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心化蝶

關於部落格
冰心劍指江湖,雲裳獨為君舞
有生之年,何幸遇見。若能碰上對的人,已是一種福分。

生死蠱一擲,我願舍命換你平安,也算我能為你做的,最後一件事。
千絲百足鳳凰湮,與君同眠。
  • 467002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HP-一生守候

 
------------------------------------------------------------------------------------------
TXT免費下載吧----引領電子閱讀新時尚
電腦閱讀:http://www.fftxt.com/
手機閱讀:http://www.fftxt.com/bbs/wap
會員 (白仔)整理,版權歸作者所有,請在下載後24小時內刪除。如果覺得本書不錯,請購買正版
附:【本作品來自互聯網,本人不做任何負責】內容版權歸作者所有。
-------------------------------------------------------------------------------------------
第一章 重生
 
  一片綠色的的樹林,透過層層的枝葉,零星的射下幾點斑駁的陽光。透過樹葉間的縫隙,便是一片蔚藍的天空,純粹的仿若晶瑩的藍寶石。
  
  林娜軒睜開眼睛,看到的便是這樣一副極為清靈的景色。
  
  微微一怔後,林娜軒卻只是再度閉上了眼睛。
  
  出了車禍,然後搶救及時,自己僥倖保住性命,那不得不說是上天的恩賜,可是,無論醫院的條件怎樣,也不會出現現在這樣的畫面。
  
  所以,自己的狀況,恐怕是不大正常啊……
  
  過了一會兒,林娜軒穩定了自己的情緒,才再度睜開了眼睛,試圖活動活動身體,也確定一下自己現在的狀況。
  
  可是,林娜軒剛剛抬起頭,便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好像被限制住了,完全伸展不開,也使不上絲毫的力氣。於是,只得費力的扭過頭去,想要打量一下周圍的環境。
  
  可當她看到自己的身體的時候,林娜軒卻頓時愣在了那裡。
  
  一個不大也不小的銀白色蛋殼,已經破了大半,所以,自己的腦袋是枕在碎掉的蛋殼上的,而自己的下半身,或者說本應該是雙腿的地方,已經變成了一條墨綠色的尾巴,濕漉漉的還蜷縮在那半個蛋殼裡。
  
  回過神來的林娜軒,腦子裡唯一的念頭就是,自己怎麼沒死在那場該死的車禍裡!
  
  自暴自棄的想著,林娜軒卻終於還是費勁全身力氣,從蛋殼裡扭扭歪歪的爬了出來,然後勉勉強強的在心裡自我安慰道:「總比醒在病床上,然後缺胳膊少腿的好。」雖然,現在的她,也已經沒有了胳膊和腿,剩下的,只是細長的墨綠色尾巴……
  
  爬出來後,林娜軒又在草地裡躺了一會兒,覺得肚子有些餓了,便又勉力動了動,希望能在這裡找到一點能吃的東西。可是,剛剛離開蛋殼幾厘米遠,林娜軒便被一個從天而降的巨型不明物砸趴在草地上,再然後,那個巨大的不明物也因為這不小的衝擊力碎開了,粘稠的液體緩緩的流了她一身。
  
  等到那陣眩暈般的疼痛過去,林娜軒掙扎著擺動尾巴,從那團粘稠物裡掙脫了開來,再回頭看去,卻驚愕的發現,那個砸了自己的東西竟是一顆巨大的蛋。不,或者說,並不算巨大,林娜軒看看幾乎和自己的身體一樣粗的野花,很無奈的苦笑,那顆蛋估計也就是一顆不幸從窩裡掉出來的鳥蛋,比例大概跟曾經的鵪鶉蛋差不多,只不過,相對如今的自己而言,有點大了而已……
  
  林娜軒受不了身上那種怪異的粘稠感覺,費力的在草地打了幾個滾,用草葉把蛋清擦得七七八八,躊躇了一會兒,聞著輕輕的蛋香,終於是忍不住肚子的飢餓,湊上前去,伸出舌頭試探性的舔了舔已經有些散開了的蛋黃。
  
  味道似乎不錯。
  
  林娜軒猶豫了一會兒後,得出了這樣一個結論。然後便慢慢的,把已經半散落的蛋清和蛋黃都吃到了肚子裡。
  
  畢竟,不是每天都會有鳥蛋從樹上掉下來砸到自己身上的,以後,自己能不能找到其他的食物還是未知數,好在蛇類一次進食後可以挺很長時間,但自己究竟能不能生存下去,卻還是要看運氣了……
  
  再次睜開眼,林娜軒是被不遠處的吵鬧聲弄醒的。
  
  「嘿,你這個魔鬼的孩子!」
  
  「一定是你偷偷殺死了比利的兔子,你這個惡魔……」
  
  「……」
  
  英文……林娜軒老老實實的蜷縮在花叢裡,聽到幾個孩子剛剛的吵鬧聲,立刻得出了結論,而剩下的話是什麼她也已經不想再聽了。
  
  小孩子說的是英文,而且說的這麼流利,尤其是還有「魔鬼」,「殺死」這種詞語,就絕對不會出現在一些所謂高級的雙語幼兒園或者小學裡。
  
  再換句話說,自己不但變成了一條品種不明的蛇,而且還免費免簽證的出了國,成了異國他鄉的原住民。
  
  只是,這麼小的孩子說話就已經這麼惡毒了,也不知道是怎樣的爹媽教育的,還真是不和諧啊!
  
  林娜軒在心裡默默地想道,然後蜷了蜷身子,反正自己變成了現在這樣,外邊怎麼樣都和自己沒關係,先吧自己的命保住才是重點……
  
  不遠處,小孩子的吵鬧聲也漸漸小了,剛剛出生沒多久,又被鳥蛋砸過,身體十分虛弱疲軟的林娜軒不知不覺便又睡了過去。
  
  第二天下午,當其他的孩子還圍著修女的時候,另一個黑髮的男孩卻只是嘲諷的看著那些人,獨自孤獨的轉身走開。
  
  Tom小小的有些瘦弱的身影慢慢的朝林子裡走過來。看著林邊開的還絢爛的花,心底突然又是一陣煩躁的感覺,有些發洩般的踩在花上走過。
  
  此刻還在沉睡的林娜軒絲毫不知危險的來臨。
  
  直到Tom感覺到自己的腳下有一種不同於花枝的十分柔韌的感覺。
  
  被突然的重力踩得幾乎身體變形的林娜軒猛地從睡夢中驚醒,神智還有些不清,便是一聲哀嚎,【嘶嘶——嘶——】
  
  【該死的混蛋,哪個不要face的混蛋打我……】
  
  有些滲人的嘶嘶聲,聽到Tom耳裡,卻是一陣十分之稚嫩的小女孩的埋怨聲。Tom一驚,立刻挪開了腳。
  
  林娜軒嘶嘶叫著從花叢裡滾了出來,痛苦的蜷縮著身子。
  
  【混蛋,疼死我了……】
  
  看到是一條十分小巧纖細的墨綠色小蛇,又聽著她不住的哀號,Tom心裡竟然驀的感到有些心虛。
  
  【嗨,你沒事吧!】Tom蹲在地上,有些擔心的嘶嘶問道。
  
  還沉浸在痛苦裡的林娜軒還有些反應不過來,也不管對方是不是在關心自己,或者更重要的,是一個人類的小男孩,而不是一條蛇在跟她說話,只是仍舊自顧自的沒好氣的說道:【讓你被人踩一腳試試有——事沒!】
  
  話未說完,林娜軒突然反應過來,驚愕的躺在地上成90度角仰視正蹲在自己身邊的大型生物——一個也就六七歲大的小男孩。
  
  【你——你,剛剛是你在和我說話?】林娜軒不敢置信的問道。
  
  【是。】Tom小心的把還軟趴趴的小蛇捧在手裡,然後自己坐在草地上,黑色的眼睛靜靜的看著小蛇冰綠色的眼睛。
  
  又猶豫了一會兒,想到自己確實能聽懂之前的小孩子們說的英語,林娜軒才慢慢的問道:【那,是你在說蛇語,還是我在說英語?】
  
  【蛇語。】Tom略微挑了挑眉,看著手裡墨綠色的小傢伙。
  
  【……】這回,林娜軒清清楚楚的聽出了男孩說話時,輕輕的嘶嘶聲。
  
  轟隆一聲,林娜軒的腦子裡彷彿被一隊轟炸機狂轟濫炸般,猛地湧出一大堆令人難以置信的想法。
  
  林娜軒還來不及把自己的思路理清,Tom便又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林娜軒沒回答,只是直直的盯著男孩,那雙清冷的冰綠色豎瞳,讓Tom也有些心裡發毛。又遲疑了片刻,林娜軒不答反問:【那個,你能不能先告訴我,你的名字?】
  
  Tom靜靜的看著林娜軒,片刻後,爽快的回答道:【Tom Tom Marvolo Riddle。】
  
  意料中的名字又把林娜軒炸的近乎精神錯亂,喃喃道:【Tom Marvolo Riddle,竟然是Voldemort,天啊……】
  
  【你說什麼?】Tom皺了皺眉。
  
  【我,我說我是Nagini!】林娜軒回過神來,面不改色的回答道。她倒不是對未來的黑魔王大人有多崇拜,只是,Voldemort從小到大身邊的蛇肯定少不了,但一直活到最後,又有名有姓的,也就只有一個在最後的決戰裡咬死了教授的Nagini
  
  當然,她是不會去咬人的,那樣一定會做噩夢,她只要保證自己不會被炮灰掉就好……而相比做一條無名無姓的野蛇,Nagini的身份似乎更好。更重要的一點,也是林娜軒在潛意識裡的想法,既然是HP的世界,會說蛇語,能和自己交流的,也就只有Voldemort和將來的哈利?波特了。而現在Voldemort還只是個小孩子,不和他在一起,接下來幾十年的時光,沒有人和自己交流,就是寂寞,也能把自己逼瘋……
  
  【Nagini?很好聽的名字。】Tom點點頭,卻沒有說,比起之前那些小花小紅小綠小毒之類能夠充分描述自己外表或特性的名字,Nagini這個名字的確是很有水準的了……
  
  【那,Tom,我能不能和你在一起?】林娜軒蜷了蜷身子,試探的問道,【我總是自己一個人——蛇,都沒有人和我說話,很無聊。】費了好大勁,林娜軒終於把「人」改成了「蛇」字。
  
  看著這條墨綠色的,極為瘦小纖細的小蛇,Tom很乾脆的點點頭,自己也是一個人,平時也只是隨便找條蛇幫幫自己的忙或者說說話,雖然這附近也有其他的蛇,可是,說話條理清晰,不顛三倒四,卻只有Nagini一個。帶她在身邊,倒也不錯。
  
 
作者有話要說:問一句,如果開定制印刷的話,會有多少親想要?唔,裡面的內容,除了維拉妮卡和雷古勒斯的番外,NaginiTom,以及一些有愛的搞笑版小劇場,最重要的是,會加上薩拉查和巴吉裡斯克的千年前的歲月哦~O(_)O~
 
 
定制印刷的封面出來了,我今天下午弄了好久~
 
[img]dyzzs_1.gif[/img]
 
[img]dyzzs_2.gif[/img]
 
喜歡的親們去這個帖子按爪喲~O(_)O~
http://www.jjwxc.net/comment.php?novelid=744114&commentid=38397
 
——————————
 
本文中,蛇語一律用【 】。
普通對話,使用「 」。
 
林娜軒發現自己變成了一條剛出生在野地裡的小蛇……
 
 
 
 
第二章 燒烤
 
  狹小的屋子,又潮又濕,牆邊還有一個破舊的櫃子,當然,也只有這一個破舊的櫃子。薄薄的比較像木板的床,以及上面同樣薄的堪比桌布的杯子……
  
  Nagini看著這樣的環境,眼角竟然驀的有些發酸。不是替自己委屈,畢竟,她都準備在野地裡生活了,而是替小Tom,一個才幾歲的小孩子。也許,在這樣的社會背景下,每個人的生活條件都不怎麼樣,Tom有個棲身的地方已經不錯了,可是,他卻還要忍受別人的排擠和嘲諷,甚至是大人們的厭惡和不公……誠然,自己跟著Tom也只是出於對自己的考慮,可是,親眼看著他過的竟是這樣的生活,畢竟比僅僅在腦海中想像要讓人深刻的多……
  
  Tom帶著Nagini坐到了唯一的一張簡陋的床上,剛剛要開口說些什麼,門便被猛地推了開來。
  
  NaginiTom的袖子裡微微探著頭,看見一個面色陰沉的女人,後面還跟著幾個面色有些恐懼,又夾雜著幾分得意與張揚的小孩子。
  
  「Tom,你這個邪惡的孩子,一定是你殺死了比利的兔子,」那個女人一臉厭惡不屑的看著Tom,「三天的禁閉,沒有晚餐!這時你應有的懲罰!」
  
  其他的孩子們也在嘰嘰喳喳的說著什麼,Nagini已經無心去聽了。纏在Tom的手腕上,她清楚地感覺到了Tom的身體在微微的顫抖。
  
  心下一陣心酸,NaginiTom的手臂上蹭了蹭,沒吱聲,只是,連Nagini自己也不知道,她冰綠色的豎瞳就在這時驀的閃過一絲近乎妖冶的光澤。
  
  Tom也沒說話,安靜的站起身來,驕傲的昂著頭,看著那些人用些恐懼的讓開路,只是不屑的瞥了那些人一眼,便徑直的去了禁閉室。
  
  夜晚,繁星滿天。
  
  破舊簡陋的屋子裡,夜風總是輕易地順著門邊的縫隙吹進來,帶著幾絲徹骨的寒意。
  
  Nagini默默地從Tom的手腕上下來,讓他把自己捧在手裡,只是低低的呢喃道:【TomTom……】
  
  Nagini早就知道Tom在孤兒院裡不會受到公正的對待,可是,在這樣破舊的屋子裡,沒有晚餐,也沒有被子,這個孩子會生病的。那些該死的修女,竟然還敢自稱是上帝的信仰者,她們那些所謂的信仰,就告訴她們要這樣對待一個無辜的孩子麼?
  
  林娜軒的家境十分殷實,又是家中獨女,從小便受盡寵愛。但是,父母也從來不是一味的寵溺她,如果做了有些過分的錯事,父母從不會打罵她,唯一的教育方法,自然只是關禁閉。只不過,她的禁閉和如今Tom所受到的不公正的待遇,自然是天差地別。她的所謂禁閉,無疑是在一所豪華的花園別墅裡,上至父母,下到鐘點工的阿姨,沒有人搭理她而已,而她自己,還是可以做任何事,雖然一個人會很無聊。
  
  【抱歉了,Nagini,連累你跟我待在這裡。】Tom漫不經心的笑笑。
  
  看著他臉上一副無所謂的樣子,黑色的眼睛卻在凝聚著近乎絕望的冷漠,Nagini又是一陣心疼。這間該死的破屋子,竟然比直接露宿野外還讓人感到寒冷……
  
  【Tom,你叫我娜娜吧!】考慮了一會兒,Nagini還是這樣說了,Tom從小就被排擠,已經孤獨太久了,而以他的性格,又絕不會輕易地相信別人,所以才會和一條小蛇說話。而她的未來,也同樣寂寞,也許,他和她,能夠相互陪伴的,就只有彼此了。
  
  【Nana,】Tom念了一遍,【是暱稱嗎?】
  
  【嗯!】Nagini點了點頭,【只有Tom能夠這樣叫我。】以前,娜娜作為林娜軒時的暱稱,只有父母和爺爺奶奶,外公外婆叫過的名字,就連她之前的朋友,同學同事什麼的,再親近,也只是叫她娜軒,而今生,大概只有Tom一個人會這樣叫了吧。
  
  【好吧,以後就叫你娜娜了!】Tom點點頭。
  
  【Tom,】Nagini想了很久,最終還是理智戰勝了情感,【那個死了的兔子,你知道在哪裡嗎?】
  
  【誰知道,估計是給埋了吧!】Tom皺著眉,淡淡的說道。
  
  已經埋了?Nagini頭皮有些發麻,可是,想到傳說中大名鼎鼎的叫花雞,也是先埋在土裡然後才能吃的,便也不是那麼在意了。念及此處,Nagini立刻來了精神,【TomTom,你能不能使勁想想,讓那個兔子過來?」
  
  【……】Tom不是很理解Nagini的話,困惑的看著她。
  
  【就是,就是——】Nagini冥思苦想,最後才記清楚,貌似是一個飛來咒,【什麼什麼飛來】的,不過自己的發音肯定不對就是了,於是便說道:【Tom,等下你用英語,吐字一定要清晰,腦子裡也要仔細的想著,說『比利的兔子飛來』。】她記得,Tom小時候的魔力就已經十分強了,而且他也會有意識的控制這種力量,那麼,把他的魔力拿來幫點小忙,解決一下民生大計也不為過吧……
  
  一陣嘶嘶聲後,Tom還沒來得及按照Nagini的吩咐去做,一隻死兔子已經憑空出現在了TomNagini的面前,白色的皮毛上已經佔了不少的土,不過,還算新鮮……
  
  Tom驚愕的看著突然出現在這裡的,原屬於比利的,被Nagini一說就出來的死兔子。
  
  Nagini同樣震驚的盯著已經落到了地上的兔子,Tom還沒來得及唸咒語,而他也不大可能在自己沒把話說完的時候就苦思冥想,以至於把這只死兔子從地底下召喚過來,那麼,唯一的可能就是——自己!
  
  想到自己也可能有魔力,而且,照剛才的情況來看,可能還不低,Nagini的心裡說不出是興奮還是未來有了保障的輕鬆。而此時,Tom那先是驚愕隨之而來的便是驚喜的眼神也讓她不由得一陣輕鬆。
  
  【娜娜,你,你也有這種力量嗎?】Tom緊緊的看著Nagini,忍不住興奮地說。
  
  【好,好像是,】Nagini遲疑的點點頭,【我再試試。】說完,Nagini便盯著地板上的兔子,用蛇語嘶嘶的說道:【火焰熊熊!】
  
  「撲」的一聲,兔子身上出現了一簇小火苗,似乎把毛給燒焦了……
  
  【……】Nagini震驚的看著火苗已經熄滅卻明顯被火燎了毛的兔子,心裡怦怦直跳,這麼說,自己也會魔法了,雖然威力有些弱,可是,自己現在的身體畢竟才剛剛出生不是,也就和嬰兒差不多……
  
  「火焰——熊熊?」同樣興奮地Tom也試探性的說道,不過,用的是英語。
  
  這次,更大的「撲」的一聲,兔子竟然被從地板上冒出的火焰頂了起來,懸在半空中,等到這次的火焰熄滅時,兔子已經被烤的外焦,至少白色的皮毛是全都沒了,至於是不是裡嫩,想必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用大火烤,裡面應該是不會焦,說不定還有些反生,Nagini看著Tom搞出來的大火苗,默默的想。
  
  【這是——】Tom還沉浸在剛剛火焰的興奮中。
  
  【烤兔子!】Nagini答非所問,不過,比起Tom的興奮,還是烤兔子更吸引她的目光,雖然沒有任何的調料……
  
  【Tom,快把兔子撕開,我餓了。】NaginiTom身上爬下來,繞著理論上應該已經燒熟了的兔子爬了好幾圈。
  
  沒有吃晚飯的Tom等到最初的興奮勁過去後,聽著烤兔子散發出來的肉香,也覺得肚子餓了起來。
  
  等到Tom把烤兔子一點一點的撕開,Nagini發現裡面果然是半生不熟的樣子,當下想也沒想,直接幾個蛇語版小功率的【火焰熊熊】砸了上去,直到兔子的裡裡外外均是熟透了的香味。
  
  一個小孩和一條小蛇的食量自然大不到哪去,看著剩下的大半隻烤兔子,TomNagini有些犯愁。在這麼間破屋子裡藏是肯定藏不住的,倒不是說沒地方,而是烤肉的香味對於孤兒院的孩子們而言,絕對是極易被發現的美味,現在,他們兩個吃了沒事,那是因為這麼晚了,Tom又被關在這裡,其他人早就睡了,可到了明天,可就不好掩蓋了。當然,Nagini最擔心的不是烤兔子被奪,而是到時候,Tom恐怕會受到更不公正的待遇……
  
  NaginiTom大眼對小眼的互相看了一會兒,Nagini首先收回目光,在地板上打了幾個滾消化消化食後,轉而盯著剩下的烤兔子,嘴裡喃喃自語道:【有火可以燒烤,那麼應該也有冰可以冷藏吧!】
  
  想到這裡,Nagini立刻來了精神,嘴裡卻還在嘟囔:【冰箱?不對,冷藏,好像也沒這條咒語……】想了好久,Nagini也沒想到什麼什麼有用的咒語,哈利?波特七本書,竟然愣是沒有一個巫師提到過有關食品保鮮的問題……
  
  【娜娜?】Tom看著還在不停地打滾的顯得十分可愛的Nagini,眼睛裡有些微微的笑意。
  
  不管了!Nagini正過身子,眨巴眨巴冰綠色的豎瞳,看著烤兔子,字正腔圓的嘶嘶道:【冷凍。】
  
  沒效果……
  
  看著沒有一點變化的烤兔子,Tom睜著黑色的大眼睛看向Nagini
  
  Nagini不好意思的一撇頭,嘴裡快速的說道:【冰櫃冰塊冰激凌冰水……】
  
  Tom聽著Nagini一連串連標點都沒有的簡短詞語,在看看她認真的樣子,忍不住笑了起來。
  【……冰彈冰球冰封——】
  
  Nagini話音未落,只聽「卡嚓」一聲,一個巨大的冰塊把剩下的烤肉全都凍到了裡面,突如其來的凜冽寒氣讓TomNagini同時一抖。
  
  【原來是冰封啊!】Nagini輕輕的感歎道。
  
  與此同時,隨著Nagini的嘶嘶聲,又是一道「卡嚓」,那塊冰瞬間又變大了一整圈,而周圍的溫度似乎也下降了幾分。原來的烤兔子,此刻被凍在巨大的冰塊裡,顯得小了不少。
  
  Tom看著凍得十分結實的大冰塊,眼睛亮亮的笑了笑,【這回不用擔心被發現了。】
  
  然後Tom主動,Nagini指揮,把這個寒冷的大冰塊推到了房間的角落裡,反正Tom還要在這間破屋子裡面待三天,白天有人送飯,又沒有人進來,只要烤兔子沒有散發出香味,任誰也不會發現,到了晚上,他們兩個再用火焰把冰化開就是了……
  
 
作者有話要說:從本章起,林娜軒正式更名為Nagini
其他人物,除了Voldemort,一律用漢語譯文。
 
 
 
 
第三章 郊遊
 
  等到三天後的禁閉結束,TomNagini正好把那只烤兔子解決完。
  
  Nagini看看禁閉的小屋裡冰化開時留下的水漬,燒烤後留下的黑煙,以及他們兩個吃剩下的兔子骨頭,想了半天,才回憶起來似乎有個咒語叫做清潔一新還是清理一新來著……咬著Tom的衣袖,Nagini習慣性的把身子圍在Tom的手腕上,嘶嘶的嘗試著:【清潔一新?不對啊……那應該就是清理一新了……】直到Tom也學會了這個居家生活必備的小咒語,然後一人一蛇一起把小屋裡不應該存在的痕跡收拾乾淨……
  
  自此,Nagini每天白天藏在Tom身上睡覺,到了晚上,就偷偷地隨便猜咒語,能碰上一個是一個,順便也把自己記憶裡在HP故事中出現的咒語實驗了一遍,確認無誤後再告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