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冰心劍指江湖,雲裳獨為君舞
有生之年,何幸遇見。若能碰上對的人,已是一種福分。

生死蠱一擲,我願舍命換你平安,也算我能為你做的,最後一件事。
千絲百足鳳凰湮,與君同眠。
  • 4683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HP-千年愛仍在

-------------------------------------------------------------------------------
  飯飯TXT免費下載----引領電子閱讀新時尚
  電腦閱讀:http://bbs.fftxt.com/?a=1973418
  手機閱讀:http://wap.fftxt.com
  飯飯會員(月夜紫晶)整理製作,版權歸作者所有,請在下載後24小時內刪除。如果覺得本書不錯,請購買正版書籍,感謝對作者的支持!
-------------------------------------------------------------------------------
 
 
☆、翹家大行動
 
作者有話要說:  又開一篇,在第一篇未完結的情況下,瓦很愧疚啊
                   
  公元10世紀
  那是一座巍峨宏偉的城堡,坐落在加拿大北方魁北克州,西鄰哈德遜灣,在一片綿延不絕的冰雪世界中屹立,鋒芒畢露的哥特式建築為這座城堡增色不少。
  走近看看,城堡裡種滿了薔薇,不是火焰般耀眼的紅,而是血液般深邃的紅,甜美,誘惑,讓人忍不住深陷其中,比起普通薔薇花繁複了好幾倍的花瓣重重疊疊,散發出誘人的香味,這一眼望不到邊的花海,就是只生長在血魔古堡的暗夜薔薇,引誘人們走向墮落的深淵,很得血族們的喜歡。
  在這座城堡裡一間華貴的臥房裡,一個身穿黑天鵝絨長裙的女孩正在忙碌,忙什麼吶?如果你問她,她會毫不客氣的甩你一記白眼,自己不會看啊?
  看著她先將十多件稍顯樸素的衣服放進空間手鐲裡,再把一個裝滿金燦燦的錢幣的小包丟進去,接下來是匕首、首飾、長劍、大堆書籍......明白了,是旅遊!
  「啪」地一聲,一個身披墨色茶巾的小矮人出現了,手裡端著的盤子中是幾十個水晶瓶,裡面盛滿了血紅色的液體,小矮人尖聲尖氣地說:「尊敬的格歐費茵小主人,您要的東西點點準備好了。」
  「嗯」女孩隨意點點頭,將盤子裡的瓶子一股腦掃進手鐲裡,站起身,拍了拍衣服上並不存在的灰塵,「點點,如果父王母后問起我來你怎麼說?」
  小矮人答道:「點點說小主人正在看書,可是小主人要出去嗎?可是主人並不知道啊,點點要欺騙尊貴的主人和女主人嗎?點點不是個好精靈!」說罷,便猛地用腦袋快速而高頻的親吻牆壁。
  「停下,點點,你是我的小精靈,必須聽我的懂嗎?」女孩已經打開了窗戶,站在窗台上。
  「是的,尊敬的格歐費茵小主人。」
  「那就乖乖的,我走了。」女孩的身影變得透明,背上忽然伸出一雙漆黑的蝠翼,她猛地一蹬,飛走了。
  
  當天晚上,外出歸來的城堡主人夫婦這才發現大女兒不見了,這個城堡立馬熱鬧了起來,期間還伴隨著女孩父親奧古斯特·德拉庫拉好不貴族的怒吼,「格歐費茵你這臭丫頭居然出走,你給老子等著!」
  而此時,本文的女主角正快樂的在大西洋上空翱翔。
  「哈哈哈哈,中世紀的世界,姑奶奶來啦,統統洗淨脖子等著吧!」
  
  
 
 
 
 
☆、初來英國
 
作者有話要說:  撿了一隻小動物啊
                   
  望著眼前鬱鬱蔥蔥的樹林,格歐費茵臉黑了,她神經了吧?她腦子不正常了才會在這片樹林降落,明明從天上看小小一塊綠色,怎麼落下來就迷路了?
  「咕嚕嚕」
  格歐費茵嘴角一抽,好吧,連肚子都鬧革命了,先填飽它再說。
  於是,未知名樹林裡的小動物們,乃們悲劇了。
  
  三天後,從悲劇的小東西那兒詐來足夠口糧的某人決定出發,至少先離開這個鬼地方再作打算。(喂喂,這可是養你的地方啊)
  好吧,格歐費茵開始反省出門不帶地圖的錯誤了,當她看見一片荒涼的村落和人們,呃,古樸的衣服時,她承認,這裡木有家裡好玩,為了不成為矚目的焦點,格歐費茵忍著火氣把衣服變成了同種樣子。
  該死的,姑奶奶居然要過一段衣不蔽體的日子,撒旦大人啊,怎麼這樣?
  「燒死她!燒死她!燒死她!」格歐費茵的思緒被一陣叫喊打斷了,一時好奇心作祟的她乾脆跟上人群,來到了村落的中心。
  「唔」破喉欲出的尖叫被格歐費茵死死地捂在嘴裡,不敢發出一點聲音。來到這個世界後,她第一次感到了何為恐懼,她居然來到了獵巫運動進行的時代!還是現場版的!!!
  因為村落中心的木台上綁著一個十一二歲的小女孩,她的身邊堆滿的柴禾,一個身材魁梧的男人將一根點燃的木棍扔在了柴禾上,那個女孩憎惡的眼神激怒了他。隨著火勢逐漸增大,村民的情緒也越來越激動。
  「燒得好!」
  「惡魔,你下地獄吧!」
  「燒死她!燒死她!」
  看著那雙好看的褐色眸子裡逐漸染上絕望,格歐費茵忍不住了,就算她已經成為血族九十多年,也無法否認自己曾是個普通人,一個生活在和平年代的普通小女孩,她不能見死不救!
  血族最擅長的就是速度,她一個箭步衝上檯子,顧不得和那個小女孩說話,揮動匕首斬斷困住女孩的繩索,一把抱住她就飛走了,只留下一陣叫天喊地的村民。
  飛了兩個多小時,格歐費茵看見了一片森林,發現懷中的小女孩臉色慘白,趕緊迫降了。
  「嘔嘔」一著陸,小女孩馬上推開格歐費茵,吐了起來。
  已經很久沒有照顧人經驗的某人只好到附近取來些清水,看她不吐了,才上前把水遞出去。
  「你有恐高症?」格歐費茵有些好奇的問道。
  「什麼是恐高症?」小女孩疑惑了,她從沒聽說過這個詞。
  「呃,就是怕高啦。」格歐費茵這才反應過來時代的變化引起的代溝。
  小女孩點點頭,反問:「你也是巫師?可你的翅膀......
  多年來的教育讓格歐費茵以自己是個血族為傲,滿口回答:「不是,我是血族。」
  「血族是什麼?」
  .......
  一番講解下來,小女孩總算接受了自己的救命恩人是個非人類的事實。
  對了,格歐費茵左手握拳,輕輕在右手上敲了一下,「我叫格歐費茵·德拉庫拉,你呢?」
  「赫爾伽·赫奇帕奇」小女孩爽快的回答。
  「我是偷偷溜出來玩兒的,以後咱們倆一起走吧?」
  「可是我很弱啊,是個累贅。」
  「誰說的?赫爾伽這麼可愛,你只要笑一笑敵人就都投降了。」
  「喂!」
  「哈哈哈哈哈」兩人的嬉笑打鬧聲在寂靜的森林裡傳出了很遠,只不過,前生是個乖巧好孩子的某人並沒有看過一部叫《哈利·波特》的書,否則她一定會對自己撿了個什麼(喂!)回來表示一下人品真好!
  
 
 
 
 
☆、時光飛逝
 
  時間如蘑菇,那是咕嘰咕嘰的長啊......
  「格歐費茵,你回來了,一定很累吧,快去歇會兒。」一個溫柔好聽的聲音從樹林邊一棟精緻的小木屋門前傳來。
  「赫爾伽,」抓了很多魚也惹了一身腥的某人眼淚汪汪地看著好友,「你真是太賢惠啦,以後哪個死男人敢打你的注意,姑奶奶先揍他個生活不能自理!」背後燃起森森鬼火的某人握拳!
  「那我去做飯了,你先歇一會兒。」赫爾伽丟下被她的溫柔感動的無以復加,正淚眼朦朧感謝撒旦的某人,蓮步款款進屋裡。
  格歐費茵伸了個大大的懶腰,躲進樹蔭裡會周公。雖然不會被陽光弄去見撒旦,但不代表她喜歡陽光的洗禮。
  掐指一算,格歐費茵和赫爾伽已經一起生活了一年多了,格歐費茵教赫爾伽使用黑魔法,怎樣格鬥,怎樣殺人,赫爾伽則照顧兩人的飲食起居,指導格歐費茵瞭解魔法動植物,畢竟血族的教導從黑暗角度出發,而赫爾伽也不指望一個嬌生慣養的血族大小姐能做這些粗活。兩人相互扶持,一起冒險,一起成長,今天搗了媚娃的窩,明天掀了花仙子的巢,兩人玩的是不亦樂乎,當然,究竟是誰玩誰心驚肉跳還有待商榷。這一年多的驚險刺激的生活在格歐費茵看來完全不是縮在家裡被父皇教導陰謀論能比得上的,乾脆一封信回去,直言要留在英國,暫時不回去了,把某個古血族氣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跳腳直罵不孝女。
  兩人這樣邊玩邊鬧,從蘇格蘭到英格蘭,再到法國西北部,一路走走停停,增強見識,鍛煉實力,偶爾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最令格歐費茵滿意的是,雖然赫爾伽的黑魔法水平上升緩慢,但物理攻擊值已經漲到了連她這個血族都不敢小覷的地步,實在是一個令人滿意至極的進步。
  
  那麼,趁著格歐費茵大小姐小憩的空閒,我們來仔細瞭解一下她以及她的家族。
  血族,顧名思義,以血液為食的種族,是屹立在黑暗生物頂端的種族之一,另一個種族則是遠古羽蛇一族。血族以魔王撒旦為信仰,推崇力量,尊敬強者,追求高貴優雅的格調,喜歡奢侈糜爛的生活。他們十分強大,擅長加速,物理攻擊和無聲無杖黑魔法,身體素質非常好,與狼人是宿敵,不死不休。
  而格歐費茵大小姐所在的德拉庫拉家族則是血族中相當特殊的存在,這點,可以從稱呼上看出來,格歐費茵大小姐稱自己的父母為父皇母后,因為德拉庫拉家族是血族的帝王,其餘血族主要分為十三個氏族,布魯赫族,岡格羅族,邁卡維族,諾菲勒族,托瑞多族,辛摩爾族以及梵卓族為密黨,以梵卓族為首,勒森魃族以及茨密希族為魔黨,以勒森魃族為首,喬凡尼族,雷伏諾族以及阿薩邁族為中立黨,以阿薩邁族為首。這是由於理念不同引起的紛爭,與德拉庫拉家族無關。
  至於德拉庫拉家族為什麼是王族,因為其餘血族是三代吸血鬼們初擁的後裔,而德拉庫拉家族則是血族始祖該隱和妻子夜之魔女莉莉絲的血親,該隱攜妻子離開人間前往魔界前為最寵愛的小兒子定了德拉庫拉這個姓氏,也定下了德拉庫拉一族在血族內至高無上的地位。
  德拉庫拉家族現任族長奧古斯特·德拉庫拉有兩個孩子,大女兒格歐費茵現年92歲,小女兒斯卡蒂現年79歲,格歐費茵成熟穩重,貴氣十足,做事雷厲風行、說一不二,而斯卡蒂則是一個溫柔內向,細心體貼的小姑娘,因此夫婦倆最是疼愛幼女,但也從來沒改變過對長女很是看好和倚重這個事實。血族內部也分為兩派,一方支持一位公主,支持格歐費茵的血族們認為大公主行為果斷,會是個好帝王,支持斯卡蒂的血族們認為小公主溫潤優雅,暗地裡則懷有借這位優柔寡斷的小女孩把持血族內政的鬼胎,兩方已經爭執了近40年,而這次格歐費茵出走事件則讓小公主一派佔了上風。
 
 
 
 
☆、拾人不昧
 
  赫爾伽過了十三歲生日之後,兩人為了尋找珍稀的月光花來到了德國境內的黑暗森林,先按照平時的習慣在樹下搭了個小木屋,然後這兩個從某方面來說破壞力十足的小女孩就開始了剝削貧苦魔法動植物的日子,格歐費茵打著血族的旗號明目張膽地佔地為王,而黑暗森林裡的老老少少們也充分體會了水深火熱這個詞的深刻含義。
  一天,去遠處村落裡用草藥換生活用品的格歐費茵回來了,一路上仗著有隱身術,某人很是愉悅的把自己的寶貝翅膀亮出來玩耍了幾下,然而剛走進黑暗森林沒多久,格歐費茵就頓住了,血族敏銳的感官告訴她前面有什麼東西流血了,這也沒什麼,尤其對於在此稱王稱霸的格歐費茵來說,血嗎,餓了出去溜躂一圈看誰順眼咬一口就行了,但這次,明顯不同了。空氣了濃厚的黑暗魔法因子說明了這個傷員的強大,更不用說前方幾百米的地方還有兩個戰場,這片地區魔力激盪,弱小的動物們早已逃竄。
  赫爾伽!
  格歐費茵猛地向前衝去,她真是個白癡!怎麼能把赫爾伽一個人留在森林裡?
  跑了一百來米,前方一個倒地不起的身影吸引了她的注意。
  「赫爾伽!」格歐費茵用尖銳的指甲劃開了那個身影旁邊兩個個攻擊者的喉嚨,再一個側身躲過一道白光,憑借自己引以為傲的速度殺死了其他三個人,急忙轉過頭,要真的是赫爾伽怎麼辦?她的鼻頭有點酸。
  走進以後,格歐費茵緊張的心情這才平靜了下來,這是個男人,穿了一件看上去還不錯的巫師袍,身上傷痕纍纍,流血很多,還帶有一股濃重的光明系力量的味道,肯定是教廷干的,除了那幫蠢材,誰還會有這種令人作嘔的力量?(嫩是個血族,好吧,嫌棄教廷是正常的。=.=lll
  再仔細瞧瞧,這男人長得還不錯,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的。(喂!你是在誇人家嗎?)這麼帥的男人,難道是搶親?(喂喂!少女,這是HP,不是希臘神話=.=!!!)
  好吧,既然大家同是黑暗生物,不能見死不救。格歐費茵小心地施了幾個治療咒語後,費力的背起這個疑似同類的男人飛快地溜了。廢話,留在這兒等死嗎?治療魔法這種東西還是赫爾伽比較擅長,至於她自己,有足夠的血液什麼傷好不了啊?
  幾分鐘後,格歐費茵感覺到小木屋裡那個熟悉的魔法波動後才徹底放心,一時激動之下,一腳踹開門就進去了。
  「赫爾伽,你看我撿了什麼回來?」喂!大小姐,那是人好吧?
  「費茵,」坐在屋裡看書的女孩露出一個比陽光還要燦爛的笑容,溫柔的可以掐出水來的聲音讓某人一下子冷靜了,「那你能不能解釋一下有什麼重大事件讓你激動地踹門呢?」
  訕訕地回頭看了一眼搖搖欲墜的門,格歐費茵吐吐舌頭,「我不是故意的啦。」
  之後立刻想起來自己還帶了個人回來,趕緊把他放在床上,「他可能也是黑暗生物,赫爾伽你快來看看他傷得嚴重不?」
  赫爾伽無奈地瞥了好友一眼,開始為這個陌生傷員治療。邊施咒邊調侃說:「我們的費茵終於長大了呀,知道帶男人回來了。」
  格歐費茵嘴角一抽,來了,又來了,赫爾伽的母愛散播症又發作了,難怪以前是她救下來的小巫師,卻總是粘著赫爾伽不放,搞了半天是母愛的光輝啊。不過明明她比她大了整整80歲,為什麼還是鬥不過這個女人呢?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命中相剋?
  而另一邊,兩個剛剛結束了自己的戰鬥的少男少女飛速返回好友身邊,卻驚恐的發現除了地上的一灘血和幾個屍體,這裡什麼都沒有了。
  難道是森林裡的食人種族?兩人頓時慌了,焦急地四處張望。                   
作者有話要說:  親們猜得到是誰嗎?
 
 
 
 
☆、相處
 
  「糟了!教廷那些人一定是先讓人引開我們,再去攻擊薩拉查!」有一頭藍色秀髮的少女一臉「我真是太笨了,怎麼才反應過來?」的表情。
  「薩拉查......」旁邊那個長著比黃金還耀眼的金髮的男孩緊緊地握住了自己的拳頭,眼中滿是憤恨。
  「等等,戈德裡克,你看這裡!」少女一掃剛才的悲傷,興奮地彷彿發現了新大陸一樣。
  「怎麼了,羅伊娜,我還要去......」男孩不情不願的走過去,嘴裡嘟嘟囔囔。
  「去什麼去,看清楚這是什麼?」女孩一巴掌糊在男孩腦袋上。
  「什麼啊?」男孩不明白為什麼好友這麼興奮。
  「你腦子還未發育吧,這是腳印,而且前面一直沒有,說明這個腳印的主人在這裡帶走了一個很重的東西。」女孩認真解釋道。
  「哦,那和我們有什麼關係?」男孩還是不明白。
  「跟著腳印走,我們就有可能找到薩拉查。」女孩的額角突然迸出一個十字路口。
  「薩拉查才不是什麼東西!」男孩好像突然發應過來,對好友大叫道。
  「戈德裡克·格蘭芬多,你究竟用什麼賄賂了梅林讓他保佑你活到現在,你這只一根筋的蠢獅子!!!」女孩終於忍無可忍,無須再忍的爆發了,小拳頭砸核桃一般落在男孩腦袋上。
  「快走!」女孩整了整衣服,拎著頂了一串肉色糖葫蘆、滿眼甜甜圈的男孩的衣領,大踏步向前走去。
  
  小木屋裡,躺在床上的男孩終於醒了,剛睜開眼睛就一臉戒備掃視周圍,同時不動聲色的摸向自己的袖子,然而並沒有發現藏在其中的魔杖,頓時心裡一慌。
  「你醒了?」被赫爾伽用「你帶回來的男人你自己照看」的理由打發來看病號的格歐費茵發現這個男孩醒了。
  「你是誰?」男孩的眼中閃過一絲殺意。
  「喂喂,對你的救命恩人怎麼這個態度啊?」格歐費茵扁扁嘴,很是不滿。
  「不關你的事,把我的東西還給我。」男孩掙扎著想坐起來。
  「你腦子被門板夾了?傷成這樣還亂動,你就那麼想去見梅林啊?」格歐費茵趕忙把他摁回床上。
  「你知道梅林?那就是個巫師了,把魔杖還給我。」男孩固執的看著面前的女孩。
  「魔杖?就是那根有奇怪力量的小木棍?不就在那嗎?」女孩仰起頭,用尖尖的下巴示意。
  男孩默不作聲的收起床頭櫃子上自己的魔杖,偏過頭。
  「吶,把藥喝了。」格歐費茵拿出剛才赫爾伽熬得魔藥。
  「不要。」男孩頭也不回地拒絕了。他怎麼知道那碗裡究竟是什麼東西。
  「你、你怎麼這麼不知好歹?」格歐費茵怒了。
  「與你無關。」
  「要不是看在.....鬼才救你!」格歐費茵覺得很委屈,在家裡大家都對她千依百順,這還是第一次有人無視她的好意。
  「看在什麼?你為什麼救我?」男孩回過頭,有些疑惑。
  「你有黑暗生物血統。」格歐費茵的任性脾氣上來了,開始拐彎抹角套男孩的話。
  「那又如何?」男孩答道。
  「所以我救你啊。」格歐費茵聳聳肩膀。
  「你也是?」男孩的眼睛裡閃過一道複雜的光芒。
  「你先喝藥。」格歐費茵把一碗散發著難聞氣味的棕色液體端到男孩面前。
  男孩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端起碗一飲而盡,似乎完全沒有被奇怪的味道影響,好吧,除過那只端碗的冒出幾根青筋的手。
  「呵呵呵哈哈哈哈」格歐費茵捂著嘴笑得渾身顫抖,又一個臣服在赫爾伽強大的魔藥味道下的人啊,終於有人體味到她當年被灌下一碗藥劑後的感受了。哦呵呵呵呵~~~~~~~
  這時,格歐費茵突然望向門外,「你的夥伴或是對頭找來了。」
  男孩閉上眼睛仔細感覺了一下,肯定的說:「是夥伴。」
  果不其然,過了一會門口就響起了一陣說話聲。
 
 
 
 
 
☆、同伴
 
  羅伊娜拖著戈德裡克走了好久才看見一座小木屋,屋口有一個褐髮褐眼的女孩在編製什麼東西,出於警惕,她並沒有上前,在女孩前十米左右的地方站定,詢問道,「你好,請問你有沒有看見一個黑髮的男孩,跟我差不多大?」
  早就發現了兩人而暗自戒備著,赫爾加抬頭,溫聲答道:「見過,你們找他有事嗎?」
  羅伊娜立刻鬆了口氣,「他是我們的同伴,我們正在找他。」
  兩人正說著話,格歐費茵推開門走了出來,對赫爾加說:「他們的確是同伴,裡面那個人已經承認了,他受傷不輕,你們去看看吧。」最後一句她是對羅伊娜說的。
  一聽薩拉查受傷,本就不耐煩兩個女孩你來我往的戈德裡克趕忙衝了進去,羅伊娜緊隨其後。
  「我們也進去吧,外面太曬了。」赫爾加收拾好手上的東西,拽起因為燦爛陽光而頭暈了一陣的某人走進小屋。
  「薩拉查你沒事吧?哇,好深的傷口,你疼不疼啊?」
  兩人一進來就看見某個一腦袋金毛的傢伙正圍著黑髮少年上躥下跳,誇張的表情彷彿男孩病入膏肓了似的,羅伊娜站在一旁頭疼的皺眉。
  「我還沒有傷重不治到需要你在這裡跳大神祈福的地步,麻煩仁慈的格蘭芬多先生稍微展示一下你沉默是金的貴族修養。」被吵得腦仁生疼,薩拉查臉黑的像刷了層鍋底灰。
  「這位先生,請你安靜,你的同伴需要靜養。」赫爾加眉頭一皺。
  「我以為你是一個人類,而不是某種小型飛行動物,先生。」被正午艷陽曬得頭暈的格歐費茵這會兒正難受呢。
  「閉嘴,戈德裡克。」羅伊娜頗為不好意思的看了兩人一眼,一記重拳砸向聒噪的某人。
  「唔」捂著頭頂新鮮出爐的糖葫蘆串,某人終於消停了。
  「薩拉查·斯萊特林,謝謝你們的幫助。」薩拉查開口道。
  「我叫羅伊娜·拉文克勞,那是戈德裡克·格蘭芬多,謝謝你們救了薩拉查。」紫發翠眸的女孩真誠的道謝。
  「人是費茵帶回來的,我只是熬了些藥劑而已,沒什麼好謝的,我叫赫爾加·赫奇帕奇。」赫爾加還是那一副溫溫柔柔的笑容。
  「格歐費茵·德拉庫拉,你們好。」終於緩過勁的某人從桌子上爬起來,嘟囔道。
  羅伊娜兩眼冒光的上上下下打量了兩人好久,熱情的問道,「兩位願不願意加入我們?」
  屋子裡的人都愣住了。
  「為什麼?」格歐費茵疑惑了。
  「我們在結伴旅行,而你們很強大,適合成為夥伴,何況我們的實力也不弱,和我們一起更安全,不是嗎?」羅伊娜爽快的給出答案。
  「費茵,你看呢?」赫爾加有些心動。
  「我覺得挺好的,沒意見。」格歐費茵聳肩,反正過不了幾年父皇肯定會把她拎回去,能給赫爾加找幾個實力強大的同伴正和她意。
  「你們倆怎麼看?」羅伊娜的視線轉向了兩位男性。
  「好啊,當然可以。」金髮少年連連點頭。
  「無所謂」不著痕跡的掃了一眼格歐費茵,薩拉查垂下眼簾,沒有多話。
  「那就這麼說定了,以後請多指教。」羅伊娜伸出手。
  幾個人默契的握在一起。
  至於自己的食物問題,先接觸一陣子再說吧,格歐費茵自忖。
  
  薩拉查花了近半個月才把傷養好,期間,三人充分領略了赫爾加味道與效果成正比的魔藥和格歐費茵驚天地泣鬼神的做飯功底。
  「哄」又一朵蘑菇雲在森林深處冉冉升起。
  「梅林啊,你這是在做飯還是在做炸藥?」羅伊娜揉揉太陽穴,她後悔了,她不該不聽赫爾加的勸告把某人弄進廚師的行列,簡直是造孽呀!
  「要是什麼都會,我早就成神啦。」把自己收拾乾淨,格歐費茵鬱悶的回嘴。
  「梅林在賜予你什麼東西的時候果然會拿走另一樣啊。」找食物回來的薩拉查經過這堆廢墟時輕飄飄的丟下一句話,進屋了。
  「混蛋!他什麼意思?」頭一次被人鄙視的某人怒了。
  「好了好了,薩拉查沒有惡意的。」羅伊娜頭疼的為某個毒舌圓場。
  「切」格歐費茵哼了一聲,躲進樹蔭裡乘涼去了。
  吃飯的時候,羅伊娜突然說:「我們在這裡呆了有半個月了,接下來去哪裡?」
  「保加利亞?」戈德裡克興致勃勃的提議。
  「那些動不動就變鳥還老是期盼強者庇佑的生物有什麼可看的?」薩拉查斷然拒絕。
  「意大利怎麼樣?聽說那裡有很多喀邁拉獸。」格歐費茵努力回想著以前看過的魔法生物領地分佈概圖。
  「通過!」羅伊娜看看幾個人都沒什麼意見,也點頭了,「那我們收拾一下,明天就出發。」
 
 
 
 
☆、作戰*身份暴露
 
  一行五人就這麼一路走走玩玩打打鬧鬧的來到了意大利境內。
  「喀邁拉獸的血液可是十分珍貴的魔藥材料啊。」赫爾加感歎道。
  「哪裡哪裡?我怎麼沒看到?」戈德裡克四處張望著。
  「白癡,喀邁拉獸可是很難找的。」羅伊娜嘴角直抽,一拳砸了下去。
  「好了,羅伊娜,既然大家都知道白癡這病沒藥醫的,你就別戳人家的傷口了。」格歐費茵「好心」的提醒道。
  「對喔,」羅伊娜恍然大悟,「抱歉啊戈德裡克,我不是故意的~」蕩漾的尾音充分顯示了某人此時的心情。
  「你們就會欺負我!」某個心理年齡與外表完全不符的傢伙蹲在地上畫圈圈。
  「我以為你是一隻獅子,而不是拔了牙的家貓,戈德裡克,難不成我看錯了?」赫爾加笑瞇瞇的問道。
  突然感覺到某種危險的氣息,格歐費茵眉頭一皺,「小心,那邊有什麼東西。」
  幾人放眼望去,那是一片荒涼的戈壁灘,在夕陽的映照下尖銳的石頭成了亮紅色,散發出難言的危險和隱隱的誘惑。
  「有很強烈的黑暗魔力,也許就是我們要找的。」薩拉查抽出魔杖,小心翼翼的戒備。
  「過去看看?」戈德裡克興奮了。
  幾人對望一眼,慢慢的向戈壁灘走去。
  
  「吼」不遠處的石山後面突然傳出一陣呼嘯。
  「小心點!」格歐費茵一把將赫爾加拽到自己身後。
  「沒錯,是喀邁拉獸!」仔細觀察了一下,羅伊娜半喜半憂的宣佈。
  
  幾隻長相奇怪的動物走了過來,它們有獅子的頭和頸、山羊的軀體、巨蟒的尾巴,正是五人尋找已久的喀邁拉獸。頸部密集的鱗片張開,它們前爪在地上輕輕刨著,綠油油的眼睛直直盯著對面的人。
  「成年獸類,不好辦啊。」格歐費茵皺眉,慢慢控制著自己的指甲長長一些,神秘的耀金色眸子瞬間變得殷紅,宛若凝固的血液,有著懾人的危險。
  「反正也被盯上了,就讓我們大幹一場吧!」戈德裡克戰意十足的掰著手指。
  「吼」一隻巨獸猛撲過來,嘴裡噴出熾熱的火焰。
  幾人趕忙躲開,格歐費茵抬手就是一道黑魔法,卻被靈活的避開了。
  羅伊娜站在最後面飛快念著古代魔紋,赫爾加在一旁保護她,其餘三人則一對一單挑,激烈的打鬥和血腥味在不停的瀰漫。
  「快點解決掉它們,小心引來更多的魔法生物!」赫爾加提醒道。
  格歐費茵立刻加快了攻勢,可惜喀邁拉獸堅硬的鱗片能反彈大多數攻擊魔法,而格歐費茵因為年齡太小無法發揮血族的優勢,只能憑借自己的速度給它留下大量傷口,以瓦解它的攻擊。
  「啊!!」好不容易才殺死了一隻喀邁拉獸,就聽見赫爾加的尖叫聲,猛地一回頭,不知從什麼地方又冒出來兩隻快成年的幼獸,正在對站在後方的赫爾加和羅伊娜攻擊。
  格歐費茵想也不想的撲了上去,使出自己所能想到的最強攻擊魔法將一隻幼獸衝到一邊,一把抱住被咬傷了腳踝的赫爾加就地一滾,背上一陣撕裂般的痛感傳來,疼得她說不出話來,又感覺到羅伊娜的咒語完成了,直接給了自己一個昏迷咒。
  接著就是羅伊娜的咒語終於完成,乾脆利落的放倒了在場所有的喀邁拉獸。
  「費茵,你怎麼樣?」赫爾加趕緊坐起來,小心的抱著好友,施咒檢查著。
  「不嚴重吧?」羅伊娜問道,她自己也被那兩隻幼獸弄了些傷口。
  「不太好,需要解毒劑,還有點失血過多。」赫爾加皺起的眉頭能夾死蚊子。
  「赫爾加,扶她上來。」給格歐費茵加了一道止血咒,薩拉查走到赫爾加面前半蹲下來。
  看著某人背起格歐費茵向遠方的樹林,戈德裡克呆愣的呢喃,「我眼花了嗎?」為人冷淡如薩拉查居然才幾天就……
  「可能格歐費茵救過他的命吧?」羅伊娜小跑著跟上去。
  
  等格歐費茵醒來的時候,發覺自己正躺在一對柔軟的稻草上,幾個同伴在旁邊或坐或立。
  「費茵,來,把解毒劑喝了。」赫爾加立馬跑過去遞上魔藥。
  「讓你擔心了。」格歐費茵笑了笑,臉色慘白。
  「要不要?」赫爾加指指自己的脖子,以前如果臨時找不到食物,格歐費茵也咬過她幾次。
  搖搖頭,格歐費茵竭力想讓自己從周圍若有似無的血腥味中清醒過來,撒旦大人啊,這些該死的傢伙為什麼不清理一下自己呢?太難受了……
  看出格歐費茵只是在嘴硬,赫爾加乾脆抬起好友,將自己的脖子湊過去。
  聞著赫爾加脖子上愈發明顯的血腥味,甚至可以聽見血液在血管裡汩汩流動的聲音,實在忍不住了,只好一口咬上去,甘甜的液體立即讓她舒服了好多。
  「血族?」被空氣中突然多出來的血腥味驚醒,薩拉查看了格歐費茵半天,疑惑的問到。
  「嗯,嚇到了?」格歐費茵重新躺會草墊上,臉色好看了不少。
  「有點,不過血族都像你一樣隱藏身份,這樣子過嗎?」不知從哪裡掏出一個筆記本,羅伊娜一邊提問一邊在本子上寫著什麼。
  「不,血族們一般都在自己的領地裡,我是離家出走才碰到赫爾加的。」
  「你每天都要吸血嗎?」戈德裡克也湊了過來,眼中全是好奇。
  「怎麼可能?我又不是吸血鬼那種低賤的生物。」格歐費茵滿頭黑線,這傢伙的魔法常識也忒缺乏了吧?
  「看來以後每到一個地方先得看看那裡有沒有能讓你看得上眼的食物啊!」羅伊娜感歎道。
  「喂!自從離開家以後,我很久都沒有挑食了。」格歐費茵用眼神表示不滿,看見幾人沒什麼變化的態度,心裡泛起一絲暖意。
  
  
 
 
 
 
☆、決定
 
  時光飛逝,轉眼間已經是五年後了,除過格歐費茵還是一副稚嫩的蘿莉臉外,其餘四人都成長了很多。
  五年裡,他們走過了很多地方,遇到了形形色.色的人,也打了無數場架,出過丟死人的洋相,也經歷過許多次死裡逃生的歷險,他們的實力如指數函數般一日千里的變化著,關係也越來越親密。
  
  「赫爾加,我們回來了。」負責採購生活用品的格歐費茵手裡大包小包,直接一腳踹開門。
  「我以為血族都是高貴優雅的代名詞,看來是我高估你了。」同樣拎著很多東西的薩拉查隨後走進小屋。
  「本小姐不拘小節,你----麼?」把東西放下,格歐費茵猛的轉過身,咬牙切齒的問道。
  「怎麼會?」薩拉查勾起一個可以精確到毫米的微笑。
  「笑得真假!」格歐費茵瞪了某人一眼,扭頭去找赫爾加了,沒看到背後某人臉上漸漸浮現出的真實笑容。
  「真是太慘了,這些……薩拉查?你們也回來了?」外出打探消息的羅伊娜和戈德裡克走了進來,兩人均是一臉同情憐憫的表情。
  「嗯」薩拉查坐到窗邊繼續看書,不再言語。
  
  午飯後,五個人坐在一起商量接下來的行程。
  「我們能不能想個辦法幫幫那些可憐的孩子?今天早上我就看見兩個小女孩被活活燒死,太殘忍了。」羅伊娜緩緩開口,眼眶有些泛紅。
  赫爾加頓時身子一僵,表情十分複雜,格歐費茵趕緊握住她的手,輕輕拍了拍。
  「是得想個辦法,當初要不是費茵,我也早就消失在火焰裡了。」低頭盯著手中的杯子,赫爾加感傷卻堅定的說。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麻瓜沒有魔力,對巫師是又敬又怕,教廷想要消滅巫師,他們自然萬分支持。」慢慢轉著手中的茶杯,格歐費茵開口。
  「總不能把巫師和麻瓜隔開再不見面吧?」戈德裡克抓抓頭髮,很是苦惱。
  「為什麼不行?」薩拉查反問道。
  「隔開?對啊,」羅伊娜猛的拍了下桌子,「我們只要保證小巫師不會被抓到就行了,至於成年巫師,他們該有能力保護自己。」
  「我們五個人?行嗎?」赫爾加不自信的說。
  「當然可以。」薩拉查點頭。
  「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格歐費茵給朋友們打氣。
  「那麼首先,我們要開始解救落難的小巫師,」羅伊娜不知從哪裡抽出一張羊皮紙開始寫寫畫畫。
  其餘四人點頭表示贊同。
  「我們還需要一個足夠大的地方讓那些小孩住。」赫爾加補充道。
  「隱蔽。」薩拉查說。
  「防禦功能強大,我們不在的時候他們也會很安全。」格歐費茵加了一句。
  ……
  「戈德裡克,你怎麼不說話?」羅伊娜這才發現一向活泛的某人今天出乎尋常的安靜。
  「我們,」一直保持沉默的戈德裡克抬起頭,目光灼熱的說,「我們建一個巫師學校吧,教導那些孩子怎樣保護自己?」
  「好主意!」羅伊娜眼前一亮,「憑我們五個人教小孩再簡單不過了。」
  「我贊成,我們可以把解救下來的孩子帶到城堡裡生活。」
  「那城堡在哪裡?」格歐費茵也覺得是個不錯的主意,只是不太現實。
  「呃」幾人面面相覷。
  「我們家在蘇格蘭北部有一座城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