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心化蝶

關於部落格
冰心劍指江湖,雲裳獨為君舞
有生之年,何幸遇見。若能碰上對的人,已是一種福分。

生死蠱一擲,我願舍命換你平安,也算我能為你做的,最後一件事。
千絲百足鳳凰湮,與君同眠。
  • 467002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無限+HP]當我遇到你

-------------------------------------------------------------------------------
  飯飯TXT免費下載----引領電子閱讀新時尚飯飯會員(離教主)整理製作,
    版權歸作者所有,請在下載後24小時內刪除。
  如果覺得本書不錯,請購買正版書籍,感謝對作者的支持!
-------------------------------------------------------------------------------
  =================
  書名:[無限+HP]當我遇到你
  作者:麥子朵
  文案:他,
  是霍格沃茲最恐怖的魔藥教授,
  幾十年來最成功的雙面間諜……
  他,
  是龍隱基地的大校,
  幾十年來唯一成功的人造人……
  當教授睜開眼睛發現自己進入了一個完全無法想像的世界的時候,有一個戴著眼鏡的沒有情緒的男人向他伸出了手對他說,「你好,我叫楚軒」
  PS.群裡的親們一起說的創意,麥子覺得有意思就寫出來了,麥子不太喜歡直接照搬原文,所以可能他們中一些角色的話跟原著不太一樣,考據的筒子們就算了把~咳咳,補充~大校CP教授,大校攻之~==================
  
  ☆、第一章
  
  斯內普恢復意識的時候,感覺自己正躺在地上,幾乎是第一時間,他就強迫自己保持住現在的這個狀態,呼吸頻率、肌肉緊張程度、唾液的吞嚥程度…然後,大腦封閉術飛快的運轉起來,這有助於他保持臉上的表情不變。
  身邊先是有稀稀疏疏的聲音,之後是他完全聽不懂的語言,直到,「嗨,醒了就起來吧。」彆扭的發音讓斯內普不自覺的皺了皺眉,作為一個正統的英國人,還是一個常年混跡在貴族圈的學校教授,斯內普對於語言有著不一般的偏執。
  「你是誰…」鑒於對方的英文程度,斯內普特地放緩了語氣,現在他唯一慶幸的是,自己身上穿的是一身麻瓜的衣服,雖然這讓他多少有些不舒服。
  「介紹一下,我叫霸王。」那個操著彆扭口音的男人長的五大三粗,不過一身的氣質一看就絕非善類,「零點。」旁邊一個黑髮黑眼的人冷冷的開口,斯內普注意到他雖然沒有那個叫霸王的看著武孔有力,可是他的姿勢,斯內普熟悉那種感覺,那是一個最容易讓自己的全身肌肉都迅速反應到它們的最佳位置的姿勢。
  「斯內普。」最終,斯內普冷冷的開口,斯萊特林從不主動交換名字,交換名字本身就代表著一種信任,而這樣的信任不是誰都能給的。
  「一看你就是英國人,英國人總是冷冰冰的,一開口就會說天氣什麼的。」霸王大大咧咧地說,不顧斯內普的黑臉就要把他的手拍在後者的肩膀上,斯內普冷冷地看著他的手,霸王突然之間感到了危險,他的手頓在了空中,並及時收了回來,雖然不知道這個臉色蒼白的顯得有些瘦弱的男人有什麼底牌,但是僱傭兵的直覺告訴他這個人可不是他得罪的起的。
  日後霸王無數次的感激自己今天的小心,要知道,這個叫斯內普的本身自己就得罪不起,更別提他後面的那個,自己更得罪不起。
  「重新認識一下,」也許是因為斯內普的黑髮黑眼,讓零點對他有了好感,也許是因為他們三個現在使在場唯一沒有說中文參與討論的,不像另一個帶著眼睛的男人,不過那個男人也不好惹就是了,零點難得的有想要結識某個人的慾望,「零點,殺手。」
  「霸王,俄羅斯僱傭兵。」黑道上的人都知道,有所得之前首先要有所付出。
  「斯內普,英國人,霍格沃茲…教授。」斯內普把「魔藥」嚥了回去,明顯對方都是麻瓜,他沒有必要多做糾纏,只要弄清楚怎麼回英國對角巷他就立刻離開,那時候,一切皆忘將是他們所有人的唯一選擇。
  這也是為什麼教授從一開始就沒有隱藏身份的打算,面對一群終究會失去記憶的人,沒有必要隱瞞。
  「什麼什麼教授?」霸王有點生氣,明顯自己和零點,哦,是叫零點的吧,已經釋出了善意,為什麼對方完全不領情呢?
  「教授?」零點比霸王心細,這個男人的表情告訴他們:他根本就不屑於說謊,那麼,霍格沃茲到底是什麼?
  就在他們三個人面面相覷的時候,他們的小團體被人打破了。
  「開什麼玩笑,想要弄幾個演員就來騙老子…」幾個小混混打扮的人開始罵罵咧咧地往外走,緊接著,一開始聚在一起的幾個黃皮膚、黑眼睛、黑頭髮的人似乎有些焦急,在這樣的情況下,其中一個拿著槍叼著煙卷的懶散男人和另一個戴著眼鏡、面無表情的男人就凸顯了出來。
  這些人的每句話與斯內普而言都如同天書一般,於是斯內普開始仔細觀察周邊的環境。
  這都是什麼?秘銀?可是誰能出得起這麼多的秘銀?
  斯內普困惑的靠近飛船的軒窗,用手打算去摸那個凸起來的像是門把手一樣的東西。
  「如果我是你,我一定不會那麼幹。」一個有力的聲音響起,不同於盧修斯的貴族腔,也不同於鄧布利多的暗示性十足,這樣的言語只讓斯內普覺得乾淨利落,顯示來人直來直往的作風,但是又不同於格蘭芬多的魯莽,更別提來人一口標準的倫敦音了。
  「這是哪兒?他們怎麼回事?」斯內普明智地提問,他看見趁著這一會兒,剛才跟自己說話的兩個人已經跟原來的那幾個人說上話了,用的還是那種他不懂的語言,不過斯內普也不想多管,弄清楚怎麼離開,這些人怎麼樣跟他都沒關係。
  「好好想想吧,在你進來之前你遇到了什麼?」來人推了推眼鏡,臉上的表情絲毫未變,斯內普一度懷疑他也會大腦封閉術,不然一個麻瓜怎麼能做到完全沒有表情!
  作為一個雙面間諜,斯內普明白表情會自覺不自覺地洩露說話人的太多秘密,所以他營造自己面無表情的形象,這樣他在使用大腦封閉術的時候就不會顯得突兀。而現在,一個麻瓜,完全沒有表情,要麼是他懂得如何去掩飾,要麼就是…他乾脆就沒有表情,鑒於後一種可能幾乎不存在,斯內普看向來人的眼神更深了。
  「什麼也沒遇到。」最終,他單薄的嘴唇突出這麼幾個字。
  「在好好想想,你有沒有在電腦上看見這麼一行字,『想明白生命的意義嗎?想真正活著嗎?』你選了什麼?」
  斯內普像是看一個瘋子一樣看著那個剛剛才被他貼上「高深莫測」的標籤的男人,他當然知道自己醒來之前在幹什麼,鳳凰社為了防止那個白癡救世主被食死徒襲擊而去護送,作為隱藏起來的力量,斯內普被安排在暗中保護。
  看著攝魂怪的襲擊,斯內普嘲諷地掏出自己的魔杖,白癡救世主就是白癡救世主,連吸引麻煩的體質都是災難。
  然後,守護神…攝魂怪…對了,一道閃電…就是一道閃電,所以梅林終於覺得自己惡貫滿盈終於要給自己一個痛快嗎?可是這裡是哪裡?這裡明顯不是霍格沃茲,這裡甚至不是英國!
  甚至就連斯內普本身,身上依舊穿著他去暗中保護白癡救世主的麻瓜衣服,天知道他是有多麼厭惡這些東西,它們只會讓他想起托比亞那個人渣。
  「我以為,這些跟您都沒有關係,或者說,您那自以為完美無缺的大腦中已經能夠明白我們出現在這裡的原因?」隱藏自己的目的,將範圍擴大化,斯萊特林善於隱藏自己不想說的。
  「果然,」帶著眼睛的男人臉上第一次出現了變化,「你跟我們所有人都不一樣,剛才我就問過了,不管你怎麼來的…」
  「門開了!」一個女聲想起,在場有經驗的不難聽出她的強作鎮定。
  斯內普幾乎是狼狽的感激這個聲音,因為他的毒液不僅沒有讓眼前的男人有所反應,甚至他還乾脆地掀開了他的底牌,沒有留絲毫情面。
  「不要出去!」是另一個男人的聲音,斯內普對他有印象,因為他們的站位,那個男人隱隱站在了首領的位置。
  「解釋。」斯內普看著緩緩拉開的不明材質的大門,抓住了自己身邊唯一能給自己答案的人,他知道對方能聽懂。
  「你看過恐怖片嗎?」看著斯內普一臉的困惑,來人乾脆放棄了說明:「這是飛船,裡面有怪物,我們的任務是活下來。」
  「為什麼?」斯內普依舊是很簡短的詢問,不是他不想多問,信息量太少。
  「因為,我們被選中了。」戴眼鏡的男子依舊很平靜的回答。
  選中了?斯內普只想放聲大笑,原來在梅林的眼中,他這麼一個只能帶給別人厄運的人也會被人選中麼?看看眼前的這幫人把,他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跟一個怎樣的罪人在一起,而這個罪人最終會給他們所有人帶來厄運。
  「大家都靠過來一下吧,我們需要有一個臨時的同盟。」那個被斯內普展示判斷為領袖的人這樣說,雖然斯內普聽不明白,但是看著其他人的動作,他還是知道他們正在召集人群。
  看吧,一開始的那個臉上有疤的男人站在他的身後,像是支持,也像是陰影,旁邊那個女孩隱隱落後他半步,不過那種隨時依靠的感覺讓斯內普不是很喜歡。至於剛剛跟他打招呼的零點和霸王,甚至還看了他們這個角落一眼。
  最後,一個黑髮黑眼黃皮膚的瘦弱青年搖搖晃晃地參與進去,斯內普在心裡面暗自搖頭,這個人身上的氣息太弱。
  看著參差不齊的幾個人,斯內普完全沒有參與進去的慾望,可惜,他們中的領導者已經注意到了自己的這個角落,正一邊說著什麼一邊走過來。
  斯內普不離開是因為他不知道自己的貿然離開會不會讓自己回不去了,根據剛才一些情況的綜合分析,自己恐怕是到了一個奇怪的地方。而被意外傳送離開的巫師都知道,標記自己的初始位置並檢查四周是第一位的,鑒於最有可能的回去的路就在周圍。
  可惜,現在這周圍好像真的沒什麼,斯內普面無表情的看著一夥人把自己身邊的那個唯一會說倫敦音的人拉走,嘀嘀咕咕地在說些什麼,還有幾道感興趣的目光放在自己身上。
  順著看回去,刀疤臉咧開嘴灑脫的一笑,至於那個女人和那個領導者則多少有些尷尬。
  最終,不知道他們說了什麼,好像兩撥人之間爆發了爭吵,緊接著,戴著眼鏡的男人跟零點和霸王站在了一邊,剩下的人站在了另一邊,在之後,領導者帶著那些人離開了。
  「什麼事?」斯內普看著戴眼鏡的男人向自己走過來,後面跟著霸王和零點。
  「還沒介紹,」戴眼鏡的男人擺出一個笑,斯內普看出來他的眼底沒有情緒,只有一片乾淨的黑:「我是楚軒。」
  作者有話要說:嗷嗷,麥子終於把魔爪伸向了大校!!!那啥,麥子不是很喜歡直接弄原文上去,所以裡面得有些話不是很一致,大家意會啊意會!嘿嘿,那啥,大校攻不解釋~CP已定,表拆哈~那啥,既然已經完結啦~求個作收麼~~~~點一下收藏的說~歡迎各位老朋友新朋友跳坑哈~另有HPPP、我是傳奇同人,麥子是一個興趣廣泛的人類~~~當然,留言多多哈~麥子喜歡回復留言~~~~最後~祝大家看文開心撒
  ☆、第二章
  
  「斯內普。」像是剛剛一樣,斯內普抱著自己的胳膊,冷冷地說出自己的名字。
  「那麼,」楚軒向四周看了一下,現在這附近只有那麼四個人了,「剛剛都還沒說,你們都擅長什麼?」
  霸王和零點互相看了一眼,如果沒有在原地跟斯內普耽誤的那點時間,他們本來是會跟那幾個人湊到一起的,結果現在這麼一推遲,原本的介紹自己的職業和特點就這樣被錯了過去。
  「霸王,僱傭兵,頂級火力手。」
  「零點,殺手。」
  接著三個人又再次看向斯內普,「霍格沃茲教授。」
  楚軒沒有理會霸王的焦躁和零點的安靜,「看你的姿勢,你習慣戰鬥,雖然不知道你使用的武器是什麼,但是能看得出來你對自己的身手相當有自信。長期的保持面無表情,看得出來應該是受過專業的訓練,對自己的呼吸控制很好,知道隨時觀察自己的所屬環境,那麼,僱傭兵?殺手?都不像,你是間諜。」
  一長串的話絲毫沒有起伏地說完,楚軒的語氣像是在做一場學術報告,而後面的零點眼睛裡飛快的閃過欽佩,霸王下意識地往後退了一小步。
  斯內普有些詫異地看著眼前的這個麻瓜,不錯,他幾乎都說對了,可是那又怎麼樣呢?這裡的事情跟自己一點關係也沒有,早早晚晚自己是會離開的。
  「我以為,我們只是陌生人。」斯內普的意思很簡單,他們沒必要多做交流。
  「恐怕,你還沒有搞清楚狀況。」楚軒絲毫沒有在意斯內普的冷淡,「現在這個飛船上,除了我們之外還有一些怪物,我們不做些什麼的話,那些怪物遲早會要了我們的命,這就是證據。」楚軒說著,伸出自己的手腕,上面,一個造型奇異的腕表戴在他的手腕上。
  楚軒向霸王和零點點點頭,兩人會意地抬起自己的手腕,展示他們的腕表。
  「我不知道這是什麼,但是…恐怕你們找錯了人。」斯內普有些乾巴巴地說,他抬起自己的手腕,上面空無一物。
  「這不可能!@#¥%」後面的一連串熟練的俄語像是某種國罵,零點挑眉,看了斯內普一眼,最後把目光放在了楚軒身上。明明幾個人中楚軒的身材看起來最為瘦弱,可是他帶給他們的威脅感是最深的。
  「你跟我們的來歷不一樣。」楚軒像是根本沒看到,仔細看的話你還能發現他甚至對這一發現極為滿意。「不過,很明顯,你不能離開,除非跟我們嘗試一起。」
  斯內普在這個過程中仔細觀察著周圍的環境,最終,他得出一個無奈的結論:「如果你們不是滿腦子都是肌肉的格蘭芬多的話,我的答案是,可以。」
  「什麼格…什麼芬多?」霸王努力地重複著發音,上帝啊,他是一個俄羅斯人,剛剛中文也就算了,現在又在這聽一個拖著貴族腔的倫敦音,真是讓人難受極了。
  「格蘭芬多。」零點無奈的開口,誰讓現在他們這裡一個眼鏡男,一個蒼白的跟吸血鬼一樣都不愛說話呢。
  「那麼,你對異形一瞭解多少?或者說,你都知道些什麼?」楚軒推了推眼鏡,眼睛死死的盯著斯內普,這也是為什麼楚軒沒有選擇跟鄭吒他們合作的原因,雖然他們是資深者,他們也很強,但是眼前的男人給他一種更強的感覺,雖然他也說不上來。不過楚軒一向相信自己的直覺,不,也許早就不是直覺了,根據人物的一舉一動,推測他們可能的行事方式和背景已經是本能一般的存在,況且,就算自己的判斷出了失誤,就憑著那兩個男人和一個女人,哦,也許還要算是一個附屬品,他們獨立活過這部恐怖片的幾率幾乎等於沒有。楚軒不怕他們不來尋求合作,當時候坐地起價就是了。
  「斯內普,雙面間諜,巫師。」斯內普終於還是說了出來,眼前這個麻瓜說得對,在沒有什麼別的辦法的情況下,他只能盡量的去相信,至於欺騙自己,哼,從一個麻瓜的腦子裡知道點「真相」,對於一個精通大腦封閉術的大師而言實在是太容易了。
  「巫師?就是那種騎著掃把弄個破鍋的髒兮兮的老太婆?」霸王的嘴明顯比腦子要快,這句話他在聽完斯內普的話的一瞬間就脫口而出,讓人完全沒有反應的機會。
  零點快速的拉開與霸王之間的距離,幾乎是立刻,就聽見斯內普舉起一個小木棍,一道亮光發出,「鑽心挖骨。」
  霸王的話踩到了斯內普的幾個雷點,「騎掃把」、「破鍋」、「髒兮兮」、「老太婆」…要不是看在霸王還有用的份上,斯內普直接就一個阿瓦達索命了。
  霸王悶哼了一聲,身體因為疼痛佝僂了起來,額角上的冷汗看是滴滴答答地落下來。
  零點和楚軒看向斯內普的臉色已經變了,不同的是一個是警惕,一個是狂熱。
  「哦,這是魔法,這真的是魔法,巫師竟然真的存在!」不同於零點的再後錯一步,楚軒立刻就貼了上來,他的眼鏡幾乎撞到了斯內普那遠比一般人要大的鼻子。
  「現在只有一些所謂的異能者的,但是他們完全不行,只能簡單的借助一些元素,要是巫師是存在的,那麼人類的基因鎖相比也一定會打開,那麼進化…」楚軒最裡面快速的掠過無數的術語,都最後根本就是在自言自語了,他看向斯內普的眼神就好像看見了什麼稀世珍寶。
  零點忍不住往霸王那邊湊了湊,雖然這個俄羅斯大漢看起來腦子不是很好使,但是最起碼還是個正常人。正在被鑽心咒折磨的霸王就更是無語了,我還在受折磨好不好,你們一個兩個都是研究的口氣是要怎樣啊!
  即便是斯內普本人,是受不了楚軒如同探照燈般的目光。霍格沃茲最恐怖的魔藥教授一向都是不敢讓人直視的,從小到大,沒有什麼人這麼仔仔細細地看過自己,好像自己就是他世界裡面唯一的太陽。「咒立停。」他直接開口,霸王終於有些支撐不住得軟了腿,出於剛剛對楚軒和斯內普的初步瞭解,零點好心的扶了一把。
  「謝謝。」霸王小聲說,「真他奶奶的疼。」
  「管好你的嘴吧!」想起剛才的一切,冷酷如零點也經不住抽了抽嘴角,不過,在這個地方有一個強大的同伴怎麼說都是一件好事,只要他們真的是同伴。
  就在楚軒要說什麼的時候,門外面突然出來了一陣嘈雜的腳步聲,幾乎是同時,霸王和零點一人搶在前方的一個點上,他們的站位剛好互成犄角,楚軒也搶在了斯內普的前面,隱隱遮住了外面人的視線。
  這一切都發生的很快,不過在斯內普的心裡卻引起了軒然大波——迅速、冷靜、及時,而且…他看向背對著自己的楚軒,保留自己的底牌,麻瓜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厲害了?
  接著,幾個熟悉的人影帶著滿身的狼狽出現在了他們眼前,最後進來的那個剛才被斯內普判定實力最差的男子渾身都是鮮血,雖然他們第一時間的判斷了出來那些血並不是他的。
  「我們合作吧。」為首的那個領導者開口,出乎斯內普意料,這次零點湊到了他的身邊,低聲地為他翻譯他們的每一句交談,魔藥大師敏銳的發現楚軒剛剛看了零點一眼,後者點點頭就過來了。
  即便是剛剛被自己用鑽心咒折磨過的霸王,也利用自己的身形站在了他們的側面,手上一道寒光,那是來自匕首的反射。
  「那麼,我們這些『新人』,要怎麼跟你們這些已經活過一場、或者幾場的『資深者』合作?或者說,我們的籌碼是什麼?」楚軒的聲音,依舊沒有起伏,不過他隱隱約約成為了斯內普這幾個人的代言人,出身黑暗的人往往更加敏銳,他們的感覺會告訴他們怎麼樣做是對的。
  作者有話要說:話說…麥子剛知道無限的同人是木有榜單不能V的啊~不過麥子還是真心喜歡大校的~~那個,希望筒子們喜歡~~~PS.鑒於麥子是一個需要鼓勵的人類,筒子們就表霸王了好不好?
  
  ☆、第三章
  
  面對楚軒完全不按牌理出牌的舉動,鄭吒顯得有些狼狽,想想他們上一次在生化危機的列車上面醒過來的時候,不也是張傑說什麼是什麼,哪有什麼反抗的心思。可是再看看面前的這幾個人,鄭吒屬於公司小主管的神經被觸動了,那已經成為了一個小團體了。
  「我想,你們需要我們的經驗,我們也需要你們的合作,看看你們的任務吧,不完成任務大家誰也活不下去。」鄭吒努力地想要維持自己當家做主的氣場,只可惜,他旁邊一男一女劇烈的喘息和蒼白的臉色讓他這邊的氣勢完全立不起來。
  「即便是這樣,我們也不見得需要你們的幫助。」楚軒像是根本就沒有在意地瞥了一眼他手腕上的手錶,「據我所知,異形一這部電影裡面的異形只有一隻,如果只是要消滅它的話我們幾個就足夠了。」
  「你們別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滿身是血的青年一臉的扭曲,憑什麼?同樣是新人,同樣的「手無寸鐵」,憑什麼他們就那麼冷靜、那麼胸有成竹。還有後面的那一個外國人,根本就是躲在後面,憑什麼,不是每個人都要受到保護的嗎?「你們根本就沒有武器,要不靠著鄭大哥和張大哥,你們遲早成為異形的糧食。」說到這兒,他像是想起了什麼,身體下意識的開始發抖。
  霸王也不自覺地抖了一下,就在那個青年說到「沒有武器」的時候,他握緊了手中的刀,下意識地偷偷瞄了一眼斯內普。
  後者面無表情的看了回來,霸王自己都沒有注意,他下意識地挺胸提臀,露出了一個充滿了討好的笑。
  「哼!」斯內普從鼻子裡發出了一個爆破音,引來零點好笑的一眼,霸王的臉有點紅,他也不知道怎麼下意識的就做出了這樣的舉動。如果這時候有一個格蘭芬多的學生在,他一定會同情地拍著霸王的肩膀感歎,我們都是這樣過來的。
  「根據異形這部電影,政府是在這艘商船上安排了一個機器人做內應的,即便沒有這個需求,商船為了應付星際航行中可能出現的問題,總會有給養室和武器室的,換句話說,只要我們能夠找這艘商船的控制室,你說的那些根本就不是問題,所以,你們的價值?」楚軒毫不客氣,如果說一開始鄭吒等人還因為實力和熟悉的關係讓他感興趣,那麼剛剛斯內普的表現就讓他有了更大的底氣,更別提一開始那幾個小混混出去的時候鄭吒等人還好心的提醒了,在這個危險的世界裡,任何一個可能的好心都可能葬送到自己的性命。
  不是一類人,這就是楚軒給鄭吒他們打上的標籤,只不過如果沒有斯內普,在這邊零點和霸王實力不清的情況下,楚軒還可能倒向那邊,不過現在…完全不可能了,斯內普是一個貨真價實的巫師,而從他剛剛表現出的能力上看,他絕對是自己這些人平安度過這次恐怖片的關鍵。
  所以,現在的問題,是考慮暴露到什麼程度,以及…能從那些所謂的「資深者」那裡套到多少有用的東西。
  「這是張傑,」鄭吒回過身,跟他身後的幾個人嘀嘀咕咕了一會兒,咬咬牙說,「他是我們之中經驗最多的,他的武器是沙漠之鷹,無限子彈的。」隨著鄭吒的敘述,張傑痞子似地點點頭,霸王看向他手中的沙漠之鷹的眼神火辣辣的。
  「詹嵐和李蕭逸。」鄭吒旁邊的一個戴著眼鏡的大胸妹笑著點了點頭,滿身是血的青年只是哼了一聲,「他們都是跟我一起活過了一場恐怖片,他們只是強化了身體的各項素質,比如,這樣…」鄭吒突然毫無預警地像霸王的方向衝過去,他的速度明顯不屬於正常人。
  霸王嚇了一跳,下意識地往後閃,斯內普的眼睛瞇了一下,手向著霸王的方向不留痕跡地揮了揮。注意到他的動作,零點會意地用自己的身體遮了過去,臉上也配合著一副驚訝的神情。
  鄭吒像是被什麼東西阻隔了一樣,在霸王的跟前緩了一緩,霸王趁著這一個空檔,輕輕巧巧地把自己的匕首架在了鄭吒的脖子上,「所以…就是這樣?」霸王的中文說的並不好,但是他臉上的蔑視說明了很多事情。
  詹嵐和李蕭逸的臉色都有些發紅,鄭吒也有點下不來台,很明顯,他想要顯示一下自己的實力。可是看看他們的站位的,零點跟斯內普站的極近,最重要的是兩個人在最後面,楚軒倒是在中間,可是貿然的攻擊他們的代言人鄭吒也不是傻子,於是,看起來最像是打手的霸王就成了鄭吒立威的目標。
  本來按照鄭吒的打算,他是想通過威脅一下霸王來展示實力同時釋出善意,可是沒想到,中途有什麼阻隔了他一下。
  「吸血鬼?男爵?」斯內普開口,這是他從鄭吒他們進來之後第一次開口,低沉絲滑的英音像是最上等地絲綢,聽到這樣的聲音,詹嵐的臉紅了。
  「吸血鬼?」零點挑眉,「你是什麼?」他做出一副緊張的樣子,有巫師自然就會有吸血鬼,有斯內普在前面墊著他們已經不是很驚訝了,可是看楚軒的意思,還沒有把斯內普的身份往外說的打算,他們也自然會配合。就沖剛剛斯內普對霸王的維護,零點認可斯內普「同伴」的身份——無論他們之間的關係怎麼樣,在面對「外人」的時候他們需要相互維護,他們是一個整體。
  「我叫鄭吒,血族能量兌換者。」斯內普的說法讓鄭吒很不高興,明明他兌換了之後一直是眾人羨慕的對象,可是從斯內普的嘴裡面說出來,怎麼聽怎麼有一種蔑視。
  也不怪鄭吒敏感,在巫師界,吸血鬼和狼人一樣都是低等種族,連麻瓜血統的巫師都比他們要來的高貴。
  「我可以理解,你們本來都是普通人,而後來從你們說的『主神』那裡強化了身體?」楚軒將他們的注意力拉到自己這裡,「如果如你們所說,張傑才是你們中最資深的,為什麼他卻是你們中最強的?按照你們的說法,每完成一次任務存活下來只會得到一千點獎勵點數。」楚軒指著鄭吒,霸王的注意力一直在鄭吒身上,零點在後面小聲地給斯內普解釋,雖然斯內普不明白什麼叫主神,什麼叫獎勵點,不過他大致知道有什麼東西把這些麻瓜改造了,而且這個改造方向好像還是自己能夠選擇的?!
  鄭吒的臉上尷尬的神色更濃了,他們一開始確實存了隱瞞的心思,支線劇情的事情他們本就不打算告訴新人,只是沒有想到,現在的新人這麼厲害。鄭吒抬起頭看向詹嵐,這個小女人在上次的恐怖片中顯示出了她有一定的智慧,現在的場合,顯然更適合她出面。
  「鄭大哥忘了跟你們說了,」詹嵐倒也沒辜負鄭吒的期望,她摸了摸自己的額頭,笑著說,「每一部恐怖片中都會有一些支線的劇情任務,完成它們,自然會得到額外的獎勵,鄭大哥就是因為在上一場恐怖片中完成了一個支線劇情才得到的額外獎勵,至於具體的情況,很抱歉,我們還不是同伴,我想我們不能說更多了。」緩過來的詹嵐甚至還有心思沖斯內普眨了眨眼,一貫生活得如同苦行僧一般的單身漢魔藥教授的臉黑了。
  「所以,我們終究會回到同一個地方,這也就意味著不管我們願不願意,我們都會是一個團隊。」楚軒絲毫沒有受到影響,他的語氣平平,根本就是在做結論。
  鄭吒他們愣了,沒有人想過他們願不願意都得互相合作,本來他們的想法是單純的活過這部恐怖片,現在看來,他們難道必須在一起成為同伴?
  「我以為,腦袋裡只有芨芨草的格蘭芬多一樣莽撞的巨怪腦子們根本就沒辦法成為同伴,因為你不僅要擔心他們能不能活下去,更可怕的是沒有人知道他們的笨手笨腳和章魚都不如的智商會不會帶給我們什麼麻煩。」是的,我們,斯內普看得很清楚,那個叫楚軒的和自己身邊這個叫零點的可以成為暫時的同伴,至於霸王,雖然有點格蘭芬多的莽撞,但是總體上還是像高爾他們一樣可以用的。
  幸虧霸王不知道高爾是誰,要是他知道自己在斯內普的心中就是那個除了吃就是吃,連考試都是讓盧修斯幫忙賄賂考官才能低空飛過豬一樣的貴族,霸王一定會淚流滿面,真的,國際僱傭兵真的要考試的,身體素質要強悍有木有!幾門外語要會說有木有!還有人檢查脂肪率,要求不能超標的!真心不敢多吃啊!
  斯內普複雜的長句不僅讓霸王這樣的英語僅僅停留在能用的程度的人聽得雲裡霧裡的,就連零點這樣算是熟練掌握的都有些吃不消,更別提公司小白領鄭吒、言情小說家詹嵐和不靠譜的學生李蕭逸了,至於張傑,就衝他那個扮相,誰也不會把他劃歸在知識份子的圈子裡。
  「雖然我不知道格蘭芬多是什麼,但是你說得對,凡人的智慧啊!」只有楚軒,絲毫不受影響,一口地道的倫敦音緊接著斯內普的長句出來,再次讓其他人的玻璃心碎了一地,這真的是恐怖片啊,真的不是英語教學現場啊,要不要這麼鄙視他們啊!
  「有東西過來了。」霸王突然開口,接著,房間裡面的人都臉色一變,外面有一個聲音越來越近。
  「我想…我們的盡快離開這裡…」鄭吒結結巴巴地說,他想起來剛剛跟詹嵐和李蕭逸他們看到的那一幕,也正是因為這樣,他才會回來跟這些新人結盟,「我們發現了三個劇情人物的屍體,他們的胸口分別有一個洞,也就是說…」
  「最壞的可能就是七個劇情人物都被寄生,我們所要面對的是六隻異形,還有…女皇。」楚軒推了推自己的眼鏡,絲毫沒有注意到自己的話讓大家產生了多麼大的反應,他的後面,斯內普臉上的表情也沒有絲毫的變化,對於他而言,異形也好、女皇也罷,他根本就不知道是什麼,斯萊特林從不會因為未知的事物而感到恐懼。
  作者有話要說:嘿嘿~麥子三更了~~~嗷嗷~既然不能V,大家就表霸王我了~~~要是真的喜歡的話~~~點文案上面麥子的專欄收藏一下吧~讓麥子攢個積分~~~~希望大家還喜歡~~PS.這裡面的人物都是麥子自己理解的,那個跟原著中要是有些出入的話筒子們見諒哈~~~
  ☆、第4
  
  「現在,所有人出門,盡快找到控制室。」楚軒毫不猶豫的下令,霸王習慣性的檢查四周看還有沒有能用的東西,零點往後退了一步算是墊後,楚軒轉身跟斯內普又說了一遍,順手拉住了斯內普的手臂。
  「我以為,這裡面唯一看起來還算是有腦子的這位先生應該知道,不經過對方的同意就擅自接觸別人是一件多麼失禮的事情!」斯內普掙了一下,沒掙開,他有些驚訝的發現這個看上去並不強壯的戴著眼鏡的斯文男人有著跟外面完全不相符的力氣。
  斯內普的諷刺在楚軒這裡完全失去了它應有的有效果,每一個文字都被楚軒以它們在字典上應該有的意思被解讀出來,所以楚大校對上霍格沃茲人人色變的老蝙蝠的毒液,根本就毫無壓力啊。
  「你是我們的底牌,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刻,不要出手。」楚軒冷靜地說,聲音沒有絲毫變化,這也解釋了為什麼他出現在斯內普身邊,不管斯內普本人有什麼能力,一會兒在跑動的過程中,楚軒需要給對方留下斯內普是憑藉著自己的幫助才能成功逃離的印象。
  「等等,我們還沒有承認你們,憑什麼要聽你們的命令?」楚軒的舉動刺激了鄭吒身後的李蕭逸,「鄭大哥,張大哥你們說是不是?」
  還沒等鄭吒和張傑說話,李蕭逸就衝動的一把拉開了門,「我們自己也可以,根本就不需要你的安…啊!」
  一聲極為驚恐的聲音傳來,李蕭逸像是被什麼擊中了,整個人從背後被拉著往外拖,在他的胸前,隱隱能看見屬於異形的舌頭。
  「鄭大哥,張大哥,救我,我不想死啊!!!」李蕭逸不用低頭確認自己的狀況就知道自己是被異形抓住了,想想剛剛看到的那幾個七零八落的屍體,李蕭逸滿心的恐懼。
  「堅持住!」詹嵐顯然跟李蕭逸想到一塊去了,她的臉色煞白,向後退了幾步,正撞在鄭吒身上,後者正在往外衝,張傑一臉警惕地端著沙漠之鷹對著李蕭逸的背後,防備著隨時會出現的異形。
  「這樣的速度你能躲開嗎?」楚軒像是根本沒有看到一半,李蕭逸的實力太差,即便現在他不被異形抓走,在未來的計劃裡也只能成為誘餌。
  「如果有準備的話,沒問題,即使被抓住,也能離開。」雖然斯內普還沒有看見所謂「異形」的全貌,不過長期的戰鬥素養讓他對形勢有一個基本的判斷。
  楚軒點了點頭,他需要顧及的是全局,霸王和零點是要保下的,張傑是他們中最有經驗的人,鄭吒也因為他的變異程度最高有留下的價值。至於詹嵐…楚軒搖搖頭,再看看吧,最起碼這個女人夠聰明,看看她從一開始就站在鄭吒的身邊,按照他們的說法,他們不過才經歷過一場恐怖片而已。
  「鄭大哥…救我!!!」似乎是看出了房間裡面的形勢,李蕭逸的眼睛裡面滿是怨毒,即便是他利用上一場的獎勵點數強化過了一些身體素質,但是跟異形比起來還是完全不夠看,很快,他就敵不過異形的力氣開始被往外拽,李蕭逸的指甲外翻,在飛船光滑的牆壁上留下一道道血痕,人類面對生死絕境的掙扎可見一斑。
  「啊啊啊啊啊!」隨著聲音的遠去,李蕭逸的身形快速消失。
  「李蕭逸!」鄭吒頭腦一熱就要追出去。
  「所有人,趁現在,分頭去找控制室,找到後通過艙壁上的通訊工具聯繫,自由組合,出發。」就在李蕭逸消失的一瞬間,楚軒乾淨利落地下達命令,李蕭逸應該能放緩一下那些異形的動作,在那之前,他們必須找到武器。
  「你這個冷血的怪物!」鄭吒被楚軒沒有絲毫在意李蕭逸死亡的事實刺激的兩眼發紅,「我永遠不會跟你合作的!」說完,鄭吒瞪著血紅的眼睛看向楚軒,嘴裡面喘出來的全是粗氣。
  「楚軒,李蕭逸畢竟是我們的同伴。」看到鄭吒的樣子,詹嵐站出來和稀泥。
  「那是你們的,不是我的,我並沒有承認他。」楚軒冷冷地回答,「還有,我們遲早會回到一個地方,不是同伴的話,暫時結盟。除開總體安排,其他結果自負。」
  詹嵐還有些猶豫,雖然不知道零點、霸王還有後面的那個至今都不知道名字的英國人會什麼,但是這個楚軒的腦子絕對好用。放棄成為同伴…可是還沒等她想明白,一旁的鄭吒就急急吼吼地喊了出來。
  「沒問題,跟你們在一起,說不定哪天就被你推出去當誘餌了,別以為我們不知道,你根本就沒打算救李蕭逸,你就是要讓他被異形抓走,拖延時間。」
  「那又怎麼樣?」楚軒依舊面無表情,「沒有價值的人被捨棄是一種必然。」
  「你!」鄭吒緊緊地握著自己的拳頭,原本還有些猶豫的詹嵐現在死心塌地地跟在了鄭吒身邊,她自己知道,她並不比李蕭逸好多少,要是跟了楚軒,嘖嘖,恐怕她是不能活著回到主神空間的了。
  「那麼,分隊。」楚軒瞥了鄭吒一眼,衝著霸王點點頭,後者會意地在前面探路,接著,楚軒拉著斯內普的手臂,像是在帶著他離開,零點沉默地跟在最後。
  「我們也趕緊走吧,異形一會兒就會過來。」張傑歎了口氣。
  「可是李蕭逸…」鄭吒有點不甘心。
  「他不可能活著回來了,」張傑搖搖頭,「雖然我不認同楚軒的說法,可是現在事實已經是這樣了,還是先找到控制室吧。」說完,他率先衝出門。
  「鄭吒,你帶著我吧,我的體力不是很好。」詹嵐在鄭吒啟動的一瞬間抱住了他,現在不比生化危機那一次,異形的數量和實力都遠遠超出她的想像,對比自己的實力,詹嵐有自知之明。
  鄭吒看了看她,默認了,就這麼一緩的功夫,等他們離開的時候外面已經沒有人了,就連張傑都不知去向。
  「啊!」被鄭吒抱在懷裡的詹嵐發出一聲尖叫,鄭吒回頭,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
  一隻成熟型的巨大異形就在他們身後不遠的地方,它看起來【高約兩米七八,身長連著尾巴卻在三米開外,一身黝黑發亮的外殼,巨大而長形的腦袋延伸至後背,駭人的嘴中滿是利齒,而且最讓人恐懼的是,從它嘴裡伸出的舌頭竟然也張滿了利牙,這是一種光靠外形就足以嚇殺普通人的怪物。】(以上摘自原文)
  「快跑!」不用詹嵐說,鄭吒也把自己的速度發揮到了極致,身後的異形嗅到了食物的氣息,它的長尾巴一甩,向著鄭吒他們的方向飛快地移動。
  詹嵐乖巧地將自己的臉貼在鄭吒胸前,手指緊緊地揪著他的衣服,按理說,這種完全小言的姿勢應該會伴有一些旖旎的氛圍之類的,不過現在的兩個人完全沒有這種心思。
  鄭吒強化了內功和血族血統之後抱一個人跑根本就不是什麼困難,只是他們本來就沒有方向,現在在異形的追擊之下更是慌不擇路。
  「鄭吒,快,快進去,我們想辦法弄死它。」眼見異形在後面窮追不捨,他們之間的距離也越縮越短,詹嵐不得已選擇了面對。
  鄭吒看了懷中的小女人一眼,他從沒有像現在這樣清晰的感覺到他們是並肩作戰的。
  到頭,左轉,鄭吒拐進了一個房間,詹嵐立刻從鄭吒的懷裡跳了下來,將旁邊的幾根鋼條遞給了鄭吒,後者使勁一彎,發現自己的力氣足以使它們扭成麻花,兩人對視一下,心裡面有些安定。
  「鄭吒…啊!」詹嵐還想說些什麼,一條舌頭擊中了她的左肩,模糊的血肉噴了鄭吒一臉。
  「噗」,「嗷」,「呼哧呼哧」,幾乎是同時,鄭吒手裡的鋼條刺穿了異形的舌頭,後者發出一聲淒厲的聲音,詹嵐也被鄭吒拉回到了自己的懷裡。
  「快退!我去關門!」詹嵐顧不上自己的傷勢和靠在鄭吒的懷裡帶給自己的安穩。
  鄭吒一個口令一個動作,異形果然被激怒了,它大踏步地衝進來,眼睛裡只有剛剛傷害過他的小蟲子。
  詹嵐趁著這個空檔艱難地挪到門口,嘗試關門,她不知道異形的吼聲會不會引來更多,現在也只能寄希望於不會。
  鄭吒在剛剛詹嵐被擊中的時候就進入到了一種奇妙的狀態,女孩兒跟李蕭逸臨死時的不甘重合了,我要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在這樣的思想下,鄭吒只覺得周圍所有的東西都清晰可見,就連異形的舌頭——原本根本快的看不清的攻擊也能跟上了,更有甚者,鄭吒有一種模模糊糊的感覺,他知道異形下一步會攻擊到哪兒。
  「去死吧!」鄭吒揮舞著手上的鋼條,努力回想著在主神空間裡張傑給他們做的一些訓練,將自己的能量和內力關注到鋼條上,不知不覺中,鄭吒的全身都被異形的血肉覆蓋了。
  「啊!」鄭吒最後一下,竟然將整根鋼條捅到了異形的腦子裡。
  只要是生物,頭和腦子都是最脆弱的地方,更別提鄭吒全力之下的穿刺了,異形晃了一晃,幾米長的身軀轟然倒地。
  「鄭吒,你可真厲害。」詹嵐從後面小心翼翼地繞過來,因為失血過多的臉色有些蒼白,她的身材很好,隨著她的呼吸,胸部一顫一顫的。
  鄭吒看著她,勉強笑了一下,接著他的全身開始抽搐,牙關緊咬,為了維持呼吸,他不得不大口喘氣,可是內臟帶來的痙攣讓他能呼吸的氧氣越來越少。
  詹嵐撲過來,直接將自己的唇印在了鄭吒的上,不斷地向裡面度氣,在失去意識前,鄭吒的最後一個念頭是,詹嵐的胸…好大,好軟…
  作者有話要說:考慮到有些親們米有看過無限,麥子將一些後面可能會關係到的劇情簡單的敘述了一下~這章主要是為了過渡~~~那啥~今天麥子上班~評論可能不能及時回~晚上麥子一定會回的~表示最喜歡回評論了~~~~最後~謝謝親們的支持哈~~~~真的很喜歡的話順便收藏個麥子的專欄吧~在文案上~~~攢個積分好啦~
  ☆、第5
  
  鄭吒清醒過來的時候,感覺到有個淺淺地呼吸聲趴在他的胸口位置,「麗麗…」他輕聲說,馬上之前的記憶全部回籠。
  詹嵐突然被鄭吒一把推開,臉上難免有一些尷尬,正在兩人相對無言的時候,掛在牆上的控制器突然響了。
  還是鄭吒反應快,他及時按了下去,楚軒的聲音從裡面傳出來,「你們在哪兒?」
  雖然鄭吒不認同楚軒的處理方式,可是他不得不承認在這個時候聽到楚軒的聲音讓他覺得安心,「你們在哪兒?」
  「我們正在二十七號的艦船控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