芒,隨即在她身畔坐了下來,支起她潔白光滑的小巧下巴。   「怎麼?我說的話有那麼難以令人信服嗎?嗯?」1 p T V% d, X, O   「不……不是……我……」她瞪大雙眼,不敢相信他會再度證實她腦海裡想的事情,還靠她如此近,用溫和的語氣和她說話, 甚至還碰觸她的肌膚,讓她的心臟以嚇人的速度狂跳。# _; q) L" h9 q   「看來妳真的很喜歡本王,那麼本王和妳母親談的婚事,應該就沒問題了。」5 O5 y9 K l6 r) e1 g   「啊?」   現在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從她醒來開始,世界就好像變了?究竟在她昏倒的期間發生了什麼她不知道的事情?否則為什麼她完 全無法跟上他的節奏?  「怎麼會沒問題?王上,我還要聽聽貝兒的意思呢!」龐巧兒的聲音突然響起。2 K+ E }" l- v1 W; L  龐貝兒轉頭,看到母親赫然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是她太過注意龍克浪,所以才會沒看到母親。   「娘,妳怎麼也在這裡?」   「傻孩子,娘如果不待在這裡,難道要讓妳和王上孤男寡女同處一室,惹來非議嗎?」龐巧兒寵溺的搖搖頭,輕斥道。4 e; # |' m; U! M   「娘,我不是這個意思。」   「好了,別說廢話了,貝兒,這件事非同小可,關係妳一生的幸福,娘問妳,妳願意嫁給黃帝嗎?」) I( A( v& {+ B   「怎麼可能?娘,妳是故意在尋我開心嗎?」龐貝兒瞠大眼,傻呼呼的問。   龐巧兒給她一個白眼,起身來到床邊,用眼神示意黃帝不要逾越了禮節。   龍克浪像是故意看不懂,依然穩穩的坐在床畔。, m% e9 v, m8 S! O  龐巧兒不得已,只好出聲建議,「王上,你坐在這裡於禮不合,能否移動尊駕,民女想和女兒親近點說話?」) }! f0 p5 M1 o3 q) V4 a   龍克浪微揚起眉頭,「妳剛才用眼神對本王示意,也有違君民之禮,大大冒犯了本王,不過本王看在妳是本王未來王妃的母親份上 ,就不和妳計較了。」  他簡直得了便宜還賣乖!龐巧兒看他依然坐得穩穩的,只好站在一旁,想開口和龐貝兒說話。   誰知龐貝兒卻伸出手推開他捏住她的下巴的手,還推他的身體。   「我是很喜歡你啦,但是我娘說有話和我說,你就不要坐在這裡了。」   她的言行舉止太大膽,龍克浪一時怔愣住,隨即看向同樣也嚇到的龐巧兒。  龐巧兒忍不住露出苦笑,「貝兒,不可無禮,王上可是一國之君,妳怎麼可以這樣對他說話?實在於禮不合。」( B( |5 `: h# _; 5 M   「娘,我只是……」她真的沒想那麼多嘛!要不然她那麼喜歡他,難得他主動靠她這麼近,她又怎麼會不心生歡喜?何況他還說 要娶她為王妃呢!' y" n% ^8 K' _6 ]   噢!天哪!她不會是在作夢吧?   龐貝兒眨了眨眼,沒說出口的話全寫在豐富的表情裡,偷偷掐了下自己的手臂,發現會痛,忍不住皺眉,然後又露出傻笑。  看著她的蠢樣,龍克浪不再對她喜歡他的事感到厭惡,一向毫無情緒起伏的心竟因此飛揚起來,這種感覺很舒服,讓他哈哈大笑。   他的笑聲來得如此突兀,讓龐貝兒和龐巧兒同時看向他,對他著了迷。   這男人生得真是好看,不笑的時候已足以迷倒眾人,如今笑起來的俊俏模樣,簡直讓人無法將眼睛從他身上轉移開來。   龐巧兒心想,若是她像貝兒這麼年輕,肯定也會迷戀上他,這男人注定是來傷女人的心的,她可以清楚的看出,他絕對不是因 為喜愛貝兒才想娶她為妻,而是有其它重要的原因。   貝兒是個善良純真的孩子,雖然時常表現出迷糊、笨拙的一面,但這樣的她反而讓她放心不少,因為她體內擁有一股比她和寶兒都 還要強大的神秘力量,一旦釋放了這股力量,將會被有心人士利用,所以她一直將她保護得很好。   雖然黃帝是白衣女神指示來解救國家的真命天子,同時也是貝兒的真命天子,但她還是希望黃帝能真心疼愛、照顧貝兒,而不是因 為知曉她體內的力量才要娶她,好增強自己的力量。 `  「王上,民女不知何事能讓你笑得如此開懷?」龐巧兒忍不住追問,她看到女兒癡迷的表情,就知道天命不可違,注定的姻緣, 怎樣都無法逃避得了。9 S# u# _5 v9 ? S2 / [: " P  「姻緣天注定,本王已經找到真命天女,妳說,我該不該開懷大笑?」他流露出洞悉一切的眼神。7 i J# $ q+ T: p   龐巧兒一驚,心想,她早該知道,他的身份非凡,否則又怎麼會讓她在他來之前,看見天空出現一條金黃色的巨龍呢? ( ?" , : I( j% n8 N8 H( E p1 e- |2 t7 h+ w; ^& ^: {   「罷了!既然王上已明白天機,只要貝兒答應,民女絕不會再刁難,只是民女有一事一定要提醒王上,因為這是白衣女神向民女托夢指 示,要民女轉告王上的。」5 2 w( }' l N E0 r8 R( S- S   「喔?願聞其詳。」 :  「白衣女神指示黃帝,若想得到心中所願,就必須先識得何謂真愛,若不解其義,願不能成,黃帝若有所疑慮或嗤之以鼻,所願之物, 看得到,卻無法隨心所欲而得之、用之,切記,切記。」   龍克浪若有所思的看著她,緩緩的開口,「本王承諾妳,若是貝兒嫁給本王,本王絕對會善待她,不讓她吃苦、傷心,至於真愛, 本王不懂。」   龐巧兒隨即笑得十分開心,「無妨,民女只要得到王上如此承諾,就心滿意足了,至於真愛……」她看向一臉迷惑的龐貝兒,頗富深意的繼續往下說,「那就是貝兒的任務和責任了。」 y9 F' F b& |  「嗯哼,這麼說來,這樁婚事就此說定?」   「對。」   「毋需再詢問貝兒的意願?」   「不用,我相信她會聽從民女的安排。」   「很好,三天後本王派人來下聘,十天後是個好日子,本王會昭告天下,將娶龐貝兒為正妻,封她為亞特蘭的王妃。」   「等等!你們不是說要詢問我的意見嗎?怎麼可以就這樣決定我的終身大事?一點都不尊重我嘛!」龐貝兒被他們一來一往的對 話搞得有點悶,忍不住出聲提醒他們自己的存在。$ t8 `+ T2 G3 0 F( e7 I: ]   「貝兒……」   龐巧兒想開口說些什麼,龍克浪卻阻止了她。   「麻煩妳先出去,本王想和她單獨談。」   「好吧!民女先出去了。」  龐巧兒離開後,龍克浪馬上伸出雙手,放在龐貝兒的肩膀上。   「怎麼?妳對嫁給本王有意見?妳不是很喜歡本王嗎?現在讓妳如願以償,妳有什麼不滿的?」5 q% S O, F2 , F   「沒有什麼不滿,只是很納悶,你為什麼會想娶我?」她小聲的說出心底的疑問。   龍克浪勾起一抹淺笑。「剛才妳在昏倒前,本王不是已經把答案告訴妳了嗎?」2 H1 E8 ~ v7 S A; / _4 M0 h I  「嗄?」她雙眼圓瞪,一臉不敢相信的看著他,似乎對他再次把這個答案搬出來感到驚訝。3 D0 ]5 `/ v, o" K   看著她傻呼呼的表情,竟讓一向與人保持距離的龍克浪,湧起一股想要捉弄她的興致,忍不住伸出手指彈了彈她有 些圓俏的鼻頭。 |  「哎呀!好痛喔!你……你幹嘛偷襲我?」她一臉委屈的瞅著他,指控的說,一雙手還摀住隱隱作痛的鼻子。   「呵呵呵……」龍克浪輕易的被她這副委屈可愛的表情取悅了,輕笑出聲,心情好得不得了,然後在她沒有防備的情況下,貼近她的臉,扣住她的後腦,往她紅艷的嘴唇用力的親下去。   這下子龐貝兒的身子完全動彈不得,任由他吻著她的唇,感覺清新中帶著一股似有若無的檀香味的男性氣息向她撲鼻而來,忍不住暈眩。   龍克浪原本只是抱持著逗弄她的心態,沒想到她嘴唇的滋味竟是這麼的甜美,令他捨不得放開她,甚至抱著她柔軟的身子,大掌根本就不 想離開她曼妙的曲線,她的味道、她的純真與甜美深深的烙印在他的感官裡,讓他破例的起了最深沉的生理反應。   此刻擁吻著她,他的內心卻翻滾著洶湧的驚濤駭浪,這樣的情緒對他是陌生的,也應該是不被允許的,尤其他的身份和來歷讓他一向清 心寡慾,怎樣都沒想到,懷裡的佳人卻一再的帶給他心理和生理的情慾衝擊。   饒是有如此的衝擊,他依然憑著本能,捨不得鬆開她,在她如此青澀又熱情的反應下,看著她微閉的眼眸裡充滿迷濛的情慾,和經過情 慾的洗禮而酡紅的美麗臉蛋,讓他再度加深了這個吻。" @0 V/ B) F) e1 N! [$ ^: R' [6 W s " - J2 A/ p, T  「唔……啊……」龐貝兒在他熱情的索吻下,忍不住半開紅唇,嚶嚀出聲,一雙小手緊揪著他的衣袍不放。 7 t5 y/ d5 x: w, ^ ( 1 [ / {2 a b5 r+ T0 E  這究竟是怎樣一種令人銷魂的滋味,令她飄飄然,好像神魂全都因為他的吻而被他勾走了。3 F7 i) B$ K7 J1 G0 e! r+ w / N7 a# k( e+ + O7 ^9 w; S   身體的燥熱讓她口乾舌燥,升起一股莫名的渴望,當他的舌頭靈巧的鑽入 1 h( I0 t: y1 F( 3 {& [& ^5 }- B2 ( [+ o   她的嘴裡時,她不由自主的跟隨著他而律動,汲取他的味道和津液,感覺自己似乎因為這樣的動作而稍稍緩解了飢渴。; u A; Y! I I' U) R ( ) |4 j6 {/ `( R5 t  這個發現讓她如獲至寶,不斷的吸吮著他,學著他的動作,和他吸吮、糾纏、攪弄,也打亂了龍克浪原本只想索討親吻 的念頭,胸口變得沉重,呼吸紊亂而輕喘。 7 ~! H$ M4 & S7 r K ! [/ 4 ^, i/ @' 0 q8 a  「貝兒,妳這誘惑人的小女巫……」他低吼一聲,好看的男性臉龐因濃濃的慾望而染上火紅,眼神由清明轉為狂熱 ,一隻大掌毫不客氣的襲向她豐盈的乳房。 0 q; { m) k) ?0 x) M & A8 V9 9 : H- r; q  「啊……不……」龐貝兒沒想到他的行為竟如此大膽,臉頰的紅暈更加深濃,原本緊揪著他的衣袍的小手想要阻 止他的行動,卻被他極盡纏綿的熱吻弄得渾身發軟。   他讓她的雙手在他的頸項交握,鬆開她肚兜的繫帶,讓她渾圓飽滿的兩隻豐盈暴露在空氣之中,也暴露在他男性灼熱的眼神之下,他的雙眼隨即燃起火焰般的熱度,似乎想要將它們吞噬。 a& x% Y2 t/ ?) {, ) K$ p   「啊……不……不要看……」她羞得幾乎要哭了。   他像是著魔般,伸出手輕輕觸摸它們,感覺它們的柔軟與彈性。: ~   「貝兒,妳好美……為什麼怕讓本王看呢?」他邊說邊揉搓、擠壓著兩粒圓球,聽見她大聲的呻吟聲,忍不住輕笑出聲,更加賣力的 取悅她。   然後再度捕捉住她的紅唇,品嚐她的甜美,並調整角度,讓這個吻變得更加深入,聽著她逸出更大的聲響,刺激了他勃發的慾望。1 J3 E; A& J) D& S! g6 d' V: U / g( J, s1 G/ U# j& m2 @2 2 v2 H   她則奇妙的臣服在他的熱情之下,將羞怯和顧忌全都拋諸腦後,一心只想著這個她偷偷愛慕的男人,竟然會像作美夢一樣的抱住她、親吻她,讓她融化在他的懷裡,享受著血液在血管裡歡唱的暢快感。 0 s0 y ~8 V# V k0 k6 R 3 A1 [! L" 5 s' r) ~6 n  「啊……你……」( f# R t: ( y9 ; ( _ 7 v7 i) h7 l1 ~% d+ G4 r   「本王允許妳在這種時候叫本王的名字。」他大方的說,曲起一條腳,強壯的膝蓋滑進她的雙腿之間,飢渴的吻由她的雙唇來到她的頸側,再來到耳下的凹處與肩頸之間。2 J/ 6 d3 e1 f; L4 d 3 r" J: }3 B+ `; J  「阿浪……」她拱起身體,迎合他的探索和親吻,喊叫著他的名字。 & b" G7 A9 i M9 x; n1 u# R [6 o2 s2 P0 L   她的聲音柔嫩得宛如在愛撫他,讓他感覺舒服,慾望變得更加堅硬灼燙,忍不住低咒一聲,隨即撫摸她每一寸柔軟的肌膚,以及她胸部細緻、優美的曲線。 6 ]1 H& u2 w% s% @ # i5 M) 6 D6 7 L  他的拇指在脆弱的頂端畫圈,使得她的胸部變硬、變紅,他低下頭,在粉色的乳尖與周圍皺折的白皙邊緣劃出濕潤的圓形痕跡,小花蕾的顏色因為他的逗弄變得更深,也更硬挺。 : 7 H G! : `/ _& H/ L& R+ k; @) r s6 `; r$ m( l) G0 `( |; l   她不由自主的抬高身軀貼近他,緊抓住他的頭,敦促他繼續如此甜美的折磨。+ 6 `0 l/ | X6 i) ^ ! ?7 b/ L" [ e+ r5 f2 A4 K+ n"   他飽含慾望的眼眸充滿笑意。「貝兒,妳真是熱情的小東西,妳想要更多,對吧?」# x& o, N7 R! n7 u7 A9 h4 u$ d! p 7 u: m( E- 9 G7 Y% e9 a0 ?   她沒有力氣回答,注意力全都放在他熱情邪惡的挑逗上,因為難耐的激情而呻吟出聲,只能不斷的搖頭。# W g5 ]+ U _ K; d$ E j4 B8 ?0 J' D 7 T+ A+ y0 F   她眼眸裡乞求的慾望是那麼的明顯,讓他的笑意頓時消失,感覺身體變得更加緊繃,這次他張大嘴,毫不客氣的含住她的一邊乳頭,滿意的聽見她的呻吟,鼓舞他不斷的吸吮、輕輕囓咬,手指玩弄著另一個硬挺的頂端。 6 [, w" x R% h3 p O: y; G# F u/   「阿浪……阿浪……」她陷入情慾的泥沼裡,不斷的呼喊著他的名字,十指纏繞他的髮絲,讓他原本繫在腦後的長髮猶如飛瀑般散落在他們之間,她還不放鬆的把他的頭壓向自己,用令人驚訝的熱力親吻他。4 n/ a& M e: N5 j ( B H M7 m w% {! L# r   龍克浪沒想到她的熱情一發不可收拾,竟會主動親吻他,在驚訝過後,他任由她為所欲為。 / | m! v9 D! o2 u 4 ~2 ]" q' d: o5 @' ]9 {) ]  她的手撫過他的背部,感受他結實的肌肉,他的手則撫過她光滑的膝蓋,向上滑動,來到她大腿的根部。 / o k& W+ [; i S/ B , g/ [" p, h/ T R  他的指尖滑進她腿間濕潮的三角地帶,讓她驚愕得瞪大眼,忘記要繼續親吻他、撫摸他,似乎被他的動作嚇傻了,惹得他輕笑出聲。 $ m- U b T, [- s Q5 K0 e! h j# h' Y: q(   「貝兒,小親親……妳這麼熱情的表現,本王怎麼捨得讓妳一個人努力呢,當然也要加把勁囉!妳是這麼的美麗,如此的甜美,來……為本王打開妳的雙腿……不要害羞……讓本王帶領妳瞭解什麼是情慾的快樂……」3 p& , q, q, G" s F4 % a " ! ?1 H) I/ a0 P) |  他有如蠱惑般的低語,在在誘惑著龐貝兒,讓她渾然忘了自己的羞怯和所有的禁忌,雙腿不由自主的在他小心翼翼的分開私處的皺折時主動大張,讓他的指尖輕柔的撫弄著。: x {7 1 P- a6 j0 i 7 L! U0 H' 8 ^ @( ~: E' _   「阿浪……」她驚慌失措的大叫出聲,同時彈跳起來,為這陌生又奇怪的觸感。+ `! n8 J+ m1 G' e% K! f1 E2 U ' ^: U) " L: U/ Y1 K) I0 - i  「噓……沒關係的,我不會傷害妳,我只是在愛妳……乖……」他輕聲安撫她,並給了她一個長長的吻, 足以融化她,讓她再度放鬆,而他的手指則再度回到她的雙腿之間。6 D3 q3 F& E6 @9 d j& B/ s- }3 O   這次她沒有再抗拒,他輕吻她微張的唇,給她一個獎勵的吻,然後他的雙手繼續撫弄她,手指探入她的幽處,慢慢深入她潮濕的內部 ,感受她緊緊的裹住他的手指,讓她邊扭動身體邊啜泣出聲。) F; Y3 W" j ] ?3 j- ` s8 t6 K# G! H0 J0 o" k  「阿浪……唔……老天……」她忍不住尖叫出聲,為這如閃電般的尖銳快感。+ U( F5 `5 ?7 % E # H i7 6 B# p! p   「貝兒……讓本王帶領妳品嚐什麼是真正的快感和歡愉……」他低喃著,額頭佈滿熱汗,為這一觸即發的緊繃慾望而喘息。 q6 P) _3 |9 D# M9 D- " R$ X' |& y0 g T# I A3 s) s   他的手指在她的甬道裡不斷的穿梭、進出,執意勾搔出她甜蜜的津汁,讓她透明的津液染濕他的手指,讓她在他的身下情難自禁的呻吟 、喊叫。8 : s# G0 H1 y8 o8 x % |7 T: A3 8 r r O   直到他的唇瓣停在她的雙腿之間,她可以感覺到他的舌頭滑過她的大腿內側,才突然從情慾的洪流裡回過神來,忍不住想要抗拒他如此驚 世駭俗的可怕舉動。 % _% _& ]' W; E& s0 t- H: ! - E; H   「不要,那裡不行……」她喘息的說,抓著他的頭髮。' B S( q+ x2 V/ t$ L ) % @0 i g ) A   他卻堅持埋首在她的雙腿之間,還把她的雙腿弄得更為大開,方便他的需索。 7 X/ S: }2 X7 o' X; |+ [/ L8 v2 e- ; ^9 a0 W+ b   「要!本王就是要讓妳體驗到本王要帶給妳的喜悅……」' b& }4 h' o+ `) Y5 / P5 S+ m ! s2 a% {! U" b' ]( |,   她可以感覺到他用手指撥開她腫脹的花瓣,舌頭碰觸其間敏感的一點,她無力抵抗的任由他為所欲為,敏感的感覺到他正在舔她,緩慢、曲折又潮濕的旋繞著,讓她因歡愉流竄全身而顫抖、呻吟。 # j- _ Q: J) I" x6 s1 p- X- {! W , w" Q q; r& R- 1 D( J0 S  她的臀部拚命往上抬拱,被這新奇卻又煽情的火熱動作搞得心魂俱失,覺得汨汨的濕意不斷的湧出,臉頰宛如要燒起來般的火紅。 1 R4 S+ 6 t+ T- M, W E I9 B+ V# X' j; m# ; }   他的手乘勢滑到她的身下,引導她的旋律,舌頭仍撩撥、撫觸她的花瓣,在激情達到令人無法忍受的高峰時,她哭泣、叫喊出聲,他卻依然沒有停止的繼續刺激她。0 0 L; @ x l( 0 D% 6 h8 F- ~ x, l3 6 M P1 [   「啊……啊……」龐貝兒覺得自己好像要被淹沒了,意識全無,身子輕飄飄的飛了起來…… 7 _# ~8 b+ f I& }3 m- h" K0 r( b& `3 A0 L1 T1 {) H7 ^) q5 n U! _1 j1 N- O% G: A" K, q ^( y/ K 6 " ~+ _ u: t4 Q) ]! p   第三章5 N1 w$ N9 Q7 V+ [   半晌,龍克浪放開她,將她摟入強壯的懷抱裡,不斷的親吻她的臉頰和她的唇瓣。   「妳達到高潮了。」他得意的宣示。  龐貝兒羞怯的將臉頰埋入他厚實的懷裡,覺得很安全、很放心,語調含糊不清的向他抗議,「還不是你……」   他卻聽得明白,忍不住大笑出聲,然後握住她的一隻玉手,放在他雙腿間灼熱昂揚的男性巨物上。   「啊!」她滿臉驚恐的瞪著他,不敢相信他竟然會這麼做。  「呵呵呵……剛才本王滿足了妳,現在妳是不是也該取悅本王?」龍克浪邪肆的望著她,用眼神鼓勵她採取實際行動。   她驚駭不已,想要從他的懷裡逃脫。   他卻先一步握住她的手,另一隻手解開下半身的束縛,讓早已灼熱的堅挺彈跳而出,在她呆若木雞之際,讓她握住他沉重的器官。   「噢!」她忍不住驚呼,不敢相信它似乎有著自我意識,在她的觸摸下,竟微微跳動著。   她的反應惹得他輕笑出聲,「貝兒,要不是本王必須在新婚之夜證明妳的處子之身,真想現在就把可愛的妳吃下肚,不過,現下只 能先讓妳用這種方式取悅本王……」9 j, j2 o7 s/ 0 N I   龐貝兒還搞不清楚他話裡的意思,他已經引導她的手指來到男性的頂端,再往下滑,探索結實冰涼的囊袋。   「噢!該死!」他忍不住低咒一聲,沒想到她對自己竟有如此驚人的影響力,讓他差點在她的手裡爆發。  「阿浪……」她飛快的看了他一眼,嚇得想要放開他。   他卻牢牢的握住她的手,要她繼續。:   「別管我!妳只要專心的取悅我就好了。」他緊咬著牙,忍耐的說,讓她輕柔撫弄他的巨大頂端及中心的小裂縫,感覺到黏液冒了出來, 讓他的皮膚更濕滑。 {  他指導著她用手指圈住男性的頂端,再往下滑,探索著他的昂揚巨大,讓她感受到他絲絨般的觸感,和真實生命的跳動與熱度。: E2 _/ " A, h2 d$ @1 Y   「啊……」他從沒想過,她的小手只是放在他敏感的男性堅硬上,輕輕滑動、撫摸、挑逗,就讓他有這種銷魂蝕骨的感受,酥麻的 快感席捲他的感官,讓他感覺熱血游騰,血液似乎全都衝向他的腦子和他雙腿間的昂揚,讓他更加的堅硬和火熱,忍不住逸出呻吟。   他總覺得只有這樣還是無法滿足他被她挑起的慾火,他想要更多,想要埋入她濕熱、緊窄的溫暖花穴,想要狠狠的佔有她,在她體內 勇猛的衝刺著,讓她感受他如火的慾望和渴望。! [) K" `0 L4 v/ ], w" A  但是他知道不行,身處在亞特蘭這個充滿濃厚宗教色彩的國家裡,是十分注重女人的名節的,尤其龐貝兒的身份又比其它女人還要來得特 殊。1 p: b4 p4 `: M  身在女巫家族一員的她,對貞操名節的要求甚至比一般人還要來得嚴苛,若是新婚之夜沒有把她身為處子的流血證據傳達出去,讓眾長 老認可,她將會受到極為嚴厲的懲罰。  當然,更別說她又將成為亞特蘭的新任王妃,德行節操自然會受到更多的矚目和關切,他不在乎這些,卻不想讓她受到眾人的指責和侮辱。   一股新生的憐惜之情,讓他情願忍受暫時不進入她的痛楚,也絕不讓她受到奇恥大辱,一絲柔情在瞬間滲入他的神情之間,連他自己都 沒察覺。# j' |- |5 F) E( b! P   可是因她而起的急迫慾望卻又想要得到宣洩,再不做些什麼,他覺得自己就要爆炸了,於是微喘著氣,伸出大掌扣住她的後腦, 將自己的昂揚塞入她的嘴裡。2 f2 A" _0 X/ , B9 w ! R% J% { [& q$ @  「啊!」她驚叫一聲,隨即因為他火熱巨大的昂揚塞滿嘴裡而只能輕哼出聲。 + L$ K/ T" l- H4 P ?+ s% n0 h A0 b" j' g: $ Y   「嗯……對,就是這樣,舒服極了……快點……」他舒服得微瞇著眼,盡情的享受,然後驅使她用舌頭舔舐、輕觸,並一進一出 的吞吐著他的巨大。 : r' H( _3 n ?) F6 s( L) X- _8 |5 L: L6 R   「唔……嗯……」龐貝兒怎樣都沒想到,自己竟然會被他帶壞到這個地步,他的火熱堅挺此刻被她含在嘴裡,做著如此親暱又令人 羞怯的舉動,她完全無法拒絕他的索求,只能被動的接受全部的他。3 M% Q# l2 y2 B1 i + r( q! M- Q0 j i   她悄悄的看了他因欲情而漲紅的俊臉,似乎還帶有些許猙獰隱忍的痛苦,不禁升起一股想要取悅他的念頭,當他不斷的移動緊窄的男 性臀部,在她嘴裡衝刺時,讓她升起一股異樣的快感。 A7 ?3 H+ K [ w$ L& G5 p ! b8 M% L$ } r- r; f8 9 k  看到她沒有絲毫排斥,任由他在她的嘴裡衝刺,讓他更加的熱血沸騰,另一隻手指順著她身體的曲線,一路往 下來到她的雙腿之間,胡亂的撥弄著她的花穴,想讓她和他一起陷入瘋狂的情慾世界。6 b: {$ 6 b( Q w ( L1 : _' s1 I' s3 j+ P  直到她的嘴酸了、麻了,他這才輕哼一聲,抽出在她嘴裡肆虐的男性巨大,接著在她沒有防備之際,將熾燙的灼熱 放在她豐盈的雙乳之間,開始左勾右摩,不斷摩擦她柔嫩白皙又敏感的肌膚,留下一道道激情的紅色痕跡。 # g P" I4 A& Y# f3 m" [! L6 a5 Y" `9 f9 0 K y6 o4 g F   「啊……不……阿浪……」她感覺自己就要在他極盡色情的索求之中崩潰,胸前因他驚世駭俗的舉動和佔有而產生熾燙的感覺,再 加上他手指的挑弄,讓她哭喊出聲,潮濕的液體大量的傾洩而出,雙手緊緊的抱著他的肩膀,等待高潮的狂喜淹沒她。" I7 w W0 7 - S: I+ n- b$ j% q, ?6 P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