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心化蝶

關於部落格
冰心劍指江湖,雲裳獨為君舞
有生之年,何幸遇見。若能碰上對的人,已是一種福分。

生死蠱一擲,我願舍命換你平安,也算我能為你做的,最後一件事。
千絲百足鳳凰湮,與君同眠。
  • 467002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HP/暮光]-女巫之血

飯飯TXT免費下載----引領電子閱讀新時尚
  電腦閱讀:http://bbs.fftxt.com/
  手機閱讀:http://wap.fftxt.com
飯飯會員(ml1677870)整理製作,版權歸作者所有,請在下載後24小時內刪除。如果覺得本書不錯,請購買正版書籍,感謝對作者的支持!
 
---------------------------------------------------------------------------------
 
 
[HP/暮光]女巫之血
 
作者:PhyL
 
 
文案
 
此言,以HP為輔,暮光為主。
 
一:
 
我是一個斯萊特林的小女巫,和斯內普是同學來著。在這之前,我只是個普通的高中生而已,由於某晚的夢遊,來到HP的世界,本著如今流行多人同穿,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什麼炮灰角色,打算安安分分做好一隻路人甲,當然這件事只能說是夢想哈~
 
當我好不容易炮灰掉,我竟然沒有回去,掉進了傳說中的暮光之城,這次的穿越,讓我更加悲催,難道是回家無望了。。。好吧,上個路人甲做炮灰,如今看來,我得要推翻炮灰做主角。免得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話說,我上一次是怎麼死的??
 
 
二:女主不是萬能的,SO女主很有分寸滴~
 
 
內容標籤:HP 美劇 血族 魔法時刻
 
搜索關鍵字:主角:菲兒 配角:阿羅/賈斯帕/愛德華/Voldemort/斯內普 其它:霍格沃茲/卡倫家族/沃爾圖裡
 
 
 
1
 
1、流逝 ...
 
 
  我的朋友們一都直在保護我,我又怎麼可以就這樣死去?努力了那麼久啊,終究是……徒勞嗎?
  我一動不動地被他禁錮在懷裡,頸處的冰涼刺骨,使我的心更加寒冷。我還是成了他的食物了啊,似乎一切都成了定局。
  因為血液的大量流失,沒一會兒,我便失去了意識。
  隱約間,我似乎又回到了剛來這裡的時候……
  那時候的我,至少是期待的,是慶幸的,是開心的吧。
  
  
 
作者有話要說:原文名:《[HP/暮光]做個路人好麼》
現名:《[HP/暮光]女巫之血》
這是重新改寫的,基本上都換了。因為貓貓的記憶力真的很恐怖,丟失的內容都忘記了,所以……咳咳,你們懂的!
 
 
 
 
2
 
2P1.我是女巫(改錯字) ...
 
 
  這是什麼地方?我怎麼來到這裡了?
  一眼望去茂密的森林,高大的古樹,枝繁葉茂,站在林中,照不到一絲的陽光。寂靜的森林,卻聽不見一丁點的聲音,很怪,很怪異。
  抽出自己的魔杖,緊盯著四周……我感覺到了危險的味道。
  「唰——」面前突然出現了一個人。
  速度好快!
  驚歎間,我立刻閃到一旁,打量著面前的少年。
  雜亂不羈的金色頭髮,白得幾乎透明的膚質,還有那如同黑曜石般純淨的眼眸,漂亮得似乎過分了。盯著他毫無波瀾的眼睛,我不禁愣神,這個像風一般的少年啊。
  好吧,我花癡了。擦擦口水~
  可是,剛剛的危險氣息,似乎是我的錯覺,他的目光裡並沒有傷害我的意思。呵呵,自己也太疑神疑鬼了吧?
  「你是什麼?」打量了我好一會兒,他的眼裡除了純淨,便是疑惑。
  「人類。」或者是靈魂。
  我也不清楚吧,我到底有沒有死亡呢?我記得是背後的她發射過來的索命咒,把我擊中,那麼真實的痛楚。可是,為什麼呢?我們明明是好朋友啊。
  不過話說回來,他問的這個問題還真的挺奇怪的。
  「你的血液,我是說……」他皺了皺眉頭,似乎不知道該怎麼向我解釋。
  伴隨著我疑惑的眼神,過了好一會兒,他才下定決心問我:「你血液的味道,並不像人類……不,很像人類的味道,可是,對我卻沒有吸引力。」
  「什麼?!」我警惕地看著他,他說的話,好奇怪,血液的味道?
  「沒有。」他臉色黯了黯,想起了什麼似的,但是沒有打算傷害我的意思,整個人彷彿處在一種濃濃的悲傷之中。
  不過,我想我應該活著的吧,要不然我怎麼會這麼清晰的感覺到周圍的情況呢。
  「我是Jasper Whitlock。」他似乎從悲傷中走出來了,揚起陽光般的微笑,走到我的面前,向我伸出了手。
  他應該沒有惡意吧,猶豫間,我握上了他蒼白纖細的手,「你好,我是菲兒·林德。」
  好冰冷的手指啊,很堅硬。
  不過,我能碰到?!那我還活著!
  會不會我是在做夢,也許,這裡是地獄也說不定,看不見陽光的大森林,還有美得不像話的少年,難不成,我真的到地獄了?
  「請問,這裡是哪裡?」現在換我好奇了,同時,有些期待,到底期待什麼,我也不知道。
  「美國南部。」他冰冷地吐出幾個字,好像察覺到什麼似的,便轉頭看向一邊。
  鬆了口氣,我真的活著。只是……美國……不會是又穿了吧?
  「現在是……」我很在意我是不是又穿越了,不過,卻沒有機會讓我把話說完。
  「抱歉,打擾你了。」
  一個優雅動聽的聲音從不遠處的大樹旁傳來,那裡站著一個美女,白皙得不像話的膚質,耀眼的血色眼眸,還有那晶瑩飽滿的紅唇,個頭高挑,身材豐滿嬌媚,一頭金色的長髮,很性感的女人。
  等我回過神時,賈斯帕已經走到了她的身邊,好快的速度!
  我給她一個溫和的笑容,「沒關係。」
  那個美麗的女子笑著看了我一眼,便對身旁的賈斯帕說著什麼。
  其實,這個森林很大,一時半會兒,也許看不見什麼人,我還是等他們說完了再問吧。嗯,就這麼辦。
  可是,沒一會兒,他們就有了爭執。
  美麗女子歎了口氣,安撫似的說了些什麼,聲音不是很高,我也沒聽到。而後,便朝我看過來。
  我揚起唇角給她一個禮貌的微笑。
  美麗女子拉著賈斯帕向我走來,微微向我行了一禮,「你好,我是內蒂。雖然這麼說可能會有些失禮,但我看得出,你是個很特別的女孩。」她轉頭看了眼冷著臉、滿是生氣和怒意的賈斯帕,狡黠地對我繼續說道,「賈斯帕可能對你們的生活,不太適應,我希望你可以代替我繼續照顧他。」
  什麼?
  我想我現在的表情一定很豐富,這個表面上很美麗的少年,是個野人嗎?可是,穿著不是挺整潔的,呃,還挺復古的。可是,這照顧,我貌似連一日三餐都很費力誒,更別說找個自己住的地方了。
  「其實……」我很想拒絕來著,可是,看了眼她對我期待的眼神,我實在沒法說出口。
  我就是太容易相信人了,我就是心太軟了,我就是沒事找事嘛,一看這兩個美得不尋常的人,我就應該知道他們不是一般人,你說,你這不是沒事找事,把自己朝死裡推嗎?
  跟在面無表情的賈斯帕身後,我用力地奔跑著,生怕跟丟了,其實,他也算顧及到我了,要不然,一轉眼,這人一定是不見了。唉~看他走得比我跑得都快,而且,還不帶氣喘的。
  呼呼~~我現在已經完全沒力氣了,不過,還好他停下來了。
  看著我扶著樹,上氣不接下氣的樣子,他皺了皺好看的眉,拉過我的手,就把我甩到肩上,便奔跑起來。
  我悶哼了一聲,你丫的,能不能輕點啊,話說,你這身體是用什麼做的,這麼硬,我都懷疑我的骨頭是不是撞碎了。
  但是,他的速度真不是一般的快,連刮在臉上的風都很刺痛,現在我身上穿的是一件很華麗的禮服,我只能小心地躲在他的背後,同時不讓自己掉下去。
  我越來越確定一件事情,他絕對不是一般人,就像巫師一樣,有自己特別的能力,比如說這速度。
  可是,他的體溫也冰冷得太怪異了吧,好吧,我還是不要亂猜了,想想出了森林怎麼生存吧。
  我原本是一個女高中生,睡覺穿越到了HP世界,做個女嬰,現在我十六歲,也就是在霍格沃茨上五年級,在一次食死徒的暴亂中,被好友用黑魔法擊中,來到了這裡,據說是美國南部的地方,時間是十九世紀。
  出了森林,賈斯帕帶我來到一個小鎮,這個小鎮天氣很陰暗,而此時,他的臉色變得很奇怪,有些痛苦,又有些瘋狂,還有點猙獰,好像很難受的樣子,不停地喘著氣。
  「你怎麼了?」是不是氣喘病發了?我說孩子,你丫的有氣喘,還在那邊瘋跑,唉~果然人無完人啊。
  我同情地看著他,思考著,是不是該給他找個醫生,可是,我又沒有美元那玩意兒,怎麼辦?難不成看著這麼漂亮的人,被活活喘死?不要啦,這麼完美的人,這種死法……實在是……太影響氣質了。
  「我看我們還是……」呃,人呢?哪去了?
  喂,人生地不熟地不要把我扔在這裡啊——
  算了,以他的速度,我估計也找不到他,他也許有自虐的傾向,都病發了,還跑?!
  這小鎮,人還是挺多的,人來人往的,雖然人多,但也還是簡樸純真的感覺。這裡的人穿著很簡單,不像英國魔法界貴族,衣服很繁瑣很複雜,漂亮但不輕鬆,總是有種束縛的感覺,當然,這種穿著,在魔法較量的時候是很吃虧的,尤其是從我的身上就可以看出來。
  突然發覺,我的心情是從何時開始變好的?之前好像還很抑鬱,被自己的好友陷害。
  當我在鎮子裡轉了幾圈,同時被圍觀了好一會兒,肚子餓得咕咕叫的時候,氣喘病少年終於出現了,雖然站在小鎮外的樹林邊,但以他的氣質和美感,我還是很容易就發現了他。
  跑到他身邊,我在想怎麼問他借點銀子,現在已經下午了誒~
  「你吃過午飯了嗎?」其實,我的言外之意是……我沒有吃午飯。他看起來也應該是個好人,所以……我肚子餓了。好吧,我說不出口。
  他看著我面無表情地點了點頭,「你沒有吃。」
  我尷尬地抓了抓頭髮,我覺得我都得跟他混了,我還是先老實交代一下,自己的出處吧~可是,萬一……要是被拐走賣了什麼的,猶豫間,我決定我還是告訴他,當然,隱瞞點事實。
  「其實,我不是美國人,我是英國人,我不知道自己怎麼來這裡的。」我扭捏著,還是說了出來,但沒有涉及女巫這種嚴肅深奧的話題。
  他把手中的袋子遞給我,「我知道。」
  接過袋子,聽到他的話,我差點把袋子給扔了,難不成這種超能力者,還有預知人前世今生的能力?
  「我之前就在那裡,並沒有看到有人,你是一瞬間出現的。」他沒有看我,示意我跟上他。
  打開袋子,裡面是一隻香噴噴的烤雞,我找了半天也沒找到刀叉,沒辦法,我肚子太餓了,林德家的老媽,我不是有意的啊,我不是想要拿手抓的,只是條件不允許啊~
  「你怎麼不好奇?」我邊吃邊問,其實我很想問,我怎麼沒看見你的。
  他頓住了腳步,漂亮的眸子對著我笑了笑,並沒有說話,也沒有問我,只是,等我把食物吃完。
  天色很快暗了下來,他帶著我來到了一個城鎮,比那個小鎮明顯繁華很多,找了個旅店住下,這錢當然是他付的。
  躺在床上,我發覺這個世界,我是無依無靠的,這一路上,全是他在照顧我,我們只是兩個陌生的人,他隨時都可以把我拋開,唉~
  上個世界,好歹我還是個純血的斯萊特林,有爸媽罩著,還那麼一堆關心我的人,我也不用煩惱生存什麼的,以前就像是個被家人寵慣了的大小姐,除了會點魔法,我還真不知道自己能幹嘛。
  再加上作為高中生的日子,中國的父母也不要求孩子,家務啊什麼的,只要好好學習認真讀書就行,好吧,一點生活技能也沒有。
  我完蛋啦,在這裡我只能是兩個字:等死。
  
  
 
作者有話要說:推薦看我的新文----->[耽美]兩隻神馬鬼》
輕鬆短篇耽美文,已完結。此文,求點擊,求評論!
 
 
 
 
3
 
3P2.傳說中的吸血鬼 ...
 
 
  P2.傳說中的吸血鬼
  
  「早安啊,賈斯帕!」在嘴裡塞了塊麵包,我向走進旅館的賈斯帕揮了揮手。
  把自己華麗的禮服換了好多的money,現在自己穿的很輕鬆又舒服,哎呀呀~有錢真是好啊,不用擔心沒飯吃。
  賈斯帕似乎有點心不在焉,他並沒看見我,也沒聽見我的問候,神情有些哀傷。從昨天和內蒂爭論後,就有點不對勁了,好像……反正我說不出來的感覺,一種濃濃的哀傷,和對他自己的厭惡。
  到底怎麼了,他?
  快速吃完了早餐,我走到他的門前,考慮著,要不要問一下,可是,這樣會不會說我多管閒事?
  喂~我什麼時候,這麼婆婆媽媽了。
  當然,我剛伸出手,還沒來得及敲門,門就自動打開了。
  賈斯帕現在的臉色已經恢復了面無表情,眼裡也沒有任何情緒,單純乾淨的眼眸,似乎剛剛的那一切,全是我的幻覺。
  「有什麼事嗎?」他看著我,語氣很平靜。
  「啊……沒有。」我輕輕搖了搖頭,幻覺就幻覺吧,以後,還得和他混來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要不然,他要是怒了,我……
  好吧,我是個很缺乏安全感的人,我總是在家人的保護中成長,曾經做個關於幸福度的測試,自己的幸福是最低的,只有25%。何時才能擺脫對他人的依賴呢?
  我感覺自己又開始悲傷了。
  可下一刻,我的心情又好了起來,雖然,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可能是對以後生活的期待吧。或者,這裡也是個特別的世界。
  走在陰暗的樹下,賈斯帕好聽純淨的聲音傳了過來,「有什麼想去的地方嗎?」
  我搖了搖頭,「沒有。」我根本不瞭解現在的美國吧。
  「那好,聽著,我們現在要盡快的離開這裡。」他此時的眼神中有點擔心,皺著的眉頭彷彿有什麼可怕的事情一樣。
  我點了點頭,我承認我現在的眼裡全是疑惑,不過,他沒有向我解釋,只是說了兩個字:「危險」。但我的直覺他有很多都沒有明確說,總是遮遮掩掩的樣子。
  可我現在也只能和他混了,把我丟下,我恐怕只會餓死,雖然我現在有了點銀子,但我還不知道在這裡,我能做些什麼,錢啊什麼的,總有用完的一天。
  趴在賈斯帕的背上,裹緊加了防護魔法的斗篷,對著這種速度,我還是很慶幸自己買了一個斗篷的。
  可是,這裡真的是危險重重。
  賈斯帕停下來的時候,我看見我們的前方站著一個男子,他血色的眼眸,讓我感覺到一股由心而發的顫慄,那種對著我的眼神,就像是獵人對獵物的眼神。冰冷,危險。
  我是什麼時候,惹到他了嗎?
  賈斯帕護住我,不讓他盯著我,喉嚨裡發出像野獸一樣的低吼。
  這種感覺,讓我情不自禁又想起了「野人」兩個字。可這兩天我怎麼看到這麼多特別的人啊,身材長相比那些模特還要好許多誒~
  好吧,這種緊張的時候,我還是不要亂想了。
  事情沒那麼簡單,就在賈斯帕給我擋住前方那個不懷好意的男子的時候,後面突然又出現一人,這次是個女人。她的突然出現,賈斯帕反應過來時已經遲了,一個鋒利的刀片滑向我的頸動脈,不過,還好之前我給自己加了防護魔法,並沒有劃斷我的動脈,只是擦破了點皮,冒出一點的血絲而已。
  女人雖然也是個美女,可是,對於這種一看見你就想給你一刀,就連原本有點顏控的我,也很是厭惡,人的生命就那麼不值一提嗎?
  「你……你的血液……」賈斯帕看著我的傷痕,有點難以置信,也有一點的激動。
  對面的男人和那個女人已經站在一起了,不過,他們兩的表情很是不好,看著我的眼神也由不懷好意變成了驚訝,抽出自己的魔杖,我不可不會打算手軟的,差一點就要了我的命了。
  林中的風輕輕拂動,陰暗的天氣,伴隨著泥土的味道,空氣中的壓抑,隱隱傳來火藥味。
  賈斯帕好奇地看了眼我手中握著的魔杖,便把我護在身後,微低著身體,怎麼看都像是野獸的對決姿態。前面的那兩個也和他同樣的姿勢,發出一陣威脅的低吼。
  好怪異。
  就在他們衝過來的瞬間,我立刻喊道:「火焰熊熊!」
  我還沒打算用死咒,畢竟人長這麼大也不容易,我雖然不是聖母,但我也希望他們能明白死亡對於一個人的感受,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啊,不要隨便想了結一個人的生命。
  他們的衣服上立刻竄出了無數的火焰,連靠著他們最近的賈斯帕都不能倖免,在賈斯帕身上放幾個「清泉如水」,才澆滅,只是,我不知道他們的身上著火點這麼低,這麼容易就燒著了,而且火勢這麼洶湧。
  「啊——啊——」
  痛苦嘶喊的聲音,讓我不禁害怕起來。看著他們痛苦亂串的樣子,我還是舉起來魔杖……
  賈斯帕彷彿看出了我的想法似的,冰涼的手指抓住我的手,把我放在背上,「他們的報復心理很重,如果活著的話,你會很危險。」
  轉頭,看了眼,最終倒在地上,瞬間化作煙塵的兩人,我覺得很怪異,就是不知道什麼地方怪。
  到了傍晚的時候,賈斯帕帶著我停在了一個鎮子上,當然,沒讓人看見他異常的速度。
  可是,我的腦海裡,還是停留在那個畫面,好像怎麼也揮不去。心裡不住的安慰自己,是他們先下手的,如果,不殺了他們,死的可能是我。好吧,這麼一安慰,我心裡還真的好受了許多。
  只是,一想到他們痛苦嘶喊的聲音,我想到了《詛咒1》裡面女孩被某個東東附身時,痛苦的嘶吼聲,當然他們的聲音比那個女孩要高得多,但也更恐怖!
  話說回來,賈斯帕怎麼每次都把我帶到陰暗的地方啊,太可怕了,雖然作為二十一世紀的人類是不可以相信這些邪門的東西的,作為黨的無神論小花朵,好吧,我都穿越了,還有什麼不可能的呢?
  可是,這個小鎮,似乎比之前的更陰暗,更沒有人氣,死氣沉沉的,一點人聲,一點鳥聲,一點風聲都沒有。
  賈斯帕沒有問我之前的事,只是警覺地拉著我朝前走,我也感覺到這裡的不同尋常,好吧,我又想到了《生化危機》。怎麼都是恐怖片啊?!
  「沙——」
  賈斯帕快速拉過我,躲到一旁,我原本站的那個地方被釘上了好多細長的鐵釘。
  好可怕的力道。
  這種樣子,釘在我的身上,怎麼都是一個「死」字吧?
  賈斯帕擔心地看著臉色明顯很差的我,很歉疚地說:「對不起。」
  我疑惑地看了他一眼,輕笑了一下,「沒關係,這不是你的錯。」
  的確,很奇怪,為什麼都針對我,雖然隱約間,好像和賈斯帕有關,不過,要殺我的並不是他,是別人,不管是那個別人,我都不會放過的!只有死過一次的人,才會知道生命是多麼的可貴。
  「啪啪——」
  一陣掌聲,我才發現我們的周圍全部圍上了一些怪異的人,有二十幾個之多,可是,他們的嘴角的那個……是……獠牙!眼裡血紅一片,蹲伏著身子,那種蓄勢待發的低吼聲,怎麼看都像是一個……野獸!天啊,這到底是個什麼世界?!
  不過,站在最前面的,拍手的那個女人是誰,好像是他們中的老大一樣。
  這些全是白像麵粉一樣的皮膚,紅色的眼睛,那個女人個子較矮,長長的黑髮,長相也不出眾。只是,怎麼看,她好像都是很危險。
  賈斯帕有些不安的盯著那個拍手的女人,握緊著拳頭,我感覺他和這個女人有什麼……呃,八卦!可,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被圍觀啊?當然不是圍觀那麼簡單的事情。
  我疑惑地看著滿是擔心的賈斯帕,金色的眼眸滿是怒意,不過,眼睛的顏色好像變了。
  他們究竟是什麼?這超能力也太廣泛了吧?
  女人溫柔地對我笑著,那個微笑讓我發毛,「我是瑪麗亞,賈斯帕的家長。」
  她突然凌厲的眼神,看著我,「但是你不僅帶走我的最得力的助手,還殺了我兩個新生的戰士!」然後轉向賈斯帕,「很想離開嗎?可是我是你的家長,戰場才是真正發揮你才能的地方。」
  看了一眼滿臉冷然的賈斯帕,她臉色越來越不好,「難道這麼快就厭惡了嗎?」
  賈斯帕冰冷著臉完全沒有理她,而後,她突然笑了,「你在控制我的情緒,賈斯帕。」
  隨後,她的表情便有些猙獰,「你是個人才,我並不想殺你,如果你……」
  她還沒說完,賈斯帕便打斷了她,「很抱歉,瑪麗亞。我早就不想再繼續這樣的生活,我不適合。」
  「好吧,既然你堅持的話。」那個被稱作瑪麗亞的女人,揚起一邊的唇角,好像惡魔一般。
  我暗自戒備,同時看了看四周,想找點突破口,可是……這些人看著我的目光,怎麼那麼貪婪?好吧,我雖然天生麗質了點,銀色長髮,紫色眼眸,紅色櫻唇,白皙膚質是有那麼點的閃耀,勾人了點,但怎麼看……好吧,是比不上賈斯帕那種完美的男子啦~有盯著我的時間,還不如好好瞅瞅賈斯帕,說不定還能玩玩耽美這高深的學科。
  咳咳~~現在不是發呆自戀的時候!
  瑪麗亞冷笑了幾聲,一揮手,那些人便圍了過來,「這些是我最新培養的新生吸血鬼,可不是你管轄的那些。」
  只是……「Vampires」?這個詞我沒聽錯吧?是吸血鬼吧?
  很顯然是的,瞧著他們那血紅色的眼睛,鋒利的獠牙,我忍不住吞了吞口水。看來我穿到了一個很了不起的世界啊……有吸血鬼啊……
  我知道,我此時的目光和神色都有些驚懼,身體在輕輕顫慄,握緊魔杖,努力不讓自己朝驚悚恐怖方面想,默念著死亡生存,使自己來點勇氣。
  賈斯帕好像察覺到了我的害怕,把我拉到他的懷裡,緊緊地護著我。
  冰冷堅硬的懷抱,真的,他也是吸血鬼吧?
  他們的速度很快,賈斯帕其實很厲害的,攻擊力很強,可是,他還得護著我,我發覺自己成了他的累贅……他們人太多了,不一會兒,一記聲響,我似乎聽見賈斯帕肩骨碎裂的聲音,他把我抱在懷裡,用自己的身體給我作防護,正面和人交鋒,而且因為我,還影響到他的速度。
  好吧,我和他只是兩個不相識的人,他卻這樣保護我,我很感動。但同時,我也不再想那些,集中精神,我給賈斯帕加了個防禦魔法,給他們好幾個阿瓦達索命咒,很顯然,這些對於沒有心跳的吸血鬼無用,或許,只能用火燒。
  「熊熊火焰!」手中的魔杖指著賈斯帕身後的那幾個吸血鬼,一瞬間,巨大的火焰就把他們吞噬,痛苦嘶吼著亂竄。
  解決了背後的敵人,我便把目光轉移到那個瑪麗亞,她一直都在看著我們動作,此時的她,盯著我手中的魔杖,似乎看出了我的魔法來源,危險地想要奪走一般。
  給賈斯帕施了好幾個防護咒,便對不遠處的瑪麗亞施放魔咒。
  可是,她是速度太快了,也不像別人一樣,不防備我,我施放出的每一個魔咒,都被她躲開了。既然威脅不到她,我便專心的對付眼前的幾個吸血鬼,他們離我很近,就算躲也很難躲開,更何況他們根本就不知道要躲著我的魔咒。
  很快眼前的幾個也被燒成了灰燼,瑪麗亞已經讓他們退後,惡狠狠的看了我一眼,便準備離開。
  可是,又有一對人馬出現了……
  金髮高挑的女人,帶著一些很像吸血鬼的人,攔住了瑪麗亞的離開。
  很顯然,瑪麗亞對此很是驚訝,「內蒂?!」
  內蒂揚起漂亮的唇角,笑看著瑪麗亞,「是啊,瑪麗亞。」
  瑪麗亞很是驚愕,「你、你怎麼沒死?」
  「我死了,怎麼給露西報仇呢?」內蒂聲線仍是一如既往的優雅動聽,只是,她紅色的眼睛更加鮮紅。
  「我們走吧。」賈斯帕拉起我的手,帶我離開。
  我有些疑惑,「你不幫她嗎?」
  「勝負已經很清楚了。」冰冷的唇角輕啟。
  跟著賈斯帕,我離開了那裡,在我越來越好奇的目光中,賈斯帕最後還是決定告訴我,和我有關的一切事情。
  當然,我和賈斯帕的離開,也沒看見最後出現了幾個穿著黑色袍子的血族,帶走了所有的吸血鬼,他們更加強大、危險,令人驚懼。
  
  
 
作者有話要說:網線剛剛修好、立刻上來更新。。。
 
 
 
 
4
 
4P3.沃爾圖裡的追捕 ...
 
 
  P3.沃爾圖裡的追捕
  
  「你是說你遇到我的那天是你準備去獵食,而且內蒂剛剛告訴你好友彼得的事,並且,你這些年越來越消沉,你還放棄了殺害瑪麗亞,打算和彼得一起去過新生活?」
  賈斯帕點了點頭,看著我的眼睛似乎會發光,「你的出現完全是我意料外的事情,並且,我發覺你的血液能夠抑制我的渴望,那次在你流出血的時候,以前該有的渴望、瘋狂、無法控制的情緒,完全沒有了。」
  「你的意思是……你……」我有點迷糊。
  「我不想再飲用人類的血液,這麼多年,我感到自己的人性在漸漸消失,好像這些都是理所當然,我不想再迷失自我,可我也怕自己控制不住,可是,你不同。」他悲傷地望向旅館的窗外,此時,天色早已黑了,天空正掛著一彎血色的月牙。
  他,雖然這麼說,我還是有點害怕,吸血鬼什麼的,太驚悚了。尤其,你還離他這麼近,好吧,雖然我的血液有抑製作用。但是麼,他不是說過,我的血液的味道和普通人的血液味道一樣嗎,甚至更加香甜,可卻讓他感到膩,就是有一種我已經飽了,再喝就要吐了的感覺。
  誰也不能排除我血液聞起來是這個味,喝起來會不會讓人停不住,或者會不會有白癡吸血鬼想嘗試不同的味道,硬逼著自己飲用我的血液。當然,賈斯帕是不會的,我相信他。
  「如果不喝人類的血的話,那你怎麼生存啊?」我微瞇著的紫眸有點擔心,這丫的,不會搞什麼絕食吧,絕食什麼的,還是特危險的。
  他的眼神也有些迷茫,「我不知道。」
  「蝙蝠、蚊子,什麼的,也是吸血的,要不你喝點動物血試試。」我想了好一會兒說道。
  賈斯帕滿臉的黑線,最後,還是決定試一試。
  「那你……如果你想離開的話,我不會攔著你的,跟著我,你不一定安全。當然,如果你留下來的話,我會保護你的!」
  好吧,你那是什麼眼神,讓我想到了我家的貓咪,每一次看見我吃魚肉的時候,都會用水彎彎的大眼睛盯著我……太萌了!
  我想他一定把我當成最後的希望了吧,我可以抑制他的慾望,對血液的慾望。失去人性,的確是個很痛苦,很殘酷的事情。
  唉……
  「我會幫助你的。既然,人類血液會引起你的渴望,那以後,我們就不要進鎮子了。上一次進鎮子,你表現可不怎麼樣,我還以為你氣喘病發了呢!」我打趣道。
  賈斯帕飄忽著視線,有些尷尬的樣子,「那次我還沒有獵食,所以……不過,我能夠控制住,沒有喪失理智,就很不錯了。」
  「難道又是因為我?」
  賈斯帕點了點頭,輕輕地笑了。
  好吧,看到帥帥漂亮的人微笑,也是一種享受啊,「賈斯帕,看來以後,你沒我是不行了。」
  我突然轉過臉,直視著他的眼睛,「我不想變成吸血鬼啊。」
  賈斯帕抬起手揉了揉我的頭髮,滿是憂心,「我不會把你變成血族的,唉~
  「怎麼了?」
  賈斯帕揚起一抹蒼白的微笑,搖了搖頭,「這個世界還是有很多血族的。」
  唔~那他的意思是不是不保證別的血族傷害我?變成血族,我可能永遠回不去了,血族什麼的,感覺就是用靈魂作契約,簽訂後,你可以長生可以不老,但是你的生活永無止境,蒼白而又無力,麻木而毫無前進的方向。並且,你要喝人血啊喝人血,想想都覺得噁心。
  「別擔心,有我在你的身邊。」賈斯帕真摯地看著我,好像我就是可以救贖他的上帝一般,「謝謝你,菲兒。」
  還好,此時的他,人性尚未完全喪失,如果,喪失的話,他應該不會想到改變吧,吸血鬼忍耐血液的誘惑,多麼的艱難啊,唉~
  「別說謝謝,親愛的,我們可是朋友。」
  賈斯帕的眼裡閃過一瞬間的驚訝,隨後,原來的眼裡的冰冷變得柔和了許多,揚起的唇角發出內心的微笑,「我可是吸血鬼。」
  「吸血鬼又怎麼了,還不是人變的嗎?朋友無種族無國界的!」我一臉的理所當然。
  賈斯帕嘴角的弧度更大了,「好吧,你先休息,現在已經很晚了。」
  躺在床上,閉上眼睛,很快就睡著了……
  第二天,當我醒的時候,我發覺我身上披著厚厚的斗篷,拿開斗篷,我才發現賈斯帕正背著我飛奔著,此時的天還濛濛亮。
  怎麼了,又有吸血鬼追嗎?瑪麗亞沒死,然後,追來了?
  躲在斗篷裡,乖乖的趴在賈斯帕的背上。
  下午的時候,披上黑色斗篷的賈斯帕拉著穿著淡藍色衣裙的我,在烈日下,走進了一個大的城市,這裡,應該算得上陽光明媚,人來人往,集市上的叫賣聲,兩邊商店的琳琅滿目,很富饒的城市。
  賈斯帕很惹眼,因為那身袍子把他整個兒都遮住了,看不清他的臉,這樣的服裝相當怪異。可是,我的穿著相對普通,可是我銀色的頭髮和紫色的眼眸似乎不太常見,所以,又受到了圍觀,不過,由於身邊有個散發著冷氣的危險人物,人們不敢太明目張膽。
  當然,我發覺到了一件很不可思議的事情,那就是賈斯帕站在陽光下,不會灰飛煙滅,也不是懼怕陽光,而是會閃閃發光,像被打磨過的鑽石一樣的耀眼。好吧,這讓我想到了一個小說——《暮光之城》。
  很好,我估計十有八九就是這個小說了,這次是個血族的。上次的《哈利波特》是個魔法的,怎麼都是外國貨?當然,如果是中國的話,我懷疑百分百穿到武俠中,享受一下輕功的美好。
  很顯然,我沒那個機會了,上次在魔法世界是學了魔法,這次不會真要我變成血族,感受一下做吸血鬼的生活吧?不要啊——
  當然,在我內心激烈的呼號的時候,賈斯帕把我拉進了一個餐館,食物什麼的,多美好啊~
  找了一個角落陰暗的地方坐了下來,點了一大堆吃的,我打包了一些,用魔法把它儲存了起來,看著我毫無形象可言地大口吃著食物,賈斯帕好笑地給我倒了杯水,「慢慢吃,不急的,他們不會來這裡。」
  我接過杯子喝了一口,「他們是誰?」
  賈斯帕臉色有點凝重,過了好一會兒,我都快吃完了,他才說道:「看他們的族徽,是沃爾圖裡的血族。」
  沃、沃爾圖裡?!!!
  媽呀,還真的是《暮光之城》啊,現在好像才十八世紀,也就是說離暮光劇情還有一個世紀之久,OMG的,難道我又是一個被炮灰的命嗎?好吧,我下一站,我決定去武俠世界游一遊。下一次,我得做個反派,反派死得遲,最起碼在最後才會掛掉。
  唉,我記得沃爾圖裡的法律是:那就是必須對自己的身份保密,如果違反了該規條,則要接受沃爾圖裡血族執行的死刑。
  是不是賈斯帕把自己是吸血鬼的事情告訴我,被發現了,畢竟我是人類啊,雖然也不是什麼普通的人類。可是,他們的消息也太靈通了吧,昨夜說的,今天早上就追來了。
  當我們剛出了這個城市的時候,我和賈斯帕的不遠處,便站了兩個人,黑色的袍子,血紅的眼睛。
  其中一個人虎背熊腰,強壯的身體,讓我想到了拳擊賽上的人,短黑髮,蒼白的膚色帶了點橄欖綠。
  另一個頭髮長及肩膀,吸血鬼白的皮膚,雖然及不上他同伴的高大強壯,我也看出他不是一般的好對付。
  「你們好,我是德米特裡,他是菲利克斯,我們是聽從阿羅的吩咐,邀請兩位去沃爾圖裡。」那個頭髮長的很有禮貌地說道。
  而那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