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心化蝶

關於部落格
冰心劍指江湖,雲裳獨為君舞
有生之年,何幸遇見。若能碰上對的人,已是一種福分。

生死蠱一擲,我願舍命換你平安,也算我能為你做的,最後一件事。
千絲百足鳳凰湮,與君同眠。
  • 467002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HP+無限]當你遇到我

-----------------------------------------------------------------------
  飯飯TXT免費下載----引領電子閱讀新時尚
  電腦閱讀:http://bbs.fftxt.com/?a=2727659
  手機閱讀:http://wap.fftxt.com
  飯飯會員(清雨一一)整理製作,版權歸作者所有,請在下載後24小時內刪除。如果覺得本書不錯,請購買正版書籍,感謝對作者的支持!
-----------------------------------------------------------------------
=================
書名:[HP+無限]當你遇到我
作者:麥子朵
==================
 
☆、來自老朋友的問候
 
  楚軒打量著周圍的環境,這是一處裝飾得十分考究的客廳,墨綠色是主色,偶爾有一些銀色的裝飾。
  斯內普已經在一邊開始自己的工作了,除了蹤沙,他還發現了好幾個探測咒——看來這段時間並不只有一撥人光臨了他在蜘蛛尾巷的家。
  聰明得沒有去破壞或者掩飾,斯內普明白從他回到這個世界開始,不掩飾就是最好的偽裝。
  「西弗勒斯,從剛才開始我就不斷的有不同的念頭想要離開,」楚軒推了推眼鏡,這個世界對他而言是全然的陌生,這也讓他第一次感覺到了新奇的感覺,「這是什麼?麻瓜驅逐咒?」
  雖然楚軒沒有魔力,不過他從斯內普裡著實弄到了不少關於巫師的知識,尤其是楚軒並不抗拒將自己稱作麻瓜,入鄉隨俗,他是不是麻瓜斯內普都不離開他就成了。
  「你的意志力看來是可以抵抗的,」斯內普動了動手還是取消了麻瓜驅逐咒,即便他知道楚軒不會離開,「但是那只是一個初級誘導術。」他的意思也很清楚,麻瓜驅逐咒只是初級的誘導術,要是到了高級或者魔力更加高深,斯內普也不能保證楚軒完全的不受影響,鑒於他們還不知道這個世界會不會對楚軒或者斯內普的能力有所限制。
  「哦,我親愛的西弗,你的壁爐真是應該清理一下了。」綠色的火焰突兀地燃起,斯內普看了楚軒一眼,長期的默契讓楚軒往後讓了讓。雖然按照楚軒的意思,管他是誰,憑借自己的能力和手段是一定沒有問題的。
  不過楚軒也能看得出來,來人跟斯內普有關係,而且還在斯內普「不想傷害的名單」上。
  「盧修斯…」斯內普抱臂,準確地辨識出自家好友的詠歎調,尤其是在火光之後那頭金燦燦的頭髮,嘖嘖,看來自己不在的時候馬爾福家的美容藥劑也沒斷了頓啊。
  「每次來我都懷疑你這裡到底能不能住人?」盧修斯踏出了壁爐,用蛇杖厭惡地撥開了面前沙發上的一張墨綠色的毯子,「六個月不見你似乎完全沒有明白擁有一隻家養小精靈的重要性,梅林在上,要是你告訴我說其實你還是一個家務魔法的大師的話我一點也不會吃驚。」
  「我以為尊敬的馬爾福家家主應該明白,家養小精靈那樣『珍貴』的東西不是我這個骯髒得沒有根基的混血可以擁有的,尤其是誰又能保證那種只會尖叫的生物的完全忠心?哦,我忘了,來自那樣的『不起眼的小東西』的背叛就是因為這樣才分外的不能讓人接受,你說是不是,盧修斯學長?」斯內普最後一個尾音上挑,聲音是顯而易見的輕蔑。
  試探到了這裡暫時結束,最起碼盧修斯在被熟悉的毒液噴了滿身的同時也鬆了一口氣,他提供了個斯內普他消失的時間作為誠意,對方也透露了他知道「多比曾經背叛了馬爾福家」的事情作為證明自己身份的佐證。
  只要還是他的老朋友本人就好,雖然蜘蛛尾巷說話並不是那樣的安全,事實上這六個月中發生的一切根本讓他無暇他顧。
  「我親愛的學弟,也許你不介意幫我介紹一下…」盧修斯的話沒說完,他跟斯內普的臉色就同時變了。
  「西弗勒斯。」楚軒上前一步,他不喜歡現在這種盧修斯和斯內普之間他插|||去的氣氛。
  盧修斯因為自己聽到的稱呼瞳孔縮了縮,之後他意味深長地開始打量起楚軒來,他的學弟什麼都好,就是品位一如既往的糟糕。想想看吧,原來是那個格蘭芬多的泥巴種,現在更好,直接就是一個完完全全的麻瓜。
  楚軒感覺到了盧修斯的打量的視線,不過他完全沒有心思去考慮這個斯內普的好友在想些什麼,認識斯內普的第一次,他看到了他眼睛裡最深的恐懼。
  斯內普沒說話,只是捲起了自己的袖子,楚軒的眼睛裡快速劃過一道不快——他是知道斯內普的左手小臂上有一個類似紋身似的東西的,通過方小米的記憶他也知道那是食死徒的標記,可是親眼看到屬於自己的斯內普被人召喚的感覺實在是太差了。
  Voldemort不會知道,就是他在一開始的這麼一個召喚的舉動,就讓楚軒將他永久地釘在了自己的對立面上。
  盧修斯收起了自己打量的視線,「西弗,我們得走了。」他揮動蛇杖。
  「楚軒,我的伴侶。」斯內普明白什麼時候該跟盧修斯說什麼樣的話,斯萊特林重視家人,而他是德拉克的教父。
  盧修斯的眉高高的挑了起來,看起來滿臉的不贊同,不過他也到沒說什麼,「蜘蛛尾巷17號,馬爾福家的地址,只要你的小情人能進去,保證他的安全。」既然斯內普開了口,盧修斯就不會什麼都不做。
  「一會兒見。」楚軒也知道現在不是說話的時候,「書房?」他問的是盧修斯,瞭解一個世界最快的途徑就是看書,而在這方面,楚軒恰巧是個絕對的行家。
  「隨意。」盧修斯打了個響指。當然是隨意,真正有「料」的書都是需要魔力才能打開的,而一般的魔法界的常識這個西弗的伴侶多知道一些只會有好處,當然這一切的前提都是….楚軒能夠抵抗馬爾福家布在蜘蛛尾巷17號的麻瓜驅逐咒。
  楚軒沒說什麼,直接開門就出去了,只是初級誘導術的話即便他跟這個世界的規則還沒有完全適應也是不成問題的。
  「希望你對你這六個月的消失有一個很好的解釋,黑魔王等你很久了。」盧修斯讚賞地看了一眼楚軒的背影,之後對斯內普說。雖然是個麻瓜,不過他願意為斯內普努力的這份心他看到了。這就比那個只會譴責斯內普「不夠正義」「不夠善良」的紅頭髮母獅子強多了!
  「還是擔心你自己吧,」斯內普一點也不客氣,事實上這也是他跟盧修斯這麼多年關懷彼此的途徑了,「不要讓我以為馬爾福家的家家主滿腦子只有美容魔藥,看好你的爪子,看好你的小龍。」
  盧修斯僵了,「西弗,我以為你還是小龍的教父?」他第一反應就是斯內普通過別的途徑得到了什麼私密的消息,畢竟他們中有六個月的空白。
  「斯萊特林重視承諾,盧修斯,別讓我懷疑你所受到的教育。」斯內普側面給了肯定,兩人很快就移形換影。
  在盧修斯的帶領下,斯內普在半年之後再次踏進了馬爾福莊園。
  不同於斯內普記憶中的慢節奏的貴族生活,馬爾福莊園裡處處都是穿著斗篷的黑巫師,更誇張的是還有不少衣著暴露的女人嬌笑著走來走去。
  斯內普皺起眉,即便是在他學生時期他也一向不喜歡斯萊特林的各種「派對」。
  「跟我來。」進入了馬爾福莊園的盧修斯像是變了一個人,大貴族仔細整理了自己的頭髮,蛇杖在地上輕點,不管現在這裡變成了什麼樣子,這是馬爾福家的莊園。
  斯內普拉高了自己身上的兜帽,將他的臉遮在陰影裡。盧修斯點頭,事實上那個戴著兜帽的斗篷還是盧修斯遞給斯內普的,在可能的範圍內幫助自己的朋友,斯萊特林從不輕易認可什麼,一旦認可了也從不輕易懷疑什麼。
  「盧修斯,你為主人帶來了什麼?一個鬼鬼祟祟的陌生人?」穿著酒紅色晚禮服的黑髮女子傲慢地擋在了盧修斯的前面。
  「我以為你還知道,這裡是馬爾福莊園,貝拉。」盧修斯揚起自己的下巴,「主人交給我的任務,我自然要去完成,難道你在懷疑主人的判斷嗎?還是你想要刺探主人給我的任務?」
  這個聲音斯內普知道,是原來的貝拉特裡克斯.布萊克,現在的萊斯特蘭奇夫人。Voldemort的死忠,最瘋狂的食死徒之一。
  想到這兒,斯內普開始收斂心神,一個個虛假的記憶開始在他的大腦中成型,很好,雖然他的魔力在這個世界的規則下還沒有完全的適應,但是這樣的他反而更加容易被人相信——畢竟一個失落到了麻瓜世界整整半年巫師回來魔力越加精純、實力更加強大,那麼斯內普面臨的恐怕就不只是詢問而是徹徹底底的被研究了。
  「哼,一旦我發現你背叛了主人,盧修斯,」貝拉的聲音危險得靠近,「我一定會讓你生不如死,別以為我會給茜茜面子。」
  「主人會知道我的忠心,控制好你自己的禮儀,貝拉,」盧修斯滿不在乎地用蛇杖將貝拉推開,「別讓我懷疑萊斯特蘭奇家的教養。」他的話說得很重。
  貝拉高聳著的胸脯開始上下移動,顯然被盧修斯氣得不輕。不過她也明白盧修斯可能真是有什麼任務的。
  「別讓我抓到你的小尾巴…」把盧修斯和斯內普放過去之後貝拉輕聲說,眼睛裡是滿滿的嫉恨。
  作者有話要說:  艾瑪終於回到HP了,話說默默總覺得盧修斯跟教授,哼哼,你們懂的~
  話說這文不V,於是表轉載啦~不過順便求了作收?攢個積分啥的~
  最後,先發一張,明天早上還會有一張~最近因為確實比較忙,工作的調動來得比較突然,所以更新時間不敢說保證,感激大家的理解和支持~愛你們撒~
  P.S取名廢什麼的,就表打擊麥子了...嚶嚶嚶...話說感激佛爺幫忙做的封面來的~
 
 
☆、跟V叔的初見
 
  「lord。」盧修斯打開了一扇裝飾精美的門,斯內普認出來那是原來阿布拉薩克斯最喜歡的一間書房。
  「進來吧。」熟悉的聲音傳到斯內普的耳朵裡,這種類似於蛇語的「嘶嘶」聲毫無障礙地戳過了他在無限恐怖經歷得那麼多的時間直接扎進了他的心裡。
  「lord。」斯內普俯||身,親吻Voldemort的袍角,同時放空自己的大腦,臉上的表情愈加僵硬。
  「Leave us.(離開我們)」Voldemort對盧修斯說,他很滿意斯內普的恭敬,不過恭敬是遠遠不夠的,他要明白這中間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盧修斯一個字都沒有說,他只是沉默地行了一個禮,之後倒退著離開了,雖然斯內普什麼也沒跟他說,但是他相信自己的朋友。
  「對我說說,我的魔藥大師,我是否還擁有你的忠誠。」Voldemort的聲音漸低,最後幾不可聞,隨著他的靠近,斯內普能感覺到另一個人的氣息噴在自己的脖子上。
  「我永遠忠誠於您,我的lord。」斯內普的聲音依舊僵硬,不過這反而讓Voldemort更加放心,畢竟他熟悉的斯內普十幾年都是這副死樣子,他的不變只能讓他放心。
  「那麼,我忠誠的僕人,告訴我你為什麼突然消失了,而且長達六個月沒有得到你的任何音信,嗯?」Voldemort起身,隨手動了動,某種東西滑行的聲音傳來,斯內普更僵了,那是理論是遲早會弄死自己的元兇——納吉尼。
  「lord,」他的身體俯得更低了,「我請求您使用攝神取念,鑒於我所經歷的實在是太過於奇異。」
  Voldemort狹長的眼睛瞇了起來,映著房間裡的燭火閃出紅色的光,「啪」他打了一個響指。
  「多多為您服務,服…服務是多多…多多…多多多多的榮幸。」一個穿著繡有馬爾福家家徽的小精靈憑空出現,它燈泡般的大眼睛裡滿是淚水,渾身都在不受控制發抖。
  Voldemort輕蔑地看了它一眼,就這一眼,讓可憐的小傢伙抖得更厲害了,「去找盧修斯,讓他送一個冥想盆過來。」
  斯內普不知道Voldemort對家養小精靈們都做了什麼,不過很明顯對於這種生物黑魔王從來都缺乏好感。「好了,在冥想盆被送來之前,黑魔王給你這樣的榮耀讓你自己闡述,這是黑魔王賜予你的信任。」
  「Yesmy lord.」斯內普恭敬地站起身,開始了他的講述,「那天我跟著鳳凰社去接救世主,在半途的時候遇到了您安排好的伏擊。」
  這件事情Voldemort是知道的,事實上作為自己安插在霍格沃茲內部的間諜,Voldemort對斯內普的行動是極為滿意的,所以當他得知鳳凰社的人要求他跟著一起去「護送救世主」的時候他毫不猶豫就答應了,他需要斯內普在鳳凰社內部的良好記錄。都怪該死的鄧布利多,要不是他的咒語限制,斯內普就能直接把鳳凰社的位置告訴他了。
  「我發射了幾個咒語,之後其他人護送著救世主離開,意外就在這時發生了,一道驚雷打到了我的身上,我直接就昏了過去。」說到這兒,斯內普停了停,事情到這為止都是大家親眼看見的,只不過食死徒們回來匯報的時候更加玄幻,「斯內普被閃電擊中,之後直接就憑空消失了。」
  「我以為我會掉下來,因為我當時身在半空,可是當我醒來的時候我驚訝地發現我到了一個陌生的國家,他們都是黃皮膚黑頭髮黑眼睛的麻瓜,那附近別說巫師了,根本連魔力的反應都沒有。」斯內普的聲音變得急促,「最讓我感到恐懼的是在那個地方我跟本就無法感覺到我體內的魔力!」
  「碰!」Voldemort摔了手裡拿著的高腳杯,「你感覺不到你體內的魔力?!」這對於一向只依靠魔力的巫師而言簡直是最深的噩夢。
  「是的,lord。」斯內普的臉繃得死緊,「直到現在為止我都不清楚到底是因為什麼原因會變成那樣,事實上知道一個月前,我才模糊有了一些魔力的反應,這就是我為什麼可以支撐著回來。」
  Voldemort不說話了,顯然斯內普給他的這個解釋已經超出了他的預計範圍,所以他只是做了一個手勢就讓斯內普站在了一邊,等待盧修斯的到來,事實上Voldemort稍微有點後悔,斯內普一開始說的不錯,這樣的事情他是最好親自攝神取念來的可信的。不過話已經說出去了,黑魔王絕不會反悔。
  「lord。」盧修斯第二次進來,他畢恭畢敬地將一個冥想盆放下,什麼也沒問就離開了。Voldemort在他身後滿意地點點頭,這就是為什麼他會將盧修斯和斯內普看成他的左膀右臂,前者永遠知道什麼該問什麼不該問,而後者則知道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
  斯內普在盧修斯離開後走到冥想盆前,「lord?」他開口詢問。
  Voldemort點頭,順著台階往下下,畢竟這件事情實在是太嚴重了,他最好親自動手。
  銀白色的記憶線被從斯內普的太陽穴裡拉出來,順著Voldemort的杖尖放進了冥想盆裡。{注意這個人。}Voldemort在進|入之前用蛇語交代了納吉尼看住斯內普,他從不信任任何人。
  斯內普在心裡飛快地計算剛剛在頭腦中構造出來的記憶,並嘗試尋找其中的漏洞,畢竟大腦封閉術他很久沒有用了。
  良久,斯內普睜開眼,黑曜石般的眼睛裡沒有絲毫情緒,他直直地看著眼前的納吉尼,心中突然有了別的想法——要是納吉尼的毒液和異形的分泌物混合起來的話…一邊想斯內普的眼睛就止不住的發亮,在無限的世界中被楚軒「養」出來的「壞習慣」開始冒頭,反正只要是他實驗想要的,楚軒總能給他弄到手,時間長了斯內普也就養成了想要什麼就直接跟楚軒說的習慣。
  被盯著的納吉尼第一次在沒有蛻皮的時候打了個寒顫,{這個人類的眼神好可怕,嚇死蛇了,嗯,今晚一定要Voldy加餐,不然就抗議。}
  於是等Voldemort沉思著從冥想盆裡出來的時候就看到自己的下屬兩眼放光地看著自己的蛇,而後者已經僵硬了。
  {Voldy,這個人類好可怕,他是想要吃了我的吧?是吧?是吧!}心理素質一般的納吉尼在蛇王死光的無差別無死角的透視中完全崩潰了,它箭一般地游到Voldemort的腳邊,之後快速把自己扭成了一個麻花。
  Voldemort第無數次地感謝梅林只有他一個人懂得蛇語,{閉嘴,娜娜,再廢話沒有小羊羔!}一句話就戳到了納吉尼的七寸上,它很快就安靜下來,乖巧地趴在Voldemort的腳邊。
  「西弗勒斯…」Voldemort用手指敲擊著扶手椅的扶手,「你帶了一個麻瓜回來。」他說的是楚軒,斯內普從一開始就計劃好了要把楚軒放進來,現在他們不是在主神空間了,除了他們自己,沒有誰會幫他們捏造一個身份。
  「他救了我的命。」斯內普少說少錯,他在記憶中虛構了自己在無法溝通的情況下被楚軒收留,之後因為對方是個Gay而順勢留了下來,等到他要回到英國的時候,楚軒作為他的「保護色」必然也一定會跟來。
  「斯萊特林有恩必報,」Voldemort挑眉,「不過我想你應該清楚你的位置。」想到跟一個麻瓜在一起他就想起他愚蠢的母親,這簡直是不可原諒的。
  「我明白,lord.」斯內普行禮,「楚軒擅長計算,而且他是麻瓜的藥劑師,對我的魔藥研究非常有用,」他快速找到了楚軒可以留下來的理由,「這次的經歷讓我對靈魂和魔力有了新的猜想,如果您允許的話,我想重新改良靈魂穩定劑。」
  改良靈魂穩定劑?這幾個詞牢牢地吸引住了Voldemort的注意力,別的魔藥也就算了,他自己知道自己的狀況,雖然他借助了仇敵的血復活,可是靈魂上的不穩定仍舊讓他又是頭痛,更不要說他甚至想要再次分裂自己的靈魂,鑒於…Voldemort的眼睛暗了下去,盧修斯的辦事不力讓他失去了一個魂器。
  「你確定那個麻瓜是必須的?」良久,Voldemort問。
  「並不是。」斯內普回答,自從他從方小米那裡知道了前因後果之後他就一直在琢磨Voldemort的心理。顯然,他是憎恨麻瓜甚至希望麻瓜們有一天永遠消失的,換句話說,斯內普絕不能「離不開」楚軒。但是另一方面,Voldemort又很以他斯萊特林的血統為傲,在可能的情況下,他是絕不會違背斯萊特林守則的,而「有恩必報」恰巧就在守則上。
  這就是為什麼斯內普先說明了楚軒對他有恩,之後有表明了他的「不必然性」,依照Voldemort的一貫認知,他是不會在意一個麻瓜的。
  至於容忍,開什麼玩笑,為了打敗鳳凰社,黑魔王可是連狼人和巨人都收羅在了麾下,現在不過是一個麻瓜,沒什麼大不了的,尤其這個麻瓜還多少關係著他的靈魂穩定劑和魔藥大師的時候。
  「黑魔王賜予你留下你的小寵物,」Voldemort拿定了注意,他拖著貴族長腔說,「現在,我的魔藥大師,你該好好想想怎麼應對白巫師了,你的小寵物只要不出現在他不該出現的地方,黑魔王會保證他的安全。」斯萊特林永遠知道,有弱點的才值得信任。
  「感激您的慷慨。」斯內普微微拉動嘴角,算是感激,之後他在Voldemort的允許下離開。
  「哦,我親愛的西弗,看來你得到了你想要的?」沒等他走出多遠,盧修斯的聲音就響了起來。
  「我以為,你知道什麼叫做謹慎。」斯內普轉身沉聲說,他擔心隔牆有耳。
  「這可是馬爾福莊園。」盧修斯不耐煩地敲了敲自己的蛇杖。
  「明天,老地方見。」斯內普嘴唇翕動,最後留下這樣的一句話,他始終記得還有另一個人需要他的安撫,鑒於…對方一旦爆發可比黑白魔王大戰恐怖多了。
  作者有話要說:  於是教授你真的沒覺得「想到就管大校要」根本就是被養起來了麼!!!!
  於是V叔你真的以為教授會帶回來一個「小寵物」麼麼麼麼麼!!!!
  讓大校知道了你們就都死定了!哈哈
 
 
☆、蜘蛛尾巷17
 
  第二天,一個長相普通的棕色頭髮的巫師出現在豬頭酒吧,在拿到了鑰匙之後他直接去了二樓盡頭的一個房間——那是他長包下來的地方。
  沒過多久,又一個佝僂著後背的男巫蹣跚著走上了樓梯,「好久沒看見你了,薩斯。」阿不福斯看到這個人,停下了手中的動作,打招呼,「得有半年了吧,你的房間我都還給你留著呢。」
  「感…感謝。」男巫結結巴巴地說,之後艱難地從自己的破外套中拿出了幾個銀西可和一個金加隆。
  「薩斯,別太拼了?」阿不福斯皺緊了眉頭,似乎找到了對方六個月沒有出現的理由。
  「謝…謝謝。」能確定男巫只是生理性的結巴,手上的動作倒是很堅決,最後阿不福斯也只是搖著頭收了起來,心裡暗暗決定以後有機會多照顧照顧老主顧。
  阿不福斯不會知道,他的兩位「常客」在進入了各自的房間沒多久就先後利用門鑰匙離開了。與此同時,在蜘蛛尾巷17號,裝潢華麗的客廳裡突兀地出現了兩個人,一個棕色頭髮,一個佝僂著後背。
  在聽到聲音的一瞬間,楚軒從書房裡閃了出來,雙槍在手,他的眼睛已經閉上了。
  「啪」,「咚」,「砰」…棕髮的男巫被一股大力「砸」到了對面的牆上。
  「楚…楚軒。」一個結結巴巴的陌生的聲音,可是楚軒卻意外地停止了自己的防禦,「西弗勒斯?」他睜開眼睛,直覺問。
  接著,楚軒第一次親眼看到了大變活人。一小瓶藥劑下去,原本佝僂著身體的男巫開始抽條,頭髮變成了帶著些油膩的黑髮,鼻子高高地挺起,嘴唇有些薄,不過楚軒知道它的味道。很快,巫師袍有些破損得斯內普站在了楚軒的面前。
  想都沒想,楚軒的手中突兀地出現了一件黑色的巫師袍,「二樓左手第一間,臥室。」同樣的袍子楚軒的儲物戒指裡還有十幾件,看到斯內普的袍子破損了就換絕對是兩個人的習慣。
  所以斯內普根本就沒猶豫地接過袍子就上了樓,留下剛剛被楚軒暴力扔到牆上的盧修斯一點不貴族地揉著腦袋意味深長地看著楚軒。
  「我以為,你是一個麻瓜。」盧修斯厭惡地看了看地上剛剛使用復方湯劑時留下的棕色頭髮,讓一個馬爾福頂著別的顏色的頭髮什麼的,絕對是最深的噩夢。
  「大校。」楚軒把槍收起來,拿出剛剛在書房怎麼也打不開的一本書,「魔力?」
  盧修斯的臉色變了,顯然眼前的男人的的確確是他的學弟承認的伴侶了,沒看他對於魔法一點也不陌生麼,「西弗是馬爾福家的未來繼承人的教父。」他微微瞇起眼,既然是真正承認的伴侶,那麼他當然會尊重斯內普的選擇,尤其…現在這個麻瓜強悍得一點也不像是麻瓜的時候。
  「你有西弗勒斯家的權限,你們很熟;西弗勒斯主動接受你的提示,他信任你;我聽說斯萊特林重視友誼,再加上你剛剛的警告…」楚軒推了推眼鏡,「盧修斯.馬爾福,Voldemort的左膀右臂,馬爾福家的家主,只代表自己家族的鉑金貴族。」
  盧修斯的臉僵住了,真的,跟斯內普的毒液比起來,這種把人直接扒皮的感覺實在是太差了,第一次,他在心裡懷念自己學弟的遣詞造句,真的,跟楚軒這種絲毫不拐彎的平鋪直敘比起來,還是那個比較適合他啊!
  「西弗很在意你,」他半天才找回自己的聲音,「我原本以為你的存在只是個幌子,沒想到…」盧修斯搖了搖頭,楚軒顯露出來的氣勢很好地說明了這不是一個容易掌控的男人,就是不知道在床|上…盧修斯果斷髮散了,於是他的學弟…這是要嫁出去了?
  「收起你那滿腦子的黃色廢料!難道今天馬爾福家的家主就是來關心他可憐的學弟的情感問題的麼?!」斯內普一下樓就注意到了盧修斯不同尋常的沉默,憑藉著對他的瞭解,斯內普把盧修斯的想法猜了個八|九不離十,這也是為什麼他直接就暴走了,不管他跟楚軒之間關係怎麼樣,盧修斯…盧修斯…不對,他只是運氣不好,等以後他有機會的….
  「西弗勒斯,」楚軒轉身,看了眼自己的愛人,「你不會…」
  「閉嘴!」斯內普不顧禮儀地大喊,顯然楚軒是不會顧及場合的,他可不行,要是真的讓那個白癡孔雀知道了他跟楚軒的事情,尤其是那個什麼「絕|||奴」,恐怕盧修斯會取笑他一輩子。
  楚軒的眼睛裡快速劃過一道笑意,他已經很少能看見斯內普這樣了。除了說明他確實將盧修斯看作自己的人之外,楚軒很喜歡斯內普為了他窘迫的樣子。
  盧修斯露出一個狡猾的笑,斯萊特林向來懂得如何利用自己的優勢,他撥了撥自己鉑金色的長髮,「先生們,也許你們願意來些紅茶。」一個響指,一個身上繡著馬爾福家家徽的小精靈憑空出現。鞠躬,之後領命消失。
  楚軒狂熱地盯著空中的那個生物,那就是西弗勒斯提過的…人體煉金術?!
  盧修斯一點不意外地注意到楚軒的目光,看來這個麻瓜也是個研究狂。他在心裡開始收集楚軒的喜好,斯內普的家人也會是馬爾福的家人,尤其是當這個家人只會成為助力而不是阻礙的時候。
  「盧修斯,我以為你今天是來說正事的。」斯內普黑著臉開口,剛剛看到盧修斯跟楚軒在一起他突然有一種不詳的預感——後來發生的種種都證明了斯內普今天的預感是多麼的準確,當一個熟知巫師界利益為上的奸商和一個無法無天全憑愛好的楚軒搭配在一起,絕對是大部分人的末日了。
  「西弗,你失蹤之後的事情先不說,那個人很快就派出了幾路人尋找你的蹤跡,由於最後跟你有接觸的是鳳凰社的人,他甚至動用間諜抓來了一個鳳凰社的骨幹。」盧修斯的第一句話就讓斯內普皺緊了眉頭。
  「誰?」他問。
  「蒙頓格斯,」盧修斯也沒賣關子,「出賣他的是一個五年前拉文克勞畢業的學生,據說他只是在霍格莫德張貼了一張廣告,說明有些『特殊的東西』需要。」
  「那個腦子裡除了金加隆就什麼都沒有的白癡就這樣直接撞了過去?」斯內普冷笑,跟楚軒交換了一個眼神,他們的第一個反應都是魂器,既然蒙頓格斯現在就被抓了,那麼斯拉特林的掛墜盒應該會在布萊克老宅它原本的位置。
  「哦,我親愛的西弗,還有這位先生,楚軒?」盧修斯的發音有些怪異,不過他的咬字說明了他鄭重的態度,「你們似乎有些不同尋常的消息渠道。」他向後靠在沙發上。
  「我消失了之後發生了什麼?」斯內普看了楚軒一眼,後者做了個手勢,意思隨斯內普處置,他轉頭問自己曾經的學長。
  「說起來,我還是第一次知道你對黑白雙方都是這麼重要啊~」盧修斯有些皮笑肉不笑,「雙面間諜先生…」拉長的貴族長腔。
  「盧修斯…」斯內普有些尷尬,但是也僅僅是尷尬,斯萊特林明白他們隨時都要做出選擇,對於斯內普而言,他只是選擇了為莉莉贖罪而已,所以他也從不曾覺得愧疚。不過這一切都在看到了方小米記憶之后土崩瓦解了——憑誰知道其實最後的結果中自己並不是那個「必需品」都會覺得暴躁的吧?尤其是斯內普還為之犧牲了相當多的東西。
  「我無意追究,但是西弗勒斯,」盧修斯坐正了,斯內普敏銳地發現他換了稱呼,「你還記得你是小龍的教父麼?我需要向你確認你的立場。」
  斯內普沒有絲毫猶豫,「我是斯萊特林的院長,德拉克的教父,這會是我將來唯一的立場。」
  斯內普的乾脆讓盧修斯稍微放鬆了些,不過憑借他這段時間的瞭解,自己的這位學弟恐怕變化極大啊,而可能的原因只能在他旁邊的人身上,「也許你不介意我跟你的『伴侶』單獨談談?」他加重了「伴侶」兩個字,「鑒於我需要確認不止一個人的立場。」
  斯內普知道盧修斯最後的那個理由絕對是假的,只是楚軒畢竟是一個麻瓜——這並不是斯內普看不起楚軒什麼的,畢竟他本身的實力足夠強。
  只是魔法界對於麻瓜的限制實在是太多了,楚軒看不見破釜酒吧,進不去對角巷;他不可能看見霍格沃茲,稍微古老一點的建築都是麻瓜看不見的…這些都會是楚軒長期跟自己生活在一起所必須解決的問題。
  斯內普對自己有信心,他是一定能知道到辦法的。不過,要是有別的什麼對巫師界瞭解極深的人一起幫忙會更好,就比如…盧修斯。
  想到這兒,斯內普覺得還是應該給自家好友和自家愛人一個相互瞭解的機會,所以他起身,想了想還是摸出了一個漂亮的紅蘋果,「楚軒…」他想要囑咐楚軒幾句,後來看到對方的專注的眼神又放棄了。橫豎那只花孔雀的恢復力不是一般的好,受刺激就受刺激吧。
  抱著這樣完全不負責任的想法斯內普乾脆地離開了,留下盧修斯自己面對完全不自知的自找的悲劇。
  作者有話要說:  於是盧修斯果斷髮散了啊~~~~~
  話說教授你最後那個紅蘋果真的不是安撫麼?不是麼?不是麼麼麼麼麼!!!!
  最後說...不作就不會死啊,盧修斯你一路走好【蠟燭
 
 
☆、盧修斯VS楚軒
 
  「你對我們瞭解多少?」既然斯內普已經離開了,盧修斯說話也就不需要留什麼餘地了。
  「巫師,沒有完整的社會制度體系,權利分散不集中,現在正在進行派系間的內戰。」楚軒推了推眼鏡,把自己對於巫師界的看法直接說了出來。
  盧修斯的臉僵了,雖然楚軒的聲音沒什麼起伏,臉上也沒什麼表情,但是他就是知道楚軒是在鄙視他們,「愚蠢的麻瓜不會…」
  「魔力,來源於血脈,靈魂的強度會是它們的引子,」楚軒截住了盧修斯的話,他們最需要的是合作,而盧修斯的立場跟他的立場並不衝突,「純血的堅持是有意義的,混血會稀釋魔力的純度。」
  這就是楚軒的聰明之處,他直接扎到了盧修斯最在乎的地方,大貴族正襟危坐,無論楚軒的情報來源是什麼,當他對他們的瞭解已經牽扯到魔力的時候,這個麻瓜作為斯內普的伴侶就已經絕對合格了。
  「但是反過來說,巫師界的故步自封也會讓巫師血脈中的魔力活性下降,最後即便是純血,在一成不變的環境下也遲早會變成啞炮,按照你們的說法,」楚軒絲毫不在乎他這樣的說法會讓盧修斯多受刺激,「你以為麻瓜和巫師是怎麼分開的?靠著你們所謂的梅林?那梅林的魔力又是怎麼來的?」
  盧修斯直覺想要反駁,可是他張了張嘴又找不到什麼話可以說,鉑金大貴族確實傲慢,但是他更大的優點就在於別人說話他會聽。
  這讓楚軒很滿意,事實上從過去到現在,楚軒最不喜歡的合作者就是完全不聽話的,沒有能力沒關係,認不清楚現實還自作主張就注定要被捨棄。
  「你們的報告,」楚軒揮了揮手裡的一本書,「這些已公開的數據,能看出來明顯的偽造,巫師界的啞炮人數在增多,混血的魔力素養在下降,不然你們的數據不會是這樣。」盧修斯看到楚軒手裡拿著的是一本魔法部的年終通報,事實上在巫師界從沒有人在乎過這樣一份通報——有實權的人物,如盧修斯,會有自己的情報來源;而普通巫師,也就是看個熱鬧。
  只是他沒有想到,就是這樣的幾份「粉飾過」的通報直接讓楚軒看到了巫師界現在最大的弊病。
  蛇杖在手中捏緊又鬆開,「我以為你是一個麻瓜。」盧修斯的聲音第一次只是陳述事實。
  「凡人的智慧,」楚軒不屑地看了一眼盧修斯,「現在不是中世紀,麻瓜們已經開始有能力摸到時間的空間的秘密了,你們呢?井底之蛙。」
  盧修斯不知道什麼是「凡人」,什麼是「井底之蛙」,不過這並不代表他不明白楚軒對他們的看不起。而聽到「時間和空間」,大貴族的臉色一變再變,顯然這個在巫師界都是頂級人物才能觸碰的領域給了盧修斯太大的震撼。
  盧修斯不懷疑楚軒話裡的真實,就好比他明白自家學弟所選擇的一定不會是一個胡說八道的人。
  「你能給我什麼?」段時間之內,盧修斯下定了決心跟楚軒合作,這是一個有能力翻雲覆雨的男人,他所要做的就是給他提供一切他需要的東西,鑒於…他們之間的利益是一致的。
  楚軒讚賞地看了盧修斯一眼,倒是不愧是西弗勒斯的學長,這份審時度勢的能力和迅速做出決定的魄力在凡人裡也算是拔尖的了。
  「巫師界的實際控制,也許還有對麻瓜界的征服。」楚軒拋出了一個對於盧修斯而言絕對無法拒絕的價碼。
  「那麼你要得到什麼?」盧修斯的呼吸加重,斯萊特林知道有付出才會有得到。
  「西弗勒斯的自由。」楚軒回答得毫不猶豫,從最初的最初他就是想要完成對斯內普的絕對佔有,而讓他達成他的自由是必須經過的一步。
  其實要不是斯內普是真正在意斯萊特林,在意巫師界的,楚軒根本不介意直接用武力將巫師界剷平,斷了斯內普的後路,讓他在意的東西全部消失會是更簡單的辦法。
  可是楚軒不能這樣去做,對斯內普的愈加瞭解讓他知道那個男人其實是一個內心極為柔軟的人,一旦讓他認定了,那麼在完成之前他就絕不會回頭。
  盧修斯意味深長地看著楚軒,「你自己呢?你自己能得到什麼?別拿西弗說事,你我都很清楚利益才是我們之間最好的紐帶。」少見的沒有迂迴、沒有試探、沒有貴族腔,這就是盧修斯的能力了,判斷楚軒的習慣,在最短的時間內調整自己跟他之間的交往模式,才能得到最大的利益。
  這就是為什麼盧修斯會變得簡單直接,不過他這樣做還有一個更深層次的原因就是楚軒是斯內普認可的家人,而他的學弟也鄭重地將他介紹給了自己。斯萊特林重視自己的家人,只要斯內普不會站在馬爾福家的對立面上,眼前的男人能力越大,對馬爾福家的助力也就越大。
  「這不是我的世界,」楚軒根本就沒打算隱瞞盧修斯,「西弗勒斯的離開是去了我的世界,我自願跟他回來,除了西弗勒斯本人,你們的一切跟我都沒關係。」他「卡嚓」咬下了一大口蘋果,自從知道了他「三無」之後,斯內普開始在蘋果裡加一些精力藥水或是營養劑,誰讓楚軒從來都是顏色好看了才往下吃,為了避免看到一個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因為營養不良昏過去的中洲隊隊長,斯內普也慢慢養成了習慣。
  盧修斯再次沉默了,目標專一,意志堅定,除了自己在乎的什麼都可以犧牲…除了沒有魔力,楚軒斯萊特林到了極點。
  「盧修斯.馬爾福,馬爾福家的家主,西弗的學長。」大貴族在很多年之後第一次這樣鄭重地介紹他自己。
  「楚軒,西弗勒斯的伴侶。」楚軒回答得乾淨利落。
  有了斯內普作為他們紐帶,盧修斯和楚軒迅速進入狀態。楚軒的嚴謹和一針見血的提示讓盧修斯豁然開朗,而盧修斯對於巫師界整體局勢的把握和無數地下情報的傳遞也讓楚軒更深地瞭解這個世界。
  僅僅靠著方小米的記憶和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